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宝鉴圣手

更新时间:2021-08-02 03:35:19

宝鉴圣手 连载中

宝鉴圣手

来源:微小宝 作者:燕无来 分类:玄幻 主角:林风廖秋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宝鉴圣手》的小说,是作者燕无来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林风不过是一个平庸的玻璃厂工人,却意外得了“夺予之后”九重天的异能。 从此以后,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阴谋?财富?女人? 各样美女环绕身侧。 不管是协会会长--碧云儿还是与自己相生相克的女人--石穆兰都与他注定纠缠。 看他如何成为那个神秘集团的主人,又如何成为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异能者的领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林建国已经死了,卷钱跑了的人是廖秋梅,警方也已经在抓捕了,你们这么多人堵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要什么说法?人家也是刚从医院回来,昏迷刚刚苏醒!”陈群说着,把手里拎着的水果放在了破烂的床上,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林风说道,“小林,节哀顺变,建国有再多的不是人死为大。”

“厂长!您……您这话的意思岂不是就是说……林建国把厂子卖了钱得了,咱们就吃这个哑巴亏呗!”贾贺故作嘀咕地斜眼看着陈群,一只脚在地上蹭来蹭去,分明就是一副迫于厂长权威虽然不服但又不得不服的样子。

周围的人也纷纷地开始起哄,陈群见状朝着周围的人群压了压手说道,“各位!林风既然在这里,警察没有抓他,那么就说明他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他也是受害者!你们可以不信我!但是要相信人民警察!你们今天在这里闹,在这里打砸,如果伤了人你们就是不在理了!”

陈群一席话说的周围的人顿时没了脾气,眼见情况如此陈群叹气说道,“事已至此,大家还是好好想想今后的退路吧。”

是非分明的陈群让林风大为感动,没想到他这个时候还站在自己这边还来看望自己。

“陈厂长,就算是厂子垮了什么的,总得最后给咱们点补偿吧,咱们在琉璃厂干了怎么多年,一时半会要找工作也不容易。你这不是让咱们断炊吗?”一个工人忍不住说道,他很是想不过忽然间就这么失业了,一丁点准备都没有。

“厂子最值钱的就是这块地,现在也归了别人。现在厂子里一穷二白,你们觉得还有什么自己自个儿拿吧!”陈群也是很无奈地说道。

陈群这话下去,周围的人都鸦雀无声了,都知道厂子里的瓶瓶罐罐就算是捡回家也没有什么作用。

“那个……陈厂长,我听说咱们厂仓库里不是还有一箱玩意儿吗?既然隆盛让林建国造假,说明那些玩意儿是真的啊!这卖了应该多少有个几十万吧,安置安置咱们这些被卖的工人总可以吧!”贾贺吊着一双三角眼对周围咋呼道。

周遭的人一听也顿时跟着附和起来,陈群倒还真是没想到这一茬,立刻转身对林风问道,“小林,你知道那些东西现在在哪吗?那天是我带着张辉他们几个送到你家的,是廖秋梅把钥匙给我的。她说建国想要再仔细琢磨琢磨。”

“这……”林风立刻就当着陈群的面,把那天的事给说了一边,连戴上手套昏迷的事也都给说了,毕竟这些东西是登记在册隐瞒不过去的,只是略过了手套上有奇怪铭文的事情,因为经历过刚才那神奇一幕的时候,他已经知道那双诡异的蚕丝手套拥有神奇的力量并且跟他的手臂合二为一了。

“会不会是被廖秋梅卷跑了?”一个工人猜测说道。

“不可能,警察说廖秋梅上飞机的时间是四点五十,我记得我跟王辉他们搬东西来的时间是四点半,廖秋梅没有那个时间。”陈群回忆着当天的情形说道。

站在一旁的王辉也跟着点头,而贾贺却在暗地里嘀咕道,“蠢女人,胆小怕事,钱都卷了这箱东西都不敢一并卷走。”廖秋梅当天还真就像是贾贺嘀咕的那样,心惊胆颤地就跑了。

“陈厂长,这廖秋梅不可能了。林建国是跟我们一起回到这里,看见林风昏迷知道廖秋梅捐款逃跑然后脑溢血死的,他也不可能。难道还真有鬼了不成?”贾贺阴阳怪气地对陈群说道。

陈群还没开口,一个工人就接口说道,“这事还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还真入土了?”

“入土不见得,入了某些人的口袋倒是有可能。”贾贺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摇头晃脑若有所指地说道。

“贾贺,你要说什么直接说!不要阴阳怪气的!”林风冷声对贾贺说道。

“既然你让老子说,老子就明白地告诉你!”贾贺指着林风的鼻子说道,“你昏迷是什么时候?谁他娘的知道?你是不是装昏迷又谁他娘的知道?医生都说不知道什么原因!谁能保证你不是装的?那箱子玩意儿你又藏哪去了?你说一直在这里,怎么我们来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你说你戴在手上的手套,我们怎么也没看到?你不就想说是别人偷走了,跟你没关系吗?那我就问你,什么傻蛋偷箱子,还冒着把你弄醒的风险脱掉你的手套也一并偷走?”

贾贺的这一席话让陈群无言以对,唯一知道内情的人就是林风,他不能说即便说了别人也不信。而那一箱玩意不必说肯定是被偷了,但是贾贺这番话在外人听来很是在理,周围的人都觉得这世界上没有这么傻的贼。

“大家说我分析得对不对?!是不是这小瘪犊子?!”贾贺对着周围的人群煽风点火地说道。

“对啊!这东西难不成上天入地了?在他林家东西丢了,这不得他林家赔难道还得咱们承担?”

“贾贺说得有道理,从头到尾都是林风这小子一个人红口白牙地说,谁看见了?谁看见了?”

“这是咱们唯一的希望,厂子被卖了林建国死了找不到人那就算了,这东西那就肯定得找林风!咱们一步都不能退让!”

周围的人立刻就呼应贾贺,七嘴八舌地开始说了起来。

“陈厂长!怎么说,你得说句话啊,是继续护着这小瘪犊子,还是怎么的?”贾贺脸上抽着冷笑对陈群说道,已然不把他这个厂长放在眼里了。

“贾贺,怎么的?!今天是打算把人家林风逼成什么样?林建国刚死了没几天,廖秋梅也跑了,东西也让你们搬空了,还打算怎么着?”陈群有些不悦地看着贾贺,林风现在是孤儿一个,在他眼里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能失去的都失去了,还能负什么责任,更何况也不是林风的责任。

“门给我关上!”贾贺吆五喝六地地伸手说道,“陈厂长,反正咱们也是没饭吃的人,今儿不给个准信,咱们就不走了!”

“嘭!”一声,林家的门顿时就被工人给关上了。

这一声响,陈群知道意味着这些工人打算跟着贾贺对抗自己了,即便如此他也不忍让林风一个半大的孩子面对这些人,正准备站出来说话的时候,忽然被身后一个人拉住了,转头一看正是林风。

林风昂首走到了陈群跟前,双眼微眯看了贾贺一眼,继而朗声对这众人说道,“这东西是在我家丢的,我嫌疑最大,但是我林风指天发誓,绝不会昧良心把东西私吞!”

“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别弄虚的,整点儿实在的成不?”贾贺一边说一边晃着脑袋,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嚣张劲。

“闭上你的狗嘴!”林风低声厉眼呵斥了贾贺一句,贾贺哆嗦了一下嘴唇还真担心林风动手。

“今天陈厂长也在这里,就让他来做一个公正!我林风担下这责任!”林风一眼扫过周围的人群,掷地有声地放下话来!

“林风!你……”陈群顿时就拉着林风想要劝说。

没想到林风却对陈群感激地一笑,继而爽朗地说道,“琉璃厂破产的的确确是我叔叔婶婶的责任,就算是我林风替叔叔为厂里做一点赎罪吧。”

“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这些东西最少都得几十万往上了!”陈群拉着林风急切地说道。

“陈厂长您放心吧,这是我叔叔欠的,就算拿下半辈子我也得还了。”林风深深地看了陈群一眼,很感激他对自己的关照,但是这件事他是必须承担的。

直到此刻,林风才明白为什么林建国要答应隆盛集团,马艳丽拉着他去看房子就已经足以说明了问题,事实上就是廖秋梅三番五次支开他,然后利用他买房结婚的事劝说林建国答应隆盛集团,最后却卷钱逃跑。虽然这一切都是廖秋梅这个女人的计谋,但是也确确实实是林建国做的,所以林风想要替林建国偿还,但愿林建国能够在九泉之下能够安息。

“林风,你这个小……”

“我说了让你闭上狗嘴,听不懂人话吗?”

贾贺摇晃着头正说着,却被林风双眼一横只得生生地把后面的话给吞了回去。

“拿纸笔来,这欠条我写!”林风对周围的人说道。

一众工人们还真没想到林风居然真的承担了,不少人从心底里生出了对林风的佩服之情,立刻就有人掏出了带着记产品的纸笔递给了林风。

林风拿过纸笔之后对陈群问道,“陈厂长,仓库里的东西应该有登记。”

陈群见林风执意这样,也只得叹气点头说道,“是有。”

“那就按照登记的来,欠多少我一样不少地偿还!”林风说完,从王辉手里接过了仓库登记册,当着所有人的面大笔一挥,写下了一张欠条。

随后,林风手持欠条给在场的众人展示了一圈,然后交给了陈群说道,“陈厂长,这东西就由你代为保管吧。”

“哎!孩子,好自为之。”陈群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然后揣着纸条摇着头就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