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情心剑骨江湖录

更新时间:2022-10-01 05:37:43

情心剑骨江湖录 连载中

情心剑骨江湖录

来源:创别 作者:堇色烟云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玉佩 人气:

《情心剑骨江湖录》由网络作家堇色烟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姐玉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块玉佩,引江湖风波,一处宝藏,牵朝堂阴谋,一片执念,惹无尽烦忧!她只是想找回自己的归属,却因涉世未深陷入他人布下的一个一个陷阱,还好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在他们的帮助下,她一次次逃脱险境,也获得了友情、亲情以及她不确定的爱情。世上最可怕的事不是死亡,而是绝望,当她以为自己拥有幸福时,这所谓的幸福却将他打入深渊,坠入无尽的绝望之海;世上最动听的话语不是甜言蜜语,而是绝望之时的一句我陪你。面对风云诡谲的江湖,身份的转换,亲人朋友的背叛,是不忘初心,或是全力反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漫天的火光照亮了漆黑的夜,火光源自一处高宅大院,大门外的两只石狮子依旧庄严地矗立着,只是门内已是烈火熊熊,房屋已被烧的倒塌,此时,正厅前的空地上一黑衣男子立在火光中,似是在欣赏这火焰燃尽一切的身姿,右手还提溜着一小女孩儿,女孩儿早已泪流满面,眼中满是惊恐,一张张被火烧焦的面容刻在稚嫩的孩童心上,那些想要逃命高声呼救的人眨眼便死在黑衣人同伙的刀下,倒在血泊中,眼睛睁得大大的,甚是骇人。

凌夕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自从经历了上一次的义庄屠杀之后,她便时常做梦,梦中都是被熊熊大火焚烧的院子和人,还有那些倒在血泊中依旧睁着的眼睛。凌夕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些,只当是因为杀了人之后心中的恐慌,除了当时惊得一身冷汗,过后便也没放在心上,想着过一段时间就会习惯了,只不过被噩梦折磨,黑眼圈倒是出来了,吓得上官芸以为哪儿跑来一只“熊猫”。三日之期已到,凌夕想起与萧亦寒之约,吃过早膳便跟上官芸打招呼,谁知她一定要跟着去,凌夕拗不过,便带着她一起。

“小夕,上次你说你一进义庄就遭到袭击,后来的事你好好给我讲讲啊。”上官芸边走边说。

“不是说了么,然后我跟那个萧亦寒一起把那群人赶走了,我让他帮我查玉佩的事情,他答应了,我就回去了啊。你还想知道什么?”凌夕无奈地叹到。

“原来银面修罗叫萧亦寒,他就那么容易答应帮你查了,没说其他的?”

“说了,让我帮他做一件事。”凌夕淡淡道。

上官芸一个爆栗敲到凌夕头上,凌夕吃痛,可怜地望着她,“你个笨丫头,就那么随随便便答应,要是他让你杀人放火你也干啊,就算不是这样,他那要求也绝不简单。”

“额,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他都那么爽快了,我也没必要扭扭捏捏啊,再说,你怎么知道他要我做的就是杀人放火?”凌夕揉揉吃痛的脑袋。

“大小姐,你有没有听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可有听过他的事迹?”

“什么事?”凌夕问道。

“我是从爹爹那儿听说的,那银面修罗名声可不怎么好,他所在的修罗殿,做的就是买卖江湖消息的生意,若是客人付不起报酬,便需用自己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或为修罗殿做一件事来交换,如果这两样都满足不了,便只有断手断脚或是剜眼割舌,下场及其惨烈。”

上官芸一口气道出,凌夕听得一愣一愣地,“你说的是真的,我上次见他也不像这种人啊。”看着上官芸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凌夕笑出了声,“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而且,请别人帮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上官芸见此,也不再多说,两人继续前行。此时已近午时,毫无疑问,义庄现在空无一人。来到义庄的两人无所事事,凌夕打了个哈欠,道:“好困,我眼睛快睁不开了。”

上官芸白了凌夕一眼,看到她的“熊猫眼”,顿时明了,“好了好了,你先补一觉,我在这看着,他来了我再叫你。”凌夕得到允许,感激地看着上官芸,“阿芸,你真是好人。”说完就靠着一根柱子进了梦乡。上官芸不得不佩服她睡觉的速度,才眨眼功夫,就睡的不省人事了,无奈地摇摇头,“在义庄你也能睡着。”

燃烧的房屋,拿刀的黑衣人,倒在血泊中的人,凌夕再次梦到这个场景,只是这次,梦中的小女孩独自站在一处着火的屋子里,火势蔓延极快,眨眼便将整个房间烧着,小女孩被围在了大火之中,她大声呼喊着,却无人回应,她因吸入大量的浓烟不住地咳嗽,最后倒在火海中,火舌渐渐将她吞没,凌夕忽觉得空气变得炙热,身体似乎出了好多汗,当火舌添到女孩衣角时,凌夕觉得自己也像被烧到似的,身体火辣辣的,忽然,鼻腔窜进来一股呛人的气息,呛得她从梦中惊醒。

眼前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整个义庄都在燃烧着,棺材和裹着尸体的席子也卷入其中,偶尔发出“呲呲”声响和浓烈的尸臭味,左腿的裙角被火舌舔到,一下子烧起来,原来方才火辣辣的感觉是真的被火烧到,她微微有些慌神,赶忙将已烧着的外裙脱掉,拔出凤吟,劈开一条通道,向外面逃去,转念想着上官芸还在里面,又折回去,喊了半天无人应答,房子的横梁忽得倒下来,被她一剑劈开,眼看屋子快要倒塌,只得跑出去。

刚逃出火海便看到从远处跑来气喘吁吁的上官芸,“小夕,你没事吧?”

“原来你在外面,还好,还好。”凌夕松了一口气,身体一下子失去力气,瘫软在地上。

“我方才看见一个黑衣人,偷偷摸摸,甚是可疑,便追了出去,追到前面树林那边,一下子没了踪影,我这才醒悟可能有诈,一回头,义庄火光冲天,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看着满身狼狈的凌夕,上官芸颇有些自责。

“上次见你就遇上杀身之祸,这次见你我的栖身之所又被毁了,看到你总没好事。”一个满口嫌弃的声音响起,萧亦寒已在二人身后站定,依旧是一身黑衣,面上银白面具在火光映衬下似镀了一层佛光,但身上外露的气息格外清冷,仿佛要拒人于千里之外。面具下一双黝黑的眸子在看到上官芸时显露出一丝不明的情绪,眨眼即逝。

“两件事都是在义庄发生的,我倒觉得是你拖累了我两次,而且两次都差点丧命。”凌夕从地上起身,一边拍灰一边说。

“伶牙俐齿。关于玉佩的来历已经有消息了,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萧亦寒卖起关子。

“你直接说吧!”

“这玉佩确实是个好东西,说起来还跟十二年前归云山庄灭门案有着莫大关联。传闻这块玉佩曾出现在归云山庄,由其家主方毕千保管,不久就流传着这样一个传闻,归云玉佩中藏着富可敌国的财富,于是不少江湖人士便闻讯而至,各路人马皆对其虎视眈眈,就连朝廷都派出人马牵扯进来。然而,归云山庄却在某个夜里被一场大火中化为灰烬,火灭后,人们从中找到五十五副尸骨,归云山庄上下全都遇难,玉佩也从此消失。也就是说,这块玉佩本属归云山庄,而且藏着宝藏,这是好消息,坏消息就是这个好东西被很多人觊觎,你戴在身上随时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听着萧亦寒的描述,凌夕眼前浮现的是梦中大火弥漫的场景,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恐惧和慌乱,“归云山庄在哪里?”

“你想去看看?现在那里应该是一片废墟,什么也没有。”

“我只是想知道在哪里?”

“宣城。”

回到上官府的凌夕径直回了房间,上官芸来叫他吃晚饭也没有出去,本来希望可以从玉佩上打听到有关父母的消息,没想到却牵扯出一桩灭门案,如果真如萧亦寒所说,她极有可能就是归云山庄之人,那么自己苦苦寻找的亲人岂不是早已身死?“十二年前,灭门案”她一边思考一边自言自语,忽然,她忽然想到下山之前梅山老怪跟她说的话,“还好,还好,老怪说的是十八年前捡到的我,时间对不上。”

想到这一层,她终于露出笑颜,但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问题,归云玉佩既是归云山庄之物又是怎么到她身上的,还是说归云玉佩本就不是山庄所有,什么玉佩藏着宝藏,这些都是萧亦寒编出来骗她的,以他的做事风格,绝对有可能,想到这,凌夕气得拿起佩剑直接向城西飞去,她要找萧亦寒问清楚,不对,应该是先打一顿出完气再问清楚。

义庄已毁,萧亦寒早已不见踪迹,凌夕暗骂自己蠢,没有找他问一个确切的住址,找了一圈没发现人影,便开始往回走,却并未直接回到上官府邸,而是在城内转了一圈,回去时,已将近子时,平日这个时辰,上官府早就关门歇息了,今夜却不同,不仅府门开着,门外还站着七八个人,看打扮不像是府中之人,门内灯火通明,隐有喧闹声传出来。

“老爷,没有发现。”“老爷,没有人。”屋内几个家丁打扮的人躬身朝主位上的上官显回禀。

“白员外,搜也搜过了,你还有什么话说?”上官显对坐在厅内的一名中年男子道。

“我不会死心的,我们走。”男子带着手下人离开。出到大门,正好看见散步而归的凌夕,凌夕也看到了他,四目相望,不禁皆生出警惕,男子狡黠一笑,一扬手,“抓住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