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记忆中的那颗子弹

更新时间:2021-01-24 06:22:43

我记忆中的那颗子弹 已完结

我记忆中的那颗子弹

来源:落初 作者:翌枫 分类:玄幻 主角:芳禄哥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记忆中的那颗子弹》的小说,是作者翌枫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这里,我在向您讲述一个战士的梦想,一个战士的爱情。但是,一颗小小的子弹,却让他失去了所有——他的狙击步枪,他的军徽,他的誓言,他的信仰,还有,他那刻骨铭心的爱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追踪国宝

临海市公安局。

“秦队,有人找。”

“来了,来了。”秦川看着手里的文件出来了,“谁找我啊?哈,岩哥!来来来,快进来。”说罢,把我拉进他的办公室。

“行啊,升官了。”我打量着秦川的办公室。

“哪啊,我们队长不在家,我这不当两天家嘛。”秦川摆手道。

“哈哈……”

“岩哥,你怎么跑临海来了。”

“嗨,别提了。我就是一代课教师,今年学校分配来几个硕士,我这学士就不符合学校建设高素质教师队伍的要求了,所以,我失业了。”

“唉……那你住哪?”

“我就在你们公安局附近租了一房子,先住着,等找到工作再说。”

“岩哥,我帮你留意点,看看有什么工作你可以做的。”

“行。”

“对了,岩哥,跟你说点事,我已经把你在北京的消息告诉大家了,他们说会尽快过来。不过现在,我又得通知一下你在临海了。”

“唉……这些年对不起大家了,我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几年没跟大家联系。”脑海里浮现出三年前的那些事,无尽的苦涩。

“岩哥你别自责了,我们都知道你心里苦,我们从没怪过你。大家说,今年的腊月十三再一起给你过生日,到时杰哥和小胖妹都会过来。”

“真的?我……”

我真的没想到,大家都还这么记挂着我,而我却不顾大家的感受,独自消失了三年多,不曾出现过。要不是秦川无意中发现我在北京,恐怕我还是会继续躲下去吧。

子华县。

演习结束了,部队开始休整,我也难得有几天假期。回家看了看父母就直奔子华县了。这是我第一次来子华县,来芳芳的家乡。她已经工作了,不知道会不会在家里。嗨,看看再说吧。我知道她家是开水产店的,不怎么费事就打听到了。马上就到了,心突然加快的跳动。我不知道当我面对她时我会有怎样的表现。但是,脚步还是不自觉的挪动。近了,真的近了。

“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是芳芳,她还是大学时那般,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傻丫头。

“芳芳……”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像大学时那样,每次面对她时,满腹的话语全都不见了踪影,只是傻傻地看着她,静静地看着她。

“焦岩?真的是你?我都认不出来了。”芳芳一时没认出我,惊讶地看着我。

“当兵嘛。黑了,瘦了。”

“但是壮了。”

“呵呵……”

“你怎么来这里了?”芳芳给我拿了一马扎。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我盯着她的眼眸,捕捉她眼中的感情变化。

“找我?”她不再言语,或许,她已经猜测到我会说什么。女孩,总会是那么敏感的。

“我想了很久,有些话……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也许,说了,我会后悔;但是,如果我不说,我会后悔一辈子!”我还是那般看着她,“芳芳,四年多了,你一直在我心里,我不曾放弃过。现在的我,也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我已经不能够随时出现在你面前,去关心你,呵护你,哪怕你并不需要。我只能在远方默默地想着你。”

“我……焦岩,你别这样好吗?别这样对待自己,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我……”她还是大学时那样拒绝着我。

“芳芳,一直以来,我都是毫无指望地爱着你,我不求你会答应我。而现在,我是一名军人,我会有太多的无奈,所以我更不会奢求什么。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一个梦,一个永远存在但却无法实现的梦。因为这个梦,我撑过了一段又一段难捱的时光。”

我看到她的眼中已经出现泪水,“我可以假装不爱你,但感觉骗不了。芳芳,让我自私一次好吗?我愿意等你,等这个梦的实现。不要打破它好吗?”

“我……我觉得很内疚,我无法承诺你什么。”

“不要内疚,所有的一切我来担着,你只要快快乐乐、幸福地生活。你只要知道,在那个山沟里的特种部队里有那么一个人在守护着一个和你有关的梦就可以了。”

芳芳不语,我知道她已经没法再说什么了。面对着眼前这个痴情于自己的傻瓜,她还能说什么呢?

“如果我牺牲了,我会带着对你的爱离开。”我看着她,在心里默默的说。我没说出来,是因为“死亡”对于生活在和平社会的人们来说是那么的遥远,而对我来说,每天都是那么的近……

“就走到这里吧什么话都不用讲刹那间已泪如雨下从此你我各天涯也许再也不见了亲爱的你还会记住我吗”

我静静地听着从街角的音像店传出的歌声,我不知道以后我跟芳芳会怎样,会不会也是从此各天涯再也不见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是躺在了军旗下也无怨无悔,因为我爱了,我毫无保留的爱了,我毫无保留的爱了这一生唯一的爱人。我忽然想起大学时我说过的一句话,人在一生中会遇到一个你认为很对,很想对她好,并且一定会对她好的女孩,但是却没有资格去对她好。或许,我跟芳芳就是这样。

“你的手机响了。”我沉浸在思绪中,没有注意手机在响。

“哦。”是短信,冷队长发的。

“家里有事,速回!”这是我们的习惯说法,有任务时召回在外人员。我看着短信,必须得走了,不知下次见到芳芳会是什么时候。

“怎么了?”

“我得回去了,部队有急事。”

“那你回去吧。”

“嗯。”我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哦,过几天我可能会随公司去趟东南亚出差。”

“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些,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话说吧。

“那我走了?”

“嗯。”

没有挽留,没有多余的话,只有沉默!一步三回头,但还是得离开,我是军人。或许,在她的眸子里还是有丝许依恋的吧。但是,我没看清。

龙刀特种大队。

“队长,什么任务?”等我赶到简报室时他们六个已经都到了,随后大队长进来了。

“都到齐了?”大队长看看我们。

“报告大队长,特勤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好。我来说说情况。还记得你们在“风暴行动”中,带你们穿过镇川县的那辆货车吗?”大队长递给我们一叠照片,是那辆货车的,大概是从监控录像上截图下来的。

“怎么了,大队长?我们违反演习规则了?不应该啊?”王征闻言皱眉道。

“呵呵……不是,事情是这样的。根据你们做的演习简报,结合你们对那辆货车的怀疑,大队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们报告了军区,军区情报处就查了一番。结果一查把军区首长们都吓了一大跳。”大队长见我们都是一副疑惑的样子,接着说,“调查发现那车里运送的全是文物,刚出土不久的文物!”

“什么?文物?”早就觉得那些东西不简单,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那些文物都有1500多年的历史了,那价值……”

“那我们?”

“哦,我先来介绍一下。”大队长指着身边坐着的一个人,“这位是国家安全局的林处长。”

“你们好。”林处长说道。

“你好。”

“好。就由林处长向大家说明一下情况。”大队长坐到了一边。

“事情是这样的。这批文物是被非法盗出墓的。很多都是国家一级保护文物,但现在已经通过秘密途径出境了。”林处长不无惋惜地说,“所以,你们要出趟国。”

“出国?追回文物?”看来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对,追回文物。我们的特情传来消息,现在这批文物已经到了东南亚的Y国,在一个绰号叫“眼镜蛇”的人的手里。一周之内,他要跟一个叫“沙漠孤鹰”的国际恐怖组织进行交易。所以,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大队长身后的投影仪投出了这些家伙的资料。

““眼镜蛇”,亚洲人,国籍不详,具体姓名不详,年龄不详。在J国制造了震惊全世界的军港大爆炸后消失……”除了他犯的案子外,其他的全部不清楚,最可气的是竟然连一张正面的照片的都没有。真不知道是这家伙是厉害的让人捉摸不到,还是国际刑警只拿工资不干事。

““沙漠孤鹰”,活跃在非洲和中东地区的恐怖组织。首领是A国退役特种兵,迈克。布鲁斯,挂号的案子有A国首都大爆炸,S国中央银行金库盗窃,K国边境大屠杀……其中光挂号的爆炸案就有十几起。”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物。

“二号人物是人称“沙漠玫瑰”的美女伊莉莎,策划了T国油气田的大爆炸和八起劫机事件……”乖乖,这美女还真是让人震撼。

“他们的大体情况就是这样。这次行动有国际刑警参加,还有我们国家安全局的同志。”

“我们怎么去Y国?”肖战问道,“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装备怎么办?”

“我国政府已经照会Y国政府,但是这件事涉及到国际恐怖组织,所以Y国政府不想给自己惹太大的麻烦。不过,我国在海上利益方面向Y国施压,使得他们不得不考虑孰重孰轻。现在,Y国已经同意我国军事人员入境,考虑到政治因素,你们不能公开身份,武器由他们提供。”

“他NaiNai的,他们都占了我们多少岛礁国土了。要不是为了我们的国宝,谁搭理他们。最好那个什么“沙漠孤鹰”给他来个炮轰总统府才好呢。”苏辰愤愤地说。

“苏辰,别乱说。我们是军人,这些政治上的事情别乱插嘴。”武副队接道。

“好了,你们回去准备一下,搭晚上的民航客机去Y国。”

“是!”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没有作为第一次应该有的那种兴奋与新奇,只有使命感和责任感。追回国宝,这是我心中唯一所想的。我想,他们也是这样的。

接待我们的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和先期到达的国安部的一个科长,名叫武岳。我们下榻的地方是一家三星级的酒店,据说所有的费用由国际刑警出了,呵呵……感情是让我们多出点力啊。到了酒店我们就见到了即将并肩战斗的两名国际刑警,男的叫埃尔维斯,女的叫温蒂。

刚到酒店,苏辰就碰到难题了。那个叫温蒂的女刑警似乎是对他一见钟情,一直缠着他,搞得他一个劲的向我们做手势,打暗语,难道是要我们帮帮他?不过,他那手势是什么意思啊,不懂,一点都不懂,哈哈……再说,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外国妞缠着,多爽的事啊。我们一致决定,为他们创造条件,哈哈……不过,玩笑归玩笑,我们还是有纪律和原则的,不能让苏辰丢了“阵地”不是?我们有意无意地对温蒂说起苏辰的女朋友,看到她的眼神渐渐暗淡,一句话也不说了。最后,她对我们说,“中国男人,好样的!”竟然还是用的汉语!其实,他们两个的汉语说的都挺不错的,要不等有军事行动的时候还真不好沟通。

我们在外面逛了几天,当然这只是掩饰了,其实是在根据情报摸情况。几天下来,情况摸得差不多了。“眼镜蛇”现在在市郊的的一个大庄园里,这个庄园是一个叫阮秋山的人的产业,这个阮秋山曾在Y国的国防部任职。而且,我们还见到了一个人,美女伊莉莎。看来,“沙漠孤鹰”已经到了。

等我们回到酒店的时候,装备也到了。别说,倒还挺齐全,感觉像是根据A国单兵装备来准备的。有综合头盔系统,探测器、计算机和电台系统,武器系统,多用途服装系统。其他的我倒不怎么担心,就是担心狙击步枪。我的“丫头”是我在88式狙击步枪的基础上改装的,尽可能融合其他狙击步枪的优点,无论是射击距离、射击精度,还是枪的后坐力等,都达到了一个接近完美的境界,全世界仅此一枪。没有比“丫头”更适合我了。他们给弄到的是巴雷特M82A1,使用最广泛的大口径狙击步枪之一。其实,武器不是最重要的,人才是关键,好武器只有在优秀的战士手里才会发挥出它的优势。

“怎么样,对武器还满意吧?”武岳看了看我手里的家伙。

“对这家伙熟悉吗?”我把M82A1递给他。

“巴雷特M82A1,口径12.7mm,初速853m/秒,单发,弹匣容量10发,全长1447.8mm,枪管长736.7mm,枪管缠距381mm,枪重12.9kg,分解后最大长度是965.2mm,最大射程1830m,瞄准装置是M3光学瞄准镜。”

感情这也是一行家啊。

武岳看看大家,都是一副吃惊的表情。

“别这样看我啊,我们国安部也有相关的培训,对各种武器也是熟悉的,可不比你们特种部队差啊。呵呵……”武岳轻松地笑着,把枪递还给我。但是我们都知道一点都不轻松,我们知道训练有多残酷。

“这枪怎么样?”苏辰没了温蒂的纠缠,凑到我这里。

“世界名枪。不过,有当“炮灰”的危险。”

““炮灰”?”

“由于巴雷特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在射击时每发射一发枪弹,从制退器喷出的火药气体都会在射手附近卷起大量尘土和松散颗粒。这会使敌人发现狙击手的位置从而用RPG等武器消灭狙击手。所以使用巴雷特的狙击手得到了一个称号,“炮灰狙击手”。”

“啊?要不,换把枪?嗨,干脆就让他们把你的那宝贝“丫头”弄来得了。”

“我倒是想啊。不过没关系,相信我。别忘了,我这个狙击手可不是一般的狙击手啊。哈哈……”

“那倒是。”

“不过,我得先熟悉一下这枪,毕竟没用过。以前一直都是用我们的88式的。”说罢,我就把枪拆解开了,又快速地组装回去,没想到又把人给惊着了。

“好快啊!焦,你真厉害!”埃尔维斯一脸的惊讶,“你练了多长时间?”

“你说这种枪?”我指了指手中的M82A1.埃尔维斯点点头。

“没练过。”

“没练过?不可能!不可能!中国人都很诚实的。”埃尔维斯一脸的怀疑。

“呵呵……埃尔维斯先生,他的确没有练过这种型号的枪,他靠的是感觉,狙击王对狙击步枪特有的感觉。”冷队长来作证我也是一个诚实的中国人。

“感觉?不可思议。不过,我相信了。“狙击王”,好样的!”埃尔维斯拍拍我的肩。

“我还是喜欢我们的95突啊!”张国栋扔掉手里的M16A4.“哈哈……”

“好了,装备都在这了。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冷队长说。

“队长,我认为我们得认真考虑一个问题。”武副队说。

“什么问题?”冷队长问道。

“阮秋山。”

“嗯,没错。这正是我要说的。阮秋山虽然已经跟恐怖组织有了联系,但至少现在他还是Y国的合法公民,我们不能随便对他采取军事行动,毕竟我们现在是在Y国。虽然Y国政府准许我们军事人员入境,但并没有具体说明我们应该在什么样的范围之内采取行动。”

“冷队长说的对啊,换句话说,Y国政府也只是迫于压力才准许我们入境。他们也清楚,我们会考虑政治因素而不会擅自行动。所以,我们能否追回国宝就不是他们的问题了。他们允许我们入境了,只是我们没有得手而已。但如果我们事先没得到他们的准许就擅自行动,就很可能会酿造国际纠纷。”武岳摆弄着那把9毫米格洛克19**。

“情况就是这样。我们的行动要么是在阮秋山的庄园里,要们是在庄园外。在庄园之外的话就不可避免的会造成平民的伤亡,这是不允许的。那么,我们就得在庄园之内展开。那我们就得想法解决这个敏感棘手的问题。”

“这就是政治啊。”

“政治?得了吧,那东西太费脑子了。”王征撇嘴道。

“要是Y国政府支持我们打掉阮秋山就好了,他现在跟恐怖分子有联系,不会是什么好鸟。”

“哦,对了。刚才大使馆来电话说,Y国的人要跟我们碰头。”武岳忽然想起来。

“真的?看来他们要对姓阮的开刀了。”

“这不好说。”

“我看,他们是不放心我们啊。”

“毕竟,我们是在人家的地盘上采取军事行动嘛,自然会看着我们。要是影响了他们的利益,肯定不会轻饶了我们。”

“嘁。摆明了是不信任我们,还派监军来了。”

“国家利益嘛……”

“好了,好了,他们来的正好,我们需要跟他们协商一下,希望我们的行动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冷队长对武岳,“大使馆有没有说他们什么时候到?”

“应该就在这会儿吧。”

像是回应武岳的话,Y国的人来了。来了四个人,同行的还有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说实话,我们还真不知道该跟这些政客说些什么,所以就待在一边看干部们和他们聊。我们就想知道他们会不会对阮秋山动手。可惜,他们还没决定,警方和军方正在跟总统商量这个问题,要我们耐心等等。他们的理由是,阮秋山在Y国政府内有很大的势力,现任内阁中的很多人都得到过阮秋山的巨大利益,轻易动他不得。如果对他采取行动,阮秋山集团会集体倒阁,那么现任政府就有下台的危险。感情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江山啊。不过现在形势不一样了,他们得到情报,阮秋山在Z国的山区训练自己的武装力量,这是总统所不能容忍的。总统正在想一个万全之策,既打掉阮秋山,又能稳住内阁。

正事说完了,就是那些无聊的寒暄。我们找了个借口,要出去逛逛。那几个Y国人似乎是感觉出我们的冷淡,所以就离开了。不过,我们还是决定出去转转,说不定,逛着逛着就想到法子了呢。

不过,Y国的首都夜景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千篇一律的现代城市风格看着看着就让人觉得厌了。好在这之中保留了少许Y国历史的痕迹,算是无聊中找到了些许安慰吧,呵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