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孽罪青春

更新时间:2020-03-26 20:30:26

孽罪青春 已完结

孽罪青春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飞天猪 分类:言情 主角:顾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飞天猪原创的言情小说《孽罪青春》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顾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我叫顾宁。 手上有一群女孩子,她们个个都叫我宁姐。 很多人一看咱这天天都衣着光鲜亮丽,就会问这是做什么职业啊,咋那么赚钱? 其实,精美衣裙里的肮脏是看不见的,包装过的灵魂也黑暗得让人无法直视。 圈内龌龊事儿一大把,请容我细扒出来。 事情得从我小时候说起,爸妈离婚后不久爸就死了,姐姐和我被妈妈丢给外婆带养。 某个周末,妈妈把我们两姐妹带到镇上的宾馆去见她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突然的噩耗

我听范水丽说完,心里暗暗高兴,觉得这是将她赶回国的机会!因为我知道她受顾桂花指使监视我,总是隔三差五就打电话回去报告我的情况。

她在我身边,我老提心吊胆的,生怕我失忆的事会暴露,我和姐都有危险!

范水丽问我怎么办,我摇头说不知道,她哭着掐我,掐得我手臂全是瘀青,可我死忍着没还手,论身高体力我回打她绝对赢,但我放弃了,打了她又能怎样,她会去顾桂花和范科那里告状,我姐就会遭到报复!

最后范水丽掐累了,自己坐一边唠叨着要去隔壁小诊所堕孩子,我叫她早去早回,我在家给她煲汤做饭弄好吃的。

范水丽没办法,拖着脚步出门去了,我跑到窗口边往下看,确定她真的走进隔壁小诊所里了,就快快跑下楼去了远远的一个公共电话亭打电话举报。

后果可想而知,范水丽被逮了个现形,也被遣送回国。这下我自由了,也接到了顾桂花的电话,她要我搬到另一栋旧楼的顶层阁楼单房住下。

姐给我汇来足够的生活费,我可以不用做兼职,周六上午有大把的时间去看凌晨朗打球,随后跟踪吊尾他,发现他去了一家武术馆练武。他练的是散打,我报了女子防身术,跟他虽隔了一堵墙练功,但觉得心甜。

凌晨朗毕业回国,我在阁楼房里哭成了泪人,没办法,日子还是照样过下去,慢慢习惯了就好,我又做回兼职,省吃俭用买来二手手提电脑。

跟陈洁儿聊Q的时候,我了解到国内的很多事情,她要我别放弃学习中文,除了她这个远距离的朋友,我在美国独来独往不跟同学交往,从被人欺压的日子里我学会了摆出一张冷脸吓唬人,别人见我这样自然觉得不好惹,于是少了很多麻烦事。

坚持练防身术然后是柔道,有时候总有些不怕死的黑男人或亚裔男人想占我便宜,我常常一个过肩摔就撂倒他们!

高中结束,如愿考进我梦寐以求的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凌晨朗就是在那里毕业的。为了方便上下课出行,我又搬到了一次家。

姐接到我的报喜电话笑得合不拢嘴,她旁边有把陌生女人的声音说她一切辛苦值回票价了。

姐跟我介绍说那是好朋友兰姐,以后我要是有很急的事找不到她可打兰姐的手机。

斯特恩商学院紧邻金融中心华尔街,我开始了紧张的学习生活节奏,只盼着有一天赚够了钱想办法让姐摆脱顾桂花的掌控一起开始新生活。

这天我跟陈洁儿上网聊Q,听到楼下有非常大的哭闹声传上来,我开了门走到中空楼梯口,发现左右上下邻居都跟我一样的出来看发生什么事。

往下探头,见我楼下的房间门大开,有个衣着靓丽的年轻女子抱着双臂站在门口往房门里瞪,门里头传来更大的哭嚎和踢打声,接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男人跑出来搂那个女子劝她一起走,女子甩开他冲进房里和三个肥壮的中年女人合力揪出我的邻居冯真真。

我刚搬来完全不知情况,但这冯真真给我印象不错,搬家那天她曾经主动帮我抬纸箱上楼并且向我自我介绍,我俩就这样认识了。

冯真真被女子死死揪住头发,疼得她哭着求饶,可那女子不肯放过她,狂踢她肚子说不能留野种。

那男子眼看她被打也没有上前拦着,真他妈的渣!我垂眼望着冯真真被打得捂住肚子脸色惨白,不禁冲口而出喝止,喂!想闹出人命啊!

女子抬头瞪我,一连串爆粗英文就喷过来,还指使那三个中年女人上来打我,我一把抓住第一个冲上来的女人肥手臂来个绊摔让她狗啃屎,再拍两下手掌示威,她们就被我唬住了,撤走。

等人走光,我扶了冯真真去诊所,她没多久便流产了,我没问她跟那些人是什么关系,她自动自觉告诉我,那男子以前是富家子弟一直在这边的野鸡大学留学,一年前回国过暑假的时候看中她,说尽甜言蜜语再往她穷不拉叽的家里送钱送礼物终于把她追到手,她家里人一心盼着攀上高枝便让她跟这男子来了纽约,没想到他家经济近来出现困难,月前指定要他跟那年轻女子交往,他不敢违拗家里,便开始左右逢源,结果被女子发现了就有了刚才那一出抓奸。

冯真真流产后彻底跟渣男划清界限,她四处打工养活自己,我见她挺有骨气的,容留她住在小客厅,并且把她拉进Q群里跟陈洁儿认识。

陈洁儿考上了大学读新闻系,冯真真是半工半读,我在商学院里学财经金融。

一转眼到了二十岁,大二的学年眼看快要结束,我突然接到了来自于广州的噩耗。

电话是顾桂花打来的,她尖利着特有嗓音说,顾宁,你姐死了,你快回国吧!

啊?!我耳膜嗡地一声炸响,捏着手机很久不晓得动弹!

没有听错吧?这是不是在做梦?

顾桂花说了几句挂了电话,马上又响起铃声,我木然接起,兰姐哭着喊,宁宁,你姐死了!

我哽着声音跟她说,我这就回去!

兰姐急声说,别,你别回来,一回来你就别想脱身了,他们肯定会关起你,然后逼你顶替你姐!

我深呼吸一口气反问她,我能逃吗兰姐?逃得掉吗?什么都捏在他们手里,只要他们撤回担保,我不回也得回!

兰姐沉默了,我挂上电话收拾行李,当大滴大滴的眼泪争先恐后地掉落在箱子面上,我才知道自己哭了。

冯真真进门看见我泪流满面,震惊地问是怎么回事,我把事情说了,她没有犹豫就说要陪我回国。

我整个人都乱了,没有力气劝说她,由得她订好了两张机票,我俩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去机场。

途中,冷静下来的我打消了回去直搅黄龙和范科和顾桂花拼死一斗的念头,和冯真真商量过后,决定回国后先隐藏起来见见陈洁儿和兰姐再说,而且我也不想将冯真真拖下水,她是无辜的我要把她托附给兰姐照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