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接招吧!妖孽

更新时间:2021-10-16 03:39:11

接招吧!妖孽 连载中

接招吧!妖孽

来源:落初 作者:柳墨.. 分类:言情 主角:如玉小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接招吧!妖孽》是柳墨..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如玉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云锦是一只蛇妖,他抢了一个仙子,仙子是天界的神女,上神的未婚妻,上神几次都扬言要将蛇妖打个灰飞烟灭,可他还是好好活着。只是运气也有用尽的时候,最后一次,他真的灰飞烟灭了。但似乎他命不该绝。再相见,他是活了五千年的人;仙子还是那个仙子,只是已经不记得他。仙子为未婚夫寻药引,他为妖族寻宝物。虽不是同类,却是同路。只是这云锦,胆子也是太大,为了糊弄仙子帮她寻宝物,什么手段都用上。一会儿撒娇,一会儿卖萌,一会儿卖惨,一会儿以命相胁。不谙世事的仙子毫不知情,被他骗得晕头转向。仙子幡然醒悟后又要将他灰飞烟灭,他抱着手臂,似笑非笑:“我云锦难道遇见你就要灰飞烟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月儿一听,也顾不得大家闺秀该有的风范,转脸瞪着那男子,大声道:“我可是学士府的千金,你再这般无理,我,我就……”却不知能将这人怎样,只得气呼呼瞪着他。

男子似乎根本没将她的话听进去,仍旧笑着:“听说小姐早就和忠亲王家的世子定了亲,不过,在下是不会放弃的。”他嘴角微微上扬,眉毛微挑,如墨的瞳孔仿佛沾满了星空中所有的亮光,温暖的笑容仿佛聚拢了东风里所有的春光。

林月儿忽然觉得心中某个角落升腾起一股暖流,明明这人有些登徒子的感觉,明明这人张扬桀骜,她却不觉得讨厌。

却仍记得她是许了人家的人。

她转身匆匆跑走。

身后传来他略微提高的声音:“一直往前走,第三个巷口左转就看到学士府了!”

林月儿头也不回跑远。

脑海中黑衣男子如玉的面容,温暖的笑容挥散不去。

像是被他套了心魔,像是饮了毒酒。

这场东风中,她遇见了他,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时常想起榕树下的身影,时常想起飞絮中温暖的笑容,时常想起看她时深邃不见底的双眸。

她不时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意外,只是个偶遇,她未来的丈夫是忠亲王家的世子,她怎么能做一个背叛夫君的无耻之人?

幽静的揽月楼在镜湖后,在青山前依旧和往日一样安静晴明,里面的人却不再像往日那样心如止水,无忧无虑。

她拿一本书,可以一炷香未翻一页,她看一处景,可以直到脖子酸痛才回过神,她心绪不宁,她的心,有了千千结。

她倚在窗前,看窗下繁花似锦,看远处湖面如镜。

那个温暖的笑脸忽然出现在眼前。

她以为自己看错,揉了揉眼睛,再一看,那人还在。

她惊慌失措。

正准备叫人,那人已经跃上阁楼,坐在她的窗前。

林月儿语不成句:“你,你怎么进来的?”

“自有我的办法。”那人歪着脑袋看着她笑,笑容比窗下的繁花还要好看,他说:“上回忘了告诉你,我叫云锦。”

他翻过窗子,进了她的房间。

她连连后退,转身想要去叫人,却被他拦住,开口说话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他站在她身前,微微低头看进她的眼:“我们认识很久了,我们以前很相爱,只是你不记得我了,我会让你想起来的……”乌黑晶亮的眼眸仿佛带了三月东风的丝丝暖意,仿佛带了春光里无尽的旖旎风景,就这么看着她,仿佛有种魔力,让她不自觉深陷其中,越陷越深。她呆呆看着他,这样的眼神,的确有熟悉的感觉,可她从小到大的事情都记得,她的记

忆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忽然有种被他欺骗的感觉,却不能动也无法说,只能瞪着他。

他温柔抚过她的眼角,手在她雪白的颈间停住,一颗小小的黑色小珠从他手中滑出,他手指轻轻一绕,一根红色的小绳圈住了黑色小珠,他将红色打了个结,黑色小珠便戴上了她的脖子。

纤长的手指自锁骨滑向小珠,男子说:“戴着这颗珠,慢慢你就会记起我。”林月儿像在梦里一般,直到云锦离开她还像在梦中。

若不是脖子上的小黑珠,她几乎要以为这只是个梦。她她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小黑珠,纯澈的黑,没有任何杂质,中间仿佛有个小亮点,却又似圆珠外面的光芒。她拈着这颗珠子,她难道真的与他相识许久,戴着它真的能想起被遗忘的事情?她该不该信他呢?她不该信的,可心底却有个声音在说试一试吧,她终究没有解下这珠子,将脖子间的衣服拢了拢,悄悄遮起珠子,只隐约看得见细细的红绳。

红菱敲门进来,说忠亲王家的世子来了,老爷请她过去。

她与世子自小一起长大,每每他来,她都十分开心。可这一次却有了些许惆怅,她怅怅然应了一声,讪讪起身下阁楼。

世子在揽月楼外的园子里等她。锦衣华服,长身玉立。

林月儿深呼吸一口,换上轻松随意的笑容走了上去。

“子婴哥哥。”她和平常一样在他身后唤他。

世子回过头,看着她微笑,

他迎上来:“我刚从平关回来,听说前几日你在花市中走失了,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林月儿想起黑衣人云锦,想起对他奇妙的感觉,立即摇摇头。

子婴仍不放心,又叮嘱她日后不要随便出去。

林月儿一听便瘪起了小嘴:“拜子婴哥哥所赐,月儿大半年才能出去一次,难道现在这大半年一次都要没了不成?”

她背过身生气。

子婴见她生气,急忙哄道:“等我们成亲后,有我保护你,去哪儿都行。”他看着她,清澈的眼神里满是宠溺。

千年来,这种宠溺的眼神从未变过。

林月儿茫然望向他,她从未想过她的夫君会是子婴以外的其他人,可自与黑衣人相遇后,便莫名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她清楚这万万不能有。

子婴附在她耳旁:“再有两月你就及笄了,我便进宫请皇上赐婚。”

林月儿心忽然一惊,却只能悄悄低下头。

远远看去,两人像普通小儿女一般,男子深情,女子羞涩。

风乍起。

子婴忽闻到不一样的气息,他双目精光一闪,侧脸望去,却只是微风骤起。

他不以为意,从袖口拿出一个物事,变戏法一样呈现到林月儿眼前:“瞧我给你带了什么。”林月儿垂目一看,是一枚玉佩,由一条黑绳悬挂着。

子婴说:“这是平关最贵重的紫坛玉,听说戴着能驱妖辟邪。”

颈间的小黑珠适时在她的肌肤上滚动。

林月儿第一反应便是:这颗珠子不能让他看到。

她扬眉道:“这世上真有妖吗?我才不信。”

子婴忽然郑重其事看着她:“不管有没有,以防万一总是不错的。”

“我偏不信。”林月儿拂开他手中的紫坛玉。

子婴皱眉:“月儿听话,戴上它。”

林月儿看也不看,转身便走。

子婴疾步追过去。

风又起。

他忽然停下脚步,转首四处看了看。

“云锦,看来还是被你找到了啊……”声音缥缈,像是从天外传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