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彼岸尽相思

更新时间:2020-10-16 13:52:19

彼岸尽相思 连载中

彼岸尽相思

来源:落初 作者:二贞 分类:玄幻 主角:花拂兮司唐 人气:

火爆新书《彼岸尽相思》是二贞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花拂兮司唐,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书又名《万妖物语》)。东临地境有一塔,塔中妖不尽其数。全凭一人守,守塔人乃花拂兮是也。一日,绛妖塔毁,万妖出,花拂兮由此踏上收妖之旅……简版:花姑娘的漫漫收妖路中的万妖的故事。喜欢短短的类似于快穿那种单元故事的可进,这里有瓜子、矿泉水、辣条,嗯,还有纸巾。管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在她呆若木鸡之时,山洞开始摇晃起来,面前那面墙突然裂开,随着不停的抖动,呈垮塌之势。

白笙脑子“嗡”的一下就炸开了。

情急之下,她破墙而出。

只是,身子轻轻飘飘的,有种腾空感,像是在往下坠一样。果然,偏头一看,下面是个深不见底的悬崖。

“啊——”

白笙反应慢几拍,这才害怕的出声。她全身紧绷,紧攥灵水珠的那只手因为灵水珠的破裂而死死嵌入肉里,她都能感觉到手心在淌血,可依然不想松手。

原以为自己会坠下悬崖摔个粉身碎骨,可老天垂怜,叫她挂在一棵歪脖子树上了,开心之余,却又犯了难——这不上不下的,到底怎么才能平安落地?

手里的灵水珠突然散发出光芒,差点刺伤她的眼。再次睁眼看时,原本坚硬的灵水珠却变成了软软的,轻轻一摁,还弹力十足,像极了山上的甜葡萄。

“咕——咕——”

想到吃的,她还真有些饿了,将裂成两瓣的灵水珠拿到嘴边,伸出舌头的刹那,又顿在那里傻了一般。

然后,用袖子仔细擦了上面的血迹,囫囵吞下。

说来也怪,这灵水珠入了她的口,如泥鳅一样往她身体里钻,接着,她就感觉腹部暖暖的,有种充盈感,瞬间不饿了。

“咔嚓——”

树枝突然折断,白笙还没反应过来就开始往下坠去,好在被只大鹏稳稳接住,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掉下来似的,载着她去了自己老窝。这只大鹏原是在峭壁上歇息,刚好瞧见对面的树上有个猎物。

白笙一路窃喜。被大鹏带到老窝狠狠摔在地上,她才终于觉察到不对劲。

此处是一个封闭式的断崖,这儿一派枯荣景象,与外界的欣欣向荣格格不入。最显眼的是旁边的一棵大树,枯叶如雪般缓缓掉落下来,铺满了整个断崖。

“呀呀”叫的声音传了过来,白笙回头一看,一只小鹏扑腾着翅膀半飞半走的朝她走来,却又小心翼翼绕过她到了大鹏身边,冲它焦急的叫着。

白笙就这么看着它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呀呀”对叫,像是用着她听不懂的语言在对话。

囫囵爬起,眼睛咕噜噜乱转,白笙看着那只大鹏,内心暗潮涌动:就这个了!

大鹏轻轻扇动翅膀朝白笙走来,白笙也朝它走去,顺便在地上捡了根树枝。

大鹏有着白笙一样的个头,却是白笙体格的一倍,但跟那只巨蚁比,这大鹏可小得多,正因如此,白笙才选择与它搏上一搏。

“来呀!我不怕你!”白笙拿着树枝在它面前“唰唰”晃了几下,想以此吓退大鹏,大鹏眼睛瞪得老圆,大翅一展,把她吓得后退了两步。

像是被戏弄了似的,白笙紧握住树枝,噘着嘴,又上前两步。头可断,血可流,“阵地”不能丢!见大鹏一步步逼近,白笙使了个心眼儿,敏捷一跳,跑到它身后拎鸡崽一样揪起那只小鹏。小鹏拼命扑腾,“呀呀”乱叫。

似是惹怒了大鹏,这会儿正仰着脑袋冲天嚎叫,翅膀一出,扇的整个断崖枯叶纷飞,如下大雪,叫她快要睁不开眼了,只能紧攥手里的树枝胡乱挥舞着,连带着小鹏也揪的死死的。这可是她的筹码,可不能叫它轻易跑了。

大鹏一步步逼近,白笙有些慌,双手掐上小鹏的脖子,小鹏开始挣扎,时不时翻着白眼,像是立马就要昏死过去一样,叫白笙看了有些心软,但对面的大鹏一个劲儿的将她往后逼,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

“别过来!”白笙余光朝后面瞥去一眼。她已经被逼到断崖边了,再往后退,怕是得摔下去,“你……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手上的力道加大几分,小鹏不停的吐舌头,舌头上多了些白沫,正可怜巴巴的看着对面的大鹏。

白笙于心不忍,手抖个不停,正在犹豫要不要放了这只小鹏时,大鹏却突然口吐白雾。紧接着,她就晕了过去,闭上眼的一瞬间,她似乎看到大鹏身后出现一个影子,却又好似没有……

睁眼醒来,一翩然男子正负手立于窗前,清风吹动他的长发,衣袂飘飘。夕阳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似乎伸手就能触到。

“师父……”白笙半撑起身子,蹙眉轻唤着,语带探究。男子转身的瞬间,她像是确定了什么似的,光脚跑了过去,面带喜色,一把抱住了他。

“没大没小的,是想勒死为师?”明明是有些责怪的口吻,从风莫的嘴里说出来却别有一番宠溺感,他轻轻抚摸着白笙的脑袋,像在抚一只小猫,但很快收回手,将白笙轻轻推开。

“师父,”白笙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怎么了?”

“笙儿大了,再不可这样粘着为师,”风莫说着就背过身去,“原是捡你回来伴我度日的,现下一想,还是还笙儿自由罢!”

“可是,我没有不自由啊!”白笙没太将风莫的话放在心上,跟往常一样抱着风莫的胳膊来回摇晃着撒娇,并将脑袋靠了上去。

十五岁的白笙,个头已及风莫下巴,圆嘟嘟的脸蛋,显得尤为可爱。风莫偏头一瞥,白笙的睫毛忽闪忽闪,乌发垂在胸前,风一吹,悄然拂过他手背……

“快夜了,备饭罢!”

“好的师父!”白笙瞧着风莫出了房,又看着他转身替自己关了门,双手盈握,满面笑容。

一张小圆桌,上边儿摆满了盘子,一盘野果,一盘烧鱼,还有一盘烧鸟。

白笙捏着竹筷,在碗里扒拉了半天,终于开口,“师父,我是通过考验,能跟师父学习术法了吗?”

“不成。”

白笙有些懵,“啊?”

“不记得了?”风莫放下手中的筷子,认真说道,“为师若晚去几步,这世间就没有你了。给你灵水珠都没能斩杀一头妖兽,说明并无修习术法的天赋。”怕白笙听了会失落,他忙加了一句,“不学也无碍,师父会护你一辈子!”

“可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