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豪门唇情:总裁罪爱

更新时间:2020-04-05 07:41:18

豪门唇情:总裁罪爱 连载中

豪门唇情:总裁罪爱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叶子 分类:言情 主角:宫清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叶子原创的言情小说《豪门唇情:总裁罪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宫清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场交易她被父亲卖给了一个嗜血的男人,金钱样貌权势样样俱全,唯一没有的就是人性,传说中那个男人玩死了两个老婆,是能让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她真正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只具有暖床功能的奴隶,当一切阴谋揭开时,从头到尾她都是一场场阴谋中的棋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4章 琐碎过渡

“夜殒……难道你真的要把宫家给我吗?”挂了手机,宫清溪看着自己的手眼睛微眯,眼底带着深思,宫清黎能打来这通电话,叫自己三妹,他这是在放下身段示好,一直和自己不和的宫清黎,竟然能如此做法,显然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的,可就是千真万确的让宫清溪觉得有些不真实,甚至有些心绪不宁,现在夜殒对付的是宫家,那是不是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自己?

宫清溪躺下身,闭上眼,静静的思考着,她一直不觉得夜殒是那种在乎自己对他有两次救命之恩的情谊,甚至只要一想起夜殒能在自己对他相救的第一次之后,依然把自己当成玩偶来戏耍,将自己置于险地,不顾自己性命的行为,宫清溪现在待在这个屋子里都觉得心寒,夜殒真的会因为自己再一次阴差阳错的相救而对自己真心实意的好?宫清溪嘴角带着自嘲的冷笑,这几乎是连一分可能都没有!

宫清溪现在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只是还需要人搀扶着,别墅里的佣人,包括连姐以及不是佣人的萧灵对自己的态度都是十分恭敬,每当看着她们一脸恭敬的称呼自己夫人的时候,宫清溪觉得有些胃疼,但她尽量对这些声音做到视而不见。

晚饭的时候,连姐扶着宫清溪到楼下的餐厅用餐,坐在一旁等着夜殒回来,连姐时间掌握的很准,扶着宫清溪刚坐下,夜殒身后跟着肖然两人便一起走了进来,洗了下手走到餐厅,见宫清溪已经坐在那里,嘴角勾了勾,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走了过去。

“饿了吧?今天事情多,回来的晚了一点,以后不用等我,饿了先吃。”夜殒说话异常温柔,和出事之前那种伪装出来的态度有些相似,却比之前的态度真诚许多,宫清溪无视夜殒投注过来的温柔神色,直接低头喝着连姐放在眼前的汤,只能说夜殒很有当演员的潜质?

“明天就能动手术了。”夜殒对宫清溪的态度也没在意,只是夹了一些清淡的菜放在她碗里,宫清溪筷子顿了一下,垂下眼将碗里多出来的菜吃掉。

“明天?”宫清溪抬头看向夜殒,神色平静,夜殒见她看向自己脸上多了一些笑容。

抬起左手,动作异常娴熟的放在她的发上轻轻揉弄了一下,宫清溪有些不适应的躲闪了一下,“嗯,明天。”夜殒见她躲开也没有生气,只是笑了下继续给宫清溪夹菜。

宫清溪抿唇不语的看向夜殒,眼神里带着明显的质疑和嘲讽,夜殒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挥手让一旁候着的连姐退出餐厅,才看向宫清溪表情恢复严肃。

“你打算让我什么时候死?或者我换个方式问,你还打算怎么玩我?”宫清溪见餐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便冷漠语调的开口询问。

之前能在危机关头压在他身上,也不过是各种想法汇聚到一起之后,做出的下意识反应动作,母亲的嘱托,自己被夜殒玩弄股掌之中,父亲,宫家,很多东西在感受到危险的时候,脑海里一下子涌现出来,所以才有了那个时候的意外之举,说起来自己救了夜殒两次,而两次都不是自己真心实意的,第一次救了夜殒,他将自己游戏股掌间,险些要了自己的命,那么这一次救命之恩的后续发展又是什么呢?

宫清溪看着夜殒眼睛微微眯起,里面闪烁着发怒之前的征兆神色,不怕死的继续盯着夜殒的眼睛,反正离死亡那么近的距离已经有过两次的体验了,现在想起来自己的胆子也是有够大的了,同时宫清溪也明白一件事情,或许是从进了这栋别墅开始就明白的事情,那就是自己只是夜殒的玩具如同他嘴里说的那样,能让他高兴那自己便能多活一时,而他要是不想让你活着,那便是如何躲怕也躲不过……

“为什么救我?”夜殒沉着眼色看向宫清溪,听着她说出来的话,心头有些不愉,但也明白他们之间一开始就是没有信任可言的,更何况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也能毫不犹豫的置她于险地。

“我吃饱了。”宫清溪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那并不是她本意的事实,比起巧合她更愿意让他永远以为自己两次都是刻意救他,这样即使将来他要自己的命,总要想想自己曾经对他的救命之恩,虽然……夜殒可能根本就不在乎这个。

“宫清溪!”夜殒对于她这样可以说是冷漠到傲慢的行为举止有些恼怒,虽然在她把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一刻决定对她好一些,但这些年已经习惯了自我主义的做事风格,宫清溪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挑衅。

“怎么?不演下去了?夜殒,接下来还要怎么样你痛快一点说出来就好了,没必要每一次救你之后,都上演温情戏码,这不适合你,同样,我也不会相信。”宫清溪甩开夜殒拉着自己手臂的手,另一只手揉了揉被捏痛的地方。

“……你好好休息,明天安心手术,之前答应过你的,我会在你好了以后都交到你手里。”夜殒沉默的看了宫清溪几秒,清秀的脸庞,水润墨黑的瞳孔里写满了倔强,夜殒有些恨的牙痒痒的,却又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新奇,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夜殒看着宫清溪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之后,便一瘸一拐的走出餐厅的样子,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宫清溪……从来都不是乖巧的小绵羊,她是懂得随时收起利爪的小豹子,在你毫不防备的情况下给你致命的一击。

夜殒看着宫清溪一直走出去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对着身后招招手,从拐角处走出来两个黑色身影。

“保护好夫人安全,如果宫家的人来找,我要知道他们所有的谈话内容。”夜殒没有回头,表情凛冽的交待着事情,身后的两人答应了一声,便又隐去了身影,夜殒坐下身,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眼角。

“肖然。”

“主子。”不过几秒钟肖然便出现在夜殒身后,萧灵也跟在肖然身边,见夜殒还在吃饭,便自发的走上前去拿了双未用的筷子,径自帮他布菜。

“连姐呢?”夜殒看了一眼旁边的萧灵,抬头睨了一眼。

“端了饭后甜点给夫人送去了。”萧灵回了话,比起佣人那副惶恐恭敬的态度,萧灵看起来和夜殒说话倒是有些熟稔的感觉,夜殒点点头看向肖然。

“事情怎么样了?”夜殒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萧灵眼疾手快的递过温热的湿毛巾,夜殒擦着手抬头看向肖然问着。

“很顺利,华董那边已经差不多接近尾声了,不过华董传回消息说近期他都会在那边,宫家那边……宫清黎倒是个狠角色,不过也只是时间问题。”肖然报告着今天一下午的最新消息。

“嗯,加快动作。”夜殒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应了一声,一下午一直在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宫清溪昏迷的那两天,夜殒虽然说不上一直守着,但也到了衣带不解的地步了,加上之前去加伦那里,几天没在公司,留下的事情很多。

“是。”肖然干脆利落的应声,萧灵见他们谈公司的事情,便识趣的退出了餐厅。

“东西找到了吗?”夜殒又问了一句。

“……还没有。”肖然停顿了一下才回应,餐厅里一下子变得有些阴冷,肖然抿着唇见夜殒猛的睁开眼睛,凌厉的目光射过来,不由得额头冒了些冷汗。

“一点消息都没有?”夜殒见肖然被自己盯的脸色发白,便转移视线没有继续为难他,只是问出来的话语调冷了很多。

“很多资料显示,东西应该不在宫城那里,而且……”肖然说话停顿了一下,夜殒见他有些犹豫,不由得摆摆手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

“夫人母亲的死,似乎和那件东西有关,而且手下的人查到她当年的死,并不是病因,而是被害。”肖然声音压低了一些,虽然他知道这个别墅里还没有谁有胆子敢偷听他和主子的谈话,更何况别墅里的佣人都是连姐亲手调教出来的老人,忠心问题不用怀疑。

“应该是宫城动的手。”肖然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自己的猜测,声音依旧很低沉,这件事情本身就让人无法高声谈论。

肖然刚说完话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救了自己主子两次的宫清溪,这是他们这些人第一次认真的承认她是夫人,之前的两个女人不过是为了当年的事情才能嫁给主子的,而且她们活的并不长久,短短月余便成红颜枯骨,而宫清溪才到别墅不过十多天的时间,竟然能让他们这么多人都刮目相看,行为举止实在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惊讶的同时,他们却在心底里多多少少的承认了这位夫人,主子默许的态度也说明了,他同样也承认了这个女人是他真正的妻子,但是他们之间牵扯的恩恩怨怨,不是一两句就能说得清的,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天主子会在宫清溪刚刚救了他一次之后,便将她置身于险地。

宫清溪的母亲,姚妍,以及她的父亲,宫城,严格说起来都是害的主子当年家破人亡,死里逃生的凶手,而之前的那两个女人的家族同样也搀和了当年的事情,主子在多年之后东山再起,一一对他们进行报复,如今宫清溪便是处于这种夹缝生存的人,而如果她父亲是害死她母亲的凶手,那这件事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