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寂寞婚途

更新时间:2020-04-09 03:12:58

寂寞婚途 连载中

寂寞婚途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七月 分类:言情 主角:宁溪郁时年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寂寞婚途》是夏七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溪郁时年,书中主要讲述了:姐姐死了,她成了新娘。 婚礼当天,她被准姐夫压在化妆间的地板上肆意羞辱。 他是她挚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天,亲手将她送进了监狱。 三年的牢狱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 “恨,就去报仇。” 三年后,她浴血归来。 她说:郁时年,孩子不是你的。 她说:郁时年,我不爱你了,再也不。 后来,郁时年看着空空的墓碑,才知道,从一开始,他就爱错了人,也恨错了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溪惊慌失措的叫着。 此时,她身上衣冠不整,发丝散乱,脸上甚至还有一个红肿未褪的巴掌印。 “时年,郁时年,你先放开我,叫我补一下妆……” “补妆?” 走进婚礼礼堂,郁时年便狠狠地将她甩在了地上。 宁溪狼狈的趴在地上,周围是强烈的镁光灯闪烁,伴随着满满恶意的言语。 “这是谁啊,好像是一条母狗趴在地上。” “这人你都不认识啊,就是宁溪啊。” “啊,就是那个因爱生恨,把亲姐姐给推下楼,替嫁给姐夫的表子?” “哎,别说那么难听嘛,怎么能说是表子,应该是贱人!母狗!是人尽可夫的女支女!” 宁溪整个人身体都在颤抖着,手指紧紧地抠着地上的大理石地板的砖缝。 忽然,面前有一双高跟鞋走了过来。 “啊!” 粗高跟鞋踩在了她的手背上,她毫无预兆的发出了尖利的惊叫声。 对方却在她的手背上碾了几下,才移开了手,“哎哟,这是谁啊不长眼,专门趴在路中间,我说怎么硌了我的脚呢。” 宁溪的手疼的颤抖,紧紧地攥着手。 她知道,她会面对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但是,只要他信她。 她抬头看向他,穿着整齐,嘴角衔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讽意,似是冷眼旁观她的遭遇。 “我没有,宁菲菲的死,跟我没有关系。” 郁时年浑身优雅的贵气,再听见宁溪的这句话的同时,全然抛却,仿佛瞬间化作一只凶猛的野兽,瞳孔中都是迸裂出来的怒气火光。 他蹲下来,拉着她的衣领,声音冰寒刺骨。 “你再说一遍。” “不是我,”宁溪咬着牙道,“我问心无愧。” 话音未落,她就被重重的甩了出去。 宁溪觉得五脏六腑都瞬间移了位。 她身上的裙子剥开,露出皮肤上的斑驳痕迹。 恰在此时,婚礼礼台上的大屏幕,不知道是谁按动了播放键。 屏幕当中,正是宁溪! 被男人的大掌揉捏着,眼中满满的都是沉沦的迷醉,口中渗出点点破碎的暧昧伸吟。 在场忽然就炸开了锅。 “真是个不要脸的妓女啊!婚礼前还跟人偷情!” “她这种贱女人,就只会张开大腿去勾引男人!” “不要脸!” 宁溪浑身都在发抖。 那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声音,混杂着大屏幕上她的呻吟,无孔不入。 宁溪抬起头来,看向郁时年,双眼布满了红血丝。 “你满意了么?” “满意?不可能!”郁时年满身都是阴狠的气息,他站起身来,对两个保镖说:“把她给我拖到车上。” 他明确的说了,是拖上车。 保镖们,也就将他的意思,贯彻到底。 宁溪被拖着手臂,洁白的婚纱,在地面上拖拉出一道红色的痕迹,好似是破布麻袋一样,狠狠的塞进了一辆车。 车子在墓地门口停了下来。 郁时年将女人给拉了下来,面前,就是宁菲菲的墓碑。 “这是你害死的人!我最爱的女人!” 宁溪呆呆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眉目清丽,还带着笑,鲜活的好似前一秒,还在她耳边说:“我其实,不喜欢郁时年,我就是享受那种被人追捧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你不是喜欢他么?我让给你怎么样?” 那时,她不明白,“姐姐,你在说什么?” “今天是他的生日,我答应了要给他我的初夜当做生日礼物,可你也知道,我早就不是处女了……你愿意代替我么?” 宁溪虽然喜欢郁时年,却也不会任由这份感情被人践踏。 她拒绝了。 “那就可惜了,”宁菲菲叹气,推给她一杯水,“喝口水吧。” 她喝了那杯水,换来的却是和陌生男人一夜无休止的沉沦欢好,只剩下……遍体斑驳的痕迹和身下床单上一片晕开的处子鲜血。 那算计她的宁菲菲,自己的亲姐姐,此时成了镶嵌在墓碑上的一张照片。 宁溪的面无表情,深深地刺激了郁时年。 郁时年狠狠地甩开了她。 “你给她下跪道歉!” 宁溪撑着扶着地面站起来,“不是我,我没有推宁菲菲跳楼,她的死跟我毫无关系。”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为自己辩解了。 郁时年扬手又给了她一个巴掌。 宁溪嘴角渗着血腥气,抬起头来,依然撑着手臂,一点一点的爬起来,再次站在他的面前,就算身上的婚纱染上了脏污,手臂被石头子硌的出血,依然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姐姐的死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郁时年太阳穴青筋暴跳。 “给我按住她,让她跪下!” 后面有两个保镖扑上来,压着宁溪的肩膀往下按。 她死死地咬紧嘴唇,“郁时年,宁菲菲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不会道歉,我不会下跪!我不会为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买单!” 她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抵抗着。 瘦小的肩膀,伶仃的身躯,堪堪的抵挡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郁时年的瞳孔猛缩,对上女人的不肯屈服的眸。 他朝着保镖冷声道:“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闻言,一个保镖直接在宁溪的膝弯踹了一脚。 扑通一声。 宁溪覆在婚纱裙摆的膝盖跪在了布满小石头子的地面上,疼的她弯下了腰,额头被按在地上,擦在地面上磕破了皮。 她却依然死死地咬着牙,“我……没有做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