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狂九天

更新时间:2020-05-26 15:51:42

剑狂九天 连载中

剑狂九天

来源:落初 作者:武二郎打虎 分类:玄幻 主角:江小白花柳病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武二郎打虎原创的玄幻小说《剑狂九天》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江小白花柳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上古大帝北莽大帝重生后摒弃前世武修一道。决心重新来过,踏上剑修一途。练就一口法剑,可斩妖魔鬼怪;可斩神魔仙佛。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江府浪荡公子‘江小白’,便是一位亘古的剑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江小白一直在修炼着。

现在江小白真是越来越庆幸自己拥有前一世的记忆,那些修炼的功法的记忆对他现在来说,真是非常的重要。

毕竟修炼功法对武者实在太重要了,天赋相等的情况下,修炼高级功法的武者永远要比修炼低级功法的武者成就高,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修炼完了纯元功,江小白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是拥有了一些自保之力了,这身上的花柳病也都好了。”

江小白此刻心情非常畅快,仿佛获得了重生一般。

“这一世的剑修之路,我已经为自己打下了一个基础,万丈高楼,就即将从平地起了!”江小白握紧拳头,对自己非常有自信!

激动完后,江小白才发现这一个多月的山中修炼,让自己变地像一个野人一样,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同时身上还很脏。

“哈哈哈。”

江小白不在意地笑了笑,找了一片湖,跳进湖里,好好地洗了个澡,又穿上那些破烂的衣服,上了岸。

“是该回去一趟了。”

江小白想到自己重生的张家,要不是张家还有他用得到的地方,他都打算不回去了直接走人,去踏上他的修炼之路。

江小白说回就回,也不在意自己身上破破烂烂像个乞丐,在山路上走了三个多时辰,江小白才走到了张府。但是还没进到张府,就看见张府的门口堆着一群人。

“喂喂喂,快叫张家那老头子出来!我们要买盐!”一个壮汉大声嚷嚷着。江小白在远处定睛看了看,发现似乎并不是寻常闹事的,这个壮汉竟然是武徒二品的修为。

“张家遭遇了什么?”江小白心中疑惑着。

那个壮汉在张家门口大声吵闹着,几个张家的家丁看不过去了,上前制止,但却被那壮汉一下打倒了。

“没办法,毕竟是我这一世的家,还得护着点。”江小白叹一口气,站了出来,走到壮汉面前,制止了壮汉继续殴打家丁。

“少爷!”家丁一下子认出了江小白。

“嗯。”江小白随意摆摆手,看着壮汉,“你是?”

“你就是张家少爷?”壮汉认真打量了一下江小白,“我是城东头的扛把子大虎头!”

“嗯。”江小白点点头,“你既然打了张家人了,咱们就来比划比划吧,输了就滚。”

“哟?”大虎头笑了,“口气不小,行啊,你掏兵器吧。”

“这就是我的武器!”江小白伸手在地上捡了一根树枝,干枯的树枝,三尺来长,看起来枯朽地都要断了似的,但竟然软得可以系在腰上,可不管多么软,都是段枯树枝啊,枯树枝可以做武器?

“树枝?”大虎头大跌眼镜,“哟,大少爷,这……这就是你的武器?”

大虎头直接笑抽过去,指着江小白,笑得前仰后合:“这……这就是你的武器啊,直接用树枝充数,真够牛的!”

围观的人也是一阵哄笑之声。

江小白没有笑,把手中的枯枝晃了晃,冷冷道:“我没觉得这有什么好笑,这就是我的武器,名字叫枯枝剑!”

江小白随口乱说一个名字。

大虎头冷战一声,心想这就是一段烂树枝,他冷哼一声:“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大虎头掏摸出两把匕首,手中双手舞动,身形疾冲,就向江小白攻了过来。

江小白脸色冷峻,急速后退,大虎头这次的攻击就落空了,他微微讶异,本以为江小白这种货色连他一招都接不下来,但竟然被躲开,气得把手挥动,匕首再次如影随形般削了过去。

使用匕首讲究身法和速度,大虎头在这方面很不错,身法潇洒,快如疾风。

江小白身形后撤,却再次躲开了大虎头的攻击,看起来不疾不徐,游刃有余,根本没有丝毫慌乱和狼狈。

“混蛋!”大虎头觉得对付这么弱的对手,攻击一再落空,实在很没面子,急躁地再次冲上来,完全都是攻击的招式,一点防守都没有。

江小白冷笑,挥舞着树枝。

但是大虎头完全不在乎江小白的进攻,一段树枝还能造成什么伤害?就要继续攻击,却惊骇地发现,身上冷意窜动,仿佛全身都被冷气冻结,竟然完全动不了了。

江小白冷哼一声,抬起一脚,直接把大虎头踹飞出去,踹得远远飞出。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所有人都傻了眼,第一个念头就是大虎头耍帅过度被打脸,江小白趁机一脚给踹下来,要是这样败了,真就败得太奇葩了,一时间,无论台上还是台下都鸦雀无声。

江小白打破了沉静,撇撇嘴,看着大虎头:“怎么,认输了吗?”

大虎头摔到地上,身上的暗色寒气已经散掉,爬起来,跳脚大喊:“这不算,这不算,我没输,我没输!”

“你都摔到地上了,竟然还不认输,难道要摔到老鼠洞里才肯认输?”江小白看他。

“我不服!”大虎头纵身又要跳到台上。但是这时忽然出来一人拉住了大虎头,这是没有大虎头高,但是却别有一番气势,大虎头被他拉住了就不敢动了。这人朝江小白抱了抱拳,就拉着大虎头走了。

“莫名其妙。”江小白想着,其实他还没打爽呢,刚才用纯元功的内劲,让大虎头宛如被冰冻,动弹不得。面对纯元功这么有威力,江小白也很开心。

江小白回到家,江小白父亲很高兴,觉得江小白给他长了脸,连他一个多月不知去向都没问,摆下饭菜,就一家人一起吃饭。

江小白看他这么高兴,也觉舒心。

吃过饭,就出了院子,准备到镇外找个安静宽阔的地方继续练习武技,纯元功这些功法,他必须再练习一下,但家里地方太小,去镇外练习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才离开自己家,他就感觉有个家伙在跟着他。

他故意装作不知道,一路来到镇外的一片树林中,这才转过身。转身之后,身后却杳无人影,对方肯定藏起来了。江小白冷笑:“朋友,既然来了,何必藏头藏尾的,让我把你揪出来就不好了,还是自己现身吧!”

话音才落,一棵树后闪出个人影,穿着一身利落的黑衣,头上戴着斗篷,斗篷周围罩着轻纱,树林中月色斑驳,看不清模样。

“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江小白皱眉。

那人抬起手,慢慢摘下了斗篷。江小白吃惊地发现,竟然是个女人!在明亮的月光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肌肤如玉,长长的秀发垂落肩头,眼睛明亮动人,不过不再是那么刁蛮的样子,反倒有些羞涩的意味。

“江小白,你是不是江小白?”这个女人的第一句话,就让江小白危机感顿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