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铸削镇

更新时间:2020-10-27 11:56:55

铸削镇 连载中

铸削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冷负荷 分类:玄幻 主角:采石巫医 人气:

《铸削镇》是冷负荷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铸削镇》精彩章节节选:群山万壑赴衡门,铁石环扣衡阳城。 归阳道斩西出轨,虎口崖钳东入盆。 铸剑方能环复石,玄铁才能削铁棱。 千古一剑何处觅,铸削城外老妇人。   这是一个源于铸削镇的玄幻故事,在另一方世界,为何羸弱少爷,却身陷刀光血雨。为何傲娇的小姐,却抗拒舒适生活。为何憨厚少年,却嗜血成性。为何元气少女,却愁绪万千。是什么在束缚我们的自由,又是什么在支配着我们的生活,是命运?是时代?是这样的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又来了。”

“不是你叫我来的么。”

“哈哈哈,我可是说不信,就不要来了。怎么,信了。”

“信什么,不是你在我屁股上打了三下,叫我三更来么。”

“你倒还有点儿悟性,不过你如不信,也不用来。”

“好好好,我信。一直跟你姓,龙。”

“少打混,不是说这个,你信不信我乃铸削仙师,愿不愿意习得炼削之法。”

“好好好,我愿意,只是你现在躺在床上,怎么教我。”

“是,我最近有点累,下不得床,不过没关系。”只见老头勉强的支起手,指了指旁边的书柜,说:“那边有个书柜,尽是我毕生收藏之典籍。你先自行参悟,不懂再来问我。日后我得了气力,在教你练体之法。”

“哦。”小丘顺着手臂朝书柜望去,只见此时书桌上的油灯突然亮了,照亮后面的书柜。小丘走了过去,“哇,好多书啊。”

“《本木草纲》、《强生健体操》、《体术基本功》、《兵器榜之削器榜排名》、《论战斗速度之妙用》、《生存秘法之以弱搏强》、《以逸待劳之以慢制快》、《下意识闪避练习手册》、《驱魔辟邪口诀》、《孙得胜游记》、《福尔泰冒险记》。。。。。。《房中秘术之双胞胎的形成方法姿势》。”小丘从上读下来,越读越不对劲,脸色从白色到青再到红色,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连房术都有。哪有什么炼削练体的仙法。

倒是老头惊奇的看着我,“这些字你都认识,这可不只是汉语哦,还有宸鎏语、娉曦语。”

“这有什么难的,这几年藏于闺房,呸,不对,卧室,别的没学什么,就是跟着母亲习得各国语言,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啦吧。”

“少得意,我这些可是集百家之所长,可没那么容易学。”

“就你这些,还百家之所长,我都不乐意看。”

“不愿意就回去睡觉,别来打扰我。”

“别别别,我突然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就对,晚上来我这看书,我指点你一二,保证你收获匪浅。哈哈哈。咳咳咳。”

小丘不屑的做了个鬼脸,随后便拿起《兵器榜之削器榜排名》坐下来看。

这是一本记载铸削镇历年炼制成名削器的书籍,其多为进攻型的刀剑一类,或有记载名人异士凭削器之力,扬名立万,叱咤风云。也有记录凶徒恶煞借削器之利,兴风作浪,血雨腥风。有的便因此命为圣物,有的便记为邪物,全由使用者好恶定义的削器的正邪,而其锋利坚利也大都与之前使用者的实力与影响而对应排名。可怜这削器,一出生便生不由己,(可怜削气一身刚,命似浮沉柔若汤。)而此削器的命运却印证了处江湖之人,不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么?(其真实的削器排名,确未可知,不过大概的属性、运用、形态都有所描述。)

小丘读到此处,不由悲从中来,原来受万人追逐敬仰的削器,却也逃不过命运的安排。一股英雄气短,英雄迟暮的情怀涌上心头。而后便快速的跳过,往后面浏览。“矣,这件玄天甲,怎么这眼熟,这不是我身上穿的这件夹袄么。”小丘看了看自己的身子。“真是哦。我身上既然穿着一件削器。太厉害了。”

小丘从椅子上跃了下,跑到床边。

“爷爷,爷爷,我身上竟穿着一件削器哦,厉害了我的爷。”

“嘘嘘嘘,知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这点出息。”

“我尽然一直不知道,难怪我在寒夜,却感到暖洋洋的。”

“这乃我龙家祖传削器,便宜你了。”

“龙家就我一个后代,不传给我给谁。难道爷爷在外还有个私生子?啊啊啊,又要上演私生子争夺遗产的狗血剧了,心累。”

“碰,想什么呢。其实你是路边捡的。”爷爷一脸不置可否的坏笑。

“不是吧,狗血中的狗血啊,没我啥事了,不仅有私生子,我还不是亲生的,上帝啊,不对,老天爷啊,救救我吧。”小丘跪地仰天长叹!

“碰,你还真敢相信。你脑子锈掉了吧。”

“那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自己看书想去,我要睡觉了,看完自己回屋,别打扰我。”

小丘六神无主的回到椅子上,一边看书,一边数着页码。

“我是亲生的,我不是亲生的,我是亲生的,我不是亲生的。”

直到天明初晓。

“我是亲身的。”《兵器榜之削器榜排名》的最后一页。

“爷爷,爷爷,我是终于知道了,我是亲生的耶。”

无人应答,爷爷些许是睡着了。而后一阵突然的虚脱感,小丘立马回屋睡觉了。

梦里,我似乎又回到那无尽的黑暗,飘飘荡荡。突然我看到一团光,好像还有个人影,我飘了过去。

“夫人,夫人,小少爷怎么还没醒啊,不会是哪天害的病发作了吧?”

“不用担心,没准昨晚又偷偷猫出去玩了,现在啊,睡个懒觉。”

“可怎么叫不醒呢,而且这一天了,不吃饭怎么行啊。”

“等他醒了再吃点就行,本身就吃不来多少。”

我耳边响起母亲和小莲的声音,而眼前一道模糊的光影,却怎么都睁不开,手脚也动弹不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身,我的乖乖。怎么没了声音,不要吓我啊,妈妈,小莲姐,不要走啊,我在的,木有睡啊,快放我区去。当我在内心语无伦次的呼喊、大叫,突然脸颊感觉一股气息袭来,清爽而纯净,慢慢的,慢慢的与我的气息相连,耳边隐约听到一颗跳跃的心脏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快。

“小少爷,小少爷,你怎么……”

是小莲,小莲的声音。我又拼命的挣扎这来自黑暗的束缚,突然鼻尖、人中处瘙痒难耐,许是小莲耷拉下的发梢害的,一个喷嚏,黑暗中束缚我手脚的黑气既然散去,我睁开眼睛。

映入眼眶的是一双闪着晶光的双眸,什么鬼,小丘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头后退。

而此时小莲看见突然睁开双眼的小丘,也是一愣。

两对轻薄娇嫩的双唇,就这样漫不经心合在了一起。

小莲的唇轻柔温暖,像夏日莲花上滚动的露珠。

小丘的唇澄澈冰凉,像冬日高山上恒定的冰川。

合起来的唇,像受了惊的小兔子,瞬间逃离。但这一瞬的感受,却似乎摆脱了时间的束缚,丰富而持久。

小莲的脸颊瞬间红的发烫,似在冒烟。捂住嘴唇转过头去,好在耷拉下来的秀发,遮住了红的发烫的半边脸。

小丘弹滚到墙边,眼含泪水,一副受到莫大委屈的模样。

屋内一阵诡异的静默。

随后。

“啊。。。。”

在龙府外漫步的游人儿,怎地大白天撞在了一起?

原来被一句娃娃尖叫惊出了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