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食堂有诡

更新时间:2021-03-01 16:34:42

食堂有诡 已完结

食堂有诡

来源:落初 作者:暮朵 分类:玄幻 主角:夏刘老太 人气:

主角是夏刘老太的小说《食堂有诡》此文是暮朵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破旧的小镇上,唯有街角一间小食堂灯火彻夜长亮。  老板,来个鱼脯丸子素什锦,蜜蜡肘子烩三鲜儿?  老板老板,我家有古怪,快来瞧一瞧?  别急别急,当然~没问题!  美少女诛邪师携毒舌神犬闯世界,烹美食,捉恶鬼,两手都要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暗夜里的庆丰戏园一片寂静,除了牛毛细雨打在树叶上发出的沙沙声,夏初九耳边就只剩下夜叉奔跑时,脚爪敲打地面发出的哒哒声,和“呼哧呼哧”的喘息。

“这家伙好像该剪脚趾甲了。”她追不上夜叉的速度,只能在后面跟着,同时口中禁不住嘀咕,“唔……似乎还应该减减肥……”

“你有毛病啊,能不能不要在那儿自言自语,快点跟上来!”夜叉崩溃的咆哮遥遥从前方传了过来。

它那一身漆黑色的长毛,与夜色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若不是两只眼睛放射出明亮的光,根本无法分辨出它所在的方位。夏初九撇了撇嘴,紧走两步赶了上去,忽然听见夜叉“啊呜”一声怒吼,随即便是一个女人惊恐至极的尖叫声。

“呀!”

敢情儿那害人Xing命的阴灵还是个女的?身为一个女人,怎么能如此残忍?

……哎等一下,那声音听上去,似乎有点耳熟?

夏初九几步冲了过去,眼前的情景,让她一下子愣住了。

这里是庆丰戏园的厨房,虚掩着的房门中透出一星儿微弱的光线。夜叉蔫头耷脑地站在一棵石榴树下,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神色中难得地仿佛有些心虚;距离它三步之遥的泥地里,一个女人跌坐在地上,因为受到了惊吓,全身上下不住地瑟瑟发抖,手里还捏着一块儿色泽红亮的腊肉。

是个活人……不是女鬼吗?

夏初九只觉得脑袋后头一滴冷汗落了下来,走到那女人跟前,赫然发现她竟然是庆丰戏园做了十多年的厨娘赵Chun萍。

这下误会大了!

“赵……赵阿姨。”她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罗叔没跟你说,今天让你们……”

“阿九,你的狗会说话?”赵Chun萍匍匐在地上,声音里是浓浓的惧意。

“不是不是,你听错了。”夏初九赶紧挥挥手,“我是说,你这会儿还留在戏园里做什么?”

“下雨了,我忽然想起院子里还晾了几块腊肉,就赶紧回来收……阿九,你的狗会说话?”赵Chun萍锲而不舍,紧紧追问。

“哈,这个嘛……”夏初九顾左右而言他,“我觉得你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你也清楚的,这两天园子里不太平。”

“为什么你的狗会说话?!”赵Chun萍就跟魔怔了似的,使劲锤了两下地面,失声大喊起来。

你复读机啊?夏初九在心中狠狠翻了个白眼,只得耐住Xing子上前将赵Chun萍扶起来,使出浑身解数宽慰了几句,好说歹说,终于将她哄进了厨房。看着她把腊肉都收拾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这才大松一口气。

“都怨你!”夏初九一边重新系了系夜叉脖子上的牵引绳,一边忍不住踹了它一脚。

“关我屁事!”夜叉直到这时方才算作回过神来,却仍是垂着眼睛不敢看她,“我怎么知道都这个时候了,戏园子里竟然还有人?再说,如果不是你在后头磨磨蹭蹭,像个神经病一样嘴里嘀嘀咕咕,我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还怪上我来了?”夏初九劈手就是一掌打在它脑袋上,“赵阿姨出了名的大嘴巴,你就等着明天全梅坝镇的人都来竞相围观你吧!”

一人一狗斗着嘴,在整个戏园子里转悠了一大圈,最终,重新回到事发地点,那幢三层小楼前。

没有演出时的庆丰戏园总是十分冷清,但平日里,好歹这小楼中还住了几个员工,出出入入,总能带来些许人气儿。然而此刻,整幢楼一丝亮光也没有,一扇扇半开着的窗户,就像是一张张黑洞洞的大嘴,让人怀疑里面随时都有可能探出一颗诡异的头。

更衣间的门紧紧关闭着,昨日那股阴寒的鬼气仍未完全消散,在门框上方缠绕出一条淡淡的黑紫色雾气。

“我得再进更衣间里看看,虽说昨日那位常班主是在楼上被害,但我始终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夏初九说着,从上衣口袋里取出几张符纸,干脆利落地贴在门框上,顺手又从腰后取出一柄尺来长的短剑,通体漆黑,隐泛红光。

夜叉一愣:“你把这东西带来干什么?”

香月剑,夏初九整个家族之中最负有盛名的法宝。传说中,剑身是由一只千年老鬼的整根脊椎骨制成,外面浇筑了一层削铁如泥的玄铁,剑柄则是由寒玉打造,裹着深褐色的兽皮。那兽皮上斑斑点点,尽是黑色的血渍,历久经年,不知多少怨魂厉鬼的Xing命,就葬送在这把剑之上。

“总得带点傍身的东西吧?”她回头对夜叉道,一面轻轻推开了更衣间的门。

“问题是,以你现在这点微末道行,根本就驾驭不了它,带了也是白搭,暴殄天物。”夜叉冷冷嗤笑一声,大脑袋在她腰眼上一拱,将她一下子推进黑魆魆的房中。

夏初九狠狠瞪它一眼:“你这个蠢货,除了坑队友你还会干什么?”

夜叉压根儿不搭理她,径自从她上衣口袋中翻出几只黑色蜡烛,摆放在四方墙角和窗台上,手爪漫不经心地一挥,那几支蜡烛便摇摇晃晃地亮了起来。

这屋子与他们昨天离开时相比并无二致,地上还残留着打斗过的痕迹,靠近桌角的一块木质地板隐隐发黑,那是附在姣姣身上那只阴魂被符火灼烧之后留下的。

按理来说,夏初九昨日已经将那个阴魂灭掉,这更衣间里的阴腐气息也应该随之渐渐消散才对,可为什么现在,那股阴气不单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

夹杂着邪祟的冰冷简直无孔不入,透过层层衣衫和肌肤,直钻进骨血和五脏六腑之内,简直使人无法控制地牙齿上下磕打,浑身就像掉进了冰窟里。夏初九禁不住有点哆嗦,侧身对正在四处嗅闻的夜叉小声道:“我好冷……”

夜叉没有答话,细细地从角落中找起,就连最狭小的缝隙也不放过,直到夏初九转过身,它才闷闷地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你脂肪厚,轻易冷不死的。”

“我……”夏初九下意识地就要上去跟它拼了,费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对着它那肥硕的后背吐了一口唾沫,走向另一侧的墙角,也学着它的样子仔细搜寻。

堆放着各种行头的藤制箱笼、梳妆台上散乱的各种油彩、散发着古怪气味的旧靴子,还有挂在墙上的一件件颜色各异的戏服……

等一下!夏初九从一件拖着长长水袖的大红滚银丝戏服前经过,脚下猛地一顿,回过头来。

“这戏服……”看上去似乎太精致了一点,与旁边那些破旧不堪的衣裳很不搭嘎。

她屏息凝气,捏紧左手中的香月,朝前送出去,在衣襟前轻轻一挑。

仿佛有“嗤”地一声轻响,衣襟朝两边散开,一股阴冷无比的寒气刹然弥漫出来,隐约似乎还包含着一颗颗红得发黑的细小颗粒,以携风带雨之势扑到她脸上。

“臭死了!”夏初九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半步,手上却没有停止动作,腕子一翻,将那戏服从架子上挑了下来,软塌塌落在地上。

她掩住口鼻蹲下身,手指在面前飞快地写了个符,拾起戏服抖搂了两下,定睛一瞧,立时倒抽一口冷气。

这大红的戏装绣功十分精致,明黄色的牡丹娇艳欲滴,栩栩如生,然而在这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掩藏着让人作呕的腐朽。

戏服的里衬同样是红色,只不过,那样的一种“红”,不属于任何染料,它的每一寸,都是由鲜血染成,干涸发黑,腥臭之气遍布,轻轻一抖,便落下一地血痂。

“原来你才是正主。”夏初九强力按压下欲吐的冲动,将右手背在背后竖起两指一弹,一簇幽蓝的火苗倏然跃起。

“烧了你,一了百了。”她咬牙冷笑一声,作势就要将手指凑到戏服下摆。

正在这时,窗外掠过一阵劲风,“哐啷”一声巨响,窗玻璃碎裂,一个红色的身影破窗而入,停留在半空中,厉声喝道:“住手!”声音诡谲得如同指甲从玻璃表面划过。

话音未落,“他”那两条长长的袖子已化作利刃,向夏初九袭来。

夏初九早有防备,身形朝旁边灵巧一闪,左手中的香月剑向那红色的影子掷出。只听“扑扑”两下布料破碎之声,香月剑红光大盛,钉入墙中,带得那红色影子也急速后退,砰地撞在墙上。

“等你好久了。”她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好整以暇对那红影微微一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