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大龟甲师

更新时间:2022-11-24 07:36:14

大龟甲师 连载中

大龟甲师

来源:落初 作者:唐家三少 分类:玄幻 主角:李泉青青 人气:

《大龟甲师》为唐家三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深藏于心的秘密,一种叫大龟甲术的游戏,九颗神秘诡异的骰子,神之血脉的继承者,重建神族的使命……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被神罚的少年将会做出怎样的选择?还记得《神印王座》里那“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的死灵圣法神伊莱克斯吗?他当年不惜一切要追寻的大龟甲术终于到来了!  哪怕是在《斗罗大陆Ⅱ绝世唐门》中他临死之前也念念不忘的神之能力也即将为大家展现。大龟甲术面前,就算是神,也避不开它的作用!一个身怀绝技的少年,没能通过遴选走上修真者之路,就在他调整好心态,接受这一事实的时候,几颗神秘的骰子突然出现,他突然拥有了神奇的能力,被赋予重建神族的使命,少年的人生由此改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匠镇的街灯亮了,这是千机门给匠镇数千工匠少的可怜的福利之一——夜灵盏。

私人想接入夜灵盏体系,就得另外交钱,付出一笔为数不菲的费用后,每个月还要交一笔费用。多数工匠是不会花这个钱的,毒寡妇开的碧玉楼花了这个钱,进入夜晚后,碧玉楼的夜灵盏发出的光芒,使之成为了匠镇最醒目的建筑。

身段妖娆的毒寡妇,站在堂前交代下面:“不想明天成为别人收费影石的目标,就给我打开侦查傀儡。”

一个身段饱满的女子,扭着夸张的弧度,笑嘻嘻道:“妈妈,被他拍了是好事,免费扬名啊。再说了,让那些臭男人看的见摸不着,急死他们。”

“你个小浪蹄子,你懂个屁,防火防盗防小遗。你等着瞧,明天一准登门。”

梆梆梆,天刚黑,打更的老汉穿街走巷,沙哑的嗓音四处回荡:“今夜戌时,两场连播,节目精彩,不容错过。”

听到广告的毒寡妇,一脸的阴沉,低声诅咒:“臭小子,老娘低估了你的无耻。”

一个又一个光棍汉,急匆匆的走出家门,奔向码头边上的仓库。

这里是独眼龙的地盘,匠镇十害之一。独眼龙的兼职是路小遗的合作伙伴。说白了,就是路小遗拍来的东西,处理之后给独眼龙收费播放。匠镇绝大多数男人都去不起碧玉楼,但是花十枚灵石,就能看见心目中垂涎许久的女神,还是很值得的。如果再能看见露出个肩膀之类的镜头,晚上睡觉就能YY好一阵了。

千机门规有这么一条,不得传播大面积裸露影石内容,所以,这里的播放的影石节目,都是删节版本的,绝对的清水,露个肩膀露个腿,就已经是极限了。即便如此,每到夜晚,依旧场场爆满。

这就是匠镇十害之首最招人恨的地方,尺度把握的很好,绝对不过线。

路小遗没有出去做遭人恨的事情,躺床上躲在被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欣赏女神的风采。可惜,影石拍到的时间太短了,怎么都看不够。

林薄刚刚想爬上床,就被路小遗一脚踹下去:“睡你的地板。”

林薄知道这是白天的惩罚,抱着被子,坐在地板上,靠着床边自言自语:“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希望我能成为一个修士,为此家里……。”

腾,路小遗坐起来,满脸的戾气:“再啰嗦就丢你出去,你这点破事,小爷不关心。”

林薄捏紧了拳头又慢慢的松开,低着头,默默的忍耐。屋子里恢复了平静!

一夜无话,清晨时分,路小遗居然睡懒觉了,觉得不可思议的青青找上门来,踹开破门,看见是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的路小遗,还有蜷缩在床脚的林薄。

“下流!”青青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羞的啐了一口,转身就喊:“妈,小姨是流氓!”

喊声惊醒了路小遗,第一感是下体凉飕飕的,发出惊天动地的鬼叫声:“啊!”

林薄被吓醒了,做起来的时候脑门撞床板上,也啊了一声。

梅金云急急忙忙的跑来,了解情况后,伸手拧了一下闺女的腰:“臭丫头,男人的房间,谁让你乱进的?也不怕长针眼!”

出门的时候路小遗失魂落魄,口中一直在嘀咕“贞洁没了”。身后的林薄更惨,昨晚上没睡好,顶着熊猫眼和脑门的包包,跟在后面走路都打晃。

“蠢货,打起精神来!”路小遗给他一脚,林薄吃疼,这才恢复点精神,看见碧玉楼的招牌,林薄怯怯道:“小爷,这地方不是好人该来的。”

看见碧玉楼,路小遗仿佛看见了无数的元气石向自己招手,瞬间满血复活战斗属性爆满。

“废话,你昨晚上做梦都在念叨遴选,当小爷不知道你的心思么?好人做到底,小爷不得想法子成全你啊。好了,打起精神来,让毒寡妇看看你的精神面貌。”

林薄听明白了,顿时精神一振,昂首挺胸,就跟打了鸡血似得。

满脸悲壮的路小遗,迈过了碧玉楼的门槛。早晨起来打扫卫生的男杂役,看见他进来,赶紧赔着笑道:“路小爷,您真是稀客。不过,这也不是点啊,姑娘们都睡着呢。”

“爷不见姑娘,见你们老板娘!”路小遗嬉皮笑脸的,看上去很轻松。

“啧啧,老板娘啊?就您这身板?还有……。”

是个男的,都不喜欢被人盯着某个部位看,尤其是带着鄙夷的意味。

路小遗很想一脚踹爆他的蛋蛋。

“少废话,去通报吧,就说有笔大买卖。”

杂役做个数钱的手势,路小遗很不甘心的丢过去一个小袋子,杂役看一眼,嫌弃的歪歪嘴:“才五十个灵石,您也太小气了。”

“不要拉倒,爷就不信晚上来见不着毒寡妇。”路小遗伸手要夺回,杂役已经飞快的收好:“蚊子再小也是肉,你等着,老板娘见不见你,我不可不敢保证。”

早晨的碧玉楼堂前极为安静,空气中充斥而还没散去的脂粉味道。林薄是个地地道道的土鳖,对这里走华丽路线的装潢,很是好奇的张望。

哎呦!林薄挨了一脚,还有一句低声的骂:“看什么看?丢人不丢人?”

楼上扶拦边出现一脸慵懒的毒寡妇,身上还穿着睡衣,打着哈欠道:“小子,大清早的扰人清梦,不怕遭天劫么?”

“老板娘,我来是谈生意的,双赢的买卖。”路小遗仰面看着她,觉得很吃亏。

“哦?你小子倒是花样百出,来我房间谈吧。”毒寡妇露出猫戏老鼠的笑容,不露痕迹的指尖,轻轻的钩了一下衣领。

路小遗叹息一声:“老板娘,你的房间小爷是不会去的,要不你下来谈,要不我现在就去翠红院。”

听到翠红院三个字,毒寡妇的表情微微一怔,嘴角微笑更浓,风摆杨柳的下楼来。

林薄直接看傻了,眼珠子根本就不会转。

路小遗看他一眼,丢人的捂着脸扭头道:“滚出去!”

灰溜溜的出门,林薄靠在门口,竖起耳朵听里面的谈判,这关系他的未来。

毒寡妇:“什么?五百元气石?你怎么不去抢?”

路小遗:“新型无缝对接影石技术,绝对值这个价钱。声在大爷也不会让步”

毒寡妇:“上个月你偷拍的账怎么算?”

路小遗:“切!翠红院四大头牌,主动让爷拍,爷考虑到你我交情才没去。”

拍桌子声,毒寡妇:“那你去啊!”

拍桌子声,路小遗:“你以为我不敢去啊?”

担心谈崩了,林薄偷看一眼,两人斗鸡似得,路小遗身高吃亏,站椅子上了。

毒寡妇:“想看哪?跟姐去房间,随便你看,站那么高也不怕摔下来。”

路小遗:“别想腐蚀爷,想看我早就偷看了,四百元气石,最大折扣了。”

………………

一番口水战,激烈的不亦乐乎,最终双方妥协了,达成了一年的合作,价格三百元气石。一次性付款,买断码头的广告位。

走出碧玉楼,路小遗一头的汗,没好气的骂林薄:“都赖你,要不是你念鬼经,爷也不会降价出售广告位啊。爷警告你,别高兴太早,接下来要在二十天内,完成广告牌制作,不然你就算跪地上求我,也不会帮你。”

骂的正爽的路小遗,听不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林薄呆呆的站着。

路小遗大步上前,盯着这小子:“你眼红什么?怎么还哭上了?跟个娘们似得!”

路小遗在前骂骂咧咧,林薄在后亦步亦趋,不停的抹眼泪。

………………

夜晚,坐在屋顶的路小遗发着呆,青青摸了过来,坐在身边,抱着膝盖:“为什么?”

两人之间太熟悉了,路小遗知道青青问的什么,摇摇头:“不知道!只是突然想起了奶妈,从路边把我捡回来时,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青青略带无奈的笑了笑:“匠镇没爹***孩子多了,怎么不见你帮一下?”

路小遗笑道:“缘分吧!也没谁一直在跟我念叨,他要参加遴选啊。”

青青站起来:“你个烂好人!”说着眼泪也止不住了,脑子里浮现的是当初母女二人,四处求告无门的一幕。那个时候,青青已经做好的准备,再借不到钱,就把自己卖进翠红院。

路小遗依旧没动,他没有说实话,真正的原因,是他看见林薄的第一眼,那小子眼睛里那股子狠厉。后来就算被吊打,林薄也在咬牙切齿的坚持,路小遗觉得,自己和林薄是同类。

“小姨,你就是个混蛋!”趴在梯子上的青青,突然停下,喊了一嗓子。

路小遗扭头一笑,看了一眼,青青毫不示弱的回视。路小遗龇牙一笑:“其实我看见了,你新买的裙子很不错,头上的新发夹也很好看,但是我要告诉你,真正好看的——是你!”

噗通,青青从梯子上掉了下去,砸在木地板上,顾不上喊疼,哧溜一下爬起来,冲回自己的屋子,关门,靠着,急促喘息,面如桃花。

路小遗记忆中的青青,更多的还是那个跟在自己后面喊哥哥的赤脚女孩,短短几年的时间,青青长大了。豆蔻年华,最好的时光。开始散发女性魅力的青青并不知道,她在路小遗的心目中,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妹妹。仅此而已!

-----------------------------

三千字大章,求推荐票!求收藏!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拜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