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若为神

更新时间:2021-05-13 03:36:16

我若为神 连载中

我若为神

来源:落初 作者:贫僧不秃 分类:玄幻 主角:岳小姐 人气:

《我若为神》作者:贫僧不秃,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岳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曾执一剑辟三界,号苍生万灵;曾登九宵叩天门,吞山河大地。今,山河不在,剑已腐朽。只一少年,从昏暗无光的古战场醒来,望着已不属于他的三界,手执一把腐朽破剑,带着一票仙子女神,欲再登九天……【书友群:130642067(欢迎老司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政回到自己的院子后,便掌灯将那归元功又钻研了一番。

归元功算是最浅薄的一门功法,适用于刚入元道的打基础用,因此归元功基本只能修炼到人境九阶。

而人境之后结出内丹的方法,上面只有只言片语,让赵政有些不满。

他哪晓得,平常人就算天资无比聪颖,从人境到化境少说也得用上个十年八载,故而岳银瓶压根就没想过现在就把结出内丹的方法告诉他。

而且就是她想教给赵政也不行,因为如今只有人境六阶的她也压根不会。

赵政之所以这么急着到化境,除了迫不及待想恢复实力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老对手,还有一层原因就是想见识下这内丹到底是何物。

在他那个年代,精纯的能量是直接储存在穴脉中的,一般很少拿出来使用。因为他们最强横的,乃是被能量无数次淬炼的躯体。

而在看过归元功后,赵政发现如今的世界比他们那时多了许多东西。

比如说武技之外还有术法,这术法一说乃是以实质化的元力,变幻出各种强力招式。

因为元力本身无属相,犹如一张白纸,所以修士能在上面随意涂添,也就有了各式各样的术法。

归元功上也记载了一种最为简单的术法——引火。

这术法人境一阶就可以修炼,乃是用实质化的元力变化出火苗,平常可用以生火照明之类。

赵政从未接触过术法,故而兴致勃勃,连忙修习起来。

这一练,就花了近两个时辰。当一个摇曳的赤色火苗出现在掌心时,赵政舒了口气。

若是武技,十八般兵器他一眼就能融会贯通。可这术法他倒是第一次尝试。

花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弄出这么一朵小火苗。别说杀敌了,就是照明都比不上一盏油灯。不仅如此,还弄得他有些心力交瘁,这还是最简单的初级术法。

想不到这术法竟这般难练,若想在术法上有所成就,赵政估计自己少说得花个十七八年。

奈何他虽有数万年寿命,却最怕麻烦。想了想,手掌一挥火苗散去,索性将这术法之事抛在了脑后。

哪怕不用术法,单纯以强悍体魄加之自己上万年累计的战斗经验,他相信重返巅峰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所以,他干脆将重心放在了修为上。待修为大涨,体魄淬炼得更加强健,对他而言可比这花哨的术法管用多了……

而此刻在那岳家家主岳鹏举房中,听完女儿激动的讲述后,岳鹏举和二长老面面相觑。

房中静了良久,岳鹏举才站起来皱眉沉道:“银瓶,你所说的可是实话?”

“千真万确。”岳银瓶有些忐忑,不晓得将赵政一事说出来是对是错。

但赵政自己都不在意,她也就没太多心理负担了。

岳鹏举凝神思索,旁边的二长老低声道:“大小姐,此事你可千万不可再对他人提起,还有这赵政,你既然拜了他为师……之后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岳银瓶怔了一下,随即醒悟,连道:“我会好好看着他的,只是他哪天要走的话,我怕不能强留下他,所以……”

二长老笑道:“大小姐放心,我已派人去查过了。这赵政果然如他自己所说,完全就是个山野间突然冒出来的野人。无亲无故又没有归宿,只要我岳家以诚相待面面俱到,他自是没有理由轻易离开的。”

“呀!”岳银瓶听完后忽然惊道:“这都什么时辰了,他今天一天都在我院中,一点水米未进,我让人给他送点饭菜过去。”

“去吧。”二长老笑着点头,这大小姐果然聪明,一点就通。

待岳银瓶离开,二长老对岳鹏举郑重道:“家主,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赵政若好生培养,日后绝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人物。可我岳家在彭州城虽然势大,放在整个天辰国也不过二流,若是他光芒过盛,仅凭我们岳家恐怕难以掩盖。此人如何处置,还当从长计议呀。”

“二长老所言极是,不过……”岳鹏举坐回了椅子上,忽然笑了起来:“这世间任何事情,有失必有得。咱们这一宝若押中了,岳家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家主的意思是,我们赌上一把?”二长老想了想又疑虑道:“可赵政虽然现在人在我们岳家,心却不一定会留在这里。就算他日后飞黄腾达,也未必会念在旧情对岳家有所提携,家主这么做,风险是不是太大了?”

岳鹏举摇头不语,许久才似想到了什么似的,开怀笑道:“所以说,有失必有得嘛……”

他笑容中露出几分奸诈,二长老一看就知道岳鹏举肯定有了法子,便不再问了,只说了句仿佛与此事不相干的话:“家主,秦桧那边,也需多加提防。”

岳鹏举眼神瞬间阴郁起来,冷哼道:“放心,迟早有一天,我要将他父子俩挫骨扬灰!本以为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不过突然冒出来个赵政,实在太合我心意了……这一天,不远了!”

“哎。”二长老闻言微微一叹,没入了黑暗。

再说赵政所居的院中,岳银瓶站在门外,手中拖着一个木盘,里头乘着精致的佳肴。

思来想去,她还是亲自为赵政送来了饭菜。

“赵……师父,你睡了吗?”岳银瓶小心的敲了敲门,想起二长老的叮嘱,急忙改口叫起了师父。

不过想想赵政那妖孽的天赋,这声师父也不算太亏。

房中无人应声,但依稀可见烛光。

“师父,我进去了?”岳银瓶说着,慢慢推开了门。

探出脑袋去,就见赵政并没有睡去,而是盘坐在床榻上,双目紧闭,仿佛是在修炼。

岳银瓶将饭菜放在桌上,本想悄悄离去。可看到床上一动不动的赵政,不由生出了好奇之心。

走到床边,她贴近几分就着烛光仔细的打量着这张俊朗的面容。

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年纪,眉宇间却透露着些许沧桑,倒像个成熟的大男人……

他若是那萧家公子就好了,我也就不用拼死拼活去枯林找苦寒木,直接嫁过去得了。

呀,岳银瓶你在想什么呀!

岳银瓶被自己这个突然的念头弄得面如火烧,心跳陡然加快了数倍。再看那张面孔,仿佛多了几分奇特的吸引力,竟让她不由自主的又靠近了一些,已经能清晰感受到他平稳的呼吸。

他的睫毛真好看,简直比女孩子的都长……看着看着,岳银瓶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是出了什么问题,又或者迷了心窍,鬼使神差的就贴了上去。

双唇之间,几乎只有半寸不到的距离。

忽然,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睁开,让岳银瓶瞬间大脑空白,羞愤欲死间猛然惊醒,急忙想要逃走。

然而一只大手直接揽住了她的纤腰,带着她软软的身子一滚,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身上,是这刚刚差点被自己偷亲的男子。

“我,我不是,我只是想……”岳银瓶语无伦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犯了什么傻。

她居然企图偷亲一个男人!?还是个相识不到一天的男人!

天哪,自己莫不是疯了?

此刻,岳银瓶感觉自己脑袋都快被脸上的余温烧糊涂了,也不晓得这是因为刚刚自己的举动,还是现在这尴尬的姿势。

赵政一手还在她腰后,另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直接压在一边,两人的胸膛还紧紧的贴在一起,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他怀抱的宽阔与炙热。

以她人境六阶的修为,不可能挣不脱,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半分力气,连双腿都是软的,浑身上下还有一种陌生而奇妙的感觉。

从里到外,又由外而内,犹如蚁爬,好似电击。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难受还是舒服,总之别提有多奇怪了。

听着岳银瓶混乱的话语,还有莫名的低哼,赵政问道:“你刚想偷亲我?”

“啊,我,我没有!”岳银瓶猛地一叫,差点跳起来了。

还说没有,这做贼心虚的就差写脸上了。

然而赵政却没有反驳,而是忽然捂住她的嘴,沉道:“别乱叫。”

岳银瓶此刻就如虎口旁的小羔羊,完全没了主见。见他霸道的模样,甚至有些为之迷醉。

等她惊醒过来时,来不及暗骂自己不知廉耻,赵政就已经坐了起来。

“怎,怎么了?”岳银瓶刚出声,就见赵政单手一挥,掌风将烛火扇灭。

房间里顿时陷入黑暗,让岳银瓶紧张到了极点。

难道,他,他想就势把自己给……

这时,却听赵政冷然一哼,一股无形的压力蔓延开来,让正胡思乱想的岳银瓶喘不过气。

他目视着窗外,高声道:“藏头露尾无胆鼠辈,非得我亲自将你揪出来吗?”

窗外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然而赵政依旧紧盯着外头,且已经有了几分怒意。

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在背后耍阴谋诡计的人,尤其是这阴谋诡计的实施对象还是自己的时候!

那股威压在刹那间变得冰冷,仿佛化作实质的刀锋。

终于,窗外有了动静。

“神意!?”这声惊呼完全是下意识脱口而出,声音响起后那惊呼声的主人急忙住口,一阵怪风吹过,让门窗嘎吱作响。

赵政眉头皱得越发难看,却将气势收敛了起来。

来人已经走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追也追不上。

这么一折腾,岳银瓶也发觉外面有人潜入,顿时惊坐而起,急道:“你现在这别动,我去找爹爹,还从没人能潜入岳家!”

然而她还没下床,忽然就被赵政的大手拉进了他怀中。

男人炙热的呼吸,吐在她的耳垂上:“上了我的床,可不是想走就能走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