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豪门邪少霸宠娇妻

更新时间:2021-12-08 04:04:53

豪门邪少霸宠娇妻 已完结

豪门邪少霸宠娇妻

来源:落初 作者:雨天微凉 分类:言情 主角:韩希哲程紫茵 人气:

主角是韩希哲程紫茵的小说《豪门邪少霸宠娇妻》此文是雨天微凉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程紫茵没想到她居然也有马失前蹄的一天,没搞清楚状况下就嫁给了那个表里不一的男人。可是她没想到一场婚姻走到尽头,换来的是她的截然一身和伤痕累累,终于还是累了。无视他苍白的脸色,她冷漠的开口“离婚吧!”明明是恨的,为什么在转身的刹那,心还是痛了。流年经转,再次狭路相逢,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前几天还对自己柔情蜜意的男人,此刻正亲密的搂着另一个女人,神色倨傲的开口,“游戏结束了。”轰,程紫茵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真相揭开迎来的却不是柳暗花明,而是他的一句‘我爱你,忘了我吧。”她,霎时间潸然泪下。兜兜转转,到底是真心还是阴谋早已定论。且看昌凌市第一美男如何收服清冷孤傲的冷清美女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程紫茵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原来一路无阻,婚礼车队很快就到了韩家。

可能她想的太入神,身边的男人什么时候消失的,她也不知道。

七厘米的金色高跟鞋落地,轻盈的裙摆随风摇曳,透过朦胧的头纱,可以看得见火红的地毯,入耳的是一阵欢呼雀跃声。

真不知道别人结婚他们有什么好高兴的!

远远望去,可以看到百米红毯的那头宾客如云。

?不用想也知道来参加婚礼的无非是各政界名流,商界翘楚,一些名门望族。

只听到司仪一句新郎入场,随着络绎不绝的掌声,红毯的那头多出了一抹白色身影,程紫茵知道那一定是韩希哲。

紧接着又听见“新娘入场。”

这时程淑琳从人群中走过来,走到程紫茵身边,隔着一层薄薄的面纱遮,似乎是将两人隔了千里远,她的声音应该很小,传到她的耳朵里就更加的虚无缥缈,显得那样的不真切,“紫茵,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一切已成定局,我希望你能想开点,永远不要把男人看的太重,一切得过且过。”

“妈,你放心吧,我想的很开,我不会去怨谁恨谁,那样太累。”程紫茵发誓,这是长这么大她妈妈第一次以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没想到是在她的婚礼上。

她的话里有话,程淑琳怎么会听不明白。

说完她撩起头纱,仰起纤细的脖颈朝人群望去,未能看到那个身影。

“他没来,放心吧,他会想开的。”程淑琳看出她的意图。

林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她的身边,本来说好林若跟她坐一个车的,但是人家不是这么安排的,她也不计较,人总是要学会成长,有些事情终究是要自己面对的。

“紫茵,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但是我希望你一定要幸福哦。”林若真诚的在程紫茵耳边说道。

“我会的,若若。”程紫茵握紧林若的手。

程淑琳牵着她的手走向红毯那头的证婚台,林若在另一侧。

五颜六色的花瓣,在人们的手中纷纷扬扬的洒落,满天飞舞,眼花缭乱,五彩缤纷……

程紫茵看在眼里觉得那样不真实。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极为豪华的婚礼,空前盛大,整个韩家到处飘散着一股醉人的芳香,的确有一种梦幻般的童话感觉,但是她却没有感到一丝温暖。

再美也不过是梦幻一场。

距离婚庆的主会场越来越近,她没有看男人,而是看到了韩家大宅挂满了红灯笼,大宅前面有一个的草坪,草坪中摆放着宴席,只见中间一张桌子上摆了一个的不知多少层的大蛋糕,还有各精致点心,名贵香槟,与红酒。

程紫茵心想看来外界所传并非是假的,韩振霆确实对这个儿子好的没话说,婚礼豪华不用说,更重要的是方方面面都如此的细心。

越来越近,婉转而悠长的钢琴声越来越清晰,依旧是那曲经典的《梦中的婚礼》,每一位宾客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独自站着的一个,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紧绷,而握紧拳头咯吱咯吱直响,手指渐渐的泛青,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抹高挑而纤细的白色身影。

终于停下脚步,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他笔直地站在那里。

男人依旧是深刻的五官如完美的雕塑,挺立的鼻翼之下,薄唇紧抿,深邃黑眸一望却不见底。

他旁边站着另外两个帅气的男人,程紫茵看着有点面熟,本也不打算浪费脑筋去想。

“希哲,今天我就把紫茵交给你了,妈希望你们能够幸福。”程淑琳把程紫茵的手交到韩希哲的手上。

“妈,你放心吧。我们的确会很幸福的。”韩希哲说话时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只是此幸福,非彼幸福。

这一声‘妈’叫的及其自然,反倒是她听的有些不自然。

他的手很大,即使她带着手套,依然能完全包裹住她的手,可是此刻她却感觉不到温暖,相反的她觉得冷,很冷。

尤其是他的那句‘我们会很幸福’,别人可能不明白,但是从他的语气中她却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

“是啊,希哲,你爸天天盼着你结婚,这回可要把你爸高兴坏了。”

“……”韩希哲睨了她一眼抿唇不语。

顺着声音望去,程紫茵看见了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女人,打扮的珠光宝气,怎么看都不像生了那么大的儿子的人。她此刻正挎着韩振霆的胳膊,说话确实冲着她和韩希哲。

此人正是韩振霆现任妻子刘舒雅,但却不是韩希哲的亲生母亲。

想必这个就是韩希哲的母亲吧,不过是不是年轻了点?

而且听她说的话好像她不关心韩希哲这个儿子似的。

“呵呵,是啊,你舒姨说的对,我是高兴坏了!希哲,爸就盼着你走向婚姻的殿堂的那一天。因为婚姻是人生中,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一步,以后要收敛些,好好和紫茵过日子,我希望你们未来可以走得更好。”

看得出来韩振霆真的很高兴,说完韩希哲,又看向程紫茵,“紫茵,我就把希哲交给你管了,他平时被我惯坏了,希望你多包容,你们要好好过日子。”

“伯父,您严重了”

“还叫伯父?”

“呃……爸”程淑琳在一旁提醒她别失了礼数。但是程紫茵这一声‘爸’叫的及其别扭,原谅她从来没叫过吧!

程淑琳还在给她使眼色,但是韩振霆却不介意,仿佛还很高兴,笑了笑,“没关系,以后就习惯了。”又介绍到,“这是你舒姨,希哲的继母。”

“舒姨好。”原来是后妈!她说怎么气氛不对。

“你好。”刘舒雅只是笑着和程紫茵打招呼。以后可有的热闹看了,她从来没想过韩希哲真的会这么早结婚!

程紫茵看着她嘴角莫名的笑意,一阵冷意从背后升起。

虽然婚礼没有在教堂举行,但是这也算是一场纯西式的婚礼。

司仪宣布婚礼正式开始。

证婚人程紫茵不认识,应该是一位有地位,并且备受尊重的老人吧!

前面说了几句她就开始念冗长的结婚誓言。

“韩希哲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程紫茵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会始终忠於她,毫无保留地爱她,直到永远?,直到离开世界?”

如此庄重的誓言,听得韩希哲却有些不耐烦,眉头紧皱,忍下来。

说不上讽刺,却依旧觉得刺耳,他就不信世界上会有人能够真正的忠于如此誓言,如果是这样,世界上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

看向身边的女人,薄纱下她冷清却又精致的脸蛋上看不出一丝喜怒哀乐,面无表情。

大家等了半天也听不到韩希哲的回答,韩振霆心里一阵焦急轻轻的唤出他的名字,“希哲,注意场合。”

不远处的陆轻扬和楚默也似笑非笑的盯着韩希哲。

陆轻扬忍不住开口,“靠,这是在干什么?倒是给个痛快。”

“……”楚默笑了笑没有说话。

而程紫茵却一点也不着急,反而带着一丝释然和放松,就在大家都以为韩二少爷不会说话的时候一声“我愿意”魅惑而富有磁Xing的嗓音贯穿每个人的耳膜,引得在场的年轻女子一阵尖叫,伴随着热烈的掌声。

“程紫茵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韩希哲先生,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会始终忠於他,毫无保留地爱他,直到离开世界?”

如同刚才同样的安静,程紫茵也没有很快回答神父的问题,而是抬头像人群中望去,本以为是和上次一样的结果,没想到事与愿违。

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站着一个修长的男人,黑色西装,一双深邃的的双眸如鹰般的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本来期待苏景灏的到来,但是现在看到他又突然不希望他出现在这里,亲眼让他看到这一幕似乎太过残忍。

但是她看到的苏景灏却是没有她想象的那般难过,透过薄薄的面纱她看见他对着她云淡风轻的笑了笑。

也许是她自作多情了,他对她的男女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深,不管怎样看到他今天这样,她很高兴,也很欣慰,原来他还是她的亲人,没有变。

而她不知道的是,苏景灏故作镇定的出现在她面前只是暂时让她安心罢了,既然现在已成定局,他改变不了,那就只有安然接受,结了婚又不代表一辈子。

他坚信他们不可能过一辈子,一辈子那么长,他了解紫茵,平时最讨厌韩希哲那种自恃高傲,又痞里痞气的男人了,总有一天他们会分开的,而他更不会坐以待毙。

韩希哲知道程紫茵刚才是故意的,但是忽然看见程紫茵原本清冷的笑脸忽然拉开一丝温暖的笑意,美丽的双眸闪过一丝释然,惊讶于什么事情或是什么人能让她豪不避讳的流露出这般绚烂的神色,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同样的看到远处那哥穿着黑色西装挺拔的男人。

心里冷笑,当着情郎的面和另一个男人结婚还笑得这么开心,这种女人还真是头一次见。

“还真是夫妻啊,都这么会吊人胃口!”陆轻扬又忍不住开口。

“是啊,这么有默契!”楚默又是云淡风轻一笑,看来以后韩少爷的生活有趣了,他相信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

这分明是对刚才韩希哲半天不出声的报复!

楚默猜的没错,但是也不对,他只猜对了一半,开始时程紫茵是打算小小报复一下,但同时心里也一直担心着苏景灏呢!

程淑琳和林若见状都在叫程紫茵的名字,特别是程淑琳的声音带着一丝冷然,瞬间拉回了程紫茵的思绪,转头对上程淑琳的视线,只见她的眼神同她的声音一样冷。

程紫茵心里不由得觉得讽刺。

这是怕她坏了她的好事吗?公司的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不用想也知道是韩振霆出手帮的忙,所谓用人家的手短。现在就算她不同意,想必程淑琳绑着她也要把她嫁给韩希哲吧!

程淑琳被她看的不自在,眼里的愧疚一闪而过,迅速的别开头看向别处。

“我愿意。”随后程紫茵轻轻落落的说出了三个字,若有若无,她自己听的不真切,别人却听清了。

只听见有人说双方交换戒指。

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随后陆轻扬递上戒指。

韩希哲不看了看精致的红色盒子没有动,陆轻扬眉头轻皱,伸手碰了碰他心想‘老兄,能不能痛快点,哥可是在这给你举着呢。’

韩希哲伸手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虽是一枚枚简单的铂金戒指,但看得出来做工精细,一定是定做的。

伸出手牵起程紫茵的左手将那枚戒指套在她纤细的无名指上。

“怎么?不愿意?”冷冽的声音从头上响起。

“……”程紫茵抬头透过面纱依然看得清男人幽深的双眸。

在他牵起她的手的那一刻程紫茵有一点抗拒,奈何敌不过男人的力气,最后只得乖乖的顺从,眼看那枚戒指套在她无名指上,无论再怎么平静的内心,也激起了一丝波澜,从此之后她就是一个已婚女人了!

依稀记得她看过的一本小说里有过这样一段,虽然她不相信世界上有那样的感情,但里面女主的想法也触动了她的心,记得女主想的是‘我从此不再是一个人,从此以后我的生命里从此多了这样一个有着温暖宽厚臂膀的男人,他细心将她收藏,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她惊,免她苦,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她从此也不再是一个人了,抬头看向韩希哲,心想只是那个人有和没有都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她还是一个人。

突然觉得做人怎能如此矛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