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风涌门楣

更新时间:2020-06-30 14:01:28

风涌门楣 已完结

风涌门楣

来源:落初 作者:话茶宜家 分类:言情 主角:宝珠吴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风涌门楣》的小说,是作者话茶宜家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风雨飘摇的民国,有的人爬出泥潭,有的人跌落云端,姻缘的红线说乱就乱。未来的豪门未婚妻孙敏贞,不幸被强暴,全程冷漠脸:“承言,你不是说过爱我的吗?”交际花何小姐低头看看了胸脯说:“三少爷你看,我有料、有颜,正配你有钱。”大总理家的金菲涟得意的笑:“张承言,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张承言苦逼着一张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敏贞前几天下班回家,就急匆匆的说是要去看望舅母,催促着孙太太收拢东西说是要去乡下住一阵子。

孙太太看得出来,女儿情绪不对,不过自从先生过世之后,敏贞愈加要强。就是家中的事情,孙太太原本也不是个有主意的人,读的是女四书长大,‘三从四德’都已经刻在骨子里头去了。

姑娘家的时候,便是个花样子都要拿给母亲挑拣,更说不得三餐外的任何事情。然而嫁了人之后,不过是换了一家生活。也从事事问过母亲与哥哥,改成了按照丈夫的意思行事。这样反倒是更不用动脑子了!以前,若是母亲和哥哥的想法不同,她还要犹豫一二是听母亲的,还是要顺着哥哥。

嫁了孙先生之后,则每每遇事不过一句‘怎么办?’,然后照做就是了。孙先生去了之后,虽然家中没有儿子支撑门户,不过好在敏贞已经长大懂事不少,更加之在外边女学校读书,相对于孙太太而言,是见过大世面的。孙太太则将对于母亲、兄长、丈夫身上的信服,一点点的转移到了女儿身上。所以总是心中疑惑颇多,孙太太看着敏贞情绪不高,也只是自己默默猜测,没有问出来。

这说走就走了!敏贞的工作怎么办?洋行的工作轻巧又体面,要紧的是还有一份不菲的薪水。

这样住到乡下来,工作不要了么?孙太太简直都快给女儿愁死了,不过看着敏贞死气沉沉的样子,也不敢不顺着她。

就是这份工作丢了,应该也妨碍不大吧?孙太太并不是很确定的想。之前敏贞带过一个男孩子回家,相貌端庄不说,还十分的懂事。据说父亲在新政府任要员,敏贞嫁过去想来是不愁生活的。只是这孩子要强惯了,最怕别人说是依靠了那男孩子家的关系。好在敏贞的学识也是有人认可的,这不是轻松谋得了一份洋行的薪水。

往常敏贞将那男孩子的事情挂在嘴边,而姓张的公子更是三天两头的往家里跑。这次忽然说是来乡下,敏贞还病着,孙太太就怀疑是两个年轻人有了矛盾。这会儿听着敏贞哽咽的念叨‘承言’,心中愈发确定了。

敏贞若是知道了母亲心中的猜想,恐怕也只能苦笑了。还好母亲的性子温吞懦弱惯了的,不然真问起来,她又该怎么遮掩。

是啊,这几天母亲总说自己是不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发起烧来,还总是噩梦不断。

呵呵······‘不干净的东西’,敏贞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藤田那个畜生,他···他怎么敢?

时至今日,敏贞犹自不愿回想。她后悔了,终于知道以前学堂里,同学之间的那些当时气得自己胸口生疼的小矛盾,真的都不算什么。也明白了九里巷住户间的纠葛,真的不过是些小事情。

她错了吗?若是没有那么要强,从来不允许承言接送上下班,怕被同事说闲话,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怎么办呢?“承言···呜呜呜···承言···”孙敏贞再也没有比这一刻更清楚,自己再也配不上承言了。以前的小骄傲多么的幼稚、无知!自己…真的…再也不配站在那个人旁边了。她只要一想到这里,心痛的几乎不能呼吸,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悲伤,索性放生大哭起来。

“妞妞···没事了啊···没事了啊···妞妞···”孙太太被女儿这样死了人一样的哭法吓的脑子已经完全懵了。她只是本能的将女儿揽进怀里,一下下轻抚着后背给她顺气。

外边的雨更大了,强风呼的一声将走廊的窗子‘砰’的一声给吹到了墙上。孙太太母女两个在屋子里哭的昏天暗地,倒是把楼梯间的宝珠吓得一个激灵。

宝珠不知道表姐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她是有一点嫉妒一直生活在大城市的姑妈和表姐,不过看人家哭的如此伤心,也是不忍的。她还小,想不通该怎么办,不过直觉告诉她不能上楼了,更不能出现在姑妈和表姐的面前。算了、算了,还是等妈回来告诉她好了。

孙太太吓坏了,想到若是先生在世,说不准就能开解敏贞,这孩子也不用这么伤心了。纵使先生不在,若是母亲或者兄长也必定能帮上忙的。只可惜,这仅有的几个亲人,如今都已经不在了。这么想着,孙太太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绝望,跟着女儿一起哭了起来。

压抑了几天,敏贞终于还是大哭了一场。身体像是被抽干了力气,眼睛还是涩涩的,心中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明明已经告诉自己不哭了,不能再哭了,可眼角的泪水还是不由自主的留下来。

孙太太看着跟被人抽了魂似的女儿,再也顾不得,一声不叠一声的问:“妞妞,怎么了?我的心肝啊,你别吓唬妈,这是怎么了啊?”

“是不是张家小子欺负你了?我们这就回去,妈一定给你讨个公道。”孙太太又是慌又是气,一边又伤心起来:“我们妞妞那么懂事···呜呜···”

敏贞看着母亲哭得哽咽起来,心中一片死灰,却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宽慰母亲。应承着说是和承言闹了矛盾,点头说是工作中受了排挤,也是想念父亲了。

是啊,怎么会不想念父亲呢!母亲性子懦弱,不要说如今的时局不稳,就是太太平平的日子,每个主事的人,母亲的日子都不知道会过成什么样子。同样挑着担子的货郎,卖给别人家几毛钱的东西,就敢给母亲要一两块钱。

敏贞不止一次的觉得自己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了,若是母亲能住到乡下来,和舅妈一家相依为命,纵使受点小委屈,想必生活总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几天病得昏昏沉沉,敏贞除了一进门时候见过舅妈与表妹,根本就没有相处过,这样怎么能放心的下。

孙敏贞一面想着自己不过就是好赖活上两天,看着母亲过的好,也就知足了。所以一直不许孙太太请大夫,也不配合吃药。不过今天这么一闹,将孙太太吓破了胆子,忙不迭的去请了大夫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