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云中山上

更新时间:2021-10-14 03:33:40

云中山上 连载中

云中山上

来源:落初 作者:南山语录 分类:玄幻 主角:霖师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南山语录原创的玄幻小说《云中山上》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霖师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云中山上不谙世事的小道姑蜕变成让人闻风色变的女魔头,其中的心酸不为人知。霖幻只想变强,师父师兄师姐的仇她要亲手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大师兄的治疗下,师父没多久就好了,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妖兽的内丹给千歌,让他去千机阁换赏银。千叮咛万嘱咐千歌妖兽进了一阶,去和千机阁多争取点赏银。千歌自然不负重托,完成了任务。

也就是那次让霖幻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帮盏盈包扎胳膊,顺带记仇。从那以后便发愤图强修习符箓,半年来修为突飞猛进,只希望有天师父也带着她出去接活的时候,可以尽微薄之力保护他们。

收起思绪,打坐进入冥想。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盏盈在树林里练了一下午剑,一身的汗,她洗了个澡,准备了晚饭给大家。

一个二个都不来吃饭,师父也没回来,她无聊的拿起勺子挖霖幻给她留的那半个西瓜吃,看了一眼瓜,立马眉眼弯弯。

霖幻尽挖着边上吃,把中间的部分留了出来给她。她小心挖下一小块,送入口中,真甜。

众人在这借宿的农家小院里逗留了三日,便继续动身前往暮擎峰。师父不知道在哪里买了五匹马,霖幻高兴的不行。

一众人坐在马背上在树林里游荡了几日,也没人催马,马儿饿了就吃,累了就歇,算下来还不如自己的脚程走得快。师父乐在其中,霖幻就乐在其中,盏盈憋着火不好发作,千歌一副我无所谓的神情,鸾泊哭笑不得。

有了马,霖幻心情大好,还给自己这匹枣红色的大马取了名字,叫蜜枣。她一向没什么深度,枣红色就叫蜜枣,还差点给盏盈那匹雪白的骏马起名馒头,被盏盈骂了个狗血淋头。盏盈怕这么好的马真被她的馒头给喊应了,慌忙给取了个踏雪,一路上都听见她俩蜜枣,踏雪的一声声叫。

树林里都是荫凉,有些许阳光透过树叶斑驳撒在众人身上,微风清凉,鸟语花香。胯下骑着蜜枣,霖幻闭眼感受这些美好,心里大感满足,她打心底希望今生的每一天都能像此时一般满足。

正思索着,听见千歌低声叫她,她睁眼。

千歌鬼鬼祟祟给她看自己手里的东西,青绿色的小圆果子,霖幻心下了然,他不知在哪棵杏树上摘了一兜青杏,在一看四周,她们像是被马儿们带到一片果林里了,四周都是果树。

千歌挑挑眉,做一个抛的动作,霖幻伸手接了个正着,举起手中的青杏,得意的看着千歌。

这下玩性上来了,千歌各种角度的扔青杏,霖幻各种接,这种无聊的游戏二人在马背上玩的十分高兴,盏盈嫌弃的别过脸去不在看二人。

鸾泊摇摇头,一边示意他们住手,一边指指前面在马背上闭目养神的师父。霖幻看见大师兄注意过来了立马收手了,可千歌俩只青杏已掷出,见她突然收手,心里大呼不妙。

那青杏像是长了眼睛,一左一右不偏不倚朝盏盈和师父身上飞去。

师父伸手一把截住青杏的同时,传来盏盈的一声痛呼,她捂着后脑勺杏眼睁的老大瞪着霖幻和千歌。

后者二人不管她,只心虚看师父作何反应,鸾泊一手遮脸,在看不下去了。

师父回头看他俩,于寅今年四十有五,可他修为不错,容貌保持的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五左右。一身黑衣,面如冠玉,嘴角带一丝笑意,好不俊朗。开口声音清零入耳,带着一丝玩笑之意:“又调皮了?可是想牵马步行?”眼神看向她二人,这二人默契的皆是指向对方,意思就是与自己无关。

记忆中师父很少发火,基本都是这样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可他说的话霖幻四人从不敢违背。

于寅看向手中的青杏,忍不住咬了一口,立马酸的面容扭曲,半晌才缓过来,眼中带泪,一手捂着腮帮子,一手指了指千歌:“你是打算拿这青杏酸死为师吗?”

千歌有苦说不出,心想师傅啊,我没想让您吃啊,我们都知道这青杏酸,本来就是摘着玩儿的。

正在这时,听见果林里有狗吠声,还有果农的叫喊:“哪里的贼人!来爷爷的地盘撒野!看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

狗叫声越来越近,于寅顾不上再逗他的徒弟们,催马先跑了。

马蹄踏的尘土飞扬,留下四人在尘土中面面相觑。

盏盈严肃的问:“大师兄,如今怎么办?”

鸾泊从怀中掏出几个碎银子,挑了个最小的扔在那颗被千歌摘过的杏树下,又发觉那银子太小怕是不易发现。手腕一转,那落入土中的银子下方地面就长出一个七彩的小结界,将那点可怜的碎银子托了起来,这下能看见了吧。

做完这些,他无奈叹口气,说声:“走吧。”

四人灰溜溜逃命似的催马去追他们的师父了。

终于这一通快马加鞭的跑弥补了前几日的路程,入夜以后也到了暮擎峰下的松源镇。

千歌跟着于寅走过不少地方,这里也是来过的,他知师父的落脚点是这里莲轩酒楼,四人就赶了过去。

刚到酒楼门口,远远就看见他们师父笑意吟吟在门口牵马等着,看见他们来了,眼神里一片动容,眼中似泛起了涟漪。霖幻心里一阵感动,师父这是担心他们呐。

走过去感动的话还没说出口,于寅一开口就让霖幻的感动荡然无存。

他道:“为师的马那时惊了,钱袋子跑丢了,鸾泊,你可带钱了?”

霖幻咽咽唾沫,师父真是脸皮厚,自己抽马屁股跑了说是马惊了。要不是丢了银子,他也不会在门口等着吧。

鸾泊掏出荷包并未给于寅,只道:“师父,弟子去要房间。”

于寅看着错身而过的大弟子,再看看眼前这三个,都是一脸哀怨看着他,他心里一阵憋屈,觉得自己这师父当的忒窝囊了。

也罢,自己也有点心虚,孩子们都长大了,不能像小时候那么逗着玩儿了,看来以后要拿出长辈的威信来了。

他右手握拳放在唇边咳了咳,正色道:“在外不比云中,以后不可打闹,不能丢咱们大自在宫的脸面。”又看向千歌和霖幻,声音里掺了几分严厉:“你俩可记住了?”

三人恭恭敬敬施礼,齐声道:“是!”

看着他们听话,于寅很是受用,转身向酒楼内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