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权少强爱,独占妻身

更新时间:2020-09-14 22:39:29

权少强爱,独占妻身 已完结

权少强爱,独占妻身

来源:落初 作者:家奕 分类:言情 主角:钱丽谢豪 人气:

主角叫钱丽谢豪的小说是《权少强爱,独占妻身》,它的作者是家奕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次见到他,她已经被他吃干抹尽。第二次见他,她是安家为自保献给他的“礼物”。她再也摆脱不了他,“我缺个做家务的。”她成了他保姆。“我缺个暖床的。”于是,她成了他的人。“我现在缺个和我领证儿的。”完了,一辈子都完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安父却没再看她,在安父看来,她没出声那就是默认了。毕竟他不相信这个小女儿会笨到这种程度,没生活费都不知道向家里要。虽然他对她有愧疚,这二十年来在生活上没亏待过她一点,安母对她也同亲生的一样,以此种种,安父心里对安以然亲生母亲那点愧疚也渐渐转淡了。

如果安以然Xing子活,懂得讨好人,经常出现在安父眼前,可能安父会认为这个小女儿还不到一无是处。可偏生她那Xing子又不行,难得回一趟家还是个闷葫芦。安家不缺女儿,安以欣足够优秀。有大女儿一个对比,这小女儿就更显不堪。

安父那话一出,安母伪善的脸色一变,立马看向安以然,那贱人要敢乱说一句,看她怎么收拾她!

不过好在那闷葫芦傻,安母见安以然没出声当下放了心。

“老爷,太太,饭好了,现在开饭吗?”正好在大厅里安静时李婶过来问话。

“开吧。”安母见安父没动静便直接说了。

“是。”李婶离开。

身后众人准备起身,安母扶着安父走在前面。接着是安以欣和谢豪,谢豪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安以然,动动唇似有话说。可这细微的动作却被安以欣发现,当下使手肘子撞了下谢豪,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谢豪赶紧垂下脸,浮起个讨好的笑,搂着她往饭厅走。

安以欣回头瞪了眼安以然,经过订婚宴的抓包,她二天就查出了安以然和谢豪以前的关系,所以对安以然的恨意更添了几层。

安以然一直低垂着眉眼,并不知道前面两人的互动,而当她抬眼时,前面人已经进了饭厅。

入座后的位置很是尴尬,长形餐桌,安父坐首位这是毫无疑问的,以往安母和安以欣是坐同一边,而今天谢豪在自然也是坐在安以欣身边。所以安母三人对面就安以然一个,而且她还是坐在第三个位置,生生是被人排斥开了的。

安父抬眼看了下,又看向安母一边,终归压下脱口的话变成:“吃吧。”

安以然一直低眉顺眼着,似乎对这处境没有丝毫感觉,拿着筷子等安父安母先动。

就在这时李婶走进饭厅回话:“老爷,太太,大少爷说要回来,马上就到家,还带了位朋友来。”

安父、安母一听面露喜色,中午在酒店吃饭后安以镍就说了不回来,安母那会儿还怄了一阵气,不过也理解儿子忙,可现在又回来了,安母脸上自然高兴。对安母来说,这辈子最大的欣慰就是有个能干的儿子和聪明的女儿。

“老爷,再等等吧,以镍带了朋友来,总不能失礼。”安母笑着说。

“这是当然。”因为安以镍要回来,安父看起来心情也很不错,让下人把饭菜先撤了温着。

安以然放下筷子,规矩的,坐好,头脸还是微微低垂着,只露出半张柔美的小脸。对面的安以欣看过去,冷冷出声说:“安以然,你能不能别整天摆着那张死人脸?笑一下会死吗?你知道我大哥的朋友都非富即贵,你好意思板着张脸嘛?”

这绝对是安以欣第一次当着安父安母的面这么不客气的训话,安以欣再不待见安以然以前都是背地里,在父母面前即便没有和颜悦色,也不会过分到哪里去。因为她觉得跟安以然计较,明显让她掉价儿。

可现在不一样,谁让她现在是真爱身边这男人呢?而偏偏这男人曾经又跟安以然又过感情,这让她实在忍无可忍,总想着报复回去。

一家之主总是更希望看到家庭和谐,所谓家和万事兴。若是平时安以欣这么说话,他多少还是会偏向安以然的,可今天不同。安以欣说的很在理,安以镍回国后并没有回到安氏帮忙,独立门户目前有自己的投资公司。而他从来不滥交朋友,交的朋友个个都是上层人士。

安父顿了下,看向安以然说:“你注意下,别在客人面前失礼。”

言下之意是别给他丢脸。

安以然点头,努力扬起笑来,尽管很僵硬,她还是努力着。

安以欣冷哼了声,转头对谢豪小声介绍着:“我大哥很疼我的,虽然我们订婚那天他没去,可他却送套泉水湾的公寓给我们。他以前在美国留学,回来就自己开了公司,都说我大哥比爸爸还厉害呢……”

大概十来分钟后,院里有传来汽车声音,安以欣笑着说:“大哥回来了。”

早有下人迎在门口,很快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一前一后的走进饭厅,后面的人故意慢了几步,似乎在讲电话。先进来的人五官虽平庸,却生了双极睿利的眼,仿佛遮掩了数不尽的深沉心思和算计,身高和品味给平凡的外形增色不少,乍一看,倒也不颇顺眼。

“大哥!”安以欣和安以然都自动起身,安以然跟在安以欣之后也喊了句:“大哥。”

先进来的男人是安以镍,对安以欣点点头,目光带过安以然看向安父安母,“爸,妈我回来了。”

“快坐,快坐,你那朋友怎么还不进来?”安母笑着说。

安以镍回头看了眼,“他打电话,今天是西洋节,公司里有活动吧,他人不在所以来的电话多。”

安母很了然的点头,果然自己儿子出色,连朋友都是出色的。

安以然微微皱了眉,她怎么好像听着外面讲电话的人声音有些耳熟呢?

不过很快又压下心里的疑惑,她能认识什么上层人士?一定是幻听了。

然而这想法还没压下那熟悉的声音清晰从后方传来,带着丝笑意调侃:“欸?怎么都站着呢,这是在等我吗?”边说又边笑,完了后正二八经的接着说:“安老爷、安夫人好啊,得知今天是安夫人的生辰,今儿特意跟着安大公子来蹭点儿安夫人寿星的福气。”

“哪里哪里,快请坐。”安父笑着回应,边不住的打量来人,他是越看越觉得眼熟,这究竟是哪家的少爷?

安以然抬眼看过去,微微顿了顿,男人墨眉星目,眼睛有神却不似安以镍的心机重重,而是狡黠的,俊朗的面庞似乎带了三分天生的玩世不恭,无论他正儿八经的说话,那闪亮的眸子里依然带着三分笑意。身量颇高,却并不壮。安以然看着他额前漂染的几缕红发,眉间隐隐不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