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君引九重

更新时间:2021-05-08 03:00:29

君引九重 已完结

君引九重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上玖殿下 分类:玄幻 主角:孟素生孟 人气:

《君引九重》为上玖殿下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上古时期陨落的君池帝尊十五万年后重归六合九州,苏醒后只致力两件事,一则是寻找出现在梦中的红颜知己,一则是抢了祖神的无忧府做聘礼—— 他的沉睡造就了她的苏醒,他再醒来之时,却是注定要阴阳相隔。 他等了她十三万年,未得一果,他执掌九重锁妖塔,众妖闻风丧胆,因她而沉睡,因她而苏醒。 七月十五,中元月圆。他踏云而来,入她幽梦。 “本帝以天下为聘,四海为礼,换的伊人,入我相思门。”主角:君池娴儿浅歌孟素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抬起流光溢彩的深眸,未给我机会澄清:“听说,孟府有一把宝剑,你今日可带来了?”

祖传宝剑,我迷茫且不会意他这句话,少年郎激动不已:“带了,自然带了。”

他抿唇,似笑非笑:“今日可是谁拔出你的那把宝剑,谁便是你的师父?”

尊神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我一头雾水酝酿着怎么换个法子进孟府,那厢已经将宝剑强行塞进了我怀中,淡淡道:“我让着你,你先来。”

我揣着怀中宝剑顿时想哭,委屈的抬头看他,他倒是笑意盎然,负手续道:“这把宝剑,若非有缘人,定然没办法令其出鞘,你不用紧张,一切自有天定。”

他愈发这样说着,我便愈发没有低,一切自然是天定,那他还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也是为了那一千两黄金?我狠狠摇了摇头,不可能,尊神不会这样俗的。不过瞧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我竟没忍心拒绝,总之是天定,即使拔不出来也有个台阶下。

少年郎满眼期望的等着我拔剑那一刻,“姑娘快试试,说不准姑娘就是这把宝剑的有缘人呢”

有不有缘分我不晓得,我只晓得仔细瞧那宝剑的时候,竟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对了,这把宝剑的主人,便是孟少奶奶吧。

剑离鞘那瞬间,似乎有道红光乍现,我惶然愣住,不知所措,尊神扬袖便从我手中收回宝剑,复又将剑鞘合剑,少年郎愣了又愣,经的身后奴仆提醒才缓过神,尊神先他一步道:“既然姑娘也是命定之人,那你我也不好逆天而行,既然我俩都乃是孟少爷府中的救命之人,多一人,倒是多一分救你母亲的机会。”

什么命人之人,什么救命,他母亲又是何人?这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海中乱成一团,少年郎莫名的失魂落魄,尊神似早已料到,淡然如水,我目光落在了他玉指握住的那把剑上,前世,兄嫂,殉情,这些,又都有什么关联……

“孟家夫人十六年前突然得了失心疯,寻遍天下名医无一能治,其实不过是受了惊吓过度,才会如此。”他行在我的身前,听他这些话后,我更加坚定他方才在我拔剑时放水的猜测,昂头看他:“你究竟是谁?你这样厉害,能破得了千玉扇的结界,定然也能十分容易就将我给打败了,为什么还要容我进孟家?”

他止步转身,明眸剑眉:“进孟府,不是你的目的么?”

我哑然,安静了许久,他才走近我几分,继续道:“你我是同道中人,进孟府,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目的,你我互不干涉,我何须阻挡你。”

他衣袖间有浅浅暗香传来,我倏然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只拧着两只袖子打发时间,他见我不说话,便抬起衣袖,修长的玉指扫过我额角散发,拂至耳畔珠玉铃铛叮叮作响,头次有男子对我做如此亲密的动作,我脸上浑然一热,步伐亦是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不晓得是天意弄人还是如何,我脚下恰到好处的踩了枚石子,不偏不倚,身子失了重心往后倒,恍惚之间只见他极快伸出葱白修长的手指握住我手腕,掌心从我手腕玉镯滑过,握在脉搏处。

秋风瑟瑟,冷风拂面,我呆滞的看着他,面前不知身份的这个人,眉眼清澈,容貌俊逸,倒是十足十的美男子,往日在忘川我好歹也是占了个薄情的名头,多少美男没见过,如今倒是对他……起了贪念……

他握住我的手腕眉头稍拧,迷茫之间仿若见他嘴角弯起,但一闪即过,抿了抿唇,浅声道:“你还起来么?若是不起来,我便松手了。”

若是不起来,我便松手了……

我便松手了……

松手了……

一句话自我脑海中萦绕个千百遍,我终于如梦初醒,急忙起了身子,甩开他的手,羞窘的避开他的目光,偷偷揉了揉滚烫的双颊,深呼一口气,食色性也,可这样公然觊觎人家的美色,实乃无耻也,无耻!

他挑了眉峰,饶有兴趣的瞟了我一眼,继续转身行道:“孟姑娘身为地府的女仙,得阎君器重,怎能不晓得,色字头上一把刀……”

明明是轻飘飘的话,落入我的耳畔却如雷贯耳,脑袋轰的一声炸成一锅粥,他,竟能看出我对他的心思,这番话,是故意提醒我的么。想来我活了这样多年,倒是头一次对男人动歪心思,还被人给逮了个正着……“我,尊神,我没有,我只是,仰慕尊神英姿……”

他抬起广袖,打断我的话,侧过半张容颜,嘴角上扬:“本君,只是要提醒你罢了,不过你放心,本君不伤人。”

我猛吞了口口水,不伤人,是什么意思?

孟家大院,孟允浩欢欢喜喜的命人给我俩收拾房间,朱门怨深,放眼望去,两树海棠惊艳,如火如荼,我缓了一口气,树影重重后大步行来一个女子,女子不同旁的丫鬟打扮,许是府中的旧人,容颜虽失了风华,但也稳重,见了少爷回来之后便迎了过来是,拾起手帕给少爷擦汗水,“回来了,府中给你留着午膳,你先换身衣裳,再去用吃饭。”

孟允浩收回在外人面前那副高傲的样子,瞬间温驯了下来,欢喜拉着她的手道:“秋姨,你看,我将谁给带回来了?”

他挪过身子,闪出了我二人的身影,亦是在那瞬,她惊如弓鸟,半个身子皆是僵住,目光潋滟中有玉珠徘徊,帕子从手中被风吹落,嗓门硬了硬:“少奶奶……”

少奶奶,这三个字,恍若隔世的呼唤,我灵台一恍惚,好似有什么东西模糊闪过眼帘。身畔人垂袖握住我的手腕,汩汩灵力自掌心传进我的血肉,瞬息间那些东西恍若被灵力强行给压了下去,我揉了揉额头,目光瞥至手腕处,他松手,斯文条理的理着广袖,我迎上那人炙热的目光,还是疏忽了这张容颜,上辈子这张脸,曾经是孟家的大少奶奶。

“姑娘恐怕是认错人了,在下乃是孟少爷带回来的师父。”缓了缓,我又补充道:“我也姓孟,我叫孟娴。”

她眼中泪珠滚烫,红了眼圈别过年去,痴痴一笑,自言自语:“是啊,少奶奶,已经走了,怎么还会回来。”

孟允浩蹲下身子寻到她的手帕,起身将手帕递于她,皱眉安慰道:“秋姨,你又想起了那些事情,十六年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