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贫女也疯狂

更新时间:2020-03-26 20:13:04

贫女也疯狂 已完结

贫女也疯狂

来源:落初 作者:洒洒三点水 分类:言情 主角:李子欧晓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贫女也疯狂》的小说,是作者洒洒三点水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场意外的车祸  有心的算计  带来错位的人生  无心的背叛  两段刻骨的感情  当清醒的时候,该如何抉择?  ---------------------------  已有完结书《瘦马吟》,欢迎看看。  -----------------  开新书啦,古代言情《祸福守衡定律》,欢迎大家前来看看喔,如果有票票就更好啦,嘻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牵着你的手一辈子

想吻着你的唇一辈子

想抚平你皱起的眉

想擦干你流下的泪

想每日早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

想和你一起一辈子

这样的贪恋,我是不是不该拥有?

----------------------------

又睡了一会儿,吃了李子林亲手煮的爱心鸡蛋加泡面,欧晓萱总算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李子林打开了浴室电热水器的开关,早就烧好了热水。

他极为不怀好意地拉着欧晓萱两人一起洗泡泡浴。

“这房子租的多少钱?里面的装修是原本就有的吗?不知道是谁,竟然布置得这么浪漫?”

简直像是专门为她这样的单身女子所特意打造的。

欧晓萱一直为了省钱,都住在厂里提供的宿舍里,看到这样的小公寓,都忍不住有些心动了,合理的布局,厨房,浴室,洗手间都是独立的,而且,面积都挺宽敞的,就是一般的二室一厅,大约也就只这么大了。还有阳台,可以养几盆花啊草啊什么的。她不禁起了心思,不知道这样的房子要多少钱?自己是不是也开始考虑要供一套房子了。就这样的小户型就好,一个人住,也不需要多大的面积。感觉好像自己有了一个家似的。跟那种公司里提供的宿舍完全不同的感觉。

“怎么样?还喜欢吗?”

一边问,李子林一边拿起沐浴球,在欧晓萱的肌肤上轻轻地摩娑着,看着她轻轻地颤栗,肌肤敏感地起了疙瘩。轻笑着将她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柔软和自己的坚硬,手,不怀好意地在她的浑圆上轻揉着。

“别动,这里要洗干净一点。”

察觉到李子林的身体变化,欧晓萱也没有心思回答了,她轻轻地挣扎。

“别。”

再来她可受不了,现在都觉得还有些痛呢。太久没有这么激烈了,有些受不住。

李子林轻吻着她白嫩的脖子,无限眷恋。

她回来了,这样,真好。

真讨厌跟她分开。

他的一只手,轻轻地在水下,划过她的花瓣,引来她一阵战栗和轻喘。

这人!

欧晓萱柳眉一竖,就要翻脸了。

李子林轻轻一笑,见好就收,再下去,估计真恼了。

“知道了,不乱来了,就帮你洗澡,好吧。”

对她的****惊人的强烈。总是不知不觉地就被触动了,就是这时候,明明知道她已经累坏了,身体却叫嚣着还想要zhan有更多更多。一向温和的自己,面对她时,总好像野兽一般,恨不得将她整个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才能得到满足。

李子林狠狠地咬了欧晓萱的脖子一口,留下了深深的牙印,这才轻轻地放开了她,认真地帮她洗起了澡来。

在沐浴球上抹上香皂,再打在她的身上。

欧晓萱不喜欢沐浴露,总觉得似乎洗不干净似的。

所以,虽然李子林一向用沐浴露,却也为她专门准备了玫瑰香皂,她喜欢的味道,说有被爱的感。

李子林喜欢为她准备这些东西,因为这样感觉到她是他的,整个人都是他的。

明明欧晓萱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女子,明明知道她是喜欢着他,爱着他的,可是,不知为何,李子林总是感觉到自己还不完全的了解她,不能全部地掌握住她。

她爱着他,却从来不像别的女子般喜欢一天到晚腻着恋人,总是有着各式各样的自己的私人时间;

她的朋友,从来都不介绍给他认识,也从不试图去认识他的朋友、家人;

她喜欢他,却从不打听他的家庭背景;

甚至关于他本人,一个月有多少工资,她也从不过问。

她明朗的笑容背后,似乎总是潜藏什么他不知道,也无法掌握的东西。

她总是在他面前笑着,李子林却希望她能在他的面前哭泣,哪怕一次也好。

那么,也许他会踏实许多。

有的时候,在不经意的时候,她的身上就会流露出一种孤寂。

半夜时,她有时会爬起来,看着窗外的夜空,似乎融入夜色之中,要消失不见似的。

就是现在,她明明在自己的怀里,却总让他感觉整个人似乎远在天边,怎么也抓不住,让李子林的也心跟着飘浮不定。

“说你爱我。”

李子林将欧晓萱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抱得她无法喘息,狠狠地命令道。

欧晓萱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李子林。

这人,老是突如其来就来这么一下。

似乎很不安似的。

真是的,她这个老女人都没有不安,他这个正值青Chun年少的不安个什么劲。

怕也是她应该怕好不好?

尽管如此,她仍然顺着李子林的意思说道。

“我爱你。”

毫无疑问,她是爱这个男人的,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以后也不可能再这么深爱一个人了。

“有多爱?”

真是,这人怎么突然这么孩子气起来了。

这种话,一向不是自己的台词吗?

欧晓萱笑了,却见李子林的脸沉了下来,显然真生气了。

她连忙收起来了笑容,好吧,她是不该在他这么正经的时候笑的。

她跪在了浴缸里,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鼻子贴着他的鼻子,眼睛对着他的眼睛。

“我会爱你一辈子。”

欧晓萱说得极其认真,近乎在发誓一般。

李子林总算有些满意了,不过,还是抗议道。

“一辈子哪里够?应该说生生世世都只爱我个人才对。”

以前,她每回问起他时,不都要他这么回答的吗?自己却这么小气。

看着李子林计较的脸,欧晓萱真的挺想笑的。

可是,她也知道,若是这个时候笑出来了,估计这男人说不定恼羞成怒了。

李子林一向并不太喜欢将爱来爱去的挂在嘴上,不像她。

可是,他的一举一动,却无不表明了他深爱着她。

欧晓萱万分庆幸,在当初的心动之时,选择了向他告白。

要不然,这么好的男人,就轮不到自己了。

她继续认认真真地说道他要的誓言。

“生生世世,我都只爱你一个人。”

欧晓萱并不是应付李子林,她是认真的。这一辈子,生生世世,她都只认定了这个男人,除了他,她谁也不要。

李子林满意地笑了,脸有些微红。

他也不知自已是怎么了,越来越被她吸引,从当初的只有一点点,越积越多,越来越割舍不下,到现在,他已经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了。

想要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心里的怪兽叫嚣着不够,不够,还不够。

除非将她整个人都拆吃入腹,让她完全成为他一个人的,不然永远都不够。

但李子林将这些掩饰得很好。

她说过,喜欢他是因为他的温柔,让她很安心。

而李子林,一直也以为,自己是那种情绪淡漠的人,即使初中那个叫自己最初心动的青梅竹马的女孩子告诉自己,她喜欢上了他的好友,他也不过只有淡淡的苦涩,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以为,那种激烈的爱情,爱得恨不得食对方的肉,喝对方的血,不将对方全部都zhan有就无法满足的爱情,不会是属于他这样的人的。

不过是小说中胡乱写的罢了。

最开始和欧晓萱的交往,也不过是抱着玩票Xing质罢了,一个这样美貌可爱的女孩子,说喜欢你,也都是Cheng人了,没有特别想要拒绝的理由,便答应了。

以为,也如同别人那般淡淡地交往,**的交缠,无奈的分手,如此而已。

毕竟,她比他大整整五岁,而他,不到三十岁,是没有要结婚的打算的。

哪个女孩子会傻得等到那个时候呢?

即使他不说分手,她自己也会知难而退的。

所以,这样的恋爱谈起来没有负担,一个成熟的美女,而且,看起来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分享一段**关系,或者,也谈谈情,对自己而言,没有什么坏处。

李子林温柔可爱的表面下,其实有着相当冷静,甚至冷酷的心思。但这一切,都被他隐藏得很好。

这个世上,或许哪个人不是都披着一层皮生活,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他一直这样生活着,是父母心目中的好儿子,妹妹的好哥哥,朋友的好哥们儿,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他是天之骄子,待着温和的面具,拒人于千里之外。

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有一个女人会这样闯进他的生活。

一天一天,一点一点地叫他沉迷。

说不出喜欢了她什么,如果说是**关系的话,他也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大学的学妹,并没有叫他多么沉迷,甚至可以冷眼旁观别人的动情,觉得可笑罢了。这就是***吗?虽然发泄出来,身体是感觉舒服多了,可是,心里却一点儿也不好。讨厌和别人这般的贴近,这种感觉,让人厌恶。

那段恋情,很快就分手了。是学妹提出来的,她的眼里满是期盼,似乎希望他挽留似的,可是,他早已经倦了,再好不过。

可是,当欧晓萱走向他时,问他要不要和她交往时,他却感觉到身体一阵灼热。

他想和她发生关系,身体的信号如此强烈。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吗?

或许,这回的经验不会那么糟糕。

不但不糟糕,反而是前所未有的美妙,他一点都不讨厌和她袒裎相对,反而极为享受和她肌肤相亲的感觉。

所以,在一起的时候,不喜欢她穿多余的衣服。

喜欢随时可以感受到她。

他本来以为这种动物似的****过个几个月便会消退,然而,没有。

一天一天,一点一点,对她的渴望越来越多,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别的。无法满足,怎么都满足不了。

见不到她的时候,会想念得快要发疯,最为喜欢的程式也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心焦躁、不安,担心她会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出什么事。

一天不通电话,就无法安稳的睡觉。

总要听到她说晚安,才可以入眠。

他这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爱死了她,爱惨了她,爱到不能没有她。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恐惧,有些期待。也曾想过疏远,最终,却仍是忍不住地投降了。

如果这不是爱情,那么他不知道什么还叫爱情?

由Xing而爱也罢,由爱而Xing也罢,反正,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所以,他来了。

来到离她更近一点的地方。

不要一个月才能见那么一两次,或许对她足够,他却已经无法满足。

既然让他付出了这么多,那么,她也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偷走了他的心,那么,就赔他她的人吧。

仔细地给欧晓萱洗好了,让她自己用干毛巾擦拭着身体。

自己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接过欧晓萱手里的吹风,为她吹着头发。

感觉欧晓萱有些微的抗拒,最后,却还是安静了下来。

电吹风的声音在呜呜地响。

欧晓萱觉得有些危险。

有什么东西在一步一步靠近,让她觉得既想逃,又想沉迷。

选择李子林做为情人,一半是因为心动,一半是因为知道他终将离开,五岁的差距,悬殊的家世,注定了他们不会有任何结果。

她只想要一段美好的回忆,伴随着她往后孤独的人生。

可是,为什么,却越来越想跟这个人一辈子?

头发是欧晓萱的禁忌,不喜欢别人随便碰。

即使去美容院,也从来是自己喜欢再过去的,而且,很讨厌别人摆弄自己的头发,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必需修剪的话。

发丝穿过手指的感觉,让人感觉到好亲密。

李子林以前从为曾不她吹过头发,一向是她为他吹的。

为什么,现在却如此?

欧晓萱有些慌张,前一段日子,明明感觉到他的疏远,她以为,他们之前的关系已经快到了尽头。这么温柔这么好的人,恐怕连分手也无法说出口吧,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欧晓萱便也不去找他,不去联系,就这样渐渐的淡出他的生活。

这应该是他想要的吧。

而她,拥有回忆,也就够了。

可是,为什么又来这里呢?

还布置了这么一个让她心动的房间。

她曾经对他说过,她喜欢这样一个梦幻般的屋子,和心爱的人住在一起。可是,那不过是梦而已。因为不能实现,不会实现,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想像。

而现在,梦离得太近,触手可及,她却不敢伸出手。

怕碰碎了它。

因为,梦始终就是梦而已。

“喂,老实一点,别跟头小狗似的。”

李子林拍了拍欧晓萱的头,不满地道。

这个女人,就这样赤身**地任由你看着,也不会有一点害羞,可是,碰触她的头发,却是她的禁忌。

以前李子林就发现了,可是,他从不曾想要去碰触。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所有的所有的她,他全部都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