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皇后鸿福

更新时间:2020-03-26 20:35:06

皇后鸿福 连载中

皇后鸿福

来源:落初 作者:闲阶桃花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李萧 人气:

主角叫小姐李萧的小说是《皇后鸿福》,它的作者是闲阶桃花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女主:我不想报仇,敌君请走开!重生男主:怎么办,我想娶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闵西月与年雪退到角落,看着允兰舟在原地怔愣了半晌,最终鼓起勇气,坚定地走向门口,拍响了门。

好一阵,门才被打开,之前的老婆子骂骂咧咧起来。

直到看到允兰舟拿出的银钱,顿时眼睛一亮,笑呵呵地将允兰舟给迎了进去。

门被关上。

年雪叹了一口气,看向闵西月道:“小姐倒是一片好心,可惜人家根本不领情。

那些首饰和银钱足够为她自己赎身了,可她还是要继续留下来,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帮。”

闵西月莫名地看地看了年雪一眼,随即摇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允兰舟的事情,她不想多解释。

她也没有想到,前世艳冠永昼城的名妓允兰舟,在出名之前,居然有过这么一段落魄的日子。

她留了点人情。

一来是真的不想看到允兰舟这般落魄。

二来万一将来自己有求,或许能让对方念及一点情分帮她一二。

不过,今生的允兰舟还会不会像前世一样光华夺目,谁也不知道。

“小姐,少爷出来了。”年雪出声。

闵西月点头,连忙拉着年雪躲到了一株大槐树后面。

年雪满脸不解。

明明她们是来捉奸……捉少爷的。

为什么却好像搞地像做贼一样?

眼看着闵玉书走远,闵西月才拉着年雪从槐树后走出来。

“小姐,我们不应该追上少爷质问他吗?”

“不了。”闵西月摇头,她还没意识到年雪已经想歪了,“我去会一会哥哥的师傅。”

年雪的嘴巴张地大大的,又一个不安的想法浮上了脑海。

破烂木门已经被闵玉书完全关上。

但闵西月还是能透过稀疏的缺口,窥探到院子里的情景。

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穿着粗布衣,正背对着门口坐在檐下。

手中几根长长的细竹条晃来晃去,似乎正在编织着什么东西。

闵西月使劲从记忆里搜索,也没能将眼前的男子背影与任何一个人对上号。

就在这时,里面的人却先开了口,“过门即是客,请进。”

闵西月心中吃了一惊,门口离着那人明明还有十几二十步的距离,她又是悄悄摸到这门口,没发出过声响。

没想到,这人居然连头都不回一下,就知道她的存在了。

倒是有几分真本事。

难怪哥哥会风雨无阻地过来学艺。

闵西月蹙眉。

这样的人,更难打发了啊。

心里虽然沉重了几分,但闵西月还是推开院门,大步走了进去。

年雪被她留在巷口,明面上是让年雪盯着,免得哥哥去而复返。

但实际上,她只是不想让年雪听到她和哥哥师傅的谈话。

另一方面,也给自己留一个保障。

门外虽然显地破败,但走进院子看来,还是显地很整洁。

闵西月毫不客气地走到那男人的对面,眼光将男人的面容看了个穿。

不认识。

男人的五官其实比较秀气,但眼角有道疤,眼神也是冷飕飕的。

这样的眼神,闵西月前世见过许多。

是杀过人,见过血的那种。

闵西月的心里又沉重了几分。

闵西月在打量男人的时候,男人也在回看着闵西月。

眼神里似乎惊异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因为闵西月的面容,还是因为闵西月的大胆。

“我叫闵西月,是闵玉书的妹妹。”

既然不认识,闵西月就选择开门见山了,“我知道足下是哥哥的师傅,多谢足下对哥哥这段时间的教导。”

闵西月朝男人认真揖了一礼。

“但我阿爹和阿娘并不喜欢哥哥武刀弄枪,更不希望他将来走上武官的道路,甚至是亲上战场杀敌。

我哥哥也是我们家唯一的儿子,希望足下能理解我们的苦心。

有什么需要的,足下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尽量满足。

我们也只有一个请求,请足下不要再纠缠我哥哥。

如果足下还是不肯放弃的话,我们家在永昼城认识的人也不少,要查清足下的真正目的也绝不是难事!”

闵西月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男人的面部表情。

她直到现在也不敢肯定,眼前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又对他们闵家,或是对她哥哥有没有什么恶意。

她暂时也只能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眼前的人。

毕竟,前世哥哥一声不响报名参军后,眼前的人就消失了。

难道不是心虚?

但很可惜,眼前的男人没露出一点多余的表情,手里像穿花似地编织着竹篮,旁边的空地上已经码了一高叠成品。

“小娘子放心,在下从前并不认识令兄,也并没有正式收他为徒。”

男人不急不慢地回答,“只不过是一场相遇,见令兄有心学武,又态度挚诚,才点拨他几句。

既然令尊令堂不愿他走上这条路,我从今往后自然也不会再见他,小娘子可放心了?”

说着,男人抬头觑了闵西月一眼。

闵西月莫名觉得,这男人似乎在憋笑?

笑什么?笑她幼稚?

闵西月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烦燥,再朝男人一揖,“如此,多谢足下了。

也希望,足下能够一言九鼎。”

说完,闵西月转身离开。

不离开也没办法,人家都这样说了,她总不能逼着人家再写下保证书吧?

而且,闵西月其实有点心慌。

因为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

如果不是为了哥哥,她才不想招惹这样的人。

她并不反对哥哥学武,也不是想阻止哥哥的英雄梦。

她只是,不想让哥哥白白牺牲。

至少,眼前的岚国,并不适合哥哥来圆梦。

叹了口气,闵西月看向皇城的方向。

如果岚国与枫国开战之时,当政的还是明宗徐逸承的话,那她也不会如此反对。

现在的永昼城表面看上去还是一片宁静,但其实后宫与重臣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不为别的,当今君上徐逸承就快不行了。

明宗徐逸承是个不错的君主,只可惜英年早逝。

而他又没有子嗣,继任君主就落到了他的几个弟弟头上。

很快,永昼城就要不安宁了。

而且,北边景国与枫国的战争已经到了一个稍微平缓的阶段。

景国和枫国都会陆续派出使者,来到永昼城,意图说服岚国国君加入自己的阵营。

景国是迟暮之国,已经被逼急了,是真的想要拉到岚国这个盟友。

而枫国……

根本是一匹饿狼。

闵西月莫名想到了在烟杏酒家遇到的易鸿。

只怕,枫国已经在暗中谋划什么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