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途天穹

更新时间:2020-10-26 11:24:20

神途天穹 已完结

神途天穹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半醉游子 分类:玄幻 主角:云鹰惜云银月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半醉游子的原创小说《神途天穹》,主角云鹰惜云银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是一个涅槃重生的世界。   这是一个诡奇虚幻的世界。   这是一个信仰坚定却崩溃的世界。   一个看似平凡却背负惊天秘密的少年,他崛起于卑微,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迷茫于错与对的选择,探索地球文明毁灭的真相,当经历一系列不可思议冒险和坎坷成长后,最终发现了深藏在神魔之战背后的秘密,演绎了一段热血而又震撼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代表严寒,更代表着死亡。 一只巨鼠钻出废墟,乌黑身影和黑暗融为一体,两只猩红如豆的眼睛在黑暗里移动着,周围布满水坑,浓稠、深绿、浓烈腐臭的污水满布,浸泡着不知名动物的尸骸。 某种藻类植物斑斑点点分布周围,微弱惨淡的荧光,不足以照亮周围,只能把黑夜点缀的更加阴森。 巨鼠机警的观察着周围,最终在一个巨大洞口停下,这有可能是旧时代的地下交通网络,又或者是某些巨型建筑通道,也又可能是外来世界建筑,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它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因为巨鼠嗅到某种不正常的气息。 这时大片火光和生物密集行动的声音出现了。 巨鼠立刻受到惊吓一头钻进里面,几秒钟后就从通道里发出尖锐惨叫,那声音不断的远去,被拖进洞穴更深的地方,巨鼠惨烈的尖叫停止了,一阵撕裂与咀嚼声音响起。 几分钟之后。 火把照亮了这个地方。 疯狗望着眼前庞大废墟皱眉:“你确定是这里?” 大胖子拿出火柴点燃嘴角的烟卷:“这里面结构非常复杂,据说那些家伙狡猾的很,我们直接杀进去的话会有危险,而且打草惊蛇,很难一网打尽。” 疯狗皱皱眉:“那怎么办?” “你以为找来这么多肉鸡为什么?”大胖子觉得这个问题问的简直是侮辱智商,他将抽一半的烟丢在地上:“菜鸟们,还不快把肉鸡送进去!” 几个雇佣兵走到瑟瑟发抖的拾荒者们面前:“你们耳朵聋了吗?狡狐老大让你们进去!” 拾荒者又冷又怕,这个漆黑洞口像连接地狱的通道,现在就算再蠢的人也已经意识到了,他们纯粹只是诱饵,引 诱某些东西出现,仅此而已! 可是,拾荒者有选择的权利吗? 除非快过子弹,否则没人能从狡狐的枪口中逃生! 因此拾荒者只能在驱赶之下,老老实实的举着火把走了进去。 “你们几个菜鸟小心点。”胖子又燃起一根烟,慢条斯理的抽了一口,悠闲地望着火光在通道里远去,“不要急,让肉鸡们走远点。” 这通道阴冷而潮湿,弥漫着浓厚的腐烂气息,周围遗弃古老工具满布绿色湿滑青苔,大量蚊虫嗡嗡萦绕,充满危险生物的痕迹。 云鹰紧张恐惧之余,又觉得有一些奇怪,因为深不见底的黑暗里面,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微妙而又奇特,难以用语言形容。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那些强大的挖掘者又有什么目的? 拾荒者走过地方不完全是古老时代的东西,更大量可疑的痕迹,破烂布条、动物残骸,凝固鲜血等等,这里面结构非常复杂,走二三十分钟之后,大家就完全无法分辨方向了。 咔咔咔! 某一个不知名地方响起尖锐的声音,像指甲在墙上摩擦发出的,尖锐、刺耳。它断断续续,时而微弱,时而强烈,无法分辨具体位置。 黑暗能激发最原始的恐惧。 未知则将这种恐惧放大十倍百倍! 拾荒者停止前进,浑身僵硬,满头大汗,不知是进是退。四面黑暗又发出簌簌的声音,让拾荒者神经紧绷的更厉害,几乎已经到断裂的边缘。 “啊!” 拾荒者发出声带撕裂般的惨嚎响,人们这才见到毕身难忘的一幕,四周围不知何时密密麻麻布满虫子,绝大多数看起来像甲虫,也有长条多足类似蜈蚣的生物,墙上,地上,甚至人们身上,全都是这样的生物。 云鹰慌忙掀起自己衣服,大腿、腹部、背上,不晓得什么时候爬来好几只虫子,它们啃食过程中没有一点知觉,其中几只咬开皮肉就往身体里面钻。他慌忙抓起火把就往身上烫,烧伤总比被虫子吃光内脏而死要好! 虫子! 全是虫子! 密密麻麻,犹如潮水! 哪怕是胆再大的人见到此幕,恐怕也会吓得亡魂直冒的,几个站在外围的拾荒者发现时候已经太迟,当他们把衣服拉开来一看,只见身体早已血肉模糊,皮肉底密密麻麻且在游走的凸起。 “不!” “啊啊!” 几个拾荒者惨叫倒地,周围虫子纷纷蔓延过来,从人体任何一个可钻入地方进入,若是找不到就干脆咬出一个再钻。 “快跑啊!” 拾荒者处于崩溃的边缘,此话像一颗火星落进火药里,让恐慌一瞬间被充分点燃,完全燃烧了仅有的理智,每个拾荒者都尖叫着向不同方向开始逃窜。 人们好不容易逃出满是虫子地方,却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最前面的人又莽撞触动某个陷阱。 哗啦! 一大桶绿色强酸污水浇灌泼在几人的脸上和身上,强烈腐蚀性的液体顷刻间造成强烈灼烧,大块大块血淋淋头皮连着头发脱落下来,他们脸上、手上,鼓起大量血泡。 “啊啊啊!” 一个拾荒者惨叫掉头向云鹰位置冲过来,此刻样子真与恶鬼没有什么区别了,本能的拼命抓挠被酸液溅射的脸,结果就是大块血肉被剥离,露出血淋淋的骨头,双手十指也只剩骨头,却依然犹如未知的惨嚎大叫。 云鹰面对触目惊心的惨烈画面,心里骇然更是无法言表,因为一个更可怕的事实浮现心头——这些都是布置好的陷阱,这里面的东西是有智慧的! 一杆锋利长矛激射而出。 拾荒者就像脆弱的纸般被贯穿胸膛,恐怖力量活生生将其钉在墙上。 又一把铁钩弹出挂住一个逃跑中的拾荒者,半块肚皮都被活生生的剥掉了,他依然没有察觉般,疯狂的大喊大叫奔跑,鲜血内脏洒几米,最终无力倒在地上。 简直是屠杀! “不要怕,都是陷阱,只要我们一起……” 拾荒者呐喊刚刚到一半,从黑暗长刀凶狠砍过来,刀不算锋利然而使用者的力量太恐怖了,从右肩砍入从左下腹切出,硬生生撕开肉体,还带出一大片鲜血和碎肉,瞬间喷溅周围的人一脸。 那些流出内脏依然在搏动。 拾荒者也没有立刻死去,所有勇气化为乌有,只能发出不似人的凄厉哀嚎,那种绝望和恐惧像一层坍塌大山压在其他人身上。 终于出现了吗? 云鹰见到的是一种闻所未闻的怪物,没有穿衣服,裸露全身皮肤,通体都是树枝和树根状的肉瘤,几乎从头到脚都密密麻麻覆盖满了。 那脑袋上面鼓起一个个大包,犹如恶性的恶性肿瘤,双腿是像袋鼠一样反关节结构,因此拥有更强大的奔跑能力和跳跃力,它们武器主要以长刀、长矛和石锤为主。 挖掘者最起码在一个问题上没有骗人……真的是扫荡者! 这年头变异人到处都是,可是变异往往是不可控的,每个变异人的样子往往不同,这群扫荡者不仅仅摸样完全一致,而且还保留相当的智慧,绝对是难得一见的。 有一个拾荒者绝望中奋起反击。 噗嗤! 拾荒者的刀根本砍不透对方表皮,只是卡在树根缠绕状的肉瘤之间,而扫荡者双手抡起一只大石锤,凶猛的砸在拾荒者胸膛上,狂暴的力量中肉烂骨碎,瞬间造就一坨骨肉筋和衣服混合的死物。 不行! 硬拼必死! 他们比人类强太多了! 更何况扫荡者数量不断增加,一柄柄大石锤就像恐怖杀戮机器般,把每一个接触到的血肉之躯都碾得稀烂粉碎! 人们都崩溃了。 无论往哪里跑都是死。 赤 裸裸的死亡面前,人们歇斯底里逃窜,却又知道最终难逃化成一滩烂肉的命运。无限恐惧和无限绝望会把人神志蚕食得涓滴不剩,那仅剩一点思想和力气也化作哭喊般的哀号。这是一种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靠臆想感受的声音。 那哀嚎和骨肉破碎声音,犹如各种音符般在这里回荡,共同编织起一支来自恶魔交响乐,这足以让人听一遍就能永生不忘。 一具具火热身躯变成碎片。 一个个鲜活生命消逝湮灭! 云鹰从没像现在一样深刻理解地狱的含义,而他的斗志早就在此起彼伏哀嚎和惨叫中化为乌有了,只能抱着赌徒般的心态,跟着幸存的拾荒者,从一个扫荡者分布较少的角落里冲出。 砰! 又是肉体爆开声音! 那前一刻跟在身边的同伴,突然就被追上来的扫荡者一锤砸倒,数个扫荡者立刻围上来几道沉重石锤砸下去,那满地的血肉简直垃圾还低贱! 血淋淋画面极大刺激云鹰。 他将毕生之力都聚集双腿之上,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逃出这里! “啊!” 这时一个跑在前面的拾荒者惨叫倒地,有一个兽夹给夹住了他的脚,自制兽夹的威力大的出奇,几乎把骨头都给夹碎了,破碎骨渣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帮帮我!” “求求你帮帮我!” 云鹰连想都没有想就要跳过去,谁知拾荒者一把拽住他的脚,云鹰失去平衡直接摔倒在地上。 那个拾荒者涕泪横流:“帮帮我!” 云鹰大吼道:“我救不了你,放手!” “给我一个痛快!”拾荒者满脸绝望说:“如果落在恶魔手里,我宁愿立刻死!” 云鹰犹豫了。 他没有杀过人! 这时有一道黑影已经追过来。 “给我一个痛快啊!”拾荒者歇斯底里大吼起来:“求求你!” 云鹰从喉咙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奋力举起短剑砍在对方颈部,喷溅鲜血洒满脸,血腥气味布满口鼻,云鹰擦一把脸,弃掉染血的短剑,挣脱紧握着右腿的手,连滚带爬的站起来,继续向通道深处狂奔! 第一次杀死同类! 拾荒者临死前绝望的脸,却像阴霾般在眼前在心里挥散不去。 云鹰双眼血丝满布,只觉心灵深处压抑着一座火山,让他想要愤怒大喊大叫,但是现在并不是时候,这个地下通道像蜘蛛网般密集,谁也不知道里面藏着多少危险生物。 那黑色身影丢下沾满红白之物的石锤,从背后抽出一根短矛投射过来。 尖啸声响起,当危险感觉笼罩心头,云鹰几乎条件反射般侧开神,那锐利矛锋擦着脸射过去,甚至割断了好几根头发! 扫荡者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年幼人类,竟然如此敏锐机警! 云鹰与死神擦肩而过,继续竭尽全力狂奔,他发现前方不远有一个拐角,所以毫不犹豫冲了进去,这是个分叉口,有三条不同方向,云鹰赌一把,冲向其中一个,藏在墙的后面。 他体力有限,已经快跑不动了。 若继续逃下去一定会被扫荡者追上。 只能寄希望于扫荡者不要选择这条路。 黑色身影追赶而至,迟疑几秒钟,没做出选择,扫荡者是经验丰富的猎手,他感觉到脚步声的消失,说明那个人没有走远,一定就藏在旁边,所以没有选择盲目追击,希望凭借敏锐的听觉,找到这个家伙的位置。 此时此刻云鹰就藏在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 一颗心脏就像打鼓般直跳,仿佛想要冲出胸口。 这次彻底完了,这个扫荡者不会走,他在等,等云鹰出现,这时就算有一点点破绽,可能都会被对方给捕捉到。 怎么办? 云鹰握紧拳头,手心里全是汗水。 这个时候又一股强烈危机感笼罩心头。 云鹰感觉到什么,当猛向左看过去,瞳孔猛然一阵收缩。 这一块满是荧光青苔的墙壁之上,巨人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硕大无比的黑色轮廓,它足有八条长长的腿,关节处长满钢针般的绒毛,犹如剃刀般锐利,十二只猩红眼睛,每一只都流露出残忍的光芒。 变异兽! 一只巨型蜘蛛! 一只足有两米多大的蜘蛛! 这个危险的生物趴在墙上,它显然已经锁定云鹰了,正一点点的靠近过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扫荡者也听到声音,从背后又抽了一根长矛,正在向这个地方走过来。 云鹰满头都是汗水,难以抑制恐惧涌上心头。 拼了! 眼睛一闭。 他大吼着猛向墙外一跃! 巨型蜘蛛见猎物企图逃走,八条腿也是一蹬,几乎是跟着猎物弹起,然而蜘蛛是强大的捕猎者,它的速度要快得多,一定能在半空中抓住猎物。 云鹰跳出藏身地的瞬间。 扫荡者甩手把长矛投掷出来,那锋利长矛笔直射向过来,其威力足以把这个人类刺穿。 危险变异兽越来越近。 这致命的长矛也即将加身。 云鹰拼命在半空扭动身体,矛擦过胸膛处,划一个大口子,几乎奇迹般的躲避过去了。 嘶嘶! 黑色巨蛛狰狞鳌肢,几乎就要捕捉到云鹰的瞬间,那射来的长矛不偏不倚刚好刺在巨蛛头部,让巨蛛立刻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扫荡者微楞,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短暂的一瞬间,云鹰摔在地上,他连忙打一个滚,捂着胸口伤口站起来,疯狂钻进另一个通道。扫荡者就要去追时,那受伤变异兽重新站起来,万分愤怒的向他冲过来。 “吼!” 扫荡者被扑 倒瞬间抽出短刀,一刀扎进蜘蛛的柔软腹部,这巨型蜘蛛也用锋利的毒鳌,咬住这个扫荡者肩膀,两个危险生物扭打在一起。 云鹰却已经跑得没影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