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人鱼情,勇敢爱

更新时间:2021-03-02 13:12:45

人鱼情,勇敢爱 已完结

人鱼情,勇敢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戴美夕 分类:玄幻 主角:唐碧枫 人气:

戴美夕新书《人鱼情,勇敢爱》由戴美夕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唐碧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还记得,海堤旁,枊下白伞俏佳人。那美的贪婪的女子让你宁愿跳入三月天的冰凉湖中也不愿意放手的女子——琉璃,带着她三生三世与这一世的唐碧绯在次相遇,为了救聂枫儿闯入地府,喝过孟婆汤,走过奈何桥,捡过三生石,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我的深情你说我美的不似人间女子,因为我也是妖啊!这一世我们共患难,我只愿你此身安好,其它的一切就算是浮云,我也不愿意让你一人在独自面对,这次换我先离开,可以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人家看孙子把那鱼抱的那么紧,知道他不愿意伤害它,便“呵呵”的笑道:“那行吧!我们就带着它一起走。”

“嗯,好。”说着,孙子清澈的眼睛闪亮亮的看着怀里的白鲤鱼,喃喃道:“我带你一起走吧,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辈子不分开了。”

渐渐远行的两个人,一老一小的缓慢前行着。

孙子问爷爷要给这白鲤鱼取个什么样的好名字?

爷爷满脸慈祥的笑容对着可爱的孙子说:“就叫它,琉璃吧!你看它全身透着白气,我们就叫它琉璃吧!”

孙子乐呵呵的点着头,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开心。“琉璃啊!琉璃!快点长大吧!长大后我就放你去更大的江水之中,和满儿一同玩耍。”

绿色竹编中的水里,白色的鲤鱼像是听懂了般的摇了摇它那漂亮的尾巴。

爷孙俩儿带着白鲤鱼好不容易走到县城的城门口,可此时已是夕阳幕落。

守在城门口的士兵紧闭着大门不让任何村民自由进入。

老汉拉着孙子刚要靠近,就被守城的两个士兵围了起来。

“你们是做什么的?”其中一个士兵问道。

老汉答:“我们是来投靠县城里的亲戚的,我这孙子的父母刚死在了战争中,留下这刚满八岁的孙子,我老汉也将命不休矣,所以过来送孙子去我儿子家中投靠的。”

“骗人的吧!现在是非常时期,所有人不得进入县城内,说,你们是不是别国派来打探中情的汉奸。”

“不,不。官人,你看我们一老一小的,怎么像是汉奸了?你让我们进去找我儿子就知道我没说谎了。”老人家试图解释着。

可那两个士兵根本就无意想让他们进去,另一个更是将老人家狠狠的推倒在地上。

老人家吃痛的摔在地上,满儿立刻双手一伸的护在了爷爷面前。

“士兵哥哥,爷爷他真的是来找叔叔的,他没说谎,满儿可以作证。”

“嘿,这是哪来的小孩子,居然还敢挡在老子的面前,一看这俩就是奸细,杀了他们吧!”两个士兵眼里露出一种贪婪的目光。

老人家一看不妙,立刻站起来拉着孙子说:“满儿,满儿,我们走吧!不去找叔叔了。”

那两士兵一听这话,立刻放狠的目光。“你看,这老头露馅了吧!这城里的所有人都死光了,还敢说你们不是别国派来的奸细。”

“不,不。我们真的不是。”老人家抱着孙子一步步的往后退去。

两个士兵步步紧逼的瞪着这一老一少的说:“杀了他俩报告给上头,说是杀了两个奸细,一定又会得到重赏的。”

“是啊!是啊!反正人命如蝼蚁,这两个人看起来也没什么背景,杀了他们来获得重赏,不错的选择嘛!”

两个商量完,立刻举起腰上的大刀向满儿砍来,爷爷眼疾手快的用胳膊挡在了孙子的面前。

血淋淋的胳膊就在满儿的眼下砍断了。

满儿吓的大声哭喊着:“爷爷,爷爷”

老人家用身体抵挡着那两个士兵的刀子,一脸焦急的大叫道:“满儿快跑,满儿快跑!”

小小的孙子听到这些话,吓的立刻抱着背后的竹编往林中小河里跑去。

“真是该死的老头,死了还要纠缠着我们,你们动作麻力点,那个跟我去解决了那个小孩。”

后面传来爷爷以死的消息和士兵们极力追捕的脚步声。

满儿害怕极了,小小的脸蛋上全是泪水纵横着。

“琉璃啊!琉璃!快点离去吧!后面的坏蛋要杀了我,我死了,你就不能逃走了。”

满儿将竹编里的白鲤鱼小心的放在了河水中,看着河水里那透白的影子停留在他面前不愿离去。满儿痛苦极了。

“爷爷,爷爷”

小小的身体受不住那血淋淋的情景,不断的在安静的林中哭泣起来。

“头儿,找到了,他在那里。”林中有断断续续的脚步上由远至近。

满儿,还在河边上看着白鲤鱼哭啼着。

只是一声,就听到一阵满儿哽咽在喉咙里的声音断在了徐徐流水之声中。

那鲜红的血液顺着河水染红了白鲤鱼的身子,它看着那倒在血泊中的孩子,想呜呜的叫唤着他的名字,他却始终听不见她的声音。

在这夕阳完全幕落的背景中,那一老一少的尸体从温柔到冰凉,他们生逢在乱世绝境之中,还未成长却以消逝。”

故事说到这里,琉璃停了下来,她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一双泛着水泪的眼睛看着船外的某人,犹然记得那小小的身子护住身下的她,花还未熟却错过在硝烟烽火的年头。

水向东流,般支沉重的摇晃到了重重山谷之中,还能听到山林中各种动物发出来的自鸣声,在这青山绿水之中,唐碧绯难得清闲的望着这景色发了神,就差没有一壶好酒让他在船只上尽情的喝个痛快了。

船内,忧伤的气氛还没有消散,纺贤仁微闭着双眼的说:“受人一恩,必经三世清还。种种姻缘毁不了一往情深。”

坐在他对侧的琉璃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哽咽着声音的道:“苦苦的追寻茫茫的失去,太伤心的命运却是断肠人的重逢,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过去的种种,被吹散的往事如风,如今在相逢又如何不能一往情深。”

“我虽然对你们所说的故事不抱任何怀疑态度,但是,现在他不是你们该报恩的时候。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向无法回头的境地。”纺贤仁说道。

聂枫儿一听,立刻激动的站起来。

“你说什么?你这话摆明了是想对付我们。”

纺贤仁不为她的气贽所动,依旧一脸的轻松自得。“你们自己可要明白,他与你们不同,不说远的就说眼前,想必琉璃姑娘也是千年修行的道行,如果为此一朝被天劫散尽,到最后怕是失去两空,那又何必当初在两人心中种下情根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怕我们对付不了天劫吗?姐姐千年道行,又是在玲珑池里修行怎么说也是与一般的妖物成仙不同,你又为何将我们归为一类。”

“那照聂姑娘的话说来,你们是不会罢手喽!”纺贤仁轻挥折扇的望着琉璃,眼里全是睿智的灵敏。

琉璃震了震,只是低着头思考却不在言语。聂枫儿见她如此,一脸的气愤直批纺贤仁。

“你这个穷书生,到底是什么人?管别人家的是非那么多对你有什么好处?”

“哎!聂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唐兄弟毕竟是我的朋友兼未来官场上的同僚,我现在不护着他,更待何日?”

“你,你这个死书生,凭什么在这里气宇轩昂的?我家小姐哪一点配不上那家伙了!”说着,聂枫儿走到他面前一手插腰一指着他那张秀食可餐的脸,骂道:“别以为你是人,我就拿你没办法,信不信我立刻就吃了你,好为我修行更上一层楼,想来你这个家伙的肉质吃起来,一定是又苦又难吃的那种。”

她说完,纺贤仁就一脸的嫌弃样的反击。“你以为我是包子吗?还又苦又难吃,你要是真的吃下了我,小心毒死你这泼妇。”

一听到“泼妇”二字,聂枫儿眼睛就瞪大了的怒视着他。

“你说什么?有种的在说一遍”

“泼妇,泼妇。怎么样?”纺贤仁还在那边叫器的得意着。

这边的聂枫儿眼睛已经冒火的火升三丈高,一脸的杀气着实而起。

“纺贤仁,我一定要杀了你。”

说完,聂枫儿手向上一伸,一把紫色的剑就凭空而出,她看着他,将手中的剑拔出鞘一把又细又长的剑直指纺贤仁的喉咙。

纺贤仁望着脖子上顶着的剑,定了定心神的说:“我不出手阻止,不代表我比你弱,是因为我一出手,你们就毫无回手之地。”

聂枫儿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只是将手又往前顶了顶,剑峰毫不客气的刺破了纺贤仁的皮肤。

“如果,我的意见你不听的话,那么姑娘你就别怪我动手了。”纺贤仁话一说完,双眼微闭,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了几句咒语,没一会儿,在他的身边白气轻腾恍如轻烟般,聂枫儿还没看清他手里握着的是什么东西,只觉得有热感灼着皮肤刺痛,刺痛,手一松,紫色的剑就掉在了地上。

耳边只听到琉璃紧张说了句:“青鸾剑!小心。”便就吃痛的被剑气所伤的倒在了船头的一边。

聂枫儿和琉璃躺在船板上望着面前的纺贤仁,一脸的惊讶。

琉璃抱着聂枫儿问:“你手上怎么会有青鸾剑?”

纺贤仁望了望船板上的两个人,又看着自己手里的剑。背对着船尾的某人不让他看见自己在作什么。只是轻唇浅笑,一脸的不正经。

“呀,呀,呀!你说这柄剑啊!呵呵,是我爷爷送给我的,说来也巧,那天正好听我爹爹说起过它的来历,你们猜猜看,我若拔出它来对付你们,你说你们会怎么样?”

“要么打回原形,要么死!”琉璃眨着细细的睫毛毫不掩饰的回答道,那倒在甲板上的模样远远看去,妩媚温婉,只是她轻咬着嘴唇的扬着脸看着他,一脸的深不可测。

“不过!你也会死,打开它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就承受不了那样的灵力,莫说,你现在能不能好好的运握,单单是拔出来也会气血逆行,这对于现在的你估计也是不小的挑战吧!”

“哈!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你真的能看穿我不会拔出它吗?我的力量也是高深莫测的,只是有时候会灵有时候就会失灵。”

“你这个家伙,太可恶了,我聂枫儿一定不会放过你,要杀就杀我,别为难姐姐,她已经有了上千的道行了,你若把她就这样打回原形,别说我会死在你的剑下,就算是我自己自灭也会化成厉鬼来向你索命。”

“枫儿”琉璃扯着她往后退。

聂枫儿只是转头望着她的脸,一脸的状烈:“我知道大将军最爱的就是你,不枉我这么护你千年,若世上真的还有情,我定会一往而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