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更新时间:2021-04-06 07:15:20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已完结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绿野仙踪 分类:玄幻 主角:雪蕊雪鸿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小公主的黑马王子》的小说,是作者绿野仙踪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亮如白昼的窗外,色彩缤纷的烟花与金灿灿的星星混在一起,仿若底下嘈杂的人声般喧嚣混乱,雪国最大的城市之一"莲城",整个儿被映的白茫茫,摩肩接踵的臣民,仰着头举臂欢呼,脸上的一棱一角都显得相当分明。在对面灯火通明的长廊下,伫立着国王和他的新王后,拥在一起喜笑颜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斯盈和晓音听了面面相窥,纷纷劝道:殿下,王后娘娘毕竟是你的妈妈了,与其如此闹,她不得好过,你自己也不高兴,何苦么?

雪蕊立即瞪了瞪眼,面红耳赤的大声驳斥道:我妈妈死了,怎么又来一个妈妈?!

晓音斯盈方知说错了话,忙低下头去不言语。雪蕊遂想要出宫去,说:你们给我准备一辆马车。

二人慌得抬起头,都怕她出宫去,便问干什么去?当然不用想也是知道的,只是雪蕊的性子,他们根本拗不过。雪蕊只说去外面散散心,散散心就回来。晓音为难的道:殿下,未成年的皇室是不可以出宫的,这是历来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的。

雪蕊头疼不已,从红木椅子上站起来,闷闷的说:如果不是皇室,我就不会那么痛苦了,你们说,要是我把属于皇室的血都流干了,是不是我就不是皇室了?

晓音斯盈如遭雷劈,满口叫着万万不可!并急忙拿玩具逗她玩,让她绝了这个念头,雪蕊将尼尼抱在怀里,摩挲着它毛茸茸的脑袋,望着面前的积木房子,以一种尤为成熟的口吻说:我已经将近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别老拿这东西哄我。

斯盈喘吁吁的道:小姑奶奶,你可别吓唬我们了才是,我们奴才的命贱,你再说几回这等造孽的话,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晓音也跟着附和,雪蕊听的头昏脑胀,因一心想着雪鸿而闷闷不乐。斯盈见她好几天未曾快活的笑一笑,故忧心忡忡,想素日听人说有一病症就是积郁而成,长时间的郁郁寡欢,会变得轻生,且她刚才那样说话,真真的是那忧郁症的起源!遂和晓音出去了,悄悄地与她说了自己心忧,晓音性子急,说:还需告诉王上去,一个小孩子,没了娘,郁郁不可终日,这如何行的?需得王上开开殿下的心,让她忘了雪鸿。

斯盈拧眉道:可是你知道,她对雪鸿铁了心的,王上又不是没劝过,咱们也磨破了嘴皮子,只是未见得管用。

晓音叹了口气,仍转头回去,斯盈也回去,二人各做各的活计,守着雪蕊。

如此到了第二天,雪思成收到一消息,说是焰都的国王夫妇会来雪国拜访,大概两三天就抵达。因毕珠出身焰都,是个地位低下的女人,所以雪思成很怕焰都国王会嘲笑自己,忍不住愁眉苦脸,对毕珠也冷冰冰的。毕珠看出他的心思,哭道:你也不用为难,早知道你那小祖宗是这样难缠的,我也不来了,你更不必担心我给你丢脸,趁现在来得及,将我休了,踢出雪国!

雪思成见她哭成这样,显得更娇艳了,便自悔不该,劝道:这种气话通通都咽回去,既然寡人已昭告天下你是如今的雪国王后,就绝不会再去更改。若是你变心要离开,我不拦你!

毕珠哭道:谁要离开了?我要是离开,那也都是你逼的遂扑进雪思成怀里,装着哭哭啼啼,雪思成更想到了她的委屈,之前的惧意也全打消,不管哪个国王来了,都会大模大样的面对。

毕珠拭泪后,雪思成便处理政事去了。羞莲伺候她梳妆盥洗了,随后,她欲出去走走,还没出门,却看见一个人影儿闪了过去,大声道:谁在外头鬼鬼祟祟的?

晓音知被发现了,逃也不是,只好乖乖地回来,曲膝道:王后娘娘吉祥!

毕珠一看是公主殿的人,正雪思成不在,越发来了兴趣,笑道:你就是那个小丫头吧?

晓音唯唯的说了自己的名字,毕珠因问她来此何事,晓音本想见雪思成汇报雪蕊的情况,竟只一个母夜叉在,所以脑袋空空什么也没了,只说路过而已。毕珠冷笑:路过?那你躲个什么?本宫又不能把你吃了,看你猫儿见了老虎似的。

晓音紧张不已,低头不语。毕珠当然知道她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她真真的没有心思去打听雪蕊的事,倒是金手指,她做梦都想着,于是与晓音出了门廊,来到一葱葱郁郁的树荫下,晓音越发觉得不详,只是找不到理由辞了。

那齐亚林最喜欢在这种庇荫处闲逛,伏在草丛里,用狗尾巴草的叶子编成数只蚂蚱,尾部留着长长的草茎,一手攥着十来个,手指灵活的活动它们,就像在演皮影戏一样。这当儿正玩得兴起,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子的声音,一下子便认定是肖琴,便循声寻来,透过斑驳的树影,只见王后的背影和一个微微低着头的丫鬟。果然是她!齐亚林略显惊喜,自言自语,她们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只听毕珠神秘兮兮的,同时目光极具贪婪之色,问:那个被公主视为珍宝的金手指,的确是用雪鸿的手指和纯金铸成的吗?

晓音怔了怔,回答道:是的。人骨是会腐坏的,殿下因舍不得,所以用纯金将它裹上,一来可以防止腐坏,二来也可以让手指变得更加美观。

毕珠听了,阴森森的笑道:变得美观的同时,身价也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呀!

晓音察觉了她的用意,忙说:娘娘,奴婢还有事,先行告退了。说着就要走,毕珠严肃道:回来!晓音非常不情愿但却不得不乖乖地回来。

毕珠继续说:你们公主那么小的一个人儿,哪里懂得什么叫做艺术。本宫看那金手指是件价值不菲的艺术品,如果拿到市场上去拍卖,一定可以换回镶在上面的黄金的十倍。如此好的东西待在她那里,着实是可惜了,不过如果本宫去要,她看定不会给的。你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人,下手就容易多了,到时候本宫会给你好处的。

听如此说,晓音几乎魂飞魄散,她居然要通过自己得到金手指!然后拿去拍卖!她瞠目结舌,藏着的齐亚林也诧异了,王后的心竟这般黑的,毕珠问:怎么了?别一副很清高的样子,再清高,也不过是个奴才罢了,是奴才,哪个没做过坑害主子的事儿?不要紧,雪蕊要是问起来,你就编派个理由说不曾见的,她也不一定怀疑得到你身上。

晓音吸了口冷气,低下头道:王后娘娘,奴婢从没干过这种事,如果娘娘非要金手指的话,奴婢可以开口跟公主去借。只是那金手指对公主来说是无价之宝,给多少钱都不卖的,娘娘只看看就罢了。

毕珠气的横眉怒目,恨恨的道:要这样本宫也不在这儿跟你浪费口舌了!本宫说了,本宫不止是想看看而已,而是,不想白糟蹋了那么好的东西。

那那奴婢实在做不到的,娘娘!

毕珠没办法,只好放她走了,还嘱咐她不许将现在这事透露出去一个字,否则小心嘴巴里的舌头!晓音惶惶然的跑走了,想这个女人果然如公主说的那样坏,一辈子都得不到尊重的!毕珠心有不甘,正要走,却见面前站着一个笔挺的男子,她吃了一惊,目光里满满的闪烁着惊惧。你!你是谁,听见什么了?

齐亚林说:全都听见了,娘娘。

毕珠急忙前后左右扫了一遍,齐亚林道:没有别人了,只我一个人听见。

毕珠回过头,眯着眼睛,扫描着他,问他什么人,齐亚林道了名姓。而后却听到一连串的威胁:刚才那些话,你要是敢说一个字出去不及说完,齐亚林便道:奴才不敢,娘娘。

看他倒是个没有二心的人,故细细的将他审视,齐亚林遂问起金手指的事,毕珠听着,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非常尖细,像不受控制一样,有些疯癫又含有几分嘲讽,又一下子板起面孔,说:原来你也想得到金手指啊,只可惜你不是公主殿的人,很难下手。

难,并不代表不可能。齐亚林说,而且,每七天,我都会去公主殿值班一次。

毕珠暗想:倒是个不怕死的。道:原来你早有打算了,不错,亏你跟本宫想法一样,本宫会给你撑腰,就是被发现也不一定得死。

齐亚林的确想看看金手指是什么样的,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却是他想断了雪蕊跟雪鸿之间的唯一联系,他想维持皇室纯正的血统罢了=再则,有点喜欢上了肖琴,违背了王后,王后明里不追究,暗地里说不定会耍什么阴谋诡计,使得她没有好日子过。因说:我会小心行事的,娘娘。我从小被拘贫困之中,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却不想做了皇宫侍卫。

毕珠笑道:本宫明白你的心思,等金手指处理好了,你会得到当侍卫十年也赚不到的报酬。到时候你尽可以离开皇宫,却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多谢娘娘。

晓音急匆匆回到公主殿,满脸绯红,斯盈见了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晓音拍了拍胸口,小声说:没事。

斯盈小声问:你不是却王上那里了,王上怎么说的?

晓音上前端了桌子上的一杯水喝下去,心口仍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说:没有见着王上,倒见了王后,一看见她,我就回来了。

坐在床上枕着大靠枕的雪蕊听了,说道:你们不用白跑一趟,我又没死,每天都报丧去?!

两个侍女急忙扑过来,哭道:殿下,好好的怎么又说这种话?早上幸而吃了点粥,瞧都瘦了一大圈了。

斯盈道:王上每天都打发人来问你身体状况的,还叫我们每天必回一次,殿下吃了什么,用了什么,健康状况如何,王上都要知道的。

雪蕊扭过脸去,冷冷的说:那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每天来来去去,累腿脚是要紧的。

晓音心里也事,便留斯盈一个人劝慰她,自己一边去了。

晓音不由得打开盛放金手指的水晶盒,那金光闪闪的手指,令她目光黯淡无神,复又盖上盖子,放在梳妆镜前,自己在椅子上坐了,胳膊肘撑着扶手,支着脑袋,心内总觉得惴惴不安。忽然,听见也拍窗户的声音,抬头看去,竟是那个齐亚林在伸着脖子举手拍窗户!晓音忙走过去打开窗户,只见他笑容满面,问他:干什么来的?

齐亚林只管她叫做肖琴,说是来看她的。晓音低头羞怯笑道:你这个人也真是的,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弄不清,就兴冲冲的来了!

齐亚林皱了皱眉,什么,难道我弄错了,你不叫肖琴?

晓音笑道:肖琴这两个字和我的名字自是相近,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遂说了自己名字是哪两个字。

齐亚林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原来如此,对不起,一心想看你,却不知道你的名字不是我叫的那两个字。

晓音自为他是喜欢上自己了,且他是个非常直白的人,一点不羞这种事的。没事,你今天不值班吗?晓音问。

齐亚林说:明天才我当值,就在公主殿拐角处的楼梯口。

原来这样,想来怪不得觉得你熟悉,我常常路过那里,想是见过你的,只是到现在才认识。两人隔着窗户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不想早被斯盈发现,齐亚林看到突然又来了一个,急忙问好,晓音才回过神,连忙关了窗户,转过身,瞅着斯盈,脸羞得绯红,斯盈笑道:坏蛋,什么时候弄了这档子事,这么秘密,我都不曾发觉。

晓音面红耳赤的:哪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殿下叫你去呢,你怎么倒是监督其我来了。

斯盈笑道:就是殿下叫我来的,两个人叽叽喳喳了这么久,我想不发现也不成。有瞅见齐亚林在窗外低头忖度,笑道,你掩了窗户干什么?难道这样就能不被看见了吗,傻瓜,快打开,人家都急了,小心再不见你。

晓音回头看了眼齐亚林,转身跑走了。斯盈遂打开窗户,问:你是谁?下次就打正门儿进来,不许偷偷摸摸的。

齐亚林说了自己名字,笑着点点头,斯盈便去了。齐亚林清清楚楚的看见梳妆台上放着水晶盒,里面装着金手指!现在人都走光了,可惜窗户是从里面扣上的,他只好回去筹谋,等明天再来。

两个侍女回到雪蕊身旁,斯盈推着晓音,对雪蕊笑道:殿下,这妮子竟瞒着我们勾三搭四,你说该打不该打?

晓音抬起头辩解:她胡说八道,公主千万别听她的!

斯盈与之争论:还狡辩,刚才我都问了,他叫齐亚林,是个侍卫,喜欢上我们家晓音了,傻丫头还不承认!

不,不,他胡说!不要脸的妮子,你才勾三搭四!

雪蕊听齐亚林也是个侍卫,不禁道:别闹了,晓音姐姐,你趁早儿跟他断了,否则会跟我一样的。

两人一下子冷了下来,斯盈问:殿下她们知道自己犯了她的忌讳了,本想借机让她高兴起来,想不到反而得到了相反的结果。

雪蕊又说:你们也别哄我开心,我现在已然伤心死了,所以看任何事都是悲观的,你们要乐就外面去,我不想将你们的好心情扰了。

晓音斯盈呆呆的站在她跟前,默不作声。

如此过了两三天,焰都国王与王后并带着一个小王子来了,雪思成与毕珠热情迎接,雪思成本想雪蕊也来的,雪蕊却根本不予理会,晓音斯盈怎样劝说都没有用。

当晚,皇宫内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接待焰都国王王后。那小王子是非常可爱而且知书达礼的,留着齐鬓的头发,戴着顶四角帽,顶部镶着一颗大珍珠=他长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猫眼般炯炯有神=鼻子高而挺直,小嘴儿显得文绉绉的,与所有同龄孩子一样,但其本身的贵族修养却是非常难得的。他的名字叫做李趣,今年十岁,是国王王后的心肝宝贝。因希望他能够一直活在享乐之中,所以给他起名字叫趣。

李趣不喜欢这种无聊的宴会,所以在宴会进行到一般的时候就偷偷溜出去了,他的是从紧紧跟着,以为他想小便,遂抱起他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李趣问上哪儿去,侍从说了,李趣摇头笑道:大叔,你弄错了,我不去厕所。

侍卫只好停下,将李趣放在地上,敢问殿下想去什么地方?如果没有要紧的事,就回宴会去,陛下和娘娘若发现殿下不见了,会着急的。

李趣抖了抖长长的衣襟,说: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到了却只在这一片转悠,实在闷得慌。遂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圆圆的勋章,侍卫赵羽龄一看正是自己丢失了许多天的那枚勋章,不禁吃了一惊,伸手看道:殿下!您不是说没有拿吗。

李趣笑道:带我去玩,回头就还给你,不然我就丢了它!

赵羽龄唬的忙道:殿下,千万使不得!

李趣就知道这勋章对赵羽龄来说是大于性命的,所以提前几天就拿去玩,待到用的着的时候才还给他。现在正是用得着的时候,所以他拿出来,让赵羽龄带他去玩,如若不然,赵羽龄是不会同意带他去瞎逛的,且回来还要接受国王王后的审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