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少的师太妻

更新时间:2022-09-23 05:50:22

冷少的师太妻 已完结

冷少的师太妻

来源:落初 作者:吾陛 分类:言情 主角:师太孟骐 人气:

主角叫师太孟骐的小说是《冷少的师太妻》,它的作者是吾陛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安知芝是仁爱医院的护士长,有名的大龄剩女,灭绝师太,某日,在言辞拒绝了五十多岁丧偶副院长的恶心追求之后,突然遇到少将军长孟沧澜,二人狭路相逢,却不想碰撞出激情的火花,一夜情浓,她带球落跑,他处心积虑设下陷阱,只为将他的小妻子拐进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孟沧澜原本整齐笔挺的军装被扯得乱七八糟,左肩上的将星都被扯掉了,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打了两个转。

孟沧澜气得脸色阵青阵白,扬了扬挥下去打人的手,又无奈地停了下来,要是别人这么胡闹早被他一脚踹飞了,不管男女。

可是对这个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欠了她的情,怎么都下不去手!

孟沧澜从没觉得过自己如今天这般无能。

咖啡厅里的所有人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他们可不像安知芝一样是个军盲,那将星他们早注意到了,纷纷在心里猜想:这发疯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这么对待一个少将,对方都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难道是两口子闹别扭?

想来想去,大家不约而同都想到了这种可能。

就连呆坐一边被突然变故吓傻的古木也是这种想法,原来紫菱小姐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还是个少将,搞不好人家已经结婚了!

既然是人家夫妻间闹矛盾,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突然,古木以为自己彻底明白过来,估计是紫菱小姐的少将老公以为自己对紫菱小姐动了什么坏心,想第三者插足,所以才对自己这个情敌动手的。

想到这里,古木赶紧站起来道:“这位首长,你误会了!我是来和安知芝小姐相亲的,跟紫菱小姐没关系,她只是替她朋友来的!”

孟沧澜被古木的话弄得云里雾里,不过有一句话他却听清楚了,原来安知芝是来和这个碍事的男人相亲的……

他突然感到心里闷得难受,疼、胀、酸、涩,各种感觉纷至沓来,孟沧澜心里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心脏怎么这么难受?难道是心脏病?可是自己明明没有心脏病啊!

他此刻突然很想逃离这里,阴沉着脸,对依旧陷入灭绝师太疯癫状态的安知芝道:“够了啊你!”

安知芝听到孟沧澜的声音有些干涩沉闷,不由停了下来,疑惑地抬头看去。

孟沧澜板着冰块脸道:“对不起,今天打扰你了!”

说完,轻轻将安知芝从怀里推开,转身大步而去,小张等士兵也跟在身后走了出去。

安知芝愣愣地看着孟沧澜离去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心里居然有些难过,她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枚将星,看了看门口消失的背影,鬼使神差地攥紧了手掌心。

她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冲古木微笑道:“让你见笑了,对不起啊!那人就是个神经病!”

孟沧澜板着脸走出咖啡厅后,用手使劲捶了闷闷发疼的心口一拳,朝来时乘坐的那辆奥迪军车走去。

小张等人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孟沧澜心里烦躁得厉害,感觉突然之间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一样,看什么都心烦不顺眼,他扭头瞪了一眼身后跟着的警卫们,剑眉一皱,恼怒道:“动作快点,都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几个警卫对视一眼,赶忙低着头脚步飞快奔了过来。

“这是大街上,你们跑什么?让不知情况的市民看见了,还以为有什么军事行动呢,想造成恐慌么?”孟沧澜眉头拧成了疙瘩,沉声骂道。

警卫们脚下一滞,险些跌倒,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走路了,心里只想:军长这是怎么了?他平日里从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啊!怎么我们咋做咋不对!

警卫们冲小张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上去问问。

小张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蹭了过来,偷偷瞄了瞄军长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首长,您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孟沧澜神情一怔,随即嘴硬答道。

“您……真没事儿?”

“啰嗦!我们回去吧!”孟沧澜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因为让他感觉很难堪,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间心烦意乱的,心里就像灌进了滚烫的油,又烧又疼,却无处发泄。

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也许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会好一点。

小张应了一声,表情迟疑了一下,还是多嘴说道:“可是首长您的表情不像没事儿!您的眉头快拧成一条了!”

“我……我故意的,怎么样?威猛吧?哈哈!”孟沧澜呼吸一滞,双眼瞪着小张,使劲催动额头和眼角的肌肉,将拧成疙瘩的眉毛拉开。

“首长,您……”

“你废话真多!再多说一句十天禁闭!”孟沧澜不耐烦了,也有点莫名其妙的心虚,说完扭头大步朝奥迪车走去。

小张摇了摇头跟着孟沧澜坐进了奥迪车,后面的几个警卫则坐进了奥迪前面的绿色军用吉普。

坐上车之后,小张从副驾上回头见坐在后座的孟沧澜低着头沉默不语,心里有些担心,心思一转,试探Xing问道:“首长,要不要我去把安护士给您抓过来?”

孟沧澜闻言猛地抬起头,双眼灼灼地盯着小张,语气有些莫名的意味:“你说什么?抓她干什么?我们是人民军队,可不是强盗土匪,没有权利随便抓人!你小子别犯军法,否则我可不会饶你!你现在这种想法就很危险,回去先关三天紧闭反省一下!”

他说到强盗土匪的时候,不由想起安知芝刚才骂他的话,她骂他强盗混球!从小到大还真没有人敢这么骂他!

心里有些憋屈,自己怎么刚才没有甩那疯女人两嘴巴呢?随后他又有点丧气,自己真的能打得下去?刚才还不是扬了扬巴掌又缓缓放下了?什么时候我孟沧澜做事这么优柔寡断畏首畏尾了?

小张见首长坐在后座脸色阵青阵白的不停变化,机灵的他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首长,您忘了?我们还有事找安护士帮忙呢,老首长不是要看您跟安护士的合影吗?”

孟沧澜闻言愣住了,他刚才听到安知芝相亲的消息心里一懵,居然把正经事情给忘记了,不过此时他实在不想再去那家咖啡厅,人家在和别的男人亲热,自己去干什么?

“不找她了!现在不是有P图技术吗?你找个人把我和她合成一张就行了!别麻烦人家,再说人家也未必愿意,你没见她刚才疯了一样打我吗?哼!”孟沧澜白玉般的上牙齿咬住下唇,脸色又沉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