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帝姬

更新时间:2020-07-07 14:32:58

大帝姬 已完结

大帝姬

来源:落初 作者:希行 分类:言情 主角:薛青大老爷 人气:

希行新书《大帝姬》由希行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薛青大老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的薛青发现自己女扮男装在骗婚。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更大的骗局。--------这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人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青并不知道因为这一件事被莲塘少爷看做不一般的小孩,当然,就算莲塘少爷当面这样说她,她也不过是点点头笑一笑。

她本来就不一般,她薛青是个很看重自己的人呢,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自贬。

这段小插曲薛青并没有在意,因为听吴管事说郭怀春没在家,也就没再急着去见,只是每日走动活动身骨,不再去小花园,而是往门外去。

“…青子哥哥,青子哥哥..”

薛青刚走过夹道就听到孩童们的喊声,她微微一笑,不抬头便提衫抬脚.....一只滚过来的球被她踩在脚下,再脚尖一挑脚背一推,这个皮革包裹米糠的球就飞了出去。

球穿过竹竿门洞,咕噜咕噜的滚开撞到乱堆放的筐柴上。

孩童们呱唧呱唧叫着摆着手追过去。

院前杂乱破旧,这些孩童们穿的衣衫也寒酸,有的甚至没穿鞋子,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玩乐,一个个争抢皮球笑的开怀。

薛青仿佛在看一副顽童蹴鞠图,但市井气息浓厚又真切。

“青子哥哥一起玩。”几个孩童喊道。

自那日一脚踢球后,这些孩童就认得了她,孩童们尚小也不知道什么外来户什么做姑爷什么癞皮狗的话,只记得薛青的名字会踢球就足矣。

薛青倒也没有觉得与这些四五岁的孩童玩有什么不妥,这两日从这里来去便会混入其中。

这一次亦是不例外,她将长衫微微向上扎了扎,便混杂在一众孩童中带着球左转右转,直到穿过庭院,才转身一脚将球挑进门洞,长衫一放轻拍,人便迈出了门,身后孩童们叫闹声乱乱。

巷子里安静些许,两个小女童蹲在地上抓羊拐,一个小女童扎着冲天小辫子举着一架小风车围观。

薛青走过去站在一旁看了会儿,还忍不住蹲下试着抓了一把,小女童们大约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男孩子跟她们一起玩这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也没有阻止。

薛青并没有抢了小童的玩乐,玩了一两把就放下算是歇神,然后才向巷子口走去。

春意渐浓,街上人多热闹,叫卖声说笑声扑面,薛青站在街口不由一阵恍惚,似乎走到了哪个仿古景区,但这来往的男女老少,以及街边的房舍布置又不是那些人造景观能比的。

薛青并没有走去街上,而是在街边的上马石上坐下来,旁边一个小童正骑在上面,见他坐下来便咕噜滚下来跑开了。

薛青看着那小童穿戴的虎头帽虎头鞋不由笑了笑,视线又游移到街上,观看着市井风貌人情。

这并不是最繁华的街道,多是售卖散酒吃食玩物的小街,其间还有不少临街而居的民户,此时天晴日好,不少妇人裹着头巾在街上说笑,手里或者纳鞋或者摘菜。

看着风貌似唐似宋,年景过的也不错,到处洋溢着繁荣安乐,薛青心中默想,视线向另一方看去,却见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妇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女童走来,她的视线微凝。

那女童头上插着草标。

这是卖孩子。

那老妇一边走一边对街边的人喃喃行礼,路人或者多看两眼或者避开,但也不是没有人买,一个坐着轿子经过的人停下来,从中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带着金镯子染着鲜红指甲的手招了招。

那老妇欢天喜地的牵着孩子走过去,推到轿子前给人看,具体的情形薛青就听不到了,只看到不多时那轿子里的手就扔出一串大钱。

老妇跪地叩头,轿子前行,那女童就被催促着跟上带走。

直到这一刻那神情木然的女童才哇的哭起来,似乎要扑回去,然而被轿子边的仆从捶了她两下,揪住小胳膊推搡低声喝骂,那女童便被挟裹着而去了。

老妇犹自跪在地上迟迟不起身,过了许久街上的轿子远去不见了,她才颤颤而起。

薛青看到老妇哭红的眼,口中喃喃神情呆滞蹒跚过去了,轻叹一口气。

总有日子不好过的。

也怪不得崔氏舍不得离开郭家,孤儿寡母的在外求生哪有那么容易,尤其是带个女子,做营生抛头露面也处处受限制…还好崔氏一时贪心荒唐将自己假扮男儿。

男儿家只要有力气有头脑识字,要挣口饭吃并不是什么难事,薛青正思索着做什么营生,有人在身边停下来。

“薛青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清脆的女声说道。

薛青抬起头,见是一个女孩子,穿着青布衣裙,扎着丫鬓,并没有什么头饰,只有两只红绳,倒也显得清丽可爱。

这是宋嫂子的幼女,今年十二岁的蝉衣。

不知道是不是生下来时正好看到蝉蜕,还好没有叫蝉蜕,蝉衣好听些,虽然本物并不怎么好看。

薛青心里想着,对她笑了笑,这小姑娘常来探病,说话安抚崔氏,是个懂事又乖巧的孩子。

“看人。”薛青笑道。

蝉衣嘻嘻笑,待要说什么,见薛青往石头另一边挪了挪,伸手拍了拍身边。

“你坐。”她说道。

蝉衣微微惊讶,想着这薛青以前都不跟人说话,更别提主动邀请她坐了,还紧挨着。

她已经十二岁,知道男女有别,心里想着该如同家里那些大丫头们摆出矜贵的姿态不坐,但又觉得心里不愿意…..到底是个孩子,更愿意遵循本心,她抚了抚衣裙依言坐了下来。

“你要看人就该今天跟我去城隍庙。”她主动开口说话,说完又想到薛青才大病一场,“不过你不能去,有点远人又多,你去了可受不了。”

“城隍庙有什么事?”薛青问道。

蝉衣咦了声。

“你怎么知道城隍庙有事?”她说道,“是听大宅里的人说的吗?”

是因为如果城隍庙一直人多的话,你也不用特意点出今天。

薛青笑了笑没说话。

蝉衣也丢开了。

“我是早上才听到大宅的姐姐们说,今日城隍庙郭家摆供。”她说道,“还请了锣鼓戏班呢,我去的还晚了,站在后边看不清小虎登翻了几个跟头。”

虽然不太清楚摆供是什么,不过也可以想象看戏的热闹,薛青含笑听她叽叽咯咯讲述。

蝉衣比手画脚,见薛青安静的听她说话,以往薛青也是安静,但那是避人躲闪,让人根本说不下去,现在这少年人眼神清亮温和,偶尔微微点头,听得很认真也很感兴趣,似乎催促她讲下去。

就连爹娘都没这样听过她说话呢。

蝉衣没由来的觉得开心,嘻嘻一笑,歪着头看薛青。

“说起来这还跟薛青你有关系呢。”她说道。

薛青嗯了声。

“难不成是为了庆贺我成为郭家的姑爷?”她说道,眼带笑意。

蝉衣咯咯笑了。

“怎么会。”她脱口说道,又忙吐吐舌头掩住嘴,神情不安的看着薛青。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