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

更新时间:2020-11-28 10:54:18

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 已完结

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

来源:掌中云 作者:钱多多 分类:玄幻 主角:苏夏君墨尘 人气:

主角是苏夏君墨尘的小说《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此文是钱多多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二十一世纪古医特工,轮回之术逆世重生。一夕穿越,成为苏家废柴三小姐。灵根废脉、武修无为,身为苏家嫡系却被家族恶霸辣手摧花?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废柴觉醒,傲世为尊!一针在手神阻杀神魔阻屠魔,重生一世她经商道驭人心之术步步惊心。“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未曾想,她早已被人盯作猎物 他冷傲嗜血,轻狂神秘,却对这个可口的猎物,渐生情愫。 “死妖孽,你起开!”某女手脚齐踹。 某妖孽压低身子,“爽过了就不认账?那我们再来一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咳咳!” 不知为何,苏夏睡到后半夜猛地咳嗽了起来,胸口一阵阵闷痛,她睁开眼为自己把脉,眼眸满是复杂之色。 古医者亦有五行之说,更以气为主,若全身气运通常无阻,自然身体康健,若气脉受损,那么……五行皆亏,对于习武运气一门来说更是大忌! 什么鬼!这具身体经脉劳损不说,这周身之气更被凝固了,难怪这身子原来的主人被叫做废材,这种身体不废便是奇了怪了。 苏夏这般想着便有意要调理好这身子,再说比武在即,更要万分小心。 怎么才能快速解决这个问题呢?苏夏坐立在船上一动不动,眉头紧锁,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屋外天色渐明,苏夏因为没有睡好还有昨天的“失血过多”头微微有些沉,她重重吐了一口浊气,推开门,看向初生的太阳,心中顿然有了想法。 “太极!” 太极乃阴阳之道变化而来,对改变气脉排浊气有很大的帮助,好在苏夏以前学过最古老的的太极拳法,只要能晨起勤练,加上她配的汤药,必定会有奇效。 说了便要行动,苏夏便开始行动,按照记忆她运转周身之气,出拳! 刚柔并济的拳法,加上苏夏自身对运气的把握,一套拳打下来,她很快便感受到胸口的闷痛之感很快便减轻了许多,周身还有一股……额,奇怪的味道。 怎么一回事?苏夏看着手臂流出的暗色浊液,凑过去闻了闻,好臭! 这是洗髓之时才会排除的东西吧?她阴差阳错把太极拳弄成了洗髓之术?这也太巧合了吧? 苏夏心中一喜,转念又感受到身上的粘腻,一脸嫌弃地看了眼自己,她命已经早起的刘婶准备汤水沐浴。 沐浴过后,刘婶突然发现苏夏气色比之以前要好了许多,粉粉嫩嫩的很是惹人爱,就是身子瘦弱了些,看上去不堪一击。 晌午时分,君墨尘冷着脸夹着眼前的菜肴,可转眼间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吃过饭的功夫他怎么就想到了昨天那个小家伙了? “来人,给本王说说苏夏今早上都做了些什么?” “苏三小姐似乎没有睡好,很早便起来比划着什么,像是在练一套古怪的拳法,不过属下也未曾见过这种拳法,看上去倒是挺好看的!” 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正是君墨尘安排在苏家暗桩。 “好看?” 君墨尘沉声捏住酒杯,冷哼一声,挑眉走到黑衣人身边,挥袖将身后的凳子化作细碎的粉末,他忽然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看到感觉。 “你只需看该看的东西,不该看的小心本王要了你的狗眼!” “属下知错!王爷恕罪!” 黑衣人感觉背脊如同寒冬冰雪般刺骨,咚的一声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不敢抬头。 “在她面前万不能暴露了身份!随时要注意她的动向!” 对他有用的东西,必须时刻在他的视线内,不能出现丝毫的偏差! 君墨尘轻轻勾起唇,有一丝丝邪魅,夹杂在清冷的气质,怎说的是复杂而又惊魂。 此时,苏府后山的苏夏正踩在一堆软泥上发呆,刘婶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她方才问苏夏踩泥是何意? 苏夏淡然地瞥了她一眼,说是接地气! 踩泥与接地气有什么关系?刘婶郁闷地想着,转念间她又有了新的疑问,接地气是什么意思? “刘婶帮我打造一根针,与你们刺绣的针要稍稍粗些,长一些,我画好图纸你快速命人打造。” “是,小姐!” 苏夏用水冲掉脚上的泥土,走进屋内,发现根本纸笔这些东西,但很快她便想到了办法用扯了一截白布,把树枝烧成炭简单地勾画了几下,专门用来针灸的银针便画好了。 她画的银针和普通的银针有所不同,她特意标注了几个地方让人做成可滑动的小银柱,实则只要轻轻转动便可变成银针,这样也不易被人发现。 两天后的比武她一定要夺得头名,为了钱她也要拼一把不是? 苏夏之所以要刘婶打造银针,是因为她方才沐浴之时发现身上双臂淡淡的淤青,这让她想起刚穿来那天打死的那头肥猪,不管是巧合还是算计她都要好好提防着才是。 她后来打听到那人乃城中恶霸,如此简单的把他弄死了,看来当时确实是冲动了些许。 废物就该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吗?可笑! 她苏夏就要证明废柴有时候可是比天才更要强大的存在!哼! “三小姐,老爷那边请您去苏府!” 刘婶过来禀报,眉眼间是无法掩饰的喜色。 “苏府?我这里不也是苏府吗?” 苏夏轻轻地摩擦着指腹,冷眸看向刘婶。 “三小姐,这……这虽也是苏府,但那边的人一直每当这边是本家,所以……三小姐还需忍耐一下才是。” 刘婶赶忙解释着,她这会儿还算是实打实地为苏夏好。 “那走吧!” 苏夏还挺喜欢这老婆子的,比那些道貌岸然的虚伪之人,实在多了。 但苏夏跟着刘婶来到无论是陈设还是装潢比她住的地方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苏府时,她终于明白为何“那边的人”说这里才是苏府了。 “哟,这不废材么?” 打苏夏身边经过穿着不一般的丫鬟似是认识苏夏,轻蔑地啐了一口。 刘婶似有些担忧地看了眼苏夏,按照苏夏的性子定是要教训这丫鬟,但出乎她的意料,苏夏看也没看那丫鬟一眼,目不斜视直直地走了过去。 此刻的苏夏竟有种上位者巡视之感,这通身的气质也并非是一般人能敌的,就算是苏家那位捧上天的天才嫡女,也不见得有苏夏这般有气势。 “穿着破烂也敢进我苏府!” 这时一个半人高的俊美小少年,一身红衣悬在半空,手里捏着一根翠绿的藤蔓。 只是下一刻他捻诀催动着藤蔓往苏夏的方向袭去,藤蔓如同瞬间疯长的头发,带着凌厉的风刃,苏府院子里稍稍接近的物件都被伤的个粉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