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你的泪灼痛了我的心

更新时间:2021-03-02 15:55:33

你的泪灼痛了我的心 已完结

你的泪灼痛了我的心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三道劫数 分类:玄幻 主角:慕容澈姬夜瞳 人气:

三道劫数新书《你的泪灼痛了我的心》由三道劫数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澈姬夜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也许是上天的垂帘,又或者是被自己的痴心所感动,让自己心爱的女子终于成了自己的夫人,虽然还未举行婚礼,但他们的订婚仪式却早已经确立了二人的关系。 瞳瞳已经是自己的了! 她竟然选择了自己! 慕容澈简直不敢相信最近一段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甚至有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呢? 但如果真的是梦的话,慕容澈甚至希望自己能够长睡不醒! 短暂的相处,让他知道了自己并不是做梦,这一切也并非是虚幻的,他是真的拥有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只是让慕容澈还在欣喜间的时候,风间雪竟然又开始不安分了,与其说他是想要趁着稽尚城的皇上姬春荣年幼便一举夺取城池的话,他却不由的更加觉得这回风间雪似乎是和自己争抢姬夜瞳的!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但是他就是这样觉得的。 瞳瞳想要亲自和风间雪对垒,他是不愿意的,毕竟,现在的瞳瞳还对风间雪有着感情,要是万一他们旧情复燃的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公主,我们要去哪里?”一个侍卫上前来,问着正在处理伤口的瘦弱少女。 姬夜瞳听了侍卫话,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头,望着清凉的夜色,东方,已经渐渐露出了鱼肚白,看来,黎明就要来了。 “那你认为该去哪里呢?”姬夜瞳将头靠在残破的墙壁上,闭目养神。 年轻的侍卫不敢再说话,而是扫了一眼正在休息的其他伙伴。 一所荒山上的残败破庙,此刻却是这帮鏖战过后受了伤的侍卫们的栖身之所。马儿都在庙外,张着嘴巴喘着气,经过一整夜的逃亡,它们也都累了。 少女睁开眼来,询问的眼神让年轻的侍卫很不自在。 终于,鼓起勇气:“三公主,咱们还是回尚稹城去吧!这些杀手显然是冲着三公主的身份而来,此事还是交给城主处理比较好。” 还要回去?虽然姬夜瞳未曾见过那个掌管着尚稹城的城主,但是从小月的嘴里听来,他也不会是个什么有人情味的好人。 没有人情味,还算是人么?姬夜瞳轻蔑地笑了笑:“那要是不回去呢?” 侍卫们貌似很惊讶,纷纷跪在地上:“三公主是尚稹城城主的女儿,自然是要回去的。再说,若是不回去,只怕是天下之大,就真的没有咱们的安身之所了。作为尚稹城最忠实的士兵,若是无法将三公主安全地送回城主手中,那属下只能一死以尽职。” 原来问我的意思是假,想要把我送回去,才是真。 姬夜瞳无奈一笑,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又要被人牵着鼻子走了呢。 一个侍卫怕姬夜瞳着凉,脱下自己的外袍,跪着,毕恭毕敬地递给她。 姬夜瞳也不再拒绝,接过来,将自己瘦小的身子紧紧裹在衣衫里。 侍卫说得对,此刻,若是不回去,又能去哪里?那黑衣人,只怕不会善罢甘休,难道要带着这十几个残兵小将,过着逃亡的生活不成? 不管去哪里,能活着,就是好的。 尚稹城,姬家,姬夜瞳。 东方,第一缕阳光已经洒向了大地,沉思许久的姬夜瞳,终于睁开了眼睛。清晨的空气很是清新,一如她明媚的双眸。 一个少女,带着十几个侍卫,骑着高头大马,朝着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驰骋而去。 几日几夜的奔波,终于到达了尚稹城。 神秘的东方古老国度,姬夜瞳的伤也好了大半,所幸的是没有伤到筋骨,到达尚稹城的时候,伤口已经开始渐渐愈合了。 进城之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分。 金色的阳光笼罩在紫金色的琉璃瓦上,闪着刺目的光芒。红色的城墙肃穆,上面还残留着一些刀箭痕迹,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应该是从前发生过的战争的最佳写照吧! 尚稹城,三个隶体字,被刻成一块长款各有十几米的石匾,镶嵌在宽厚的城墙上端,给人一种压抑的窒息感。 吱嘎一声,厚重的城门徐徐打开,进城的道路两旁,已经被齐刷刷地跪着两排穿着铠甲的守卫,垂着头,单膝跪地,一脸肃穆和恭敬。 姬夜瞳带着最后残存的侍卫和驿馆守卫中的幸存者,骑着已经疲倦了的马儿,缓慢地进入了这座被誉为“东方大陆上最璀璨的明珠”的尚稹城。 城门再次关上了,厚重的声响,让姬夜瞳的的心蓦地沉了下去。 回过神来,前面已经是欢迎的仪仗队了。 不明白,不过是个出嫁半路被暗杀、嫁人未遂的失败的新嫁娘,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来迎接么? 看来,自己未来的日子也势必不会让自己觉得无聊啊。 出嫁到半路,又折返回来的,而且又损失了大批的侍卫和婢女小月,这么丢人的事情,姬城主还有兴趣派人来迎接? 姬夜瞳懒得去想那么多了,身侧是百姓们的欢呼声,似乎是在迎接战斗胜利归来的英雄一般,呼喊着、欢呼着、雀跃着。 马上的少女目光沉静,弱小的身子像是一座无形的山一般,给人强大的气场。身后的守卫们这一路虽然没明说什么,但是姬夜瞳从他们的眼神中已经读出来,他们对这位三公主突然间的性格巨变,也是很诧异的。只不过碍于主仆等级,没有问罢了。 算了,这不过是些皮毛,没有必要解释那么多吧。眼前最重要的,是要在古代,在这个未知的时代和大陆,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好好活下去。 仪仗队的前面,是一个骑着枣红色大马的男子,眉宇间跟姬夜瞳有几分相似。只是作为男子,这样的面容未免太过于秀美有余而阳阳刚之气不足。 男子有着轻松自在的笑容,像是三月阳春的阳光一般,见到姬夜瞳,立马驾着马儿迎上去:“瞳瞳,你回来就好!” 瞳瞳?姬夜瞳勉强笑了笑,差点被这个跟自己极为不相称的称呼雷倒。 男子见姬夜瞳秀发因奔波儿凌乱,微微皱眉,朝后面的美貌女子招手。 那女子赶忙弓着身子上前来,做了个福,然后款款地跪倒在地上。 看这女子的打扮和形态,应该不是普通的婢女,看来这男子的地位应该算是很高了吧?姬夜瞳没有来得及多想,因为她提醒自己,现在所面对的人,不会再像小月那般好糊弄,若是让人知道自己并非真正的姬家三公主,只怕是会被尚稹城里这群炙热的子民们给活剥生吃掉的。 男子秀美的眼眸流转,然后很不耐烦地说道:“谁让你跪下的?站起来!” 那美貌女子赶忙爬起来,垂首站在枣红马旁边,一副毕恭毕敬地模样。 女子头上插着满头珠翠,姬夜瞳真担心她那细嫩的脖子能否支持的住。男子像个孩子一般,调皮一笑,从女子头上摘下一朵淡紫色的玉簪,拿在手中比划着。 那玉簪似乎是女子最喜欢的首饰,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但是眼神中却满是不舍。男子察觉到了,胡乱地从腰间摸出一个玉坠子,地给她:“这个,本世子拿这个跟你换,可以了吧?” 那女子见到这玉坠子,赶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芸娘不敢!那是城主赐给世子的,芸娘不敢要。” 男子狡黠一笑,说道:“不敢就算了,我倒也省事。”说完,便不管那女子了,驱使着马儿靠近姬夜瞳,双手将她的一头秀发盘起,在头顶上挽了一个发髻,用方才那支淡紫色的玉簪子别住。 宽大的袖袍带着淡淡的香味,侵袭着姬夜瞳的鼻喉,终于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一个大男人,身上搞得香喷喷的,做什么?姬夜瞳颇有意见地瞄了眼前笑的正灿烂的男子一眼。 “嗯!我家瞳瞳真是美人胚子一枚,这样收拾一下,好看多了。”男子也不管周围那么多的侍卫和子民,还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之中,陶醉着。 姬夜瞳正想着说什么,便听到礼仪官拉长着声音叫着:“吉时到。” “好妹妹,跟哥哥一起回去吧!爹爹还在残阳殿等着呢!”说罢,那男子便牵着姬夜瞳的马儿,跟在自己身后,一前一后往里面行去。 哥哥?也难怪,长得那么相似,而且在尚稹城中的地位还不低,自然是城主的儿子了。听小月说,我只有一个妹妹,那么这个脂粉味儿十足的哥哥,应该是姬城主其他的侍妾所生的吧? 不错,是姬城主,不是爹爹。 只是这个“哥哥”似乎还是十分喜欢自己的呢,有个这样的哥哥,想想也是一件美事不是?想清楚的姬夜瞳嘴角上扬,不自觉的露出了几分笑意。 夕阳下,姬夜瞳挽着一头如云秀发,紫玉的簪子闪着高贵的光,跟着大队的人马,朝着残阳殿而去。 身后,是城墙阴影下的一片黑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