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世界的侧写师

更新时间:2021-07-24 03:02:02

异世界的侧写师 连载中

异世界的侧写师

来源:落初 作者:时泽梦舟.QD 分类:玄幻 主角:宋义刘 人气:

《异世界的侧写师》是时泽梦舟.QD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异世界的侧写师》精彩章节节选:法国作家莫泊桑说:人生从来不像意想中那样美好,也不像意想中那么坏。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行走在人性悬崖的边缘,他们直面人性中最黑暗的部分,却依然能在心底保留自己那温热的火花;他们洞悉世间一切扭曲之人的心理,却坚持着创造希望。他们就是...侧写师。......本书主角宋义,因为意外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擅长行为侧写的他,是否也可以对这个世界的人展开剖析?一切,就从这个叫做大恒天的世界重新开始。......读者群:309255822(作者日常在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嗯?这个也有问题吗?”

宋义觉得有些尴尬,他自然不知道原来的那个宋义这四年具体是怎么过的,但是结合之前众人的反应,那个宋义以前十有八九就是一个高冷型少爷了。

“没事,看来经历了一次生死,也让你想清楚了不少事情,人总得从阴影中走出来。”宋雨晴此时没有去纠结宋义的事情,她直接认为是宋义从娘亲的意外遇难阴影中走了出来,这是一件好事:“总之,你平安无事就好。”

“对了,查到是谁下的手了吗?”宋雨晴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她必须知道,到底是谁敢对自己的弟弟下这般死手,如果对方是宋氏家族之外的人,那么只要知道对方的身份,那么宋雨晴绝对会让那人死的很难看。

“正在找。”宋义说着,便转身走到屋内中间的桌子前,替宋雨晴倒了一杯水:“坐下休息一会吧,喝口水。”

“哦。”宋雨晴不知道宋义说的正在找是什么意思,她伸手接过了宋义递来的杯子,旋即在桌子前坐了下来,虽然宋义突然变得这么懂事让她有点不适应,但这毕竟是好事,所以她也就没有多想。

“今天天气这么好,窗户也应该全部打开通风才对。”宋义走到各个窗户前,依次将三个窗户打开,特别是那个封尘了许久的向南窗户,宋义推开的时候真是抖落出了一片灰尘。

而看到宋义打开那个窗户,宋雨晴也是眼中浮现一抹复杂,她叹息一声:“自从四年前娘走了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打开过那个窗户,我记得在以前,每天深夜时,娘都会从那个窗户处看你是否已经休息。”

听到宋雨晴所说,宋义明白了自己刚才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难怪这个窗户会被关闭这么久,看来随着他们的娘亲意外死去,是那个原来的宋义也遭受了很大的打击,从心理学上来说,与逝者关系亲密的人,通过对逝者生前去过的地方,用过的东西,说过的话,这些东西即便时隔多年,也能够很容易让其他人勾起一些关于逝者生前的记忆。

对于那个原来的宋义来说,看到这个窗户就会想到自己的娘亲每天晚上来探望自己,但逝者已经不在,即便宋义内心期待着自己的娘亲再一次站在那里,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他才会从此关闭了那个窗户。

对此,宋义也是不想要在宋雨晴的面前将这个话题展开,他在打开窗户之后,便是往各个窗户外眺望了一下,外面的地面并非泥土铺盖,而是一层均匀的砂石。

“姐,是不是咱们宋氏家族的宅院里,都铺盖了一层这样的砂石?”宋义看着屋外的砂石,想身后的宋雨晴问道。

“应该是吧?这种事情我也没怎么留意,怎么了吗?”宋雨晴闻言,回道。

“我只是想知道这些泥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宋义伸出手指,用指甲抠下了第二个窗户边框上的那一点泥土,并放到了鼻子处嗅了嗅。

“泥土?”宋雨晴眉头皱了皱,旋即放下手中的杯子,走上前去,而宋义也是将手指上那一抹脏兮兮的泥土移到其面前。

“噫...好脏。”看到宋义手指上的泥土,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宋雨晴觉得自己有些不能接受。

宋义自然是没有这种顾忌,作为一个经常观看各种腐烂生蛆虫尸体的人,这就算是一块屎,他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要暗杀我的人,是从这个窗户进来的,这应该是他鞋子上所沾的泥土,他在我回来之前,就已经潜藏在了这间屋子里。”宋义将手指向屋梁之上:“我刚刚在上面看了,确实留有一些泥土的痕迹,还未全干,是昨天夜晚留下的。”

宋雨晴愣一愣,没想到宋义竟然自己开始调查暗杀者的事情了,而且还能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来分析,这是随便说几句话在唬自己吧?

“我得去外面看看。”宋义迈步走向了屋外,在外面的砂石地上,他缓缓趴了下来,那如鹰般的凌厉目光不断扫过这层铺在地上的砂石。

如果是常人来看的话,随意将目光扫过,是什么都发现不了的,但宋义做的事情并不是简单的看,而是近乎入微的观察,他几乎要将脸贴到地上,而正如他预料的那样,只要仔细观察的话,这些看上去灰白色的砂石上,到处都沾满着各种泥土。

嗅嗅!

不远处的宋雨晴看到宋义竟然像只狗一样在地上嗅来嗅去,也是再度一愣,难道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对宋义来说刺激太大了?这是要疯了的节奏?

“姐,帮个忙。”在宋雨晴惊愕时,趴在地上的宋义突然转过头来对她说道。

“什...什么?”宋雨晴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她马上说道:“你在干什么?快起来。”

“去帮我找一些树叶来,或者直接折断一根树枝,多带些叶子。”宋义无视了宋雨晴后面的话,说完,便重新转过头,仔细的在砂石地上寻找着各种细微的痕迹,而宋雨晴在犹豫了一下后,竟是真的按照宋义的要求去办,她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前,莲步稍移,玉手握在身后的剑柄上,下一瞬,随着一道寒芒掠过,上方的一道树枝便是落到宋雨晴的手中。

拿着这根带着十数片叶子的树枝,宋雨晴将其递给了宋义。

“多谢,接下来为了不破坏现场,你稍微后退一点。”宋义接过那道树枝,对宋雨晴挥了挥手。

“什么破坏现场?你要做什么?”宋雨晴看着‘不正常’的宋义,突然一下子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或许是出于好奇心,她突然很好奇宋义到底要做什么。

宋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眼前的砂石地面上,在记住了先前窗户处那一抹泥土的气味后,他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寻找出同样的泥土痕迹,当然,前提是暗杀者确实走过这里。

这样的现场调查以前王翰远经常做过,利用的是刑侦上的物质交换原理,大致意思是两个物体只要发生接触,那么就一定会有相互之间物质的交换,或多或少而已,就像两辆汽车相撞,那么在接触面上,一辆汽车表面的油漆肯定会有一些落在另一辆车上,人被撞后也是一样,肯定在衣服或者身体某部位会找到属于汽车的油漆或者其他东西。

通过这个原理,宋义认为,只要那个暗杀者在这里走过,那么他脚下那双带有泥土的鞋子肯定会和这片砂石地发生物质交换,泥土会留在这里,而一些砂石也很可能会留在那双鞋子的底部。

不过,在这里走过的人肯定有很多,所以留下的泥土或者其他东西也会分成很多类,正因为这样,宋义才要记下窗户上的泥土气味,然后在地上对照寻找,这很麻烦,人类的鼻子并不一定具备这种能力。

但是很快,宋义就惊喜的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在五感上似乎要更强于地球上的人,而正如宋义预料的那样,当他在窗外的砂石地上寻找了几分钟后,便是找到了一块沾着一小道泥痕的砂石,他拿起来嗅了嗅,确定了气味和窗户上的泥土基本一样。

“果然有。”宋义微微一笑,找到这些细微的泥土痕迹比他预料的还要顺利,他马上又在大约一尺外找到另一处沾有同样气味的泥土。

但宋义并没有去动这些泥土,他将树枝上的一片叶子拔下后,插在了那个发现泥土的坐标点上,而之前的发现让他有了更大的信心,他相信自己还原暗杀者在屋外的行动路径,只是时间问题。

不远处的宋雨晴,一脸郁闷的看着宋义接连将那些叶子插在砂石地上,但是很快,当她看到宋义插下的十几片叶子形成一条延绵的路线,并连接到宋义指出的窗户位置时,宋雨晴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猜想。

这难道就是暗杀者走过的路径。

“叶子不够了,再去找一些来。”在宋雨晴惊讶于宋义竟然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还原暗杀者路径时,宋义的声音突然传来,宋雨晴一看,宋义手中树枝的叶子都已经被用完。

“哦...好的。”宋雨晴马上动身,去截取了新的树枝来,而这一次她带来的树枝足有数米长,主干足有手臂粗大,上面叶子无数,这让宋义无语了一下,宋雨晴这支援给力的有些过头了。

不仅如此,宋雨晴还不断帮宋义摘下了那些叶子,叠成一叠后送上前去,这倒也省了宋义的不少麻烦。

“谢谢。”

得到更多的叶子后的宋义马上就继续自己的搜索,趁着被自己记住的气味还未完全淡去,他缓缓前行,一找到痕迹就插上一片叶子,而他很快就发现,这条路径还不是直接通往他所在的屋子的,沿途竟然有着一个折弯,像是那‘不明人士’犹豫了一下,但他最终还是出手了。

“义儿,你在干什么?”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宋义抬了抬头,发现宋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不远处的宋雨晴见宋擎到来,也是快步上前:“爹,你来了?先不要站在那里,可能会扰乱痕迹。”

“扰乱痕迹?什么痕迹?”宋擎和一开始的宋雨晴一样莫名其妙,他看到自己的儿子做出这等怪异的举动,内心突然有一种无法表述的崩溃,这是在...学狗吗?要是让明号堂以及宋氏家族的其他人看见,那都成什么样了?

难道说昨天深夜发生的事情让宋义有了精神创伤?

“爹,小义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个神奇的办法,他能够找出暗杀他的人走过的路径。”宋雨晴见宋义忙碌,便代替其向宋擎解释道。

“不是!他这个样子是不是太像那什么了?”宋擎实在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像只狗一样在地上匍匐前行。

“爹,您先往后站一下。”宋义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哪怕对方是自己的爹,他继续埋头寻找着泥土痕迹。

“你真的能用这种方法找到路径?我怎么从未听说过?”宋擎还是不相信宋义有办法做到这种事情。

“爹,你看这里。”宋雨晴拉着宋擎,带他走到了宋义用树叶标志出来的砂石地上,基本是每一片叶子都代表着暗杀者在那里留下过一个脚印,而当这些叶子连接起来时,就成了一条通往宋义屋子窗户的路径。

看到这条路径时,宋擎还是很惊讶的,他往前走了几步,从窗户看向屋内,又往回看了看身后那条使用叶子勾勒出来的路径,虽然不知道这条路径是不是真的,但如果按照这条路线的话,确实有可能在深夜暗杀宋义。

“咦?那不是宋义少爷吗?”

“他趴在地上在干嘛?”

“他怎么了?”

宋擎和宋雨晴最不愿意看见的情况终于还是出现了,随着宋义还原路线的长度延长到其他屋子外,一些路过的明号堂和宋氏家族之人便是发现了宋义的奇怪举动,特别是那些少年少女们,他们可是知道宋义的身份的。

堂堂明号堂少爷,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