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雄龙

更新时间:2020-11-27 11:07:38

雄龙 已完结

雄龙

来源:落初 作者:懒狮子 分类:玄幻 主角:应龙帕蒂 人气:

懒狮子新书《雄龙》由懒狮子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应龙帕蒂,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封面是献给主角的贡品,而俺们的主角,是……一头龙。  或者确切的说,他是一头以“血翼暴君”之名君临帕拉米亚大陆的……恶龙。  万千生灵在他的咆哮声中瑟缩战栗,五个王国拿他束手无策,然而这样的他,其实也有着自己的烦恼。他爱上了一头雌龙,但按照龙族的风俗,他必须在建好巢穴后才能向雌龙求爱,而求爱时,巢穴的富丽堂皇程度则代表着雄龙的诚意多少。于是乎,为了夺取心爱人儿的芳心,他开始史无前例的筑巢行动!  常常有人误会他的动机而加以责难,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竖起中指回答。  “征服世界?你有病啊!那种事情会比求爱更重要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翡翠王都的外城墙上,一双漠然的紫瞳扫过身后无数尸骸铺垫的通道,停留在远方的圣王宫上。

王都街道的零星抵抗已经被悉数清剿,孤立无援的圣王宫的沦陷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场战争的胜利已经确认无疑了。然而在取得完全的胜利前,北方军团还有必需克服的障碍——传说中,拉维利斯王国的初代国王在死后被女神希尔维阿赋予神格位,作为森林女神的使徒守护着圣王宫里的某种东西,至于那位守护圣王宫的银骑士,想必便是骑士王阿雷克斯的英灵。

相信他绝不会坐视奥斯军侵入圣王宫,而一旦神之使徒介入凡人的战争,战争的结果就变得无法以常理预测。

拉维利斯王国的守护神是森林女神希尔维阿,奥斯坦帝国的守护神则是冰雪女神玛蒂亚。身为冰雪女神的使徒,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神之使徒的厉害,那绝对不是在战术层面上能够克服的障碍。本来应该由她亲自出手解决骑士王,但作为北方军团的统帅她必须负起指挥全军的责任,至少在彻底消灭圣王宫外的王国军残兵前,她无法随心所欲的行动。

“殿下!柯利娅殿下!”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她回头望去,只见一名穿着漆黑骑士铠的俊朗青年正朝这边走来。他叫阿诺德,是北方军团最年轻的将军,也是柯利娅所信赖的副将,此刻他的神情显得相当兴奋。

“刚刚接到战报,达尔顿将军的部队终于攻破圣王宫的大门,目前正在……嗯?殿下,那些家伙是?”注意到柯利娅身后的尸骸,青年将军的神情转为疑惑。

“没什么,一小队溃兵而已。只让部下在前线奋战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我也稍稍活动了一下。”柯利娅淡淡的解释着,目光移到阿诺德脸上,语气转为严肃。“比起这种事来,阿诺德,你说达尔顿的部队已攻入了圣王宫?”

“是的。最初遇到银骑士的阻碍,先后被打退了三次冲锋,但在第四次冲锋时总算突破了城门,目前前锋部队已转入了对残敌的扫荡战。属下亦已抽调出两支部队,只要殿下下令,随时都可以过去接管圣王宫的防御。”阿诺德把战况作了简单报告。

“……银骑士呢?”

“这个,达尔顿的报告上说银骑士被不明身份的人击杀,还提醒殿下特别注意。”

“……击杀?”那对苍炎色的娥眉突然皱起,比起“不明身份”来,柯利娅更在意这个词。

不是击败,不是击倒,而是击杀。

达尔顿是帝国军中数一数二的猛将,这样的他连跟银骑士周旋都做不到,却有人能“击杀”银骑士?身为冰雪女神的使徒,柯利娅很清楚凡人和神之使徒的差距,那绝对不是靠着勇气或努力就能弥补上的距离,在这样的前提下,那个击杀银骑士的人的身份就变得极其可疑来。

“……阿诺德,还记得那封信吗?”柯利娅若有所思的问起。

柯利娅说的“那封信”,正是驱使北方军团采取此次奇袭作战的起源,而事情还要从两周前说起……

那时候,柯利娅以及麾下的北方军团刚刚由帝国北疆调遣到南部边境,以接替新败的南方军团,重新规划对拉维利斯王国的进攻。

在过去的八十年里,奥斯坦帝国曾经数度对拉维利斯王国发动攻势,最多一次甚至足足投入了三个军团。然而王国军依靠着边境的坚固要塞,占着天时地利抵抗着帝国军的攻势,而战争相持到最后的结果,总是补给先陷入窘地的帝国军不得不匆匆撤回,在累计付出数十万将士的鲜血后,也只是使得那座染血的边境要塞多了一个“红铁要塞”的别名而已。

柯利娅在帝国北疆的战场是威名远播的“战姬”,但面对着在天时地利上占据着压倒Xing优势的王国军,以及那座难攻不落的红铁要塞,就算是她也找不到有效的战术打破僵局。而就在这时候,一封没有署名的来信送到北方军团的司令部,信里面告知了“白龙山脉的主人暂时离巢”的贵重情报,并积极煽动北方军团从白龙山脉绕道,奇袭拉维利斯王国的翡翠王都。

对这封来源不明的信,柯利娅理所当然予以怀疑,然而信中的提议也确实让她怦然心动。

“白龙山脉”位于奥斯坦帝国和拉维利斯王国的北部边界,是一头上古白龙的巢Xue所在。整座山脉都被这头白龙划为了自己的领地,任何武装势力在附近活动都会遭到龙息毫不留情的攻击,附近居民敬畏的称这头白龙为“霜雪银帝”,同时该山脉也被命名为“白龙山脉”。数百年来,那里都被两国视为军事禁地,就像帝国军从没考虑过朝白龙山脉派遣军队,王国军也没想到在这方向上布置任何防御兵力。

若是真的能穿越白龙山脉奇袭翡翠王都,绝对会一举打破目前战场的僵局,甚至有机会将翡翠王都以西的丰饶平原纳入帝国版图!柯利娅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她一边派出侦察兵深入白龙山脉,确认那头上古白龙是否真的离开巢Xue,一边命令参谋们迅速拟定作战计划。

待到全部疑问消除后,柯利娅便率领北方军团悍然实施了这次空前绝后的奇袭作战。

穿越白龙山脉,摧毁边境哨岗,扫荡沿途村庄,封锁王都商路,假扮商队奇袭城门……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按照作战计划进行着,流畅得如同约定好的演习,或者顺利过头了也说不定,这让柯利娅生出仿佛被放在预先安排好的舞台上演戏似的错觉,而更重要的是到现在也还没猜透寄信者的意图,不安和不快在战姬的心中蔓延成不详的黑云。

“这种不清不楚的状况……到底是谁躲在暗中捣鬼……”柯利娅微皱着眉头。

“就结果来说,我军确实攻陷了翡翠王都,到目前为止战场上也没出现无任何法掌握的情况。”阿诺德如此说着。身为北方军团的高级将领,他当然知道那封密信的存在,而说出这番话的目的也不是想否定柯利娅的感觉,更像是替她整理思路。“至于那封信属下也调查过,但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可否认为……是对拉维利斯王国心怀怨恨的人采取的报复行动?”

“如果事情是这样单纯的话……”阿诺德的推测在某种程度上接近事实,但柯利娅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心,沉吟几秒钟后作出决定。“好吧,既然对残兵的扫荡战已告一段落,军团的指挥权暂时交给你,阿诺德。我,要到圣王宫去看看。”

“殿下一个人?太危险了!请至少带上近卫队……”

“你以为我是谁?阿诺德。”

冰蓝的视线一瞬间截断了阿诺德的话,以狼烟四起的血腥战场为背景,一头华丽的紫发随风扬起,薄紫色的嘴唇抿成高傲的弧线。

“我是战姬,战姬柯利娅!没有人,能在战场上打倒我!”

钢铁的自信透过傲然的言语,化成实质似的烈气冲击着青年骑士的神经,阿诺德感到微弱电流在皮肤下游走。这一刻的柯利娅,犹如司掌战争的冰雪女神降临,北方军团的诸将便是被这样的风仪所吸引,纷纷投奔到“战场上的女武神”——“战姬”的麾下,为她竭尽忠诚。

“明白了,属下会立刻整编军队,尽快接管圣王宫。”阿诺德把手举到胸前,满怀敬意的行了一礼。

“啊,交给你了。”柯利娅点点头,目光随即移到远方的圣王宫,只听低低的笑声从雪白的喉咙中漏出,竟有几分属于捕食者的愉快味道。

“那,在暗中捣鬼的家伙,究竟躲在什么地方呢……”

……………………

拉维利斯第二十三代国王的卢修斯现年四十三岁,以普通人的角度来说,大概算得上是一个Xing格温和的好人,然而站在君王的位置却显得懦弱而缺乏魄力,也因此导致拉维利斯王国长期积弱不振,即使拥有大陆诸国中最富饶的自然资源,也只能被北方邻国的奥斯坦帝国逼得消极防御。

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北方军团袭击翡翠王都的那一天,恰好是卢修斯即位十周年的庆典日。结果,尚未奏响的乐章被自北国而来的血腥号角给打断,面对奥斯坦铁骑的奇袭,本来应该站在阵前领导众人的国王,反而害怕得浑身颤抖,匆匆把指挥防御的责任交给手下的将军,然后便一头躲进圣王宫向守护神的希尔维阿祈祷。

国王是如此反应,王国军的士气自然就此一落千丈,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森林女神如何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挽回王国军的败北。圣王宫的正门被攻破的消息很快传来,卢修斯霎时间被深不见底的恐惧所俘虏。原本就稀薄的王室尊严在这种时候更是被抛到九霄云外,卢修斯在一队十二名近卫骑士的护卫下,慌慌张张地向着圣王宫深处的逃生密道跑去。

“啊,格丽丝黛!格丽丝黛还留在城堡里面,那些奥斯坦的野兽不会放过她的!必须把她接过来!”

大概是看到密道入口近在眼前、恐惧稍稍缓和的缘故,卢修斯顿时顿时想起了女儿的名字。到这时候还挂念着孩子的安危,以常人来看大概算得上情深义重的表现,然而对护卫无能之王的近卫骑士们来说,这搞不清楚状况的要求却只是徒增困扰而已。

“来不及了,陛下!帝国军已攻入了圣王宫,随时可能到这里!我们得在那以前离开!”近卫骑士队长大声主张着。

“唔,但……但是……”

被近卫骑士队长呵斥,卢修斯露出怯懦的神情。缺乏王者器量、仅仅依靠“传统”维持地位的他,就连回嘴都无法做到。

而就在近卫骑士们催促着国王向密道走去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陌生的男声。

“你就是拉维利斯的国王吗?”

“啊,朕是……”

卢修斯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只见一黑衣的青年正从通道的拐角转出来。

来者正是击倒骑士王的应龙,他趁着帝国军清剿残军期间赶到这里。此前一路上他已斩杀了数十名拦路的骑士,身上的黑衣已被染成暗红色,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就连手中的骑士王剑也蒙上了淡淡的血红,汗水和血水在他的脸上混成奇妙的颜色,但那双盯着卢修斯的黑瞳却毫不掩饰的放射着暴戾的战意。

“哇啊啊啊啊啊!”

看到黑发暴君鬼神般的模样,卢修斯被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就是你吗?那好,我有事找你。”

应龙呼出口气,借此调整呼吸,随即向前踏出一步,尽管没有刻意张扬,但他身上散发出慑人的威压却迫得近卫骑士们齐齐退后一步。

“保……保护陛下!”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近卫骑士队长,他率先拔剑向着应龙,而其它近卫骑士也跟着清醒过来,一眨眼间,十二把白刃构成的剑阵就拦在了应龙的面前。

“后面的人立刻带着陛下开离开!这里由我们来拦住……”

近卫骑士队长偏头命令着后面的部下,而眼角的余光却撇到对方嘴角扬起的一抹弧线。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的视界却突然急速倾斜——在意识断绝前,他眼角的余光最后捕捉到的,是一具没有脑袋的身体向后倾倒的画面。

“杂碎们……”冲入剑阵的应龙,一剑横斩切断了骑士队长的首级,续而向着四方愕然惊骇的骑士放射出凶暴的视线。

“给我死吧!”

…………………………

……十分钟后,十二名剑术好手的近卫骑士以支离破碎的模样迎来了死亡,而应龙的身上仅添了几道微不足道的伤口,并且对行动并没造成多少影响。至于现场唯一幸存的国王卢修斯,则瘫倒在血泊的中央,只是整个人似乎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的模样。

“喂!”

滴血的骑士王剑砸在卢修斯的面前,坚硬的石板仿佛豆腐般被切断,应龙上前一步揪住衣领,把卢修斯凌空提了起来。

“告诉我!‘神骸’,被封印在守护神木里面的‘神骸’,要怎么样拿到它?”

“啊,啊……啊……”在应龙的恐怖暴力面前,卢修斯就如同婴儿般毫无抵抗之力,浑身痉挛似的抖个不停,好半天连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啧,被吓傻了吗……那让你清醒清醒吧!”应龙猛地一扬手,按着脑袋把卢修斯压到了地上。

承受冲击的卢修斯半边脸都埋进了温热的血泊里,勉强抬头时,看到不远处近卫骑士队长的首级依旧凝固着难以置信的神情瞪着这边,顿时吓得要蹦起来。然而应龙却牢牢按着他的脑袋,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醒了吗?白痴王,不想变成那模样的话,就告诉我怎么拿到希尔维阿封印的神骸?”

“神……神骸!”这句话让卢修斯猛地抬起头,看着应龙的目光充满骇然。“你……你要神骸?”

“啊,我要神骸,确切的说,我要封印在守护神木里面的神骸,神之隐翼的‘束缚者’!我知道拉维利斯王家代代守护着那东西,你只要告诉我怎么才能把它从守护神木里面取出来。”

应龙冷冷地看着卢修斯,就像老鹰住小鸡似的捏着他的脖子。“你最好快点想起来,到我折断你的脖子为止,只有数到五的时间。”

“你……你究竟是……”卢卡斯恐惧的抬起头,然而在对上那双属于捕食者的眼神的瞬间,他所有的疑问和抵抗都如同沙雕般被摧毁殆尽。

“血……血是开门的钥匙!”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让卢修斯记起了记录在王家古老卷轴中的一段话,他惨叫似的回答着。

“王家代代相传的卷轴上有记载,拉维利斯王族的血……处女之血,那就是开启封印的钥匙!”

“要王族的血?而且,还得处女?”被逼供的一方拼命点头,而听闻的应龙则露出愕然神情。

应龙在心里恶毒的咒骂着森林女神,同时抓着卢修斯的手却开始施加力道。

“既然这样……喂!你有女儿吧?没出嫁的那种!姐姐妹妹,孙女什么的,只要是处女就行!有没有?”

“有……有……”卢修斯一边感觉着脖子快要被捏碎的痛苦,一边拼尽全力的喊出来。“格丽丝黛!格丽丝黛还没出嫁!”

“格丽丝黛?”

“就……就是我的女儿啊!她还留在城堡里!我没有你要的东西,我的血没用的,所以放……放过我!不要杀我啊啊啊!”卢修斯歇斯底里地惨叫出来,挣脱应龙的束缚,连滚带爬地向着密道里逃去。那模样,不但丢尽了一国之君的颜面,就连作为猎物价值也丧失殆尽。

“格丽丝黛……”听闻远方传来帝国军的喊杀声,应龙禁不住露出焦急的神情。“该死的!要赶快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