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倾世女凰

更新时间:2020-08-01 15:18:01

倾世女凰 连载中

倾世女凰

来源:落初 作者:言九顶 分类:言情 主角:秦龙降文 人气:

主角叫秦龙降文的小说是《倾世女凰》,它的作者是言九顶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王中选龙,凰中择凤。  陈凡儿以为自己只是个乡野小女,然而当命运齿轮重新转动,山中的卧凤终究会一飞冲天。  梦长生,则得永生;梦郎君,则得专宠。  且听她娓娓道来……  (本文无穿越、重生剧情,历史架空,亦不是升级套路文。请各位看官细细评鉴,欢迎大家发表评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忆事起,我便已住在了那个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山脚屋檐下。可惜离开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去看看,那份纯真和无争也再回不去了。

——《凡忆录》

龙元786年,大陆上发生了两件惊天大事。其一,便是天龙国诞下了第九龙子,龙皇昭告天下,承诺在十年内退位,开始闭生死关;其二,则是天魔国第三任魔君陨落,据说,谁先集齐百万个生鲜魂魄,谁就是下一任的魔君。

龙皇退位,则意味着九位龙子又要上演兄弟相残的皇位之争;魔君陨落,更意味着上千万的无辜生灵要被屠戮。整个大陆顿时陷入了人人自危,人心惶惶的状态之中。

当然,也会有例外。

天龙国的最北,是一条延绵百里的山脉,在两座无名的山间,有一条潺潺的溪流。朝太阳升起的方向,有一间简陋的茅草屋。一个扎着双尾辫的小女孩,在小溪旁,摇着头边背诵着一些奇怪的语句;一个满头银发,无眉的老妇坐在竹椅上,手上一针一线正在刺绣一块手绢,脸上显得慈祥和蔼,不时会微笑着纠正小女孩背诵中的错误。

“婆婆,这些字的读音好怪,我根本搞不懂是什么意思。”小女孩歪着头偷瞄着老妇手中的刺绣,嘟着小嘴轻声抱怨道。

老妇依旧一针一线的在丝布上穿梭,笑着回道:“是我们家凡儿太聪明了,人族的语言在五岁前都学会了,那婆婆自然想把妖族的语言也教给你啊。”

小女孩一脸疑惑,稍稍想了一会儿,皱着眉使劲的摇了摇小脑袋,“婆婆,您还是教我刺绣吧,这个什么妖族的语言太难学了。”

老妇放下刺绣,抓起小女孩的白嫩小手,轻轻拍了一下,说道:“瞧你这小手,手指都没一根绣花针长,哪有力气刺绣啊,这是体力活,你乖乖看着就成。”

小女儿使劲的握了握手掌,想证明自己是很有力气的,不过她一直被刺绣里的那幅画迷着。老妇绣的是两只黄鹂,一片红花绿叶作背景。看着是一幅简单的刺绣,但总觉得里面的黄鹂随时会飞跃而出,红花随时会落下,绿叶随时会泛黄。

临近收尾,老妇放慢了针线的速度,说道:“凡儿,其实你看我刺绣都那么多年了,刺法、针法都早已烂熟于心,只不过你现在还小,手骨尚未成型,练起刺绣会太辛苦。”

“我不怕苦!”小女孩“倏”的一下站得笔直,想努力表现出自己有吃苦的决心。

“你想吃苦,婆婆也舍不得啊。”老妇刺到黄鹂的眼珠时,停顿了下来,小手指一拨,线尾收了起来。整个刺绣顿时失去了灵动,变成了一块品质尚可的绣帕。

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捧起绣帕,仔细的琢磨了一会儿,道:“婆婆你每次都不绣完眼睛,是怕小鸟会飞走么?”

老妇微微一愣,随后轻摇着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笑道:“是啊,它们会飞走,那婆婆我今天不是白忙活了么?”

小女孩半信半疑的又研究起绣帕里的黄鹂,轻轻的往上吹了吹,但似乎没啥反应。

老妇看了看天色,又眺了眺远方,微微皱眉自语道:“奇怪,往常这个时辰樵夫早到了,今天是怎么了?”

夕阳缓缓染红了小溪,老妇轻叹一声,开始搬起竹椅往屋里走,顺口说道:“丫头,回屋吧,今天你陆伯伯可能有事,不会来了。”

“啊……”小女孩拖着尾音,扫兴的喊了一声,“陆伯伯这个大骗子,还说会给带好看的石头给我!骗子!骗子!”

看着小女孩嘟着嘴,小脚踢着河边的乱石子,老妇也是哑然失笑:“好了,小祖宗,赶紧回屋吧,今天早上我在林中找到几枚野生的鹅蛋,晚上给你做炒蛋吃。”

“哇!炒蛋!婆婆,婆婆,我要吃蛋炒饭!”小女孩一听有野味美食,立刻就把刚刚不开心的事儿抛到了脑后,一蹦一跳的跟着老妇回了屋子。

夕阳落下,日夜交替。天空挂上了一轮上弦月,无数的繁星倒影在溪流之上,仿佛是一条迷你的小星河。夜色中唯一的一簇温暖的火光,就是来自于那间小小的茅草屋。一小一老,一个大口快活的吃着,一个慈祥幸福的看着。

“女孩子的吃相怎么能这么难看,吃慢点,没人跟你抢。”老妇夹起一粒金黄色的米粒,缓缓送入口中,以作示范。

“婆婆,像你这么吃,我早就饿死啦!”小女孩哗哗哗的把一碗扫了个精光,然后碗口朝外,嘿嘿一笑:“还要一碗!”

“看来是开始长身子咯。”老妇接过碗,朝炉灶走去。看到锅里只剩下最后一勺饭的时候,只能轻吁一口气:“丫头饭量变大了,明天樵夫再不来就有点麻烦了。”

老妇端着木碗回客厅时候,哑然失笑:小丫头嘴里含着勺子,嘴角挂着米粒,睡着了。

“公主,老身照顾着凡儿,她很健康,很快乐。只是我心里最近莫名心慌,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了。”秦氏把陈凡儿抱了起来,走到床边,轻轻的放了下来,心里默默想着一些心事。

陈凡儿惺忪的小眼睛睁开了一会儿,轻轻嗯了一声,看到秦氏正拿手帕帮她擦嘴。回以一个温暖的微笑后,又侧身睡了过去。

秦氏回到餐桌前,整理起餐具。山间的夜色静的无声,秦氏在擦干净的桌上画了一个不对称的图案,似乎想推算些什么,可图案每次画到一半,便会自动消失。

一抹浓重的忧色浮现在堆满皱纹的老脸上,秦氏单手一挥,夜幕中唯一的光亮消失了,她也隐入了夜色之中。

没过多久,陈凡儿便开始呓语,口中所说的竟是白天学的奇怪的妖语。开始说的,是杂乱无章,毫无逻辑的几个词语,断断续续之后,最后说出了妖语中的:“母亲、火凤、父亲、真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