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无神

更新时间:2021-06-23 03:20:46

无神 连载中

无神

来源:微小宝 作者:莫古道人 分类:玄幻 主角:袁飞乌云 人气:

主角是袁飞乌云的小说《无神》此文是莫古道人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苍炎大陆,诸雄争锋,龙蛇并起。 需时刻镇压体内火鼎的江陵脆弱不堪,倍受欺辱,在一次生死危机中,他偶得大道经文从而彻底镇压体内火鼎,恢复实力的少年重归天才神坛,顺利加入东渊第一宗,神罗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几番摩擦使得江陵得罪出身龙家地位显赫的龙家少爷龙尘,某日,龙尘率人轰破江陵院门,视宗规戒律于无物,欲强势击杀江陵。 生死一线间,职守长老及时出现,救下江陵。为保全家族颜面,龙尘与江陵定下生死台之约。 一上生死台,生死由天命。 江陵强压怒火,潜心苦修,在临战之际觉醒斗神血脉,一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陵混迹在人群中,逃出老者的视线范围,随即几个奔跳起落,转入一条小巷中,而后形如狸猫,亡命狂奔。

虽逃出生天,但此时江陵仍旧心有余悸,那老者实力太恐怖了,超出他的预料。

在他撞碎窗户身形降落的一瞬间,那一枚血色掌印向他杀来,借助碎裂窗户的遮挡,他用尽全力,闪电般轰出一拳,将那血色掌印消耗掉大半。

不过以他五万斤的力道,也仍旧不敌,被击得迅速坠落,同时那余下的威势击在了他的肩头。还好他的身体足够强横,反应足够机敏,否则今日将危矣。

江陵推断,那袁野老者怕是一只脚已经踏入了炼气境第二重真气境,那血色掌印中明显凝聚着他的真气,但却并不完全,这是他还未将元气转化成真气的缘故,若是它完全转化成真气,踏入真气境,江陵将真的插翅难飞。

盏茶功夫后,江陵回到了江家,关上门,坐在铜榻上,江陵总算是大松了口气。

待得完全平复下来后,江陵在伤口简单擦拭了些药水,以他的肉身,这点伤势完全可以承受。

为不让家人担心,江陵整个白天都呆在居所中,到夜间时,他已经恢复如初。

明月高悬,夜深人静,碧空如洗。

江陵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五心向天,很快进入了修炼状态。欲冲破丹田之障,需要高级功法,否则将是徒劳无功,不过他还是不死心,想再度冲击一下,同时这种修炼的状态他很是享受。

在小小的丰阳镇,那些高级功法对他来说犹若天方夜谭,甚至一些人不曾听闻过。不过江陵相信那即将到来的神罗宗中一定会存在,这也是他一直期盼那一天的原因之一。

如水的月光倾洒而下,照耀在江陵身上,与往常不同,今晚的江陵似乎显得格外专注,全幅心神都投入了进去。

他抛却一切,古井不波,宛若老僧入定一样,脑海之中一片空灵,不掺杂一丝杂念。

咚咚咚!

他的体内传出了撞击声,前所未有地浩大与猛烈,仿佛惊雷一样,频频爆响,震耳欲聋。

“空灵状态!”江陵心中一喜,他明白此刻自身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武者的修炼进度可大大提升。

这种状态与天赋无关,而与自身的意志有莫大关联,若意志坚定,一心向武,便会有很大的几率进入这种状态。

此前,江陵曾多次进入。不过,在冲击丹田之障这种境况下还是第一次。

在这种空灵状态下,他引导而来的月光之力自发凝结为锥形,似是无坚不摧,那种冲击力格外强横。

“给我破破破……”江陵心中呐喊着,冲击力的加大使得他感受到了丝丝疼痛,不过他却浑然不觉,眸现疯狂之色。

“嗯?”然而下一刻,江陵却眉头紧皱,心中充满疑惑。

此刻,在他的脑海深处,陡然间传出了一阵阵的诵经声,那声音很宏大与深奥,像是远古的禅唱,又似是洪荒众神的祈祷,源源不绝,划破亘古苍穹,回荡在江陵的脑海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江陵有些发懵,心潮起伏。那诵经之声犹若大道之音一样充满玄奥与繁复,似乎字字珠玑,含纳着莫名的伟力。

每一字响起,都如同海崩渊裂,震彻人心。

“这是……”震惊疑惑充斥在江陵的心间,这是他的本能反应,此刻他仍旧处于那种空灵状态,不可自拔,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陵整个人变得愈发平静,在其腹部丹田中,那天地元气也不再冲击。

然而在他的脑海中,诵经声却经久不息,宏大而悠远,仿似撞响了天钟一样。那种声音似神音,含纳伟力,艰涩难懂。

恍惚中,江陵感觉到整片天地都在摇颤,似是即将倾塌,迎来末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后,江陵自发脱离空灵状态,清醒了过来。

“方才发生了什么?”睁开双眸,江陵眉头皱成一团乱麻。事实上,先前发生的一切他历历在目,那宏大悠远的神音至今似还回响在他的脑海中,只是他难以置信,感觉那仿似梦幻一样。

江陵毕竟非同凡俗,他心志格外沉稳,很快便平复下了激荡的心绪,当下脑海中在急速地思索着,寻找着可能导致这一切异常的可能性。

“难道是那页黑纸?”江陵脑海中划过一道明光,推断道,他想起了那夜猛然窜入他体内将火鼎都彻底镇压的神秘黑纸,他清晰地记得其上刻划着许多蝌蚪状的文字,似是一篇经文,玄奥莫测,艰涩难明。

“那究竟是什么经文?”江陵眉头紧皱,双眸中流露出回忆的神采,回响着先前那如同洪钟大吕般的诵经声。

思及至此,瞬息间,一行行的蝇头小字于其心头浮现而出,清晰可见,犹若掌上观纹。

顿时,江陵瞳孔爆睁,犹若铜铃,极度地不可思议。

“这经文竟是一部神级功法……”观看完毕,江陵呆愣当场,当下不由脱口而出。

“太上玄皇经!神功!……”这部经文很是冗长,在观看了一遍后,江陵只记住了有数的几个字眼。

而在震惊之余,江陵更多地则是惊喜,他欲求高级功法而不可得,不想意外的惊喜却从天而降,且是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神级功法。有了这部古经,何愁不能打破丹田之障,破入元气境。

顾不得去思虑其它,江陵沉下心神,开始迫不及待仔细地研究起这部古经来。

这部神功很是非凡,甚是繁琐与复杂,远非月光天诀可以比拟,甚至超出江陵的认知。虽仅是在元气境,但那运气之法的难度却相当之大。

江陵直看得一阵头大,不过他却也非常人,天资聪慧,且很有耐心,一直在专心地揣摩着。

一整个夜晚,江陵都沉浸其间,如痴如醉,似着了魔一般。而后整整三天,江陵都无时无刻不在脑海中揣摩,推演,希望将其烂熟于心,可尽快冲破丹田之障,破入元气境。

运气之法丝毫马虎不得,这不知是创造者多少智慧的结晶,每一条路线都经历过反复推敲与试验,若是稍有偏差,可能便会导致万劫不复的后果。

在第三天的夜间,江陵终于准备充足,将运气之法烂熟于心,对于每一条运行路线也都清晰明了,了然于胸。

于是,他再次开始发起冲击。

心若明镜,抱元守一,江陵深深沉入了修炼状态。

他集中心神,体悟着游离在周遭的天地元气,随即意念一动,以意驭气,继而又引气入体。

呼呼呼!

猛然间,犹若刮起了九天罡风一般,太上玄皇经始一运转,便引发了巨大的波动。

在江陵头顶上空,无穷的天地元气汇聚在一起,呈倒三角状自其头顶百汇穴狂涌而入,仿似一道飓风,骇人至极。

江陵心中大震,不曾想到这神功竟如此恐怖,始一运转,整个这方天地的元气都波动起来,这比他的月光天诀不知强了多少筹。且不单单可吸收月光之力,而是所有的元气皆可吸收,来者不拒。

幸亏他居所偏僻,无人打扰,否则必会引起他人的注意。那些天地元气虽看不到,但江陵所造成的动静太过浩大,像是刮起了一阵狂风,不可能感受不到。

紧接着,他的身躯突然震颤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跳,英俊的面容在这一刻不复存在,而是显露出几分狰狞之色来。

显然,他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在其体内,那些狂涌而入的天地元气犹若一条条的怒龙般,左冲右突,横冲直撞,造成极大的破坏。

“好强悍的元气!”江陵的鼻息间,不断传出闷哼声,面颊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

他直感觉到体内筋脉仿似被一柄柄的大锤在不断地狠狠敲击一般,有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楚,难以忍受。

他的意志何其坚定,承受力又何其恐怖,曾遭受两年火鼎锻体,承受过不知多少痛苦,但此刻仍旧有些难以忍受,闷哼不断,足可想象那股力量的强横。

“挺住,一定要挺住!”江陵狠狠咬牙,面容上布满着血性与刚毅之色。

原本,他打算去冲击丹田之障,可眼下那些天地元气根本不受掌控,且破坏力惊人,已经完全超出他先前的预料。

江陵已经无暇去顾忌其它,只能严防死守,以强绝的意志硬生生地挺下来,等待那些天地元气的完全消散。

时间若指尖沙般缓缓流逝,江陵体内的筋脉早已遭受创伤,鲜血点点,每一丝时间的流逝,对他而言都是一种难言的煎熬。

那种莫大的痛楚时刻伴随着他,消磨着他的心神,意志乃至信念,甚至蚕食着他的生命。

不过,江陵毕竟非同凡响,天赋异禀,有着超乎想象的意志力,最终他硬生生地挺了下来。

呼吸!呼吸!

江陵一头栽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膛剧烈起伏。此刻他的心中一阵后怕,若是挺不过来,今夜他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江陵从未想象过,仅是修炼一门功法竟会有着性命之忧。

不多时,江陵便沉沉睡去,修炼太上玄皇经事实上并未用去多长的时间,不过他的心神消耗过于严重,度秒如年,使他从未有过地疲累。

很长时间后,江陵清醒了过来,当他感受到自身的变化时,狂喜到无以复加。

攥紧双拳,他的手臂上青筋暴跳,仿似一条条的虬龙般,江陵直感觉浑身上下充满着爆炸般的力量,似是一拳能将天打出个窟窿来一样。

原本,他到达锻体巅峰,肉身力量定格在五万斤已经许久了,难以寸进,然而在经历了先前那疯狂的一幕后,江陵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肉身力量明显提升了。

这由不得他不兴奋,这意味着他的肉身还有进步的空间,甚至可向传说中的那个境界进发。

古籍上有记载,锻体境存在着一种人体极境,抵达后可拥有十万斤力道。不过古往今来,能臻至极境者如凤毛麟角般稀少,无一不是绝世妖才。

一直以来,这只是一种传说,遥不可及。须知,一些天才在锻体巅峰也才拥有一万斤的力道,即便是江陵以火鼎锻体,也仅是五万斤。

十万斤,那简直不可想象,如梦幻空花一样。

然而在修习了太上玄皇经后,江陵看到了希望,也许那对他来说并不是奢望。

“父亲常言道,武道一途,需循序渐进,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如此厚积方能薄发。”

一念及此,江陵果断改变主意。他不再急于冲击丹田之障,破入元气境,而是要踏踏实实淬炼肉体,将其臻至极境。

他相信随着肉身的增强,便是真气境的炼气士也可不惧,甚至打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