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嗜宠毒医小魔妃

更新时间:2020-12-01 11:41:16

嗜宠毒医小魔妃 已完结

嗜宠毒医小魔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轻倾 分类:玄幻 主角:云逸寒君卿 人气:

主角叫云逸寒君卿的小说是《嗜宠毒医小魔妃》,它的作者是风轻倾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血族少主,一朝穿越成楼家的废材小姐。重活一世,她一改现代时的冷漠,变的时而天真软萌,时而冷酷无情,时而回眸一笑百媚生……但,最终奉行的还是嚣张、狂、酷吊炸天!那个谁,你刚说什么?炼丹师稀有,最高不过四品?那真不好意思,她一个不小心能炼出八品极品丹药“君卿!你真是嚣张!”一名女子泼妇骂街般指着君卿,怒火中烧。而君卿则是无辜的用小手指掏掏耳朵,“本少就是嚣张,不服你咬我啊!”身边一袭玄色的美男搂着她的腰肢,笑的倾国倾城“为夫就喜欢夫人这嚣张的性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楼挽煜仿佛第一次认识自己的这个妹妹似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 夜生沉默,心里为白家人点了一排小蜡烛,替他们默哀一瞬,惹谁不好,非要惹他家恐惧血腥,哦不,是聪明可爱的小姐。 楼挽卿讽刺的勾唇一笑,“怎么样,被自己的玄力打中的滋味儿一定非常的销魂吧。” 白氿瞳孔一缩,看着一脸笑意,就像没有看到眼前的血腥,轻松快意的谈笑风生的楼挽卿,他终于相信白玉兰说的话了,楼挽卿就是一个魔鬼。 “楼小姐,刚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白家一行人,回去以后,老夫定然上门赔礼道歉。”白氿看着云淡风轻的楼挽卿,他第一次正视这个他从来都不看在眼里的废材。 这根本就不是废材,自家小姐败给她,还是她手下留情了呢,如果她早些也这般,只怕……早就夭折了,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哦?你说放就放,那本小姐岂不是很好脾气?”楼挽卿笑意盈盈的看着提着白玉兰站在树上的白氿,手里转动着血玉萧,似乎随时准备出手,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不敢……楼小姐大人有大量……”白氿从树上下来,很是虐成的向楼挽卿行礼。 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自家哥哥怀里,楼挽卿就是想要赶尽杀绝也没这个力气了,盈盈一笑,“本少一向小心眼。” “……”白氿脸上一僵,都快哭了,“楼小姐……” “算了,以后别再找我茬,今儿的事不许透露出去,否则……”楼挽卿顿了一下,眼光扫到之处,都是惊弓之鸟,才满意的继续说到“本少有的是手段让你们生不如死。” 没有人敢怀疑楼挽卿话里的成分有没有掺了水,他们只知道,他以后见了这个小魔女,都要绕道走,没办法,他们害怕呀。 “楼小姐放心,今儿我们出来是被魔兽袭击,我们从始至终都未遇到过楼小姐兄妹。”白氿活了这么久,也是个人精,几乎是在楼挽卿才说完,他就立刻表明。 “你很聪明。”楼挽卿笑了一下,而后就满目寒霜,“带着你的人,滚!” “是是是……”白氿拽着站都站不稳的白玉兰立刻就走,也管其他人,他只想离开这里,离开楼挽卿的视线范围。 其他人听到楼挽卿让他们滚,全都爬起来,争相着跑了,这时候,他们只想在这个小魔女还没改变主意前赶紧跑,没办法,他们怕死啊。 白丰深深的看了一眼窝在楼挽煜怀中的楼挽卿,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也爬起来就走。 只是,他还没走出去几步,就突然被分尸。 还没有跑远的人,回头看到这一幕,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腿。 白丰一死,楼挽卿就压制不住体内的血气翻腾,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白的透明。 “没事逞什么能。”云墨痕语气不好的将楼挽卿抱过去。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楼挽煜和夜生立刻戒备起来,想要从云墨痕手里抢人。 “有本事你也别来啊。”楼挽卿拉拢着眼皮,半点不让的还回去。 早在白丰露出杀气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他的气息了,没想到这男人长得一副谪仙脸,杀起人来这么血腥。 “你以为我愿意。”云墨痕拿出一颗丹药喂给楼挽卿。 楼挽卿看着近在唇边的大手,眼珠一转,伸出小舌,将丹药卷进口中,舌头还有意无意的碰到云墨痕的手。 “活该。”楼挽卿感受到云墨痕一瞬间的僵硬,眼底划过一丝诡计得逞的笑意,明显的心情不错。 “起来。”云墨痕脸黑了一半,这丫头是故意的! “太软。”楼挽卿无奈,她也想起来,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碰这个男人,但是被反噬的她,软的跟面条似的,说话都费力,怎么起来?! “……”云墨痕压着想要撕了楼挽卿的怒火,手一掀,楼挽卿就往前扑去。 “……”楼挽卿默。 她表示,她已经做好和大地妈妈亲密接触的准备了。 “小妹……”还没有从戒备变成惊悚中反应过来的楼挽煜和夜生,一见云墨痕的动作,楼挽煜身体比脑子转的快,立刻飞奔过去接住,闭着眼睛,差点摔在地上的楼挽卿,一脸的后怕。 没有和大地妈妈来个亲密接触,而是被人视若珍宝的抱着,楼挽卿不用想也知道,只有才相处不过小时的便宜哥哥了。 “反应力不错。”云墨痕站起来,凉凉的说了一句。 楼挽卿被自家哥哥视若珍宝的抱着,睁开眼睛,翻了一个白眼,“也不看看是谁的人。” 听到这句话,云墨痕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丫头的能力他是知道的。 “下次,不许再拿命开玩笑,你身上不止只有你自己的命!”云墨痕眼神冰冷的看着楼挽卿。 楼挽煜被看到压力山大,要不是因为抱着楼挽卿,他差点就给云墨痕跪了。 但是人家楼挽卿却只是翻了一个白眼,半分影响都没有。 “你以为我愿意。”把云墨痕的话又还给了他。 “你怎么还这么虚?”云墨痕皱眉,不应该啊,他给她的丹药虽然不是什么顶好的,但也不至于连这点时间过去了,都还没有恢复。 因为契约,云墨痕十分清晰的感受到楼挽卿的虚弱,就好像,跟他说话,都很费力。 “反噬。”当然虚啊,她自己又没玄力,只能跟药神借,可这对她的身体是一个不小的摧残,而且白家那群人那么多次的对她发动攻击,她实力又弱灵魂之力又不足,那么长时间的动用结界,再加上几次三番的用音攻杀人,她被反噬的很厉害的好伐。 要不是因为和他有契约,说不准她这会已经去和阎王爷喝茶下棋了。 “你怎么这么弱!”云墨痕十分嫌弃,他真是上辈子挖了她家祖坟,这辈子才会倒霉透顶的遇到她。 “嫌我弱?那你杀了我呀。”楼挽卿不买账,原主本来就是废材,她刚穿过来,还不知道原主的废材有没有留给她呢。 “你以为不想。”云墨痕冷着一张脸,要是可以,早在那天晚上他就解决了她了。 真后悔,那时候脑抽的扑倒她! 楼挽卿笑了一下,他要是真要杀她,他这时候就不会站在这里了,“那是你舍不得。” 听着楼挽卿和云墨痕的话,楼挽煜和夜生风中凌乱,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他们看的出来、听的出来,这两人都讨厌对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是却耐着性子,阴阳怪气的同对方交流。 “……”云墨痕无力反驳。 转身就想离开,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等等。”一眼就看出云墨痕想走的楼挽卿立刻留人。 云墨痕不耐的看着楼挽卿,那眼底的杀气翻腾的厉害。 楼挽卿无视之,“我要喝你的血。” 云墨痕:“……” 楼挽煜:“……” 夜生:“……” “我魂魄不稳定,需要纯正的血温养我的魂魄。”楼挽卿说的也没有隐瞒,本来她重生那晚她吸收了那些在乱葬岗的怨气和散灵是可以稳定她的魂魄的,谁知道半路出了一个算计她的男人。 让她不仅失去了滋养魂魄的怨气和散灵,还让她魂魄更容易不稳了。 云墨痕:“……” “所以你就把注意打到我身上?”云墨痕笑得嗜血。 “谁让你那晚算计我的。”楼挽卿翻了一个白眼,说的一点压力也没有。 楼挽煜:“……” 夜生想起那晚在乱葬岗看到的,眼中的担忧很严重,不自觉的问道:“小姐,魂魄不稳是不是……” 楼挽卿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夜生,后者吓出一声冷汗,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罢了,需要多久?”云墨痕还是妥协了,且不说那天晚上的事,就说现在,带着这副灵魂的身子,如果魂魄养不好,只怕是不久就会魂飞魄散了,要是这丫头死了,他也活不了。 楼挽卿心情极好的歪着头,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副萌萌的可爱样,“本来嘛,如果你那天没走,三天一碗血的养着,差不多一个月也就恢复了,可以了,如今我被反噬的厉害,只怕每日一碗的养着,三五年也不一定能养回来。” 云墨痕:“……” “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楼挽煜听着自家小妹云淡风轻的声音,急得眼睛都红了。 楼挽卿:“……” “你来说!”楼挽煜瞪向身边的夜生,眼神凶神恶煞的。 “回少爷,夜生是小姐的人,小姐不说的事,就算杀了夜生也没用。”夜生行了一礼,虽然楼挽煜的眼神可怕,但是他更清楚,小姐才是他的主子。 楼挽煜:“……” “你的意思是,我每天都要给你送血?”云墨痕眯着眼睛看着楼挽卿,脑子里再考虑她话里面的真实性。 楼挽卿可爱的撇撇嘴,“那到不用,三天一小碗就够了。” 顿了一下,楼挽卿笑眯眯的继续说:“不过这几天我反噬的厉害,每天一碗是必须的,还得是心头血。”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云墨痕很怀疑,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谁的灵魂不稳要用纯血滋养的。 “你没注意到我的血脉吗?”楼挽卿这次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不过她也不生气,谁让她曾经也打过这男人的血的主意呢,他要是一点不问的给她喝,她才要觉得有问题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