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红衣主教

更新时间:2021-07-21 03:32:11

红衣主教 连载中

红衣主教

来源:落初 作者:紫玉 分类:玄幻 主角:仁慈後 人气:

火爆新书《红衣主教》是紫玉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仁慈後,书中主要讲述了:堕落与背叛,卑鄙与阴暗;一心飞黄腾达的少年,融合了天使的魔鬼,身世成迷的混血女孩儿,在复仇的火焰中陨落的修士;欲望的升腾,良知的呼唤,伪劣的神棍;演绎著精采,惊异,惊心动魄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卡修神甫去世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小城。虽然以老神甫的年龄,蒙天主召唤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或许正是因为老神甫已经活得太久了,以至於人们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老神甫早已经成为了维拉尔市的一部分,会同这座小城一起就这麽存在下去。一时间,对於老神甫的突然去世,市民们的惊讶甚至超过了悲伤。

由戈德里主教主持的隆重葬礼刚过,维拉尔就连降了两场大雪。那阴霾的天空,一如罗安的心情。

对於罗安来说,老神甫的死无疑是最沈重的打击。如果说老骑士的去世让罗安摒弃了最後一丝天真的话,那麽卡修神甫的死则几乎是彻底摧毁了罗安的精神支柱。

要知道,神学院可决不是平民的乐园,那里的入学要求是极为苛刻的,尤其是一些著名的神学院,平民根本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就是在维拉尔这种小地方,即便是有老神甫支持,那也得要好几年才会有一个幸运的穷小子得以进入神学院。

卡修本堂神甫,是罗安知道的,附近唯一的一个愿意接收普通平民入学的神学院长。虽然老神甫拥有崇高的威望,但是主教和那些贵族们从未放弃过对神学院的指手划脚。毕竟,那些天生富贵的老爷们怎麽会允许出身低贱的平民轻易发迹,甚至和他们平起平坐?这可是极大地伤害了老爷们娇嫩脆弱的自尊心。

不过在那个时候,罗安坚信自己一定能够飞黄腾达。他曾是那样的接近成功,老神甫是如此的欣赏罗安,不仅已经开始著手替他办理入学手续,甚至愿意提供一份助学金给他。

只要一开Chun,他就会成为圣波纳凡社神学院里那些准教士中的一员了。他将会成为一个体面的神甫,不,何止是体面,那简直令人嫉妒,他再也不用过这种耻辱卑贱的生活了,他甚至有机会藉此挤入上流社会。罗安己经开始考虑,该怎样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後悔。那些经常欺侮他的粗俗白痴们,会像狗一样巴结他、惧怕他……

但是现在,那一切都已成了可笑的妄想。老神甫死了,这意味著将会有一位主教大人成为新任神学院长。也就是说,在维拉尔,罗安这样的穷小子发迹的道路,几乎已经是被堵死了。

不过,或者应该用当然,命运往往是出人意料的。

一大清早,一辆教会的专用马车便碾碎了小巷的宁静。这条位於东城边缘的偏僻小巷住著的全都是穷人,连一户殷实人家也没有,仅仅是比贫民区好上一点。经过两场大雪,小巷本就坑坑洼洼的土路此时更是潮湿泥泞,空气中弥漫著各种令人不愉快的味道,道路两旁千篇一律的低矮平房也都显得无精打采,在这里丝毫感觉不到雪後应有的清新。

正在铁匠铺里忙活的老索莱克从老远就看到了那辆马车,这著实让他吓了一跳。在他印象中,好像只有在去年,城西的一个富商来这儿带走梅里尔那个俏寡妇的时候,他才在这条小巷里见到了马车。这里可不是有钱人感兴趣的地方,更别提会出现这麽一辆教会的专用马车了。那些尊贵的教士老爷们怎麽舍得来这种地方呢?

老铁匠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在这条巷子里,要说能跟教会扯上点关系的,也就只有他的二儿子罗安了。这让老索莱克十分惶恐,虽然从未关心过自己的二儿子,也根本不清楚罗安老往教堂跑是去干什麽,但是他压根就不信那个不成器东西能做出什麽好事情。

所以此时老索莱克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定是罗安闯祸了!要不就是偷了修道院的什麽东西。

“罗安这小畜生真是不要命了。我就知道他不是什麽好东西,以後别想在这儿再吃闲饭了,我早晚得让他害死……”虽然很希望能借这个机会名正言须地把罗安踢出去,好摆脱这个累赘。但是一想到得罪了教会的可怕後果,老铁匠实在害怕极了,他紧张地盯著那辆马车,企盼它只是路过。

马车终於还是停在了铁匠铺前。老索莱克的心猛的一沈,仅有的一丝侥幸也破灭了,这家夥已经开始忐忑不安地祈祷,希望这件事不会牵连到自己。

一位穿著黑色主教长袍的老者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这位老者大约六十来岁,表情很僵硬,一脸的死气沈沈。灰色的眼珠有些突出,如猫眼般又大又圆;眼皮周边有些下垂,颧骨很高,更衬出脸颊的干瘪;半圆形的嘴唇很薄,裹在前突的牙齿上。在这张脸上找不到丝毫的同情心,那种彻底的冷漠,它远比罪恶更让人感到恐怖。

看到这位老者,老铁匠更是惶恐万分,那是戈德里主教!戈德里主教大人竟然光临他这个寒酸的铁匠铺!老索莱克简直不敢想象罗安到底闯了多大的祸了。

老索莱克赶忙一脸谄媚地迎了上去,他的开场白只是大段背下来说的滚瓜烂熟的客套话。这个高壮黝黑、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拼命想掩饰自己的粗俗,这下反而欲盖弥彰;他笨拙地做出讨好的样子,却更暴露出神情的虚假。他一边重复著那些废话,一边观察著戈德里主教的脸色,试图弄明白主教大人的来意。

“我是来接罗安的。卡修本堂神甫在蒙天主召唤前曾向我提起过罗安,说他是个很有前途的孩子。我打算让他来读神学院,”主教大人显然没兴趣听老索莱克的废话,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意,并象征Xing的征求了面前这位监护人的意见。

“我会亲自教他学习神学,即热罗尼莫、亚奎那、奥斯定的古老、有益的神学。我想,他会经过必要的考试而得到一份助学金的。”

老索莱克根本想不到主教大人竟然会如此看重自己那个不成器的二儿子,一时竟呆住了。不过老铁匠还不是太笨,他很快发现了主教大人脸上闪过的不悦。赶忙转身向著铺子亮出他的大嗓门,大声喊著罗安的名子。

此时的罗安正沈浸在自己编织的虚幻世界里。老神甫的去世让罗安变得有些逃避现实---毕竟他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高鲁战记》此时成了最好的慰藉品,他正幻想著自己像朱利乌斯大帝一样用手中的剑去征服世界,美豔绝伦的克丽奥.帕特拉正热情如火地向他献上……

“你这懒鬼还不快点,主教大人要见你。”一只熊掌般的大手重重地拍在了罗安的头上,打得他晕头转向,手中的书也掉在了地上。

所谓的铁匠铺,其实就是几根木柱撑起的大棚,用石头垒成三面围墙,顶上面覆著油毡和茅草。罗安那个膀大腰圆的大哥特里,一手拎著打铁的大锤,一手抓著罗安的领子,三两步就将罗安拽到了铺子外面。从小特里就十分厌恶罗安,罗安的俊秀、温和与优雅,在他眼里全都是恶心、懦弱和虚伪。由於他自己不识字,所以特里尤其不能忍受罗安对读书的喜爱,

戈德里主教面无表情地扫了这一家子几眼,对罗安淡淡地说道:“收拾一下你的东西,跟我回神学院。”说完,再不理眼前的三人,转身上了马车。

仍在眼冒金星的罗安一时还没搞清楚是怎麽回事,但是透过特里又恨又妒的表情,和老索莱克扭捏得令人作呕的态度,他也隐约猜到了大概。

想到竟然能够进入神学院,能够摆脱现在这种屈辱卑贱的生活,罗安的心快活得几乎要飞出胸膛。当然从罗安的脸上是看不出一丝喜悦的,早在八岁那年,罗安就已经养成对自己喜爱的事物表现得无动於衷的好习惯了。

罗安并没有多少东西可收拾,铁匠铺和家里的一切将来都是特里的,那对父子什麽也不打算给他。罗安所有的财产就只是老骑士留给他的几本书和那枚勋章,他把那些东西和两件换洗的衣服一起打了个包裹。老索莱克似乎还想过来表示一下关心,顺便展现一下他那久违的父爱。不过这老家夥想起了以前对二儿子的态度,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

老铁匠可实在是後悔极了,他怎麽也想不到,罗安那个家夥居然会得到主教大人的器重。如果当初对罗安好一点,说不定自己後半辈子就会离开这条臭哄哄的破巷,过上轻闲优渥的生活,再也不用抡著铁锤,和那该死的铁砧拼命了。可是现在,老索莱克只好无奈的祈祷罗安以後还能记起有他这个老爹。不过他倒也不是太担心,老索莱克甚至还一厢情愿地认为,善良懦弱的罗安起码不敢对他太坏。

特里的想法却和他老爹大不一样。他可是十分关心罗安的动向的,当然也大略了解罗安和卡修神甫的关系。虽然刚刚特里几乎妒恨得发疯,但是这家夥很快就想到:如果卡修神甫还在,也许罗安真的会发迹。但是现在老神甫己经死了!

特里压根儿不相信戈德里主教这样的大人物会看中罗安这个懦弱无能的书呆子。以吝啬冷酷出名的戈德里主教之所以会这麽做,恐怕也只是为了敷衍一下那个死老头的遗愿罢了。何况在他看来,像罗安这样的家夥就算是进了神学院,也一定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的。他己经开始幻想那时候该怎麽羞辱罗安了。

“你别想再进这个门!”特里恶狠狠地嘟囔著,似乎他己经看到了罗安被赶回来的狼狈样。

虽然还是在城里,但是这条小巷的土路实在谈不上平坦,甚至连乡间小道都不如。马车行驶得十分颠跛,包著铁皮的车轮不时溅起几粒碎石,罗安的心绪也随著马车一同跌宕忐忑。

罗安实在想不到这位主教大人居然会这麽照顾他。在当初打定主意要当教士的时候,罗安就曾仔细研究过戈德里主教。这位大人可绝不是卡修神甫那样可敬的长者,事实上,戈德里主教一直是以冷酷势利和刻薄吝啬而闻名的。虽然主教大人表面上对卡修神甫恭敬有加,但是以他的Xing格,罗安可不敢期望这家夥会真心尊敬老神甫。

一时间,罗安感到毫无头绪,他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戈德里主教,从一上车主教大人就是一副闭目假寐的样子。戈德里主教恐怕是罗安见过的最阴沈的家夥了,永远是一副死气沈沈的样子,僵硬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罗安曾对自己察颜观色的技巧相当得意,但是面对戈德里主教,他实在是一筹莫展。

路过小城的集市时,隐约从玻璃窗外透进来的喧闹声打断了罗安的感慨。隔著玻璃窗望去,大声麽喝著的杂货铺老板,斤斤计较讨价还价的主妇,老实巴交的农夫,游手好闲的流浪汉……这一切似乎己变得那样遥远。

未知总是令人感到恐惧。老骑士沙哑的声音似乎又在罗安的耳边响起,“如果你的收获远大於你预期的,那往往意味著,你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你所无法承受的。”确实,这次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又是那麽的突然。但是对於罗安这样一个几乎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来说,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千载难逢,恐怕再不会有第二次了,无论将付出什麽代价,他都舍不得放弃。

罗安忽然觉得自己还远不够深沈成熟。这意外的惊喜已让他乱了阵脚,他再也没有回到原来那种生活的勇气,以及等待下次机会的耐心了。

虽然隐约感到有些不安,但是,罗安仍旧看好这个突如其来的机遇。因为罗安也同样想不出自己会有什麽危险。难道像他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还值得戈德里主教这样的大人纾尊降贵,亲自出马收拾麽?

确定了这一点,罗安索Xing彻底抛开了心中的烦恼,想象著将来美好的新生活。这时他才注意到,戈德里主教的这辆马车装修得有多麽豪华。

教会果然是财大气粗,这样豪华的马车,即便是在一般贵族家里也是不多见的。用漆成纯黑色的坚固杉木拼成的车厢颇为宽敞,黑色真皮靠背椅上面铺著厚厚的狐皮坐垫,坐上去十分温暖舒适。

这是罗安第一次坐马车,而且还是如此豪华舒适的马车。他总算是体会到了什麽叫做奢侈,这些都是他之前根本无法想象到的享受。配著绿尼窗帘的厚厚的玻璃窗隔绝了外面的寒风,脚下精致的黄铜脚炉更是使得车内温暖如Chun。车上布满了各种美妙的装饰和精巧的小物件,甚至还备有白铜痰盂和宽大的镜子。它们摆放得都相当巧妙,虽然繁多却丝毫不显得杂乱。

马车中最抢眼的装饰莫过於窗前摆著的那个金丝珐琅花瓶了。那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罗安怀疑那就是传说中从遥远的东方带回来的宝物。

葡萄紫色的珐琅为底,釉面光亮,色泽浑厚、富丽典雅。上面饰著十二朵白色***纹,纹饰布局疏朗,掐丝线条奔放,具有水晶般的透明、钻石般的晶莹、彩虹般的色彩和黄金般的灿烂。

而最让罗安惊奇的是,那个花瓶中竟插著一束娇豔欲滴的香石竹。罗安根本无法想象,主教大人怎麽能够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冬弄到这束激Qing盛开的鲜花。这让罗安对高级教士们的生活更加憧憬。

马车并没有驶向神学院,而是驶向了城门。这让罗安越来越糊涂了,他实在不明白戈德里主教到底要做什麽。不过罗安并没有提出任何疑问,那不是他的习惯。

“难道要你的敌人向你解释,他的刀为什麽会插在你身上吗?”对於罗安那旺盛的好奇心,老骑士总是强迫他用眼睛而不是嘴来找到答案。以前,罗安一直做得相当不错,但是这一次,他能做的也只有苦笑著等待了。幸好,忍耐一度是罗安最擅长的。

马车很快出了城,驶上了一条整齐的林荫大道。马车沿著大道走了许久,然後拐进了一片森林。林中的小道还算平整,显然经过刻意的修整。听著道路两旁的枯枝偶尔敲打车厢发出单调的劈啪声,车厢里的那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的兴趣。

不知过了多久,大约己是中午了吧。马车终於在一座豪华典雅的庄园别墅前停了下来。

老骑士曾不遗余力的向罗安描述贵族们的奢侈生活,《高鲁战记》中也曾提到朱利乌斯大帝过的日子是多麽奢华。比起老索莱克那种地道的乡巴老来,罗安的见识可谓高明了不知多少。

但是当罗安下了马车,真正看到那奢华的豪宅庭院的时候,他还是不禁感到一阵恍惚。

正对面,是高高的,用紫铜条带编缀浇铸成紫藤蔓形状的绞花栅栏门。清丽幽雅的庭园被整齐的花岗岩砌成的高大围墙保护得严严实实,只有从大门的栏杆之间才能一瞥其中的景色。庭园中央是一栋用大块的淡红色大理石砌成的别墅,狭小的窗户,半圆形拱门,完全继承了古罗曼时代厚重典雅的风格。

宽阔的前庭并没有大多数豪宅常用的高大的大理石廊柱,而是摆放著两尊足有三人高的巨大雕像。

作者虬劲而又细腻的刀功,将那尊似狮非狮,周身烈焰的雄奇怪兽刻化得直欲择人而噬。尤其是怪兽的那双眼睛,竟让罗安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那根本不是一尊雕像,而是被巫术囚禁的上古凶灵。

与之相对的,是一尊倒悬巨剑雕像,线条极其简练,与那座细致入微的巨兽分立左右,竟是相得益彰。明显出自同一人之手。

占地广大的花园也是别具巧思,并没有砌什麽花坛,而是零散的种满了各种高矮不一的奇异植物,几条雪白大理石铺成的小路穿插其间。布局看似杂乱无章,但是罗安隐隐觉得,整个庭院似乎刻意拼成了一幅巨大而诡异的图案。

穿过庭院的时候,罗安不禁有一种和自然溶为一体的美妙感觉,之前的烦躁与不安,似乎一下子全都不见了踪影,他感到心中无比的宁静。最奇妙的是,即使是在现这样的严冬,仍旧有不少树木花草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不过让罗安感到奇怪的是,那些植物似乎并不全是用於观赏的,其中有不少甚至像杂草般其貌不扬。罗安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他从未见过这些奇异的植物。他对这里的主人越来越感到好奇了。戈得里主教和罗安来到别墅门前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俏丽的女仆守在那里了。她们大约十八九岁,一身宝蓝色的女仆长裙,配上雪白的小围裙,十分柔顺可人。

跟在这两个恭敬的女仆身後,罗安不住的打量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保持著浓郁的罗曼风格,低矮的圆屋顶,正面用逐层挑出的门框作为装饰,大量的立柱和各种形状的拱顶,使建筑显得敦实厚重,均衡安稳。而紫和金的主色调更是使得整个空间看上去华丽高贵、典雅神秘。

通过封闭的拱廊,几人进入了正厅。空旷的大厅显得颇为宽敞,与狭小的窗口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使得光线略有些暗淡,让人很有一种神秘幽深的感觉。四周的壁柱上拱立著低矮的圆顶,既坚固又充满了艺术Xing。

戈德里主教吩咐两个女仆陪著罗安呆在客厅,自己却从大厅旁边拐角处,漆成紫红色的螺旋型柚木楼梯上了二楼。

这栋建筑虽然装修得极为豪华典雅,但是客厅里面的摆设却相当简单。宽敞的大厅外围排列著一组十多个黑色真皮沙发,中间是一张配著十三张靠背椅的巨大红木长桌。椭圆形的桌面上摆著一具极为精巧的青铜水锺。而整个厅中最惹眼的,莫过於地上那副华贵的阿德别尔地毯了。

整幅地毯底色为蓝色,中心纹样和角隅纹样都是浅黄色,边框上缀著黄棕相间的三条饰带,显得十分雅致。

厚厚的地毯上打满了各种精美奇特的穗结,昭示著这是出自阿德别尔寺院的做品。地毯的构图十分巧妙,四角各布一个由四分之一中心花冠形成的角隅花,地铺是繁茂的缠枝纹,缀满了雏菊,玫瑰和无数不知名的小花。似乎是掺入了银丝,美妙的图案上闪著耀眼的流光异彩。

中心纹样是以十字形的花束组成,四周展开十六片花瓣,组合成一朵硕大的花冠,整个图案丰满奔放,小小的一副地毯竟让罗安生出一种恢宏大气的感觉。

罗安曾听老骑士说过,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叫做阿德别尔的寺院,那里的僧侣们所织就的地毯不仅精美绝伦,甚至还拥有神奇的魔力,每一幅几乎都是无价之宝。

也许是因为对现实生活的逃避吧,罗安总是对那些具有神秘力量的事物怀有极大的热情。能够亲眼见到一副阿德别尔地毯,这让罗安感到十分兴奋,他可是很有兴趣研究一下这幅神秘的东方僧侣们精制的作品。

不过,按照老骑士的说法,若是哪个贵族有幸弄到了这样一幅珍贵的地毯,最起码也要像名画一样挂在墙上,而这里的主人竟然就这麽随便的把它铺在客厅里。但是从这个客厅相当简单摆设来看,主人又显然并不喜欢炫耀自己的财富,这实在是让罗安想不明白。从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惊醒了正在对著那副地毯发呆的罗安,一少女跟在戈德里主教身後,从螺旋楼梯上走了下来。这是罗安第一次看到玛蒂尔达。

虽然罗安根本不相信自己背得烂熟的《圣典》上编的那些东西,但是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此时的玛蒂尔达,竟是如此的美丽圣洁。她的穿著打扮相当简单,一身高贵典雅的黑色连身长裙,除了胸前垂著一个温润的滴泪状祖母绿项坠,身上再无多余的饰物。

对於玛蒂尔达来说,任何饰品都是多余的。在她的面前,再华贵的珠宝都会黯然失色;再精致的首饰都会变得粗糙庸俗。垂在腰间的金发比阳光更耀眼;天空般纯净的眼眸中孕育著最甜美的梦,或者应该说,玛蒂尔达本身就是一个梦,让人沈浸其中、不能自拔的梦。

罗安真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最多只有十六岁的女孩竟有如此的魅力,她那将圣洁与神秘完美融合的绝代风华,可以轻易让人的灵魂沈溺於其中。

罗安极力收回目光,做出无动於衷的样子。虽然涨红的双颊和拘谨生硬的表情,还是泄露了他心中的慌乱。但是罗安刻在骨子里的自卑,让他好歹控制住了自己的内心的悸动。

罗安忽然发觉,也许自己真是个极为现实的人吧,屈辱乏味的生活再加上老骑士的教导,使得他对於诸如“爱情”这一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这让他很庆幸,甚至感到骄傲。起码在这一刻,他是这麽认为的。

现在罗安最关心的是,怎样才能讨得少女的欢心。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也许,自己以後的命运将全部掌握在面前这位天使般的少女手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