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配天圣帝

更新时间:2021-03-02 18:06:05

配天圣帝 已完结

配天圣帝

来源:落初 作者:乱点神州 分类:玄幻 主角:纪峰齐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乱点神州原创的玄幻小说《配天圣帝》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纪峰齐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玄幻爽文】反掌间,山河破碎,天崩地裂。一谈笑,风起云涌,万古湮灭!浩瀚世间有至尊生灵,布下千古杀局,跨越时空,坑杀太虚不灭存在。废柴纪峰误入其中,机缘巧合,却得当世第一古经,从此扶摇直上,风云化龙,逆天改命!武者成圣,撑起血肉中蕴含的天地;修士成仙,斩灭心灵中盘踞的鬼神。两条道路,哪一种更高贵?还是说,兼而有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人,这小子纯属是污蔑!我与杨家从无书信往来,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东西,还望大人明察!”

杨有为当场跪伏下去,神情惊恐,死马当活马医,一口咬定是纪峰污蔑。

“哼,不着急。”

“那从你院中得来我家这家主大袍是怎么回事?上面还沾着血迹,还是我父亲当晚穿的衣袍,杨有为,你还要作何解释!”

“我家的家主大袍,居然落在你的院中,你是怎么得到的?”

纪峰又抛出一个重磅Zha弹。

杨有为冷汗直冒,原先不过是为了泄愤、一时炫耀,这才带回家,没想到居然留下了祸根!

但是不对啊,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老夫藏得这么好,天衣无缝,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家中出了内鬼?

更恐怖的。

沈菲儿的目光几乎是要凝成实质。

恐怖的威压洞射过来,顿时令他冷汗直冒,抖似筛糠,满盘城府落空。

不过杨有为到底是老Jian巨猾,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

“这你是从哪里找来的?私闯民宅你罪过不小啊!大人,我建议先治他一个……”

“不着急,杨有为,等这事完了,我自然愿意背负罪责。”纪峰冷笑。

他有百分百的细心把他送进大牢,到时候为了获得罪证而擅闯一个罪人的民宅,这罪过就小上许多了,就算不小,那他也心甘情愿。

“杨家主?”

沈菲儿的声音更加冷冽,隐隐有了震怒。

无边威压**下来,两人身前的茶水杯都开始摇晃,出现道道裂痕。

杨有为哪里受得了这般待遇,几乎是立刻就心智崩溃,拜伏下来,痛哭流涕。

“大人,您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你不说我怎么能相信你!”

沈菲儿怒喝。

杨有为魂不附体,结结巴巴。

空有一身城府,却鬼迷了心窍,当下一五一十地就说了出来。

“这是那纪家大长老硬要给我的,说要约我等去黑林山一同暗算纪海。”

“起初我还不答应,毕竟无缘无故伤人Xing命实在为我辈武者不耻,但那纪家长老好生卑鄙,居然以我家人威胁,杨某不得已之下,才会出此下册,与那Jian人为伍啊。”

杨有为痛哭涕淋,声音颤颤巍巍。

接着说道:“杨某深知罪孽深重,但家人对我来说就是比生命还要重,小老儿真的是无奈到了极点,最终为了家人,才万分不情愿之下与那纪家长老同流合污!”

“不过,小老儿要说的是,那日真的是有一个妖人作祟,我虽一时鬼迷心窍,生了害人之心,但真的没有动手啊!”

“还望大人明察,如果大人硬要责罚的话,只求饶过我的家人,我杨有为万死感谢。”

说着。

一干长老也都跪伏下去,连连磕头。

祈求沈菲儿的同情和原谅。

哭声,喊声,闹得翻天覆地,惹人心烦。

“这……”沈菲儿顿时犯了难。

她也不过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孩子,哪里经得起这种变故?

论脸皮也不是这老贼的对手,一时间居然不知所措。

反而将目光投向了那个一直站着不说话,气定神闲,方寸不乱的少年。

纪峰目光如炬,老神在在,处事不惊,背部挺直,如玉竹挺立,动也不动。

“大人,我就想问问,本朝律法,如何诉说?”

“嗯,蓄意杀人,情形恶劣,需当偿命,并敬告天下,以平息死者亡魂。”沈菲儿立刻说道。

“这就对了,杨有为有意欺瞒大人,死到临头还要狡辩,草菅人命,为了一己之私就要杀我父亲,我今年不过十五岁,这份痛苦,谁来偿还?”

呼。

穿堂风从门外吹来,将场中的空气焕然一新,心头凉爽。

但风再大也吹不开杨有为心头的阴霾。

这小畜生,好歹毒的心思!居然搬出年龄来压我。

老夫叱咤风云多少年,机关算尽没想到,算差一步,带了血衣,我好恨,好恨啊。

望着纪峰,杨有为心头大恨。

“杨有为,还有什么说的吗?”

沈菲儿面上寒霜。

结合先前对方先前的做派和自己的表现,因为一点儿女情长就心中产生恻隐之心,当真是无地自容。

现在她也就把这股恼羞成怒发泄到了对方身上。

“我……我……不记得说了什么,我……我。”

杨有为一把年纪,极力分说,狡辩诡辩。

但最后还是瘫软在了地上,眼中含恨,满盘皆输。

就在所有人准备此事到此为止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

“慢!”

怎么又是一声慢?

难道今天的主角还没有真正登场,难道结局又会改写?

这声音中气十足,气力鼎盛,纪峰一听,顿觉不妙。

一见来者。

果然,是一个比他大一点的青年,洋溢着自信的微笑。

大约二十岁出头,一身真元浩浩荡荡。

更重要的是他身上,穿着的是正宗的武童生魁首功名服。

武童生魁首的功名服!

关键就在于魁首二字,武童生并不新鲜,但魁首就十分难得了。

大汉科举三年一次,魁首就意味着这三年来郡城以下所有县城中,所有天才的第一位,就落在此人身上。

“皓儿,没想到真的是你!”

见了此人,就是沈菲儿在场,杨有为也顾不上她了。

从地上爬起身,连忙走到杨皓面前,面带狂喜。

杨皓回来了不但意味着他家中出了一个真正的武童生魁首说出去好听,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活下来了!

他也不用为纪海的死偿命了!

“爹,孩儿一路上遇到了方外修士,一举斩杀了两个,这才回来迟了,还请爹爹恕罪。”

杨皓器宇轩昂,精悍逼人,Chun风得意,龙行虎步,来到杨有为身前,当即就是一拜。

“不不不,你能回来爹爹真的很高兴。”

杨有为拂须哈哈大笑,连沈菲儿和纪峰的脸色也不用看了。

沈菲儿站起身:“原来是杨皓,没想到你是白水县城人。”

杨皓目中闪过几丝精光,“老师好,学生还未与老师有过深入交流,没想到居然在家乡见到了老师,当真是学生的荣幸。”

说着他就以摄人的目光打量起沈菲儿的面容来。

打量着打量着,眼睛居然就开始从脸蛋跳到了雪颈。

接着又跳到了前胸,又跳到了倩腰,不加掩饰,毫不收敛!

正在沈菲儿觉得厌恶之时,他又看到前者身旁的纪峰。

杨皓扫了他一眼:“我道是谁,原来是纪家的小废物,怎么,父亲死了就冤枉我的父亲?”

他三年前离开家乡去参加科举的时候就知道纪峰是个废柴,没想到现在还是没什么长进。

真是一个十足的窝囊废,白水城豪门的耻辱。

纪峰的五雷天功对气息收敛的极为完美,不要说杨皓了,就是身边的沈菲儿都察觉不出他已经达到真气境。

虽然真气雄浑,但外表一点都看不出来。

“冤枉?证据确凿,杨有为都已经认罪,你还想怎样?”纪峰冷眼旁观,淡淡说道。

杨皓当即讽刺:“你的话也能信么?还证据确凿,如果你给我半天时间,我不但物证,连人证都能给你招来,你信不信?”

“杨皓!”纪峰声若惊雷,步步紧逼:“你休要血口喷人,你的意思是我的证据,都是伪造的?照你这么说,天下证据都能伪造,一切人证都能找来了,是不是?!”

“哈哈,说不过我就来污蔑我,污我人格,我身为武童生魁首,与城主说话,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资格?你纪峰,真是好大的狗胆!”

“杨皓!给我一周时间,你我生死台上决斗,死生不论,你敢不敢?”纪峰怒喝。

什么?

太冲动了!

这一下,不但是沈菲儿,就是那些家丁都冒出这个想法。

生死台决斗,事关重大,是大汉特有的给与武者的决斗的权利,死生不论,一般提出来那就是存着杀人的心思的。

如果是其他人还好,纪峰才几斤几两,居然就要上生死台,挑战一位武童生魁首?

笑话!

“哼,不谈这事,老师,学生就想问问,家父犯了什么罪过,要如此兴师动众?”

杨皓看不上纪峰,却深感自己受到蔑视,虽然怒极,但还是扯回正题,由此发问。

纪峰暗道不好,没能转移视线。

这个世界对天才的包容力是无限的,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确信,有着杨皓在,杨有为根本死不了!

果然。

经过一番交流,杨皓便笑着拱手。

“这是不可能的老师,我杨皓以这身功名服作保,以家父的为人,断然不可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其中定是有着误会了!”

沈菲儿脸色一僵,魁首功名服作保是历代的传统,是开朝圣皇金口玉言,不得更改。

有功名服作保的话,就是苍云郡的知府来了也无法反驳了。

一来她已经不是学社的讲师,二来这功名服作保就是天才的特权,相当于免罪金牌。

现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动不得他要保的人!

呼。

清风微起。

沈菲儿面露难色,她几乎是确信此事一定与杨有为有关。

但纪峰看得比她还要透彻,抱拳讥笑讽刺。

“那既然杨魁首有如此把握和气度,看来此事是一场误会了,那今日你舟车劳顿,又家人团聚,我也就不打扰了。”

说着,就往大门走去,头也不回。

“站住!”

杨皓冷笑一声,一步跨到纪峰面前,咄咄逼人。

“我父亲没有杀人,造谣者岂能逍遥法外?老师,我建议直接将这小畜生抓起来,直接定一个诬蔑他人的罪过,打断他的腿,略施小惩。”

纪峰勃然大怒,打断他的腿还是略施小惩,这杨皓分明是要逼死他啊!

但现在杨皓身份摆在那里,纪峰的修为也不占优势,不能冲动。

纪峰的目光如鹰隼一般,如刀如枪,狠狠顶了回去。

“杨皓,你不过是凭借武童生魁首服才保住的你父亲,却不能证明他就没有罪过!我纪峰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拿不出证据证明你父的清白,有何资格指控我诬蔑他人!?”

“你有何资格!”

轰隆。

纪峰爆喝,宛若平地一声惊雷,吓了众人一跳。

杨皓眉头一皱。

纪峰能够在他的目光下如若无事,令他意外。

“有何资格?这就是我的资格!”

轰。

他单手一招,真元凝聚,璀璨霸烈,当头**,纵身一跃而起,直直从纪峰打来,毅然决然。

什么!

所有人都在惊呼,沈菲儿也没想到,杨皓居然直接出手,脸色很不好看。

“姐姐不用关心我,我就接他一掌试试!”她刚要出手,就听纪峰呼喊一声,看似不自量力,却有着十足自信,令她停下脚步。

“找死!”看他要出手反抗,杨皓怒极反笑:“一介废物,永远都是废物!我将前往苍云郡学习,而你,将老死在白水县城,永远当一辈子的废物、一辈子蠢货,这就是我与你的差距!”

咚!

完了。

所有人都闭上双目,觉得纪峰命不久矣。

谁曾想烟尘滚滚中,传来纪峰的怒吼:“是么?你说谁是废物?”

什么?

大家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场中,纪峰双手齐出,肌肉震颤,牢牢拦下了杨皓的一拳,虽然脚下滑出了重重的划痕,但毕竟是挡下,毫发无损!

“这!怎么可能呢。”杨皓大惊失色,脸色赭红,恼羞成怒。

他修为高出纪峰这么多,一招不击败,那就是输!

偏偏他还口出狂言,想给纪峰一个下马威,不曾想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吃个大亏。

“再来!”他怒吼一声,歇斯底里,状若疯狂,抬拳又要汇聚真元。

被自己口中的废物击败,那他是什么?

他,不能接受!

“杨皓!”

沈菲儿终于看不过眼,寒声怒喝。

毕竟是蜕凡境高手,即便女声纤细温柔,如今掺了怒火,也变得冰冷刺骨。

杨皓心中一激,终于冷静下来,喘着粗气,脸上无光:“小畜生,今天就先放你一马,以后可得小心,免得一不小心就死了。”

这是赤Luo裸的威胁,明目张胆,当着城主也就是县令的面,都敢放出如此狠话。

可见杨皓今日,真的是丢人丢大,失去理智了。

“哈,废物。”

纪峰丢下一句,转身就走,沈菲儿再待也没意思,索Xing跟在前者身后。

杨皓刚冷静下来,立刻气息引爆,双手攥拳,捏的嘎嘎响,目眦欲裂,却无可奈何,只能生生咽下。

两人一路来到城中喷泉,这才停下。

“弟弟,我……”

沈菲儿有些无奈,更有些愧疚,心烦意乱。

“没什么菲儿姐姐。”纪峰低下头:“今天的阳光,大概是太刺眼了。”

沈菲儿叹息一声,与他并肩而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