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本座的帝后是只鬼

更新时间:2022-03-29 07:07:22

本座的帝后是只鬼 连载中

本座的帝后是只鬼

来源:落初 作者:顾大西 分类:言情 主角:兰居那小子 人气:

新书《本座的帝后是只鬼》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顾大西,主角兰居那小子,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收妖抓鬼的千年女鬼VS超正经天界第一大佬!孤女楚归月虽不知父母来处,但这一世活的颇为圆满。师父疼爱,师姐照顾,邂逅大齐的太子殿下,没有波折就结成一段良缘。可后来她知道所谓的良缘,不过是天上高高在上的神明可怜自己痴心守候一千年的施舍,这个施舍还是神明下凡殒身救世顺道给的……千年前的她或许卑微,但这一世她绝对无法忍受。末世降临,爱人即将神陨,一千年的纠缠过往萦绕心头,楚归月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我生来卑微,但是,我爱你。】----------------------------------------上班真的忙……电视真的好看……第一次写文没有什么经验尽快结束副本番外开始正文谢谢看文的小天使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昌,玄武山,玄门,正厅。

玄门掌门楚群青,穿着一身以黑色为底,白色祥鹤为纹的玄门道袍,面色严峻的看着此刻呈在大厅里的两具尸体。

两具尸体,一男一女。

男尸如骷髅状,只一层皮贴着骨架,其余完好,是被吸干精元而死。

而女尸,衣衫不整,身上到处是清晰可见的鞭伤,和被凌*辱过的伤痕。

那鞭伤与一般的鞭伤有些许不同。长长的鞭痕,有成人的一个手臂长,纵横交错的布满女尸全身,连手指都没放过。

而鞭痕的力度,要么是使鞭之人道行深厚,轻轻一鞭便可让血肉绽开,白骨立现;要么就是他心中充满了怨恨,用了全身的力气鞭打,方可至此!

而这伤痕里,更让人惊悚的是,还有被类似狼牙棒这样的武器,加深伤痕的血洞。

这血洞也与鞭痕一样,遍布全身,仿佛是粘在了鞭子上一样。

这样的一鞭下去,柔弱些的女子可直接被要了性命。

而这女子不知被鞭打了多少鞭,整个尸身都被打烂了,体无完肤。

仵作验过,下*体还有被侵*犯、灼烧的痕迹。

可见下手之人阴狠歹毒。

杀人不过头点地,不知那凶手有什么仇怨,将一个女子折磨至此。

带尸体上山的是许昌边界兰花镇的镇长。

白镇长约莫五六十岁的年纪。他活这么大岁数,第一次看见如此骇人的尸体,心头巨震,害怕的很。

他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充满忧虑和恐惧的说:“这是本镇今年死的是第二对尸体了。”

楚群青的脸色也是微白,道:“看尸体这种情况,很明显是厉鬼所为。”

吸食人类的精元,厉鬼和妖怪都善于此道。但一般,鬼只***元,而妖怪,还吃人肉。

而且女子下*体的灼伤,很明显是阴邪强行入体留下的伤痕。

白镇长哀叹一声:“是啊。我们看了之后想着也是,就忙不紧的连夜上山来了。”

楚掌门问:“你说这是第二对尸体,那第一对也是一男一女吗?发现第一对尸体的时候为何不来报?”

白镇长道:“这对尸体是挨在一起被扔在了郊外田地里,有人去地里看庄稼发现的。之前的却不是。那男尸是临镇的人,尸体也是在临镇的地界被发现的。而女尸虽是我们镇的人,却是在两镇边界被发现的。认真说来,还是在临镇的地界。他们的死期还差了一两个月。”

“当时那男尸在隔壁镇被发现,我听说有了这样骇人的事,去瞧了一眼。没想到过了半年,就到我们镇上来了。因为他们死的样子都差不多,我才把他们想到了一起,应该……是同一个妖物所为。”

他恐惧着说完,仿佛悔恨不已,没有早点来报。

因为小镇安详,几乎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了,所以白镇长对于死去的人及死状、时间都记得很清楚。

他继续说道:“那男人几夜未归,后来死成那样被发现,人们只以为是他遇见鬼魅了。”

“后来便是王家小姐。她当时是跟别人私奔的,后来被发现在镇子边上,死的还是那个样子,大家都以为是她跟着的男人下的毒手。王家父母几乎哭瞎了眼睛,领了回去,办了好大的葬礼。”

“现在那厉鬼,到我们镇来了!一杀还是两人!”

“恐怕,恐怕……”

白镇长说着说着惧怕不已,立刻便要跪下请求楚掌门定要帮他们除掉这个厉鬼!跟他一起抬尸体上山的四个男人也跟着跪下,请求玄门一定要帮帮他们。

明知镇上来了厉鬼,死状还如此骇人,恐惧是正常的。

楚掌门稳住了他们,定声承诺道,玄门必然不会坐视不理,让人带他们下去休息,自己对着尸体沉吟了起来。

按照白镇长的说法,这厉鬼杀人,是有时间差的。

它先在临镇杀了一个男人,后又杀了一女人,然后开始成对杀……一男一女还是同样的死状……

应该是那妖物无疑。

只是不知它何时来了齐国?

而且看它杀人的手段,竟像是有所忌惮,慢慢试探一般。

先吸干一个男人的精元,扔在小镇上,被人们发现。再扔出一个受尽折磨的女尸,发现还是无事,便放开了手脚,开始作恶。

兰花镇有什么东西克制他?还是兰花镇的临镇?

若是它确定了克制它的东西不见了,那下面杀得,就不会只是两个人了。

兰花镇的事,耽误不得,需得立即下山。

可山上……已经快无人了……

楚群青坐在位置上仿佛在思索一件难为的事情,半晌有了决定,叫了下人进来。

玄门,前庭中院,练功台。

一个身穿红白色交领的女子,在跟一个穿着姜黄色上衣的少年在斗拳脚。

女子有着凛冽的眉眼,一双红唇抿紧,鼻尖微翘,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明亮的双眼专注的看着少年出招的方向。

她的上衣宽袖处,绣着漂亮的仙鹤腾飞图案,袖口微敞,比起招式虽然不是那么方便,但胜在腕袖流转,仙鹤犹如真在飞舞,倒也显得赏心悦目。

姜黄色上衣的少年,粉白软糯,一双大眼亮的发光!充满了灵气!

看年纪就14岁左右,个子比红白色女子微矮了点,但身材比例很好,气宇轩昂,身姿挺拔,看着让人眼前一亮,朝气蓬勃。

在他们不远处,是一个穿着黄绿色半臂的少女,言笑晏晏,在跟一个面色冷峻的身穿紫黑色服饰的女子比剑。

那少女头饰整洁,只在右侧绾了个玲珑发包,别了一根玉白簪子。簪子端部垂下一小段流苏,流苏底部是一颗滚圆的小粉珍珠。

粉珍珠在阳光下光晕流转,衬着女孩容色殊丽,远看端庄,近看可爱。

而那女子一身紫黑圆领袍,通身上下,只衣衫底部一圈装饰。若不是长了一张女人的脸,这通身的气质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男人。

两人的剑法比的十分漂亮,只是黄绿色的少女用剑俏皮点,而紫黑色女子,用剑和她的人一样,都带了一丝冷气。

他们在比试的一拳一脚、一招一剑中,能看出来都用所保留,但基本功都十分扎实。

比了一会,紫黑色的女子看见对手额头亮闪,便收了剑,淡淡的说了一句:“累了,不打了”,自顾自走去一旁休息,从茶壶里倒水喝。

身穿黄绿色半臂的少女见了也不恼,笑兮兮的收了剑,擦了擦额角的汗,叫道:“紫棠,给我也倒一杯,好渴。”

她说完又跳进红白色少女他们的比试中,没有在意紫棠倒了一杯茶水,没有喝,放在自己的对面,然后又倒了一杯,才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红白色少女见绿沈跳了进来,正好也觉得有点累,便收了招,任由他们打去,自己站到了一边看他们比试。

此刻已快午时,太阳升到了半空,比划了这么久,孙过庭也觉得太热了些,说了句:“师姐,不打了啊~”便收了招,抹了把汗,脱去一层外衣,系在腰上。

绿沈听完,俏盈盈的收了招,跳到了桌旁,准备喝水。

紫棠递过去一个毛巾,对绿沈道:“先擦汗,再慢点喝水。”

绿沈果然听她话的先擦了汗。

热气上浮,她微蹙了眉头,小口小口的抿起了茶水,然后又倒了两杯水,对旁边叫道:“归月,过庭,来用点水。”

归月点点头,迈着沉稳的步子向她们走去。

归月,年16,具体出生日期不详。出生后不久被发现在玄门的道场门口,玄门暂时收养她之后,曾派门中弟子四处寻觅过她的家人,未果作罢。

在她四岁的时候,掌门正式收她做了门中弟子,起名归月,随楚姓。

绿沈,年17,比归月大了七八个月,是掌门唯一的女儿。当年若不是她摸了摸归月的脸,说了句“妹妹”,楚归月顶多被送下山,送与一户人家长大,而不是留在这赫赫有名的玄门。

她们从小一起在玄门长大,感情深厚。绿沈把归月当成了亲妹妹,却总是不自觉的跟随着归月。

归月虽比绿沈小了几个月,但总是想着报答绿沈及玄门的养育之恩,便只当自己是绿沈的守护者。

她们二人的关系,在归月看来是主仆,绿沈是主,她是仆。可实际上在外人看来,更多的像归月是主,绿沈是仆。

玄武山的玄门,是一个降妖除魔、修道问仙,被公认是当世修真界之首的门派。

有传言,玄门的开山祖师楚定风,飞升后是紫薇大帝身旁的第一武将——定风将军。

距离定风将军飞升不过四五百年,玄门有门史为证,硬要考究是有据可查的。但玄门一贯低调,因此并不拿此事出来张扬。

门中弟子虽多出身显赫,但天资出众的平民子弟,玄门也会收为弟子,不问出身,只按进门先后排顺序。

平时只要有妖魔害人,不问所求之人地位高低,玄门皆会派弟子去收伏,不会坐视不理。

这种一视同仁的做法,让玄门在贵族、平民的心里都备受推崇!

玄门弟子平时在外行走,也会处处被人礼遇,尊敬有加。

玄门名声在外,所以才会有兰花镇的镇长连夜上山请求玄门帮忙一事。

很多名门望族,达官显贵也会送自家子弟来玄武山修行。不求成仙问道,但凡学得法术一二,在此钟灵毓秀之地修身养性,被玄门收为弟子,也是一件光耀门楣之事。

被家人送来的,便如孙过庭和上官紫棠。

孙过庭,年14,是大齐武威将军府的嫡系子弟,祖上是江东孙氏。他们家里的男儿成年后都会被送去战场保家卫国,是真正的将门世家。

他六岁来了玄门,整座玄武山就跟楚归月玩的来。哪里有楚归月,哪里就有他孙过庭。

紫棠,复姓上官,年19。有说她是金枝玉叶,有人说她出身不过耳耳。因她除了绿沈外,几乎不怎么和人来往,而且性子的确冷淡,所以背地里编排她的什么的都有,但紫棠一概不理会。

绿沈和紫棠颇为投契。

楚归月在和她相处了一阵后,发现她只是不爱搭理人,并没有大家传的那么不好相处,便也放心绿沈和她交往了。

此刻正午,四人在树荫下休息,喝着茶水,看见又有师兄弟在家人的带领下,远远对她们作个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玄门。

绿沈远远看着,有点郁闷。

归月见了,开口道:“山上除了我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吧。”

孙过庭不屑的看过去,道:“走就走呗,都是贪生怕死之徒。”

绿沈幽幽的道:“也不能完全怪他们吧。最近天象太乱,妖邪四起,我爹派那么多人出去收妖,这些有父母的人担心他们在外行走,也是可以理解的。”

说完她又叹了口气,道:“就像我们吧,山上都快没人了。我爹也没想派我们出去是一个道理,都护犊子……”

紫棠冷冷的道:“不一样。师父派出去的,都是行了冠礼,且法术道行比我们深的。这些人,就是贪生怕死。”

归月和过庭立刻赞同的点头,只有绿沈轻叹了口气,不再接话。

天下太平的时候,顶着玄门弟子的身份,在外面衣冠楚楚,沾尽玄门的荣耀。真到了需要他们降妖除魔的时候,却一一找了借口下山。

趋利避害,人心所思,世态炎凉,一贯如此。

许昌因为有玄门,几乎很少有不长眼的妖道在此兴风作浪。

可这几年,不知从何时起,妖邪横生,乌瘴四起,世道渐渐乱了起来。

有些资历的师叔一辈,还有师兄师姐们,都下了山收妖。

起初,想到可以正面妖魔鬼怪,大家都是兴奋的。

但自打出现可能会遇上棘手的妖怪,死伤严重后,就有人开始离开玄武山了……

家中显赫的弟子,身份贵重,又大部分身系家族使命。

出身平民的弟子,他们的父母几乎把他们当成家中唯一的依仗。

最重要的共同点,便是养儿父母心……

绿沈觉得都能理解,不过,还是会难受。

楚群青的做法也很明确,门中弟子众多。家中独子者,未成年者,法力不足者,除非自愿,均不会派出去。

而选择离开的人,全部无条件允许。

降妖除魔,没有谁百分百保证没有危险。一颗道心,这个心,也决不能是靠强迫所为。

而且,谁说修道一定要在玄门了。想修道时,处处可为道。天为道,地为道。读书是道,种庄稼也是道,看个人罢了。

归月看着她们离去,内心也有波澜,但并没有绿沈那么严重。

在她眼里,玄门就是她的家。不管谁会离开,她都不会走。绿沈和师父在哪,她就在哪。

她这一辈子,守住绿沈和师父,便是报恩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