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撩过头了

更新时间:2020-06-29 13:49:47

总裁,撩过头了 已完结

总裁,撩过头了

来源:落初 作者:秋日半夏 分类:言情 主角:顾非白顾少 人气:

经典小说《总裁,撩过头了》由秋日半夏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非白顾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男人恐惧到闻到男性气息都会全身颤抖,唯独对他,没有害怕,没有恐惧,莫名的想要靠近。身份卑微,不敢奢求太多,只求能陪在他身边。可是,那个把自己放在地位一,每天为自己洗手作羹汤的男人真的是她的雇主,季大总裁吗?为了追妻,季大少展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撩,撩,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GK集团,季佑安背对着办公室大门,看着落地窗外的不明地方。

顾非白嬉笑的进来,“季少,昨晚可销魂呐?”

季佑安冷着脸转过身,“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顾非白的笑凝在脸上,老大发火了?难道是那个女人惹老大不高兴了?

“怎么了?那女的技术不好?”视线在季佑安身上看了一圈,“难道是她把你老二给伤了?”

季佑安不语,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顾非白,顾非白再次发挥超强想象,“难道她不是……?”

季佑安眼神有些微的闪动?顾非白不说,他还没注意到,昨晚进入的时候,好像真的没遇到什么阻碍。

季佑安的愣噌让顾非白以为他就是在意温伶不干净,心里把温庭富也记恨上了,嘴上愤恨的道:“没事,大不了就当上了一头猪,我再另外给你找个干净的。”

“闭嘴。”该死的,要不是他们在他酒里做手脚,他会要了那个女人?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他只记得大概,毕竟在酒精和药物的双重威压下,就算唐僧也抵挡不住,更何况是他这个身心健康的凡尘中人。

凭借着模糊的记忆,犹记得那个女人躺在自己身下,不断的求饶的场面,仿佛十年前被他伤害过的那个女孩,特别是他们的眼神,是那么的相似。

如果在以前,他一定会认为自己的女人必须身心干净,可在那次之后,他改变了心里的想法。

如果那个被他伤害了的女孩,因为没有了那层东西被男友丈夫嫌弃,她该怎么办?

一想到他的女孩躺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下,季佑安只觉得心里非常难受,仿佛一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心脏一样。

“有没有她的消息了?”

“谁?”思维太过跳脱,顾非白一下子没跟上季佑安的思维节奏,不过随即想到,能让季大少挂在嘴边的也就那个人了,“暂时还没有。”

两年了,从季佑安回国后就一直不停的找,也一直没有消息,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佑安,我看还是算了吧,你都找了两年了,没准……”

“不会的,她一定还在什么地方等着我。”

他的女孩不会轻易离开的,那个时候的她虽然小小的,可是非常倔强,也非常勇敢,她有疼爱她的妈妈和奶奶,她一定舍不得离开她们。

办公室内陷入一阵沉默,一道手机铃声打破这个沉默,接通电话,不知道电话里头的人说了什么,只看见季佑安的眉拧成了麻花。

“啪”的一声,把电话丢在办公桌上,森冷的看着顾非白,“你找的事,自己去处理。”

他找什么事了?最近他都没有出去晃了好吗?而且就算出去晃惹了事,也不会找季少啊。

“她自杀了。”

谁?

顾非白脑袋一时转不过来,季佑安压下心中的烦躁,一字一句的道:“昨晚那个女人。”

回过神来的顾非白骂骂咧咧的走出办公室,而季佑安则还沉浸在刚刚听到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个女人自杀,心会突然一揪,很难受。

鬼使神差的,拿了车钥匙,离开。

顾非白一边走,一边给温庭富打电话,不等那边说话,顾非白怒道:“你想要的钱一分也没有,赶紧到东山别墅把你的人给我弄走。”

气呼呼的挂断电话,朝东山别墅驶去。

早上清雅给温伶送早餐上去,没在房间里看到她,放下早餐就想离开,却无意间看到浴室的门虚掩着,地上猩红一片。

犹豫片刻,壮着胆子走进浴室,推开门,看到温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吓得转身就跑,到一楼大厅后,才想起来给季佑安打电话。

坐在客厅里的清雅听到有人回来,立即迎了上去,还不待她开口,顾非白拨开挡在面前的清雅,径直上楼。

走进卫生间,看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温伶,伸手在鼻翼探了探,神色一凝,又在温伶脖颈间的大动脉处探了探,还有细微的跳动。

扯了一床浴巾,粗鲁的裹在温伶身上,抱着下楼。

刚走到玄关处,就看到温庭富气喘吁吁的走上门前的台阶,顾非白二话不说,也不管温庭富能不能接住温伶,直接把温伶塞进温庭富怀里,而温庭富下意识的接住。

看到脸色白的像鬼一样的温伶,想到因为她,好不容易公司有了转缓,现在又没指望了就来气,想要把她扔下,却又想到顾非白,忍下了。

现在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顾少,这个……”看着手中的烫手山芋,一脸头疼。

顾非白气愤的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再不送医院,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吧。”

虽然讨厌她,却也没想弄出人命来。

见顾非白生气了,温庭富哪里还管温伶的死活,把温伶放在地上,一脸讨好的笑,“温伶这个贱人,是她不知好歹,惹了您生气,死了就死了,这是她该。”

听了温庭富的话,顾非白愣住了,这个温庭富还真是够狠的,就连他都不忍心看到温伶死,而作为父亲的他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她不是你女儿?”

容他脑袋简单,只能想到这个可能,不然哪里有亲生父亲把自己女儿买了不说,还不顾死活的。

温庭富怕顾非白说他随意找个女人来敷衍,肯定的道:“是,怎么不是呢,不是我也不敢往您这里送不是?”

虽然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没有几个人真正的有亲情,儿女情,儿女的婚姻一项都是用来维持家族的兴旺,卖得也只是儿女的感情和婚姻,却也没有直接把女儿给卖了的,这个温庭富还真是第一人呢。

“是你女儿就赶紧领回去,不干净的女人也敢送来忽悠我,正当我顾非白好欺负是吧?”

温伶就是他送给顾非白的礼,现在礼被退回,那他的条件肯定不会兑现,温庭富慌了,“顾少,您别啊,这资金已经开始运转了,突然撤资,我公司只能倒闭了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