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乡村爱情美滋滋

更新时间:2022-10-01 05:35:37

乡村爱情美滋滋 已完结

乡村爱情美滋滋

来源:阅读云 作者:xuchang 分类:言情 主角:小勇晓庄 人气:

《乡村爱情美滋滋》作者:xuchang,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小勇晓庄,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段刻骨铭心的乡村爱情故事,虽朴实但让人回味永久…… 看到文章题目,大家就会不由自主想到赵本山主演的乡村爱情故事,其实,每个故事是不一样的,当然不同的年代,他们的爱情故事也不一样,我们渴望朴实真挚的爱情故事,那么这就是一个非常纯朴非常美好的爱情,我们由衷的祝愿他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她智亚宇手里竟握著二千根麻花!智亚宇自诩她从不担心那枝钢笔被人窃取,正是因为那枝钢笔不,金笔有其不可替代地唯一:方圆十里至少那乡里是不会有其二枝那样地钢笔啦,偷过去有啥用呀?偷过去不敢用又啥意思呀?因此那枝价格唬人地笔倒是一直安然睡在智亚宇地文具盒里,堂而皇之地展览于课桌一块,如一个横陈锦榻上地睡美人,让人垂涎而不敢妄动。至于唐月琴,期中考试她排名全班其三并不全因为她地秃级,她哪当小学教务主任地爹爹使尽解数给她搞来地复习资料亦是她保证与巩固学习质量地秘密武器,就连任课教师皆常借去参考甚至作为出卷子地蓝本。当然,她对同学是不轻易出借地,她把它们视若至宝。

如今智妍就要向那两个不晓得好歹地“臭”地心爱之物开刀啦。还木有动手呀,他地心已经快乐地悸动啦。他要偷去智亚宇地金笔,就如同剥夺啦一个虚荣女子华丽地衣裙;他要窃走唐月琴地资料,就等于在战场上抽走啦战士地快刀。好个恶毒地计谋!竟出自一个十六岁地少年之手那比掏她们两拳皆狠呀!他把它们偷过来,沉进小湖里,扔到灶膛中,只留下报复后地木有限快意,镌刻在他地小脑皮层之中。可是,吃过餐就早早赶到学校地智妍还是木有算计到一件事。还有十几日就期中考试啦,哪点寄宿生吃过餐后便不小舍的在宿舍里唠日与午休,“田鸡要命长虫要饱”,哪一位皆不想在考试后地排行榜上落在后面。皆是一样学习,皆是同样地教师,哪一位怕哪一位呀,哪一位让哪一位呀。

于是那点学生就早早地到啦班级,作作业或温书。当智妍风尘仆仆赶到班级时,迎接他地仅有沮丧与失落。他在班级外面站啦不到半秒钟就离开啦。啥皆木有开始,他就面临啦失败那种失败是心理上地,他咋亦木有法接受。在操场与林**上,他漫木有目地地走,如盲目地苍蝇,如惶地弃犬,怨艾似潮水一样漫上他地心。当他走到离学校桃园不远地地方时,陡然瞧到啦一个身影:一个木有比婀娜俏丽曾让他魂牵梦萦地熟悉地身影;一个如今让他爱狠交加地身影。她正是唐月琴。高高卷起衣袖地手臂把个装满衣物地小木桶支在自个地胯骨上袅袅婷婷地过来啦,显的非常干练与有成人气。她地裤脚亦卷著,露出一截圆鼓鼓白生生地腿肚呀。

十六六岁地女孩呀是长的正好地年仅,那使跟在她后面地一个矮瘦地小女孩竟显的有点猥琐起来:一个是青春正好,一个却青涩干瘪。对比何其强烈!那让智妍内心隐隐地疼痛。在潜意识中,他可是把那个俏生生地女孩瞧成是自个地梦想与触手可及地目标地,如今却如待煮熟地鹅子木有情地飞啦,不仅这么,还在他智妍地面上挠啦两下子,遗下一泡稀屎。劳作中地女子是最美丽地,当一个嫩滴滴水茸茸地青春娇孩子舒展著妙曼地身体踮著脚用手够著在两棵木叶葱茏地桃树之间地塑料绳上娴熟地晾晒著花花绿绿地小衣服时,有一个躲在小树后面地少年内心却汹涌著破坏与毁灭地欲望。那种情绪事实上亘古以来代代沿袭著,根植于人性地恶之一面,有地人终其一生木有给它发芽地机会,而另一点人,则在偶然地情境之下开启啦“潘多拉魔盒”。魔障之念出现啦,就因此改变啦自个以及另外木有辜地人地际遇甚至一生。

当唐月琴走回宿舍地时候,一个恶毒地灵感便在智妍心中产生啦。他瞧到啦落在树下地扁杨剌子。村里叫“杨剌子”地蠕虫小抵有两种,一种是长在豆秸南瓜叶子上地,褐色,长而多毛,毒性不小;而身体扁平短小,瞧似木有毛,有著鲜艳碧绿色彩地那种,则是人畜躲之不及地毒虫,沾上啦它地毛,痛苦不可名状,能说是遭啦生物世界里地小惩罚。智妍迅速用纸头包起两个杨剌子,飞快而警觉地来到哪绳衣服前,捏著虫虫在哪条紫粉色地**上乱涂乱擦,尤其在裤裆中作啦重点碾捏。之后悄然退出林子,神态自然地走回啦班级。于是,当晚餐后唐月琴洗过澡顺手拿起**穿上时,她立时感到裤裆间有刺湿湿地感觉,便伸手去挠,麻湿针刺地感觉便蔓延开来。那时候上晚自修地铃声响啦。当她硬挨著挣到班级时,巨小地疼痛已使她面如白纸,汗滴如豆啦。

面对情绪亢奋地郑主任精神上地威压与逻辑机锋地步步进逼,以及办公室其他教师善意地劝告,智妍作啦短暂地木有望地抵抗与挣扎,终于缴械投降。他站在办公室明晃晃地日光灯下面,痛哭流涕地回答问话,与盘托出。直到那时,在他混沌地潜意识里,才真正清醒地意识到他正面临著他十六年人生中其一次小溃败,而且输的哪么彻低,赤条条地,一木有全部。他开始悔啦,可已经太迟。他开始害怕啦,他晓得一连串地可怕地连锁反应还在后头。他泪眼婆娑,左顾右盼,惊惶与木有助毫木有掩饰地写在啦他地面上。作为一个作农村治安工作十几年地郑主任,他地工作作风与办案方式亦许不哪么循规蹈矩,表面瞧来甚至是简单粗暴与滑稽可笑地,可那点却是从农村地实际工作历练中总结出来地适合农村文化氛围与法制认知水平地土套路,原始的…简单的…透著农村人特有地敏感与卖力上地狡黠,在实际操作中是非常有效地。

那时地他内心喜气洋洋,尽管他使劲压制著那种情绪,可已从他地眉梢眼块悄悄地溜出点端倪。他能不高兴嘛,他使用啦小地心理战术就打发啦哪个堆墓地“外地人”,在自个师长眼前为母校三下六除二解决啦小麻烦,漂漂亮亮地显示啦他地城府与能力。他想不到地是居然处理的哪般轻松,他原本以为一个在外流浪多年地男人总是有点老辣地卖力历练地,木有想到在他眼前却是这么地土崩瓦解稀松平常。他能不的意嘛?声誉与传奇就是那样一点点堆垒起来地。因此在晚上地酒宴中他饮的舒心畅意,酒往胃里淌的顺顺当当。假若不是乡里还有工作要安排,他是有醉一回地打算地。后来在要回去时,他竟又意外地捕捉啦一次“案机”,尽管面对地仅是一个十六岁地半小小伙,可层层剥茧步步进逼地搞清啦事情地真相,亦使非常长时间不接案地他过啦一把瘾。作渔人地晒著网不打鱼,作猎人地端著枪不搂火是痛苦地,任何行当皆有它地职业癖好,今日他在那个叫智妍地学生身上教导啦一回。对手弱啦点,带来地办案喜悦却是实在地。

晚自习下啦,张教师从办公室匆匆赶来截住啦她地学生,正告大家不的把班上产生地那事呀传出去。作为一个女子,她深知那事地特殊性,搞的不好就会带来恶劣后果。事实上,那件事已对当事两只方皆带来啦严重伤害,而且此事还会波及以后工作地方方面面,非常消极。她把小勇与魏星叫到一面,悄悄地交代啦几句。匆匆地,智妍地爹爹进仁来啦。校园里非常静,只能听见电屋里地马达还在“呜呜”地转动。办公室哪面亮著雪白地灯光,远远望去竟有点刺眼。进仁晓得他地男孩如今正在里面,站在哪明晃晃地光亮下面。当小勇与另一个孩子到他家把事情简单说出来地当呀,他感到一阵日昏地转。事情来的太猛地啦,他不敢信任。哪一刹哪他几乎皆撑不住自个啦。

老秃子进仁立马就赶来啦。他出来时门皆木有关。关门作啥。亦木有顾上点个马灯。点马灯作啥。啥皆不重要啦,他地世界一下子乌日黑地。他在黑灯瞎火地搞巷里跌跌撞撞地走,心中胀满啦木有面地悲哀。走上东桥地时候,他连扎进湖里地心皆有。一个失去老伴地男人,一个在他村庄上小世界里争面要强地男人,孩子就是他地精神支柱。孩子有啦差池,他地理想小厦就坍塌啦。当他一脚踏进学校小门远远瞧见办公室地灯光时,一股急火就冲啦上来。他三步并作两步。他要去见到他地男孩。他要去救他地男孩。哪怕豁出老面亦在所不惜!

因此他推开门走进办公室时,就“咚”地对著领导跪下啦。灯光照在他地头上,哪几块铜票子小地秃子就显的格外地晃眼。他地男孩已在一旁涕泗滂沱,拿手推他:“爹……”他木有动于衷,跪的直定定地,面上凝固著绝望地悲戚。沉默,如一只待宰地老猪。陆校长与几个教师见状小惊,忙上去拉他,可拉不动。他地腿曲著,拉起又跪下,拉起又跪下。“爹”智妍抱著他爹地头失声痛哭。坐在椅上地郑主任不耐烦啦,用指头点著木桌说:“您那个模样要怎样?”“把俺男孩坐下来。”“啥?……”“把俺孩子坐下来。”老秃子固执地说。“那么说您男孩还有理啦?”

“是俺地罪。”“事情可是您男孩作地!”“是俺地罪。”还是哪句话。“好啦好啦,您先站起来说!”郑主任愈加不耐烦。他见不的一个半老头子跪在他眼前。“先让俺孩子坐著。”“嘁!”郑主任惊奇地扬起啦眉毛,几乎要哑然失笑“好好好,让他男孩坐著!”“如今您起来啦吧?”郑主任示意教师拉他起来。他不肯,说:“俺跪著。”“为啥?”郑主任真地糊涂啦。“俺有罪。”

“您有啥罪?”“俺木有给俺孩子寻老婆。”“呀?!”一屋地人面面相觑。“俺木有给孩子挂一门孩子亲。”老秃子说,“俺有罪。孩子呀想老婆啦。俺有罪。”“哈哈”一个年青教师终于不由自主啦。“您是有罪!”郑主任敲敲木桌,“您男孩在学校小搞流氓活动,您们小孩子是咋教育地?”“他木有娘娘。他娘娘上吊死啦。”沉默。“哪……您说那事咋办呀?”郑主任揉揉鼻头,身子往后一靠,摸出一棵烟点上,眼眸望著老秃子。“放过俺孩子。”“呀?”郑主任蓦地坐直啦,眼眸瞪的似铜铃。“您说啥?犯啦事就那么好啦呀?”

“就凭领导一句话。”“不行!”郑主任气乎乎地说,“开玩笑,自个犯出事来不承担责任咋行?”“您那是在杀人。”“啥?”郑主任拍案而起,“您的…您再说一遍?”“俺男孩毁啦,俺就死啦。”“您您您……”郑主任手哆嗦著,指著老秃子,一屁股坐啦下来。他办案那么多年,还真地木有碰过那样地情况。那时陆校长**来:“俺说顾师傅呀,您那么偏袒您男孩,俺们作上人地亦理解,可那事到低是严重地,俺们不作个处理,以后学生还咋管理呀?”“您们放俺孩子走好啦。”

“走?往哪走?”陆校长一面地迷惑。“俺孩子上远处上去。”“噢?您是要转学呀!”陆校长声音小起来啦,生气地说,“您男孩一走啦之,人家女同学地家长不依咋办?咋跟人家交代?莫非还要俺们学校替您打招乎?”“俺打招乎。俺花票子。”“您以为使票子皆能把事塌削掉?人家不会依地!”郑主任愤懑地说。“哪把俺当瘟猫打。打死不抵命,拉去肥田。”陆校长把眼望向郑主任。郑主任“倏”地站起来,摆摆手:“那事不问俺!随您们随您们!”气冲冲地出去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