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尚宫来了

更新时间:2022-11-24 07:36:46

尚宫来了 连载中

尚宫来了

来源:落初 作者:铎语遥飞 分类:言情 主角:吴悠老太太 人气:

新书《尚宫来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铎语遥飞,主角吴悠老太太,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现代剩女穿越为古代有儿有女有外孙的老妪,开启波澜壮宽的人生;打怪升级开地图,经济权谋历史向,一代传奇女官成长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地乃凤阳府天长县北乡十二都,东面扬州,南面京城,北面淮安。”谢天谢地,终于找着一个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的人,正是传说中的游医。

墟集上的人基本既是卖家也是买家,自发按先后顺序往下排,一路挑来一路买卖,无所谓占位子一说,前面卖完后来者也可以摆摊,回头还是得顺着墟道行走交易。

锦绣也不例外,不急着买东西跟着走,来回都走了才找到那个搞综合经营的游医,他在咂着牙花子帮人算日子,摊上立着白布有8个圈上的醒目大字:书信、卜卦、风水、应症!

这是一个喝过夜粥、闯过世界的半仙,锦绣肃然起敬。吴大娘他们定居此地说不上来身处何方,张姑娘问了几个貌似有见识的如肉摊屠大、卖布小二等,他们说,“东南西北?嗯,东边太阳西边落,我在哪……在哪呢……

左右?拿筷子是左哈,拿碗是右对伐……左,右,这么说吧,你们呢,直直走……到了镇子再过去就是城里,城里?搭个车就到了……”

袁世凯练新兵时没几个人能分出左右,现代往大街上问路也没几个有方位感。

何况,这是古代,通信靠吼,交通靠走,很多人一辈子没到过镇子,没进过省城。

集上没有车马牛卖,得到镇子和城里才有,锦绣总不能步行四十多里地去找医生吧,能遇到这样的半仙,甭管他含水量多高都得认了,说不定有意外之喜。

和游医迟生地约好时间,锦绣便开始购物,希望不会有狗血的无赖和土匪打劫剧目上演,有也认了,已经吃够清水面和清减粥。

“3个鸡蛋1文钱,1只鸡4分银,嗯?”张姑娘就差没把蒙人两个字写在脸上。

“大娘子,我这鸡小五斤呢,过年没舍得杀,春祭没供桌,这才留到现在,你看哪家还有鸡,这么大的鸡!”鸡主想了想说,“三分!我要银子,行就卖了。”

银子汇率比铜子稳定,1:1000~1500或到1800,鸡主说的银子就是大周法定货币元钞,新纸币信用没破产,还是很值钱的。集上交易首选是以物换物,次之铜子,一般人不敢贪倒换的小便宜,这鸡主也是个有见识的人。

最后还是以40文钱买下鸡,锦绣认为她们已经够扎眼的了,随便掏出元钞付帐,那是挑衅。

大周不准用帷幕,现代没有人用帷幕,锦绣习以为常的在集上走,误会扎眼是因为穿着,完全没有也是个年轻漂亮女人的自觉,养尊处优、肤色白皙看起来二十啷当,因为她还没有锦绣身体是她的觉悟。

“不是富贵人买猪肉不送猪下水和排骨吗?”张姑娘问屠大,这话代锦绣问。

”买了您得有那功夫和闲钱处理,想好吃还得更费,乡亲们买猪肉送猪皮、猪网油。瘦肉不比肥肉好卖才送骨头,这骨头上边有肉。你买多点我再便宜给你。”屠大一副跳楼价甩了甩了的模样。

“猪肉1斤最少16文,买;白布1匹2钱,砍价“……买买买。猪比鸡贵,养不起人也养得起鸡,人都养不了还想养猪?有啥猪能吃人不能吃的,馊水,咱有这玩意吗?猪草?光你自己会割吧。

种田文里的布头在哪?给钱就给你,没钱想要?布头是要扔的?3文钱抱不过来一大袋?想什么呢你!

张姑娘弓着身子背篓子,她很多年没干过活被养娇了,被吴大娘笑着强要了过来帮忙背,吴大娘挑着百多斤菜干来卖,吴老汉能挑350斤货物,集上没有锦绣最迫切需要的笔墨纸砚和书籍。

锦绣答应包圆了庄子人家剩下的货物,和大家还有迟生地一起往回走,锦绣当先,张姑娘侧扶,迟生地随后,再后是庄子人家,他们有些拘谨。

迟生地的费用是医药诊共5文,包一餐,吴大娘他们齐齐咋舌,讨伐道,”这是我们庄子的人,你敢乱要价,小心我们扬出去。“讲到底,4文成交,大家大笑起来去了拘谨,又骂说,”你也敢拿药名当自称,那是神医的称法。“

回到庄子,不用锦绣吩咐,张姑娘交待柳叶把买回来的猪油切出3块送礼,两块1两的送给水边和山里人家,1两半的送给吴大娘,这是厚礼了,人家不一定敢受,再少送不出手,送别的不如送猪肉,能吃点念想。

又饿了……康熙说过,朕食两顿,塞外食一顿……这得另吃多少点心才行,还是油水不足问题,出门前吃清减粥的锦绣决定加开午饭,加吃糖猪肉,腻味腻味。

如今庄子里全是女子,诸多不便,赶个墟也心惊胆颤的,幸好民风淳朴,不会盯着看异性,走近了会低头,或礼让;又是皇帝故里;不,人都没有,哪来的贼子,庄子含锦绣6户人家罢,别地多能多到哪里去。

一定要尽快离开此地,根本无法满足锦绣的计划开展,基本的补给都跟不上,现代住穷乡辟壤需种种条件,这是古代,再人好景美也不行,工作学习娱乐没有,时间还全在路上了,种田流可以去外城郭搞。

“这位大娘是风寒,两剂药包好。“迟生地把了脉颇有高人风范打断锦绣的不甘道。

包好两剂药?两剂药就好?锦绣无奈向张姑娘说,“谢他”,张姑娘代言,”感谢先生援手,但愿药到病除。“想了想穿越众的狗屎运,大把扫地僧等着当小弟,决定给他加块猪肉做工作餐,保持良好关系。

人生在世,应该什么都要学着试一试,到这般田地了还有什么不能试。如果送块猪肉、加块猪肉就引狼入室,那也是命罢,锦绣哀叹现在穿越怎么能没金手指呢,试试。

想到就做,翻箱倒柜……被赶出来时在床上,佩饰皆无,箱里也无,尽是钱了。在脖子上摸到一块玉,哈哈,一定是它,割手指滴血认主……你想多了。

还是吃猪肉吧,粘有泥土和稻草、锅垢而具有大地气息的黄赤糖,使猪肉更加绵香,嫩滑,一口咬下,滋溜满嘴,全是油,肉质毫无激素和饲料组成的分离感、纤维感,能短暂爱上古代。

”老朽惶恐,拜谢贵主饱饭之德。“一块猪肉也短暂收买了迟生地,饭后,为一文钱被庄子人家奚落的他对张姑娘肃礼道。

”家主有言,招待不周,多多包涵,清水一杯,敢请先生随意说些见闻。“锦绣吐了“见闻”二字,张姑娘奉上白开水,又代锦绣说。

迟生地想了一下,之前锦绣她们问过他此地是哪里,应该是想垂询这方面的事情,沉吟道,”本朝建国法令,他人开垦成熟者听为已业,值山东、河南多是无人之地;河南、河北兵延年,道路皆榛塞,人烟断绝;或积骸成丘;北方郡县近城之地多荒芜;

凤阳为皇业所基,祖陵所在,视他地方不同,天长环山临水,老朽于是到此定居,如今农时干活,墟日摆摊,从不出北乡,所知甚少……”

锦绣黯然,不知从何说起,又没法解释怎么来到这里,而且什么也不懂,问了是乱问,追问的也可能都是敏感词了,对张姑娘说”请他回“,张姑娘再道,“天色已晚,不便留宿,请先生早些回去。”

游医,其实是没有行医资格和坐诊才望的,看了就算了,不能要求更多,治死人也找不着人,这个迟生地既然敢在定居地兼职看病,说明即便治不好也能保证治不坏。

没地方给他住,不能送去庄子人家那里住,谁没事欢迎医生上门?

要找儿子、要求公道,要寻自由,从武家出来三天了,任时间在流逝……

“呯呯”是拍门声!又是“呯声”!入夜,迟生地走了有一个多时辰,响起拍门声!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