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0-09-28 17:58:15

权倾天下 已完结

权倾天下

来源:掌中云 作者:萱墨 分类:玄幻 主角:莹单情莹 人气:

《权倾天下》是萱墨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权倾天下》精彩章节节选:她只不过是穿越了而已,为什么什么阴谋诡计都要向她身上丢?为什么那么多人总想置她于死地而后快?她要的不过是想在古代也那么自由自在的好好活着。可是身边的阴谋诡计是纠纷不断,身边男人一个比一个可恶,这个废柴王爷为她放弃江山,最后不过是一场利用。那个一国将军要为她放弃一切,结果却是责任比天大。终于来了个正常的,她的心却无法容下。想她在现代也是身价几十亿的古惑女,为什么要和过得这么纠结,她可是要告诉他们女人也能自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满嘴的腥甜,单情莹咬破舌尖才忍住眼眶中的湿意,这样哭出来的话实在是太难看了。 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是自作多情,然后被人打破美梦了而已。说实话她应该感谢他,如果不是苏大人直白的话,她可能会一直自作多情,如果她真的爱上他以后,才知道这件事情,她说不准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带着浑浑噩噩的思绪回到了坤秀宫,坤秀宫中宫女往来穿梭,看着这个冰冷而豪华的宫殿,单情莹心中再也没有因此而浮现的一点淡淡的虚荣心和对未来生活的期待。 当天晚上,李云路以国事繁忙为名,又没有来。 一身白衣的韩立孤出现在单情莹身边的时候,单情莹觉得发现自己竟然并不会觉得太奇怪,只是坐在圆桌旁,举起手中的空酒杯连酒壶一起丢给了倚在窗边的韩立孤。 “喝。”一句简单的话,单情莹直接端起酒盏一饮而进,又摇摇晃晃走向韩立孤,把酒杯伸出去讨酒。 韩立孤先是一呆,又摇着头无奈的给她斟满酒,自己回身把窗闭紧,然后调侃着笑语,“小席郦这是怎么了?要是不开心的话,不如就跟我走吧!” “带我走!”单情莹拿着酒盏再次一饮而尽,突然目光灼灼的看向韩立孤,右手紧攥在韩立孤的手腕上,坚定的说。 韩立孤闭一闭眼,又缓慢而坚定的看着她摇头,“现在不可能了,如果我现在把你带出去,以李云路的阴险一定会把你的事弄成逼得北齐不得不和北楚联手攻打祈国的理由,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的身后站了太多的人。” 单情莹失落的松开手,是啊,她现在是皇后了。北楚的皇后,李云路,是他的名字吗?其实念起来真是格外的顺口。 如果她的一生就会在这宫墙中度过了吗?不,如果这样她宁愿去死! “韩立孤,不想死你就立刻离开!”她突然一甩袖背对着韩立孤,声音冰冷的说道。 背后传来长久的沉默,久到单情莹以为他已经离开了。 “席郦,就在你让我带你离开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奋不顾身的带你走,但是…我不能…等我,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和李云路在一起,等我,只要你的心为我空着,总有一天,韩立孤会为你不顾一切!回头我会安排一个暗卫来保护你。” 那种浓烈的深情让单情莹骤然心惊,转身去看,韩立孤已经不见了踪影。 “皇上驾到!”宫外传来太监的唱和,韩立孤和李云路像是有默契一样总是一个来,另一个就会紧随而至。 单情莹闭上眼,右手捂上胸口。这里听到那个人脚步后那种激动的心绪,让她很讨厌,她已经不准备再喜欢他了,所以,一切感觉都要立刻停止下来。 “席郦,睡吧!”简单的四个字,李云路直接走过来,拉起单情莹的手,单情莹此时妆容不变,只是神色有些微的憔悴,不知为什么在前殿上看起来让人心动的妆容此时却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单情莹此刻醉意微醺,神智却非常的清楚,她抿唇甩开李云路的手,认真的看着李云路的眼睛说,“李云路,你给我听着,我,单情莹,不要再做你的皇后了!我要离开!” 李云路神色巨变,身周的气势冷凝,右拳紧攥着直接向外走,突然又停下来回眸怒视着单情莹。 “宛席郦,你发的哪门子的疯?你给我听着,只要我活着,你就不可能离开!”斩钉截铁的话,却连朕的自称都忘记了,李云路已经是压着勃发的怒气,今日后续中和北齐使者的谈判异常不顺,这样不知死活的北齐竟然敢漫天要价,连这个北齐女人也开始给他无端生事。 怒气冲冲的出了坤秀宫,李云路才无奈的发现,他这些年一直对女色不感兴趣,此时真想落脚,除了乾元宫和御书房似乎无处可去。 那个可恶的女人,这样想着,突然不知怎么又想起前殿时她步履款款的自外走来,那双翦水的明眸中清楚倒影着他的影子,今晚上见她时,他心中在意的也就是那双眸中没有他,但现在,李云路突然勾唇一笑,那双眸子中冷清中却如同冰与火的碰撞,看起来却更为漂亮了。 “皇上,今晚可要在乾元宫就寝。”一旁的小太监识时务的凑上跟前。 略一点头,想起和北齐的谈判,李云路眸色再次暗沉下来,“摆驾御书房吧!” 御书房中。 几条黑影从黑暗之中浮现,恭敬的站在李云路的身侧,这是皇家独有的暗卫,在李云路接手皇位之时,又继承了一批,但现在的着几个却是李云路很早前就培养,绝对的心腹。 “启禀主子,北齐那边传来的消息,关于席郦公主有一条,关于联盟事项的北齐那边缺没了声息,属下无用,请主子责罚!”最左边的黑影跪在李云路的身前,黑影嘴唇微动,片刻后垂下头。 李云路下巴微扬向第二个黑影。 “启禀主子,祈国那边主战派和主和派一直争吵不休,目前是主和派的占据优势,而将军韩立孤不知所踪。” “启禀主子,余党头目已经抓起来,但是暗地里似乎还有一股势力蠢蠢欲动,属下目前正在追踪。” 听完这三个暗卫的汇报,李云路摸着下巴,背靠在宽大的椅中,突然直起身来抓起笔,狼毫沾满了墨,笔走龙蛇的在白纸上写下一个大字,宛。写完他凝视良久,突然丢下笔大步向外走去。 两个黑影消失,只有最左边那个依然跪在那里,像亘古不变的影子。 “皇后娘娘可曾就寝?”主殿外传来细碎的说话声。 “并不知道,娘娘一早就让灭了灯。”宫女的声音清晰的听入单情莹的耳中。闭目在床上的单情莹,此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刚开始平复自己的心绪,再把那种萌动的感情给封闭起来,这样一个城府深沉的人根本不可信。 “娘娘,你醒了吗?”叩叩的敲门声,小太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怎么了?” “皇上有密旨…” “拿进来吧!”单情莹淡淡的说。 一张薄薄的羊皮纸,上面写着,“如果你不愿意留在宫中,我们就私奔吧!你要是有本事去御书房偷到出宫密令,三天内,我都会在城东的酒楼等你。” 这是什么把戏?单情莹迅速从床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夜行衣,她本来就打算今晚逃走。 麻溜的换好衣服,偷了出宫密令,李云路竟然果真是在酒楼上等着她。 “你疯了?”单情莹不置信的说道。 李云路淡淡一笑,“自然是为你而疯了。”折扇一打,楼下伙计拉出一辆马车,两人进了马车,马车哒哒向前行进,一路游山玩水进入了北齐境内。 当两人来到北齐的都城之中,一进城门,一个碧色衣裳的俏丽女子就立马迎了过来,“你们终于来了” 这个时候单情莹顿时明白,原来李云路早有计划。 “你怎么才来啊!晋王爷的婚礼很快就要开始了!”碧色衣裳的女子走过来,看着李云路埋怨的说道。 “好了好了,景惜,我们这不是就去了。”李云路笑着说道,这种特别的口气和神情总让单情莹觉得怪怪的。 跟着他们很快来到一座非常恢弘的府邸,顾景惜早就准备好了名帖,上面就是宛席郦和李云路的请帖。 晋王府今日格外热闹,晋王宛君离迎娶国舅单龙生的女儿为正妃,怎么看都是一件权倾朝野的大事。 来往宾客无不衣冠楚楚,通身都是大官气派。携带的家眷也是貌美如花,各自被迎去做女宾厢房中叙话,等待夜幕到来后的大婚和筵席。 单情莹和顾景惜随着小厮来到后花园,刚走了几步,顾景惜就捂着肚子说痛,小厮只好匆忙丢下单情莹,叮嘱她不要乱跑,自己带着顾景惜走了。 “救命啊!死人了!”似乎是花园的假山处突然传出尖锐的叫喊声。 单情莹连忙向假山方向冲去,矫健的身姿微微腾跃,如同羚羊一样,待她到达的时候,假山池中一具女尸静静的浮在池中,女尸身穿大红的嫁衣,青丝飘散面部浮肿,已经死去多时了。 单情莹心觉不妙,赶紧抽身回走。 “哎呦!”顾景惜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正和回身的单情莹撞个正着,相撞之下两人同时向后跌,摔在假山池旁。 此刻假山池旁的人渐渐多了,这边小厮把女尸打捞上来,果然就是今日婚礼的正主单染雪,只是肿胀的脸谁都无法和往日还算清秀的她联系在一起。 “谁?是谁害死了我的女儿?!”一声怒喝暴跳如雷,肥胖的身影如同身上裹着锦缎,但谁都不敢对他说些什么,这暴呵后越众而出的就是国舅单龙生。 晋王宛君离此时的脸色也异常难堪。 “王爷,国舅爷,我,我刚才带着顾小姐和席郦…,顾小姐突然说肚子痛,然后我就带她去,但是走着她就不见踪影…” 众人的目光顿时盯向单情莹和顾景惜的方向。 顾景惜背着手在人群中走了一拳,微微一笑后朗声说道,“众位,既然国舅和晋王爷怀疑我,不如就让我来为众位找出真凶。只是我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和宛小姐为我做助手!” 单龙生深深盯着宛席郦和顾景惜,终于冷哼一声,“我就要看看你们是怎么找出真凶的!” 一炷香点在众人面前,众人回到了厢房之中,单情莹凝神绕着假山池走了一圈,跟着顾景惜回到单独准备的厢房。 “放心啦,我们早有安排。”顾景惜笑着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