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禽兽总裁囚妻

更新时间:2022-11-24 07:43:12

禽兽总裁囚妻 已完结

禽兽总裁囚妻

来源:落初 作者:小妖兽 分类:言情 主角:施羽贝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禽兽总裁囚妻》的小说,是作者小妖兽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我愿意放弃我所有的一切,只要能彻底的离开你这个禽兽!”明明是自己的结婚之日,明明为心爱之人守身如玉,明明离幸福很近很近,却因为一个禽兽男人的出现,一切都化为须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施爸爸脸上挂着汗水,脸色难看至极。“林雪锋那个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林雪锋是峰哥哥的真名,爸爸一向都唤他阿峰的。

“爸,怎么啦?”

“怎么啦?我刚刚接到你舅舅的电话,说林雪锋那个小子,给每一位亲戚朋友打电话,说你们的婚礼取消了,说和你正式分手了!你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爸爸和你妈***亲戚朋友都走了,我还不敢告诉你妈,她怎么受得了这个打击?”

手中的婚礼鲜花掉了下来,施羽萱呆若木鸡,苍白的脸上只能挤出干涸的字句,“婚礼取消了?怎么可能?爸爸,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可笑,好不好?别吓我了好不好?女儿,今天是女儿的好日子,你干嘛哭呢?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施羽萱瞧着自己年迈父亲老泪纵横的样子,心里钻针般的痛。

“萱儿,是我们看错林雪锋那小子了,他给我们施家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啊!”施爸爸握着施羽萱冰冷的手,颤颤惊惊道。

“不,不会的,他是我的峰哥哥,他是不会抛弃我的,绝对不会!”施羽萱提起自己的裙摆,自己一个人往楼下跑出去,顺手就拦住了一辆车,就这样,一位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子含着泪,上了车。

全然不顾父亲和好友的呼唤。

“对不起,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对不起,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宝哥哥,你别闹了,我是真的会生气的,求求你别闹了,行不行?接我电话,告诉我一切都是假的,你是想给我个惊喜,你知道,我胆子小,我是经受不起任何折腾的。”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漂亮的新娘哭得一塌糊涂,心里在好奇之外,只能暗自咒骂现在年轻人的莽撞和不负责任。

走在空荡荡的教堂里,门外还摆放着自己和宝哥哥甜蜜的婚纱照,本来这里应该热闹非凡的,应该充满祝福和欢笑声的。但是眼下,仿佛刚刚发生了一场灾难,大家都仓皇逃走了,只剩下余温和痕迹。

只有自己高跟鞋的声音,在红色的地毯上,走着,孤独绝望的走着。

“爸,妈,舅舅,老公,你们在哪里啊?我输了,我承认我输了,别跟我藏了,快出来吧,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她不相信,因为没有一点点的怀疑,幸福明明已经在她手中了,只要一步,什么都可以完成了,为什么,这是一个梦么?还是说,她从来就没有醒过。

“咯吱!”

一记重重的关门声,将教堂唯一的大门锁上。

淌着泪的施羽萱立即挂上笑容,“老公,我就知道这是个……玩笑……”

可是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人,并不是她心里念的那个人。

“你是?”

“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你的高跟鞋修好了么?”男人戏谑的笑了笑,将黑色的眼镜摘掉,露出洁白的牙齿。

本来脑袋里已经一片混乱了,好不容易在记忆里收索到眼前男人的信息,她只是不懂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你?你来这里作甚?不好意思,婚礼已经取消了,很可笑吧?新郎单方面取消的,只是一场闹剧而已,抱歉,我现在没有心情款待你。”提起长长的纱裙,刚走几步,却被男人死死的扣住。

“你不想知道林雪锋为什么要取消婚礼么?”

脚步停了下来,她转过头,瞧着眼前的男人,他身上有一种类似鸦片的感觉,有一种无形的魔力在吸引着施羽萱听他接下来的话,明明感觉那是一个宛如魔圈的陷阱。

冷笑一声,男人走近几步,摸着施羽萱泪雨撒过的脸蛋,“你知不知掉,你真的很美,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

“啪!”挣脱开男人的钳制,“如果你想说的是这个,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

“现在只有我才能救你男人,没有我,他会死的。”

“想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么?”

施羽萱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男人,她现在所有的力气都在等着他说接下来的话。

男人走到施羽萱身边,轻轻地对着她的耳朵,喃喃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傅勋,他们都叫我禽受。”

倒吸一口冷气,施羽萱难以想象自己怎么会招惹到秦傅勋这个男人,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秦先生,如果您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话,我想我还是先走了,我还要去找我老公。”

一张协议书立即出现在施羽萱眼前,秦傅勋拿着,好笑地端详着施羽萱的表情,正是他所希望的。

因为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

一把抓过去,除了离婚几个字后林雪锋的亲笔签名,她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心脏跳动的剧烈。她立即将合同撕得粉碎,“我不同意,我不相信,姓秦的,你到底使出了什么法子?我不知道你有多大的能耐,但是如果你以为可以控制一切,你就错了!”施羽萱现在不想看见秦傅勋,如果这个男人再纠缠,她就报警。

秦傅勋却始终带着笑容,仿佛看到施羽萱生不如死的样子,特别的过瘾和舒服,他慢香香地说道:“我说施小姐,你信不信,我真的可以控制一切?就在五分钟以后,你会主动来求我的。”说完便将一封信和一叠资料交到施羽萱手中。便坐到祈祷椅子上,津津有味地瞅着施羽萱的一系列表情。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了。

果然正如秦傅勋说的那样,施羽萱只需要五分钟就看完了所有的东西,而且看她的表情,还是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手脚冰凉,痛彻心扉。

“好了,我时间还很有限,我不喜欢将时间放在无谓的事情上,我要走了。”站起身,戴上墨镜,似笑非笑的脸,将手帅气地拉好西服,转身准备离开。

十秒。

九秒。

八秒。

每一秒钟的过去,对施羽萱来说,都是一种要命的煎熬,她就怎么眼睛死死地盯着秦傅勋的背影,手一直在发抖,她从来没有感觉这样的天寒地冻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