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

更新时间:2021-07-21 03:31:47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 已完结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人鱼草方 分类:玄幻 主角:小姐白玉 人气: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作者:人鱼草方,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小姐白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通俗来讲,这是一个关于傻子忘记骗子爱上疯子的故事。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亡国女子重生的故事。 文艺点就是,这是很多个他和她的故事,他们和她们都被搅在国家纷乱的中心,然而,世界再乱,一想起那人便让人很安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的颠簸将月清泠从昏迷中唤醒,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手指尖忽然而来的温暖触感惊得她猛地睁开眼睛。

马车外熹微的日光从晃动的车帘外流进来,原来,已经天亮了。

月琴哭花的脸印入月清泠的眼底,她闭着眼睛无奈一叹:“你这又是何苦。”

“小姐,老爷没了,月府没了,云国可能也要没了。小姐贵为相国千金,姑爷还有那些风国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月琴说到这里,猛地一震。

月清泠的心也是跟着一痛。

是啊,如今,她的国家没有了,而她的夫君,那个月琴口中的姑爷,正派人追杀她。

一颗泪从月清泠的眼角滑落,“我,逃不掉的。”

两人相互依靠着坐在颠簸的马车里,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月清泠和月琴双双栽倒在地上。月清泠的额头被撞得一阵疼痛,但是更痛的却是小腹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抽痛感。

“小姐,你怎么一直在冒冷汗,你没事吧?”月琴的声音又开始哽咽了,月清泠摇了摇头,这丫头从来都学不会坚强,从小就那么爱哭。她强行让自己振作起来,咬着牙,拉住月琴的衣袖嘱咐她:“去……去看看外面出了什么事了。”话音刚落,一个东西忽然摔进了车帘里。

穿着深灰色布衫的车夫瞪大眼睛仰面倒进马车里,一只箭正射中他的眉心。

“啊!”还不待月琴的尖叫声出口,便被月清泠一把捂住,她感到月琴正死命抱着她的腰,身体正不停地颤抖着,她只能用眼神示意月琴不要害怕。

车外安静了片刻,忽然传来一道高亢的男声:“敢问车中可是云国相府千金,月清泠月小姐?在下云国祝将军麾下将领司徒辉求见月小姐一面。”

马车里的两人对望了一眼,月琴死命拉着月清泠的手拼命摇着头。月清泠则安抚般地捏了捏她的手心,用低得只有她可以听见的声音附在月琴耳畔嘱咐:“听着,月琴,你已经失信于我,这次你切记,一定要谨记我说的话,如若你再失信于我,我便再也不是你的小姐。”

“不,小姐……”月琴瞪大的眼睛里不停地掉落滚烫的泪水。

“一会儿我下车后,会将司徒辉引开,你放心,虽然祝庭钰负我在先,但我们毕竟已经是结发夫妻,他不会把我怎么样。你记住,千万别在马车里发出一点声音,等我们走远,你弃车向西走。刚刚来时的路上,我已经观察了周围的地形,西边树林密集,那里有一条小河,你淌水向对岸游,然后再一路东行。月琴,你要记住,为了我,你一定要逃出去!”月清泠紧紧地盯着月琴的眼睛,终于看见她努力点了点头。

“月小姐怎的还不出来相见,还怕我吃了你不成?”之前高亢的声音中透着明显的不耐烦,接着就是众人的哄笑声。

月清泠最后看了一眼月琴苍白的脸,一边用身体挡住月琴的身影,一边挑开车帘下了车。

车窗外的阳光一下射进了她的眼里,待双眼终于适应了阳光,她发现马车周围都围满了人。为首的一个人骑在棕色大马上,穿着银色盔甲,满脸胡子的男人正对着她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月清泠的嘴角努力划开一丝微笑,顺着大马上的人影看过去,不紧不慢地问道:“阁下可是司徒辉将军?小女子月清泠,不知将军拦住小女子的去路,有何指教?”

“啧啧,原来你就是月清泠?容貌还不及我小师妹的十分之一。看来这两年里,真是委屈了咱六弟啊!”从司徒辉身后,忽然又走出一个瘦削的男人,男人面容清俊,说出的话却无比刻薄。

要是在之前,月清泠倘若听见别人对她的容貌评头论足,肯定是要动怒的。但是现如今,不但没觉得生气,反而还觉得有点好笑。她抱拳看向清俊的男子:“据说祝庭钰手下有一名军师,姓钟名怯生,人送雅号玉面神机,今日一见,果然与那天天打鸣的鸡有些不同,但毕竟都是同类,这审美估计还是差不多的。”

司徒辉率先笑了出来,然后是周围拼命忍笑的士兵。只有钟怯生清俊的面容变得僵硬起来,指着月清泠“你”了个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你可知你现如今是何处境?”钟怯生终于淡定了下来,冷笑一声,颇有些幸灾乐祸地对月清泠说。

“自然是知道。”月清泠在身后捏紧了拳头,腹部忽然而来的头疼让她眼睛一花。她用指甲掐着手心,终于,疼痛的感觉让她的脑袋恢复了清明。

“小女子已是亡国之臣,不要说是阁下,想必那祝庭钰也不打算念及我与他的夫妻之情。如今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又被将军和手下们团团包围,恐怕月清泠今天定是凶多吉少了。”

“听你的口气,你倒是不怕?又或许心里害怕得要死,却强装镇定?其实大可不必,小女子便是小女子,装什么男子汉?”钟怯生言语刻薄,那样子就像生来便看月清泠不爽,处处与她较劲。月清泠此时已经没有精力与他唇枪舌战,便幽幽一笑,向前迈进一步。

阳光晕在头顶,一种眩晕的感觉让她的脚步踉跄了一下。

她强装镇定,继续说:“小女子自然是非常害怕。想我赤炎大陆,原本云国、风国、宁国三国鼎立。怎知风国出了个昏君风缯书,他不思朝政,导致朝野一片乌烟瘴气,奸臣当道。我云帝野心勃勃,借此机会想将风国一举拿下。风缯书误国误民,软弱无能,连派十三个使者求和。最后,虽然风国一息善存,却沦丧为我云国的附属国,年年进贡。风缯书也在同年病逝,并传位于年仅十二岁的六皇子风离熙。这十年来,风离熙软弱无能,剩下的皇子们也各个昏庸无道,连疆域少数名族都能欺到头上,就因为这样,云国竟失去了对你风国的警惕之心。不曾想风国三皇子风离澈装疯卖傻,却非池中之物,不但精心布局、招兵买马,更是用短短的十年时间将眼线遍布我大云国的各个角落,这能力着实让人害怕不已。现如今,三皇子的大军连夺我云国十六个城池,眼看就要逼近皇城,不得不叫人感叹天道如斯,因果循环。小女子身为云国相国千金,无论是云国还是风国都非我的容身之地,即使我想逃到宁国,想必宁国边境也有风国的守卫守株待兔,我怎么逃,都逃不出你们的手心。”

“月小姐倒挺有自知之明。”司徒辉爽快一笑,“既然如此,月小姐便跟我们回风国吧!据说云帝对月小姐情有独钟,月相国的党羽又没有除尽,如今抓了你,拿做要挟便也是好的。”

月清泠摇手又前进一步:“将军莫急,将军可曾想过,小女子自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为何还要来到此地?司徒将军,钟军师不觉得疑惑?”她说完,无视一脸惊讶的司徒辉,转脸看向若有所思的钟怯生。

脸上挂上运筹帷幄的笑容,她迎上钟怯生不解的神色:“我贵为云国相国千金,父亲月成焕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连云帝都要忌他三分,何故?”她边说边观察众人神色,见众人都望着她等待下文,便又继续说道:“司徒将军,钟军师可知二十年前,云国第一神将宁无欢?宁将军之所以被奉为神,是因为他在战场上从未战败过。二十年前,宁将军和宁国军队在长北作战,长北之战的第三天,宁将军和其手下的月骑营全部失踪了。当时云国有人传宁将军和宁国军队遭遇百年难遇的自然灾害,导致全军覆没,还有人传宁将军无意中在长北找到云国开国帝君的地下皇陵,发现了一张价值连城的藏宝图。宁将因为屡建战功,颇得人心,云帝忌他功高盖主,已经开始暗中对付他,宁无欢为了摆脱云帝的势力范围,不再受他钳制,正好借藏宝图的力量带着手下隐居起来。司徒将军,钟军师又知不知道,自从宁将军失踪后,宁国就出现了新的权贵——如今云国的相国大人月成焕?”话音落,月清泠果然看见司徒辉和钟怯生都露出了惊讶以及兴奋的笑容。

她在心里释然一笑,宁将军在十年前失踪以及云国的传闻都是真的,至于她的父亲月成焕在之后独掌朝政,除了先后顺序以外,跟宁将军的事情没有半点因果关系。

“难道……月成焕得到了那张藏宝图?”钟怯生已经替月清泠下了结论,不得不说,聪明人都有个共同的毛病——喜欢乱想。

月清泠笑而不语,默默承认了这个事实。

“你来此地便是为了寻找藏宝图?”钟怯生又继续下结论。

月清泠点了点头,继续说:“如今三皇子若想要同时收复风国,又降服云国,军饷方面可是个大大的难题。如果我愿意将藏宝图交出,大人们可否放我一命?”她期待地问。

人群中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就在这时,一个长相冷毅的士兵忽然上前对钟怯生耳语了几句,然后士兵骑马归队。月清泠默默在心里冷笑一声,好个气势比主子还好的士兵啊!据说风国三皇子风离澈生来气势惊人,不知这位和传言中正坐镇风国的三皇子是不是双生兄弟。

不及她多想,钟怯生打马向前,先前那刻薄样已经没有了,他对着月清泠的方向拱了拱手,抱拳一笑:“还请小姐带路,如若藏宝图是真的,天南和海北,定放小姐自由。”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