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万古天穹

更新时间:2021-07-21 03:35:43

万古天穹 连载中

万古天穹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夜路南行 分类:玄幻 主角:寒潭左翅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万古天穹》是夜路南行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寒潭左翅,书中主要讲述了:凡人以昊天为信仰。 当灭世之刃自浩瀚遥远的星空斩来,天道渐消,苍穹崩毁,亿万大陆强者,漫天神佛鬼怪,却无一人可挡,又有谁可力挽狂澜? 少年身为天弃之人,却屡番奇遇,意外得知身世大仇后,立下宏愿,誓要成就巅峰,灭杀仇敌。 他一路高歌,披荆斩棘,踏临绝峰,走上那前无古人之路,掌御诸天万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晃十日过。

  这十日间,石室之中一直都维持着一个恐怖的温度,整间石室明晃晃,四壁皆是一片赤红。

  而造成这一切的热源,正是一直盘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宁彻。

  石室之外,陆千柔早在三日前就已经完成了对邪凤精血的炼化,获得了一次洗礼,使得她的血脉之力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此刻,陆千柔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光幕之中的宁彻,因为,这小子的状况可真是不容乐观。

  “放心吧,这小子天生与火相亲,且事先以诱骗的方式让涅槃火对他产生怜悯,主动与他融合,已经将对他的创伤降低到了最低,现在他只要能挺住这最后一关,即可功成了!”器至尊不知何时出现在陆千柔的身旁,淡淡道。

  陆千柔弯身施礼:“前辈。”

  器至尊轻轻点头,而后似笑非笑的道:“你竟然能在短短数日间炼化精血,同化邪凤意志,果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啊!”

  陆千柔心头一惊,要知道器至尊在说邪凤意志的时候,用的是同化而非炼化,这两个词仅差一个字,可是却远远不同。

  她就欲说话,却又听器至尊道:“无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过你能有此逆天福缘,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即便是与你最亲近的人,也没有必要让她知晓。”

  “谢前辈。”

  ………

  正如器至尊所言,宁彻融合涅槃火正经历着最关键的一步,也是最危险的一步。

  涅槃火入髓!

  可以想象,这是怎样的一种疼痛!

  宁彻的体内,一片通红,涅槃火的火精之力不断地渗透进他的骨骸,无孔不入,而后一点点的融入他的骨髓之中。

  痛,痛彻心扉!

  宁彻的稚嫩的脸庞在这一刻因为这痛感而极度的扭曲着,但他依然牙根紧咬,不肯出声,坚毅与倔强到了极点。

  他的前额与耳畔处,青筋暴跳,横梗在那里,沁出豆子大小的血滴,顺着脸庞朝下滴落。

  即便是此时,他依然如同磐石一般盘坐着,硬生生的抑制住惨绝人寰的剧痛带来身体颤动的欲望。

  他的体内,骨骼被烤的闪着赤红的光芒,晶莹剔透,涅槃火散在他的全身各处的骨髓当中,与那血水交融着,沸腾着。

  许久之后,滚烫的血水从骨髓之中流出,流过经脉,自宁彻的身体皮肤表层朝外不住的喷涌着,只不一会儿,便将他整个人覆盖住,凝结成了厚厚的血痂,将他与外界彻底隔离开,看不出是死是活。

  “前辈!”石室外,陆千柔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望向器至尊,忍不住惊呼出声。

  “无妨。”器至尊轻声回应。

  血痂之下,宁彻的躯体在这片刻内,以可见的速度消瘦着,皮肤褶皱起来,成了真正的皮包骨头。

  而他体内的血液也是彻底的干涸,没有丝毫的生机,他整个人都气息不存!

  这一幕,使得陆千柔异常揪心。不知不觉间,她手心、额前都是泌出香汗。当她情不自禁的看向一旁的器至尊时,却见器至尊也是一脸的凝重。

  “轰!”

  某一刻,宁彻的体内突然传出嗡鸣之声。随后,红光炽烈,宛如蛰伏了一条蛮龙,并在此刻苏醒,滔天的血气骤然迸发,迅速弥漫至四肢百骸,经脉内立刻充斥着新鲜的血液,通畅的流动。

  而他的骨骸,原先已被涅槃火炙烤的焦黑。当下,却隐隐泛出光泽,且在这血气的冲刷之下,渐渐的呈现出胶玉质状。

  如果宁彻此刻内视其身的话,一定会惊讶,他的血液竟然红中泛着点点金光,散发着祥和神圣的气息!

  “咖!咖!咖!”

  宁彻体表结出的厚厚的一层血痂突的炸开,露出枯瘦的身体。

  不过,这具身体正在焕发生机,不久后一层干枯的死皮褪去。

  与此同时,他体内血气翻涌,干瘪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盈起来。

  很难想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便由一具血气全无的“干尸”恢复到这种状态。

  “吼!”

  吼声震天,让石室为之颤动。宁彻一瞬间从原地立起,双手朝天,张狂无匹。

  同时,有耀眼的神光在他的四身周散射开,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威势。

  鬼门关前游一回,少年张扬,这一刻值得铭记。

  只是,先前融合涅槃火时,那等恐怖的温度将他盘坐的地方的石头都融化掉了,烧出一道大坑。而宁彻的腰围仅仅只是普通的野兽皮子,又如何能够承受得了,早已经被焚的灰飞烟灭,故此全身赤条条。

  石室之外,本为宁彻欣喜的陆千柔看着这一幕,先是愕然,而后瞬间羞赧的面红耳赤。

  事实上,这本没什么。因为宁彻尚幼,人世间像他这个年纪的光屁股孩童多了去。

  主要是因为器至尊在旁,才有这难堪之处。

  好在这时,器至尊也是反应过来,佯咳两声,而后手一挥将光幕撤去。显然,他也是被宁彻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出闹得愣神许久。

  稍后,石室开启。

  放眼望去里间尚有火光耀目,一层层的热浪席卷而出,一道人影也从中蹿了出来。

  宁彻一出石门,就大笑:“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显得异常兴奋与激动,难以自抑。

  可是随即,他便发现气氛不太对劲,石室外两人的反应并不如他所料,而且眼神奇特。

  他用胳膊蹭了蹭离他较近的陆千柔,道:“怎么,我成功涅槃,你不为我高兴么?”

  陆千柔本来已经将身体扭向一边,却被他黏上来这样发问,当下秀气的眉毛挑起。若非神凰剑尚在休眠,她怕是会拔剑砍人!

  宁彻见陆千柔不理她,便觉无趣。于是走到器至尊跟前,仰着头一脸纯真的笑容:“师父,我已功成!您是不是可以为我破除封印了?”

  器至尊眼皮跳了一跳,然后没好气的道:“你先穿好衣服再说。”说完便一挥袖袍消失了,他对于自己这个新收的徒弟实在是无话可说。

  宁彻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凉凉的,朝下一看,便是惊叫出声:

  “啊——”

  声音太突兀,陆千柔被吓到。不由蹙眉转身过来叱道:“你鬼叫什么?!”

  “我的衣物呢?!我被你看光了!”宁彻义愤填膺,一手捂上,一手捂下,努力的遮蔽,并且大呼小叫,“你还看,你还看!”

  陆千柔气恼难耐,被宁彻这么一说,更是恼怒异常,反而没了羞意,冲着宁彻道:“我看怎么了?你这豆芽菜一样的小豆丁,有什么是不能看的!”

  宁彻被戳短处,立马脸红脖子粗。若是平时,他被陆千柔给鄙视打击了,他也不敢怎么样,可是此时他刚刚融合涅槃火,体内的血气刚烈,火气更盛,于是这就彻底怒了!

  只见他“噌”一下,整个人化成虚影,就像一头蛮荒凶兽一般扑到了陆千柔身上。而陆千柔一时未防备,身形不稳,竟然在这等撞击下踉跄着被扑倒在地。

  宁彻抓住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趁着这当口“上下其手”。

  “竟然敢小瞧我,小爷我今天就将你就地正法!”

  “啊——”

  尖厉的嗓音足可以刺破云霄,在这洞府之中久久的回荡开!

  能让性格清恬的一代绝世圣女陆千柔发出这样的尖叫声,这是难以想象的,也足以说明她是如何的震怒!

  ………

  陆千柔和宁彻再次出现在器至尊跟前的时候,一个通红的双眼才逐渐消去,衣冠发饰凌乱不堪;另一个则鼻青脸肿,浑身上下看不到一块好肉。

  陆千柔虽然愤怒,但是依然不由得为宁彻的体魄感到惊异。

  过去的两个时辰内,她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与摧残,可是结果这臭小子却像是只受了些许微不足道的外伤般。

  器至尊看着宁彻,赞赏的道:“不错!”

  宁彻嘿嘿一笑,眼睛鼻子几乎已经挤到了一起,凑了过来,道:“师父,你也觉得我天资卓绝,对不对?”

  “错。”器至尊略微一顿继续道,“我是觉得你被打的不错。”

  宁彻愤然,嚷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虽然成功融合了涅槃火,但是根基没有夯实,被这么揍一顿,大有好处,用不得我出手了!”

  宁彻一听,大喜,而后立马转身朝着陆千柔弯腰一拜,诚声道:“多谢姐姐!”

  陆千柔只觉得像是吃了生肉一般恶心的难受,心里忿忿不平,但是也不好再发作,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便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好了,你休整一个时辰,等到天黑,为你破除封印!”器至尊说道。

  “这么着急?”宁彻回身,不解道。

  “此刻你的气血、身体都是最强横的状态,还有你与涅槃火融合时体内残余诸多不死神性精华,可保你大劫前期无虞,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渡劫时机。”器至尊解释道。

  “好!”宁彻当即盘下,不多说一句废话,闭上眼睛修养。

  ………

  一个时辰后,至尊洞府外。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天空无云,只有无数闪耀的繁星点缀其中,银河高挂,星光璀璨。

  宁彻与器至尊悬与高空之上,相对盘坐。

  “准备好了吗?”

  “嗯。”宁彻点头,不过立马又摇头,道,“今天晚上天上连一片云都没有,真的会有雷劫吗?”

  “怎么,你怕了?”器至尊面色一沉,问道。

  “怎么可能,我只是好奇。”

  “那你尽管放心吧,封印解开后,天弃的异象就是万里雷劫云,所以雷劫一定会来,而且定能叫你欲仙欲死。”

  宁彻被他说的浑身直颤,不过立刻便强自镇定住,大劫当即,若无一颗如同磐石一般无畏的心,绝无存活的可能。

  “好,来吧!”宁彻长舒一口气,目光坚定的道。

  器至尊见宁彻面色沉重,便又道:“放心吧,你可是我器至尊的弟子,未来还得靠你光大门楣,怎么会陨于区区天劫之下,你当要将它看作上天赐予你的礼物,供你修炼的助力。”接着他犹豫了一番,还是从袖中取出一颗土黄色的珠子,递了过去,“把这个拿着,如果实在不可为,就祭出此物。”

  “这是什么?”宁彻拿过珠子,以他现在手掌的大小,还不足以完全掌握住。

  “你无需知道。你只要知道他能救你的命就行了,不过不到最后关头不要用。”

  “如果用了这珠子会怎么样?”宁彻感受到了器至尊的情绪波动,追问道。

  器至尊沉默,许久才缓缓道:“沐浴天劫是天弃者必过的一关,若是靠着外物抵抗……”

  还未待他说完,宁彻便将珠子扔了回去:“我不需要!”

  器至尊接住珠子,叹道:“你确定吗?一旦你抵抗不住天劫,可就真的化成劫灰了!”

  “我辈少年,当一往无前,无畏无敌,最忌瞻前顾后,有损道心。”宁彻斗志昂扬,朗声道。

  器至尊眼睛一亮,由衷赞叹道:“好小子。”

  着他喟然一叹:“只可惜,吾命不存,否则你即便在这大劫之中化成灰土,我效仿先母,施嫁接神通,替你换命又有何不可?”

  “师尊莫要再损我道心了!”宁彻神情肃穆,一本正经道。

  “呵,你这臭小子!”器至尊忍不住笑骂道。

  陆千柔立于洞府口,看着高空中的一老一小二人,清冷的脸畔也是勾起一抹动人的微笑。

  “你可不要死啊。”

  ………

  高空中,器至尊收敛笑容,神态威仪,忽的双手合十,而后化成无数虚影,玄奥的印记翻飞,口中吟诵起繁杂的咒文,凝成金色符文,从其口中飞出,环绕在他的身周。

  “驭器神诀!”

  器至尊沉声喝道:“天下万器,唯我号令!”

  他的两只手捏成定印,双双指向宁彻的丹田处,指间点点星芒,直射其中。

  “去!”

  就在此时,宁彻的丹田所在,有元力漩涡形成,有扩大趋势。

  “哼!”

  器至尊重重冷哼,手中印记变换,包围元力漩涡,将其化解,同时一直绕在他身周的字符文趁机没入宁彻的腹部,直奔内里丹田而去。

  宁彻的丹田处,有着绿色雾霭环绕。

  这绿色雾霭极其神秘,陆千柔曾经以神识探测,却险些被其吸掉神魂。

  而今日,宁彻融合涅槃火时,涅槃火在遇到这雾霭时也绕道而行,显得颇为忌惮。

  金色的符文很快便与那绿色雾霭相遇,雾霭显得有些躁动,面对符文,如临大敌!

  绿色雾霭旋即全都被调动起来,高速旋转着,将宁彻的丹田围成一圈密不透风的城墙。

  而那一个个符文,相互链接,形成金色的符文链条,有清脆的声音作响,横亘于前。

  符文链条很快便附着在绿色雾霭上,而那符文好似对这绿雾有侵蚀作用,在那金光闪耀之间,绿雾被迅速的蒸发着。

  可是,就在这时,绿雾围绕的丹田内部,又有许多绿雾产生,填补而上,加厚雾霭墙壁。

  外界,器至尊再次吟诵咒文,并捏手印打开通道,符文源源不断的没入宁彻的丹田之中,与原先的符文相结合,形成了更长的金色链条。

  金色符文链条首尾相接,形成环状,金光闪闪,猛的砸向雾霭墙壁。

  “轰!”

  那雾霭巨震,开始涣散,符文环紧迫缠绕其中,闪烁之间驱散腐蚀着绿雾,一个大洞被破开。

  同时,一个硕大的“解”字符恰到好处的从宁彻的腹部进入,移至此处,迅疾的从那大洞进入。

  宁彻的丹田真貌,也终于得见!

  丹田之上,一个青色小鼎静静地悬立着,朴实无华,却正在喷薄着绿色的迷雾。

  就是这个青铜小鼎镇压封印着宁彻的丹田。

  “解”字符冲向小鼎鼎口,包裹而下,隔断绿色雾霭,与之相持。

  没有了青铜小鼎的供给,丹田外部的绿雾墙壁很快便被金色的符文环侵蚀完毕。

  符文环节节断开,重新化成一个个独立的符文,也随即全都冲了过来,将小鼎团团围住,有梵音唱响。

  青铜小鼎在梵音之中慢慢的旋动,在诸多金色符文的包裹之下缓缓远离丹田上空。

  下一刻,“解”字符弹出,冲到小鼎下方,金光一闪,将那小鼎与宁彻的丹田的联系彻底斩断!

  外界,就在这一刻,十分突兀的,无边无际的雷云袭卷而来,轰隆声低沉,遮蔽了璀璨的星空。

  迷雾森林中,群兽嘶吼,震颤躁动,是天在怒!

  器至尊的身影在那一方天地远离,同时双手一抬,其双袖中各抛出两杆大旗,极速飞向森林的四个方位,镇守四方!

  “轰隆!”

  天边雷云滚动,一声巨响炸开,大劫即将到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