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长休情

更新时间:2020-09-13 20:55:20

长休情 已完结

长休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凡人弟弟 分类:玄幻 主角:西王母玉帝 人气:

经典小说《长休情》由凡人弟弟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西王母玉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远古时期,有邪神祸乱世间,西天神佛下世将其封印,百万年后,封印的力量减弱,远古邪神冲破封印而出,再次祸乱世间,天庭派出无数天兵天将降服邪神,皆未果,许久之后,天帝派遣战将离羽下界,亦未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魔界,伏魔洞的方向,一道刺目的银色光柱冲天而起,其中包含的强大灵力和魔气直冲云霄,魔界,甚至整个三界之间的生物在那一刻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有一股异常恐怖的剧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饶是法力高强如灵尘仙翁,在这一瞬间也有了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是蓝璧仙君望着那道银色光柱的方向,眼中掩饰不住的震惊。这个气息难道

蓝璧仙君不确定的看着站在身旁的灵尘仙翁,用无声的眼神探求他的回答。

灵尘仙翁同样望向那道银色光柱的方向,目光中浮现出复杂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惊喜,还有一瞬间的忧思,最后则是归为了久久的沉寂。

许久,久到那银色光柱的光芒黯淡消失不见,灵尘仙翁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蓝璧仙君,默默的点了点头。

魔界的众兵将在亲眼目睹了这一番势贯九霄的壮观景象后,先是一片沉寂,但是紧接着便爆发出了激动的呼喊:我们的凌尊殿下出关了!在法力大成后出关了!

而从人间风尘仆仆赶回魔界的月姬公主,刚刚抵达魔王宫,连脚还没有站稳,魔界就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月姬猜到是哥哥修炼大成出关,连水都没顾得上喝一口便又转身冲了出去。

在魔界,历代的魔王都有一个规矩,就是在修炼大成之时,必要去到祭台祭祖,为魔界众生祈福。

祭台之下,早已经人山人海。这之中有气势磅礴整齐有素的护卫魔王的魔界军队——这些军队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等候在此的,因为他们坚信,也一直在期盼着,他们的魔王殿下很快就会突破瓶颈修炼大成。除了这一部分魔君外,祭台下的人群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在目睹了之前那气贯长虹的圣势之后特意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修者散仙,想要一睹这位虽然年轻却已早负盛名的魔王的风采。

从祭台下盛大的场面可以看出,凌尊这次出关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冲天的灵压震惊了四面八方,甚至连身居第九重最高天的玉帝都被惊动了。他望着那道银色光柱,眼中闪过阴霾之色。

这气息,他记得。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绝对不会错,那种即使被搓骨扬灰也不会被忘记的气息,那个即便是被千刀万剐也难解他心头之恨的人。

离羽,五千年了,你可是,让孤好找啊!

玉帝的双目由于充血而变得略微有些赤红,他咬牙切齿的想着,置于桌子上的手用力紧握,用力之大使得骨节发出的响声听上去都尤为明显刺耳。此时此刻,玉帝心中所想的,就是自己的手中,握着的是那人的骨头,然后被自己一点一点的捏得粉碎。

来人。玉帝扬声道。

身穿铠甲的侍卫自门外走进,躬身道:属下在。

立刻派人去清查那道银光的来源,一旦查明,立即向朕禀报。

是。在得到玉帝的命令后,那侍卫不敢稍怠片刻,转身便走了出去。

玉帝望着刚刚的那个方向,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哼,离羽,孤要让你明白,跟孤作对,是不可能会有好结果的!

魔界巨大的祭台上,凌尊一身玄色华服,在祭台上傲然而立。银色的雄鹰站在主人的肩膀上,神色傲然藐视万物。凌尊神情庄重虔诚,气质高华霸道,但是却依旧散发着让人不由自主想去臣服的王者的气度。破晓的风吹得他宽大的衣袍猎猎作响,平添了他几分足以俯视天地的傲然之气——

月姬刚一赶到祭台,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震撼人心的画面。

她在这一瞬间有一丝恍惚。这——就是自己的哥哥啊,那个让魔界的众兵将即使舍弃性命也心甘情愿去追随的人,让整个三界都为之倾倒的人,魔界当之无愧的至尊王者。

祭祖的最后一步,是魔王要开启魔界的至宝,象征魔界王者的无字石碑。

关于无字石碑,在魔界曾经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无字石碑在平时上面是没有字的,但是在魔界之王修炼大成的祭祖之日,在祭台之上以法力注入石碑的时候,石碑原本光滑的表面就会慢慢浮现出清晰的字迹,这些话句或预言今后的三界大事,或预言魔界的旦夕祸福,或预言魔王今后的命运。而据说能够让这块无字石碑上浮现出字迹的唯有被上天和魔界共同选定,天命所归的魔界之王。可是几千万年过去了,魔界的魔王换过一代又一代,在修炼大成之日到此祭祖的魔王也是一个又一个,但是却没有一位魔王能够让这块无字石碑显现出只字片语。久而久之,传说,就真的只是成了传说,历代的魔王祭祖开启无字石碑,也就只成为了一个必不可少的过场形式而已。可是不知道为何,当祭台下的魔界众人看到他们的凌尊殿下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无字石碑前的时候,他们的心中竟然没来由的泛起了一丝激动的感觉,就仿佛预见了,这个传说在今天将会成为真实,这块无人可以主宰的神秘石碑,在今天,将会被他们所崇敬的凌尊殿下彻底征服。

停在了祭台正中央的无字石碑的前面,凌尊吸了一口气,将手放在了无字石碑的表面。

灵力缓缓注入石碑,一刻,两刻,三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青色的石碑表面却依然平静,没有泛起一点波澜——

原来,传说,终不过只是传说啊

就在几乎所有的修者散仙都已经如此想的时候,魔界众兵将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喜色。因为他们看到了,他们心中刚刚一直在期盼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青色的石碑在凌尊的手下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盛,几乎可以将面前的凌尊包围。

突然,凌尊感觉到一股撕裂一般可怕的力量从石碑中发出,沿着自己的手臂一股脑的冲进自己的身体。

凌尊眉稍一挑,本能的运气抵抗。两股同样强悍的灵力都被毫无保留的释放,在一瞬间碰撞。银色的雄鹰仰天嘶鸣,祭台之下的所有人只感觉一股毁灭般的灵力波动扑面而来,压的自己的骨头咔咔作响。就连实力修为如月姬,魔界排行前五的强者,在这种力量的冲击下都显得有些不支。

强自提起一口气,月姬撑开了一层保护结界,把台下的众人尽数罩在了里面。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痛苦有所减轻,众人都向月姬投去了带有几分感激的目光。魔界众人更是齐声说道:多谢月姬公主。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那股骇人的灵力波动才慢慢减弱消失。撤掉了保护结界的月姬顿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重心不稳向前倒去,幸亏被身旁眼疾手快的魔界侍卫扶住了。

月姬公主,您怎么了?耳旁传来魔界侍卫焦急的声音。

对着他摆了摆手,月姬笑笑,道:没事的。刚才的灵力波动力量太过强大,导致我撑起的结界消耗了太多力气而已,不碍事。

好恐怖的力量。这就是凌尊哥哥的实力吗?是了,当之无愧的魔界君王。在这种力量面前,月姬突然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是身为一个魔界强者的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和渺小。

祭台中央的的青色光芒渐渐褪去,众人看到那个年轻的王者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伫立在石碑前,他肩膀上的银色雄鹰仰着头,张开翅膀,神色依然倨傲。

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清楚的看到了,在那平静了几千万年的无字石碑表面,竟然泛起了圈圈涟漪,两行清晰狷狂的字迹慢慢浮现。

缘起前生未解,劫缠一世华殇。

在这一刻,整个魔界的兵将们在短暂的摒息静待过后,终于沸腾了。我们的凌尊殿下真的开启了这迷一样的无字石碑!

他就是我们天命所归的王者!

字迹淡去,只见那青色的无字石碑周身又是散发出一层浓浓的青色雾气,雾气中,那块神秘的无字石碑的形状慢慢模糊变形,雾气散去,无字石碑原来伫立的地方却是显现出了一个陌生男子的身影。

那男子一身青色的衣袍着身,衬托着纤瘦颀长的身形愈加挺拔。一头银蓝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垂下,鬓若刀裁,两条剑眉斜飞入鬓角,衬着眉下那双邪魅有神的眼睛灿如星辰。鼻梁高而挺,两片薄薄的嘴唇艳若桃花。在这张异常完美的脸上,最显眼的却是绘在他额头的左半部分,眉宇上方同剑眉的形状相仿的血色图腾。这图腾绘在男子白皙胜雪的皮肤上,愈加显得妖冶异常。

此刻这个邪魅异常的美艳男子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邪魅的红眸正带着几分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把自己从石碑中唤醒的年轻君王。

而就在这一刻,祭台下面的所有人也同样都在用一种充满探究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

看这个男子神色如此倨傲,高傲不可一世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他的修为是不是陪得上他这副目中无人的霸气?众修者散仙中有人这样想。在场的各路修者虽然修为都不及月姬那般深厚,但是也着实都是一群法力不弱之辈。他们看着面前这个容貌年轻的狂傲男子,心中难免不升起一丝鄙视之意。但是当他们怀着轻蔑的心情放出神识去探测过那男子的修为之后,却不禁纷纷脸色大变,露出了十分惊恐的神色。

这个家伙的修为只能用深不可测四个字来形容,只怕比起祭台上这个厉害到恐怖的魔界君王,也只强不弱。

蓄势待发的魔界侍卫手中紧紧的握着兵器,死死的盯着这个突然出现在祭台上的来历不明的家伙,生怕他会对自己的君王不利。若不是刚刚凌尊对着他们扬手示意他们不要有什么动作,他们早就冲上去将这个可疑之人擒住了。

小娃娃,就是你把我从无字石碑的封印中解脱出来的?打量了凌尊许久,那男子终于开口问道,声音如同清泉一般清响。

没错。并没有在意这个人随意傲慢的态度,凌尊点了点头,回答。紧接着又问道,不知前辈是何方神圣?

哦?男子眉毛一挑,修长的手指划过下巴,自言自语的问道,是啊我是谁呢?眸目光流转间戏谑之色十足。

青衣银发,红眸,额上绘一副血色图腾这相貌好生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祭台下开始有人在猜想这个神秘男子的身份。突然,有人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一句话不禁脱口而出:血色图腾我想起来了,难道,难道你是颜笑?

颜笑?上古时候的魔王颜笑?

此话一出,祭台下的人群中顿时炸开了花,但是也只是片刻之后,一切就重回了寂静。

月姬的脸色变了几变,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颜笑这个名字她在古籍中是见到过的。传说,他是上古时候的邪魔之王,也可以说成是创建魔界的始祖。他嗜杀成性,法力无边。曾在三界之中掀起了好一阵轩然大波。传言说他在杀人的时候总是带着倾倒众生的邪魅微笑,就在那些人还陶醉在那颜色无双的笑容里面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杀死了。所以有人给他起了一个别名,颜笑。而他本人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名字,所以这个名字也就传遍了三界。有无数的修者仙师为了使三界不再有生命葬送在他的手中而试图联手将其斩杀除去。可是不管聚集多少修为深厚的仙师,每次被颜笑送回的尸体数量都和自告奋勇联手去斩杀他的人数一样多。久而久之,邪魔愈发猖獗,三界几乎到了生灵涂碳的地步。

颜笑的所作所为终于触动了身居天外的三位上古大仙。神农,伏兮和女娲自天外而来,目的是将颜笑除去拯救苍生。可是未曾想颜笑的厉害程度远超三人想象,最后三人联手也只是勉强将他封印在了这块无字石碑中。

难道说,面前的这个家伙,真的就是那位魔界的始祖,只凭一己之力便足可以把整个三界践踏于脚下的颜笑吗?

哎呀呀,都过了这么久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认得我,看来他们给我取的这个别名流传的时间还不短么!颜笑掩口轻笑,好像是一个害羞的大孩子一般,那样子十分无害。但是祭台下面的人却都知道,这个无害的样子只是表面,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嗜血魔头!

相对于众人的惊惧,只有现在颜笑对面的凌尊显得十分平静。他只是冲着颜笑抱拳行了一礼,说道:原来是祖上,未能及时认出祖上,是晚辈的失礼,还请祖上海涵。

颜笑看了看祭台下惊恐的众人,呵呵一笑,道:这是怎么了,我看各位看着我的表情都好想见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似的,我难道真的就这么可怕吗?

何止是可怕,这简直就是一个在世的修罗啊!

仿佛看透了众人心中所想,颜笑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大家在担心什么。这都过了几千万年了,我这把老骨头对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早就没兴趣了。今天碰巧被我这位后人从封印中放出已是侥幸。接下来的日子,我不如就呆在这小娃娃的身边,看他怎么治理魔界吧!你说,好不好?颜笑说着转向现在凌尊肩上的银色雄鹰,微笑着问道。

说也奇怪,那只雪鹰似乎很喜欢颜笑,竟然从凌尊的肩膀上飞起,在颜笑的头上盘旋了几圈后,嘶鸣一声,落在了颜笑的肩上。

颜笑抬起手摸了摸雪鹰的羽毛,笑道:小娃娃,你看,他好像答应了呢。

凌尊嘴角轻扬,道:能得祖上垂青,是晚辈的荣幸。

看着凌尊波澜不惊的模样,颜笑不禁笑出了声。

小娃娃,你可真有趣,在知道了我是谁后却还能泰然自若的,在我见到过的人中,你可是唯一的一个。很不错呢!你的这只灵兽也跟你这个主人同样有趣。我很欣赏你。

多谢祖上夸奖。凌尊函首,道,只是祖上,

什么?颜笑瞪大眼睛,很想知道面前这个小娃娃接下来会说什么。

晚辈的名字叫凌尊,能不能请祖上不要小娃娃小娃娃的叫我?虽然相比起来,自己的年龄确实可能连面前这个老家伙年龄的一个零头都比不上,但是自己好歹也是九百多岁的人了,总是被别人家小娃娃小娃娃的叫,难免听着别扭。

听凌尊在颜笑面前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祭台下的人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尤其是月姬,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可谁知颜笑愣了一下,却只是哈哈大笑。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说道:好,好!不过作为交换,你以后就直接叫我颜笑吧!本来就是几千万岁的老怪物了,要是再听着别人整天祖上祖上的叫,那岂不是要老死了?

祭台上的两人相视而笑,爽朗的大笑声响彻了这片空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