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指点江山笑拥美男

更新时间:2020-07-27 12:17:57

指点江山笑拥美男 已完结

指点江山笑拥美男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紫樱敏儿 分类:玄幻 主角:易祈琼莲 人气:

经典小说《指点江山笑拥美男》由紫樱敏儿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易祈琼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琼莲本是魔界雪莲仙子入尘历劫; 与三界姐妹同入康熙年间; 同因才华绝世成为至尊之臣; 却从此陷入桃林繁乱的女尊时代; 亲情、友情、爱情让她只能在步步惊心的权势之中沉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13章 初次冲突

绢儿战惊惊的跪下行礼,整个头恨不能埋在地上,却没料到君钨那双明眸折射出寒光的她只得微微将头抬起,俏眸见紫檀花木书桌之后端坐着一位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但见他非但容颜俊美,自然在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温雅的贵气,只是他那双明眸太过锋利,让她觉的惶惶不安。

君钨手执狼毫自行批阅着奏折,闻得请安之声他先挥手摒退了众宫女才淡然道:“你们进紫微宫也有月余了,本爵到想知道你们可曾习过宫规礼法。云萝,想你也是出生名门闺阁因何连半点羞耻心也没有,贪富贵竟敢将欢场女子的手段用出来,只可惜那位爷一向眼高于顶,岂会将你这莆柳之姿看在眼里,也是你自作自受,以后给我安分些。娟儿,这船上就这么大,你如此哭泣要是惊扰了格格,你怕是也活到头了,说吧,你们是认打还是认罚。”

一番讥讽之言将主仆俩给羞辱的体无完肤,那娟儿是气得银牙微咬,云萝粉面羞红先怒却又在片刻之后冷静了下来,微将颌首轻抬,俏眸紧盯着君钨在望,良久才淡然的道:“奴婢就算犯错在先,也以然受罚了。你纵然官高爵显也该懂的分寸,奴婢必竟是侍候瑞莲格格的宫女,要打要罚自有主子*心,你还是将心思用在政事上了,也免得格格为了官盐被劫之事日夜寝食难安,日渐消瘦。”

易祈闻言,剑眉紧盯着她望,半响才冷冷的道:“云萝,没想到竟如伶牙利齿,本爵劝你千万不要自抬身价借着格格的地位肆以而为,如果易祈真是浮华浪子,那他也没资格侍候于格格了。

云萝见他眉宇之间在说起这句话是紧皱不已,心里不由为姐姐的处境担上了心,俩个男人皆是人中之杰,均是官高爵显才貌双全,更难得不似浊世那些浮夸浪子留恋百花间,万种芳花他们独爱那高山雪莲的冷傲聪慧的女子,为了她是各自心计各自谋,今世怕是难逃一个情劫了。

她心里是微叹息,想姐姐与那和硕翼亲王是两情相悦,恨不得朝夕相伴她肯定这君钨早已知情。可叹他深陷情网难以自拔,这更让她为琼莲的未来捏了把汗。

君钨见她虽说外表柔弱实则心计颇深,这让他的剑眉不由皱紧,心里隐隐有种不祥,对其更是厌恶之极,她毕竟是琼莲的贴身侍女,他虽有权可以打罚,但毕竟不能越权将其殊杀,心念微一动:既然易祈对其也是深恶痛绝,还是将这个难题交给他去处之吧!

手心里把玩着那精致的宜兴紫砂陶杯,他的明眸之中略带着几许戏笑让云萝均觉得无地自容,脸儿不觉红霞徘红将头儿微沉难以抬起,这反到让跪在另一边的丫环鹃儿错会了意,险些为江南官场掀起了一片滔天大浪。

君钨道:“既然和硕翼亲王已然处罚了你,本爵也不为难你了,去自已房里歇着。还有大半个时辰就要到苏州码头了,以格格的个性她定会弃官船微服私访,你与鹃儿也定会在随行之列,只是,本爵先声明,你们跟去是为了侍候格格,可不要兴高采烈过了头失了做奴才的本份。”

“是。”云萝好不容易在鹃儿的搀扶之下化了一刻钟才行至自已的内舱,但见她是缓缓在贵妃塌上平躺之后就连忙吩附其它宫女们替她准备热水药膏,自已脱去鞋袜,掀起裙摆,挽起中裤至膝盖,娟儿见其上以然由红肿已转紫青了,脸上顿然又是两行热泪,轻轻道:“小姐,我们在这儿受苦受罪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云萝见她如此虽心里也有百般不忍,但想到如琳对她一番情义于是淡淡的道:“鹃儿,你我皆是苦出身,但自入了宫门与琳姐姐相伴,才知相比她日夜为国为民费心这样的辛苦才是煎熬。我们在这是为了让她在劳心劳力之佘得到一丝心灵的温暖,所谓将心换心你总该明白吧!”

鹃儿自小随侍于云萝身边自是知道她的小姐是要以自已一生为奴侍婢来报答如琳为其移母移坟正名的恩点,当初她是极其赞同的。可自进了宫门,她才知当初在王府缺衣少食的辛苦与如今稍有不甚均有性命之忧的心焦可谓是小巫比大巫。

微升积怨,轻声道:“皇上与老太后为了她来江南是细心将衣物整箱奁;德妃与宜妃娘娘为了她自请旨日日清明亲训话于宫院之中,时时将我们手上的活计盯;那其它三位握有重权的和硕格格为了她是各命可以近身的阿哥们常来探问,那次不是金银财宝装满箱,珍奇古玩字画时常见,就怕亏了我们女千金;自上了船,你那生性严谨的兄长日夜数次亲将船儿寻查,时常亲奉时新水果糕点;更有那和硕翼亲王与和硕昌郡王日夜侍奉,可笑他们这一品的官老爷们却甘愿做那低三下四奴役事,还要终朝含笑对红妆,谗媚之言不绝于口,你又何苦自将烦恼寻。”

云萝闻言秀眉皱,细观鹃儿粉颊之上尽是忿恨不平之色顿觉心惊,心想:这丫头虽说可以同患难但毕竟年纪小心眼活,姐姐此趟远赴江南任钦差表面上是风光无限,实际上是处处有荆棘。她无法替其解烦忧又怎忍再为其添烦忧,于是面色微正道:“鹃儿,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刚刚一番话要是传到外面去,轻则你我主仆当既命赴黄泉;重则整个英亲王府上下数百口皆送命;我知你心思活,但为人处事何为大是大非理该明白,希望你以后慎思慎行,莫要枉送了性命,可知否。”

鹃儿见她粉面含霜心里虽说并未信服但表面却只得恭敬称是,主仆俩各怀心事歇息片刻。落暮时分,一叶扁船延姑苏小河进了城中,相比那温婉卓越的山水风景船头之上那二男二女更让人目不暇接,但只见前行立的年青女少身着一袭玫瑰红色的云丝长裙,但只见那以精巧的绣工配以上等的五色丝将一株高山雪莲影称那长裙之上,更将她点缀的娇艳脱俗。

外罩着一袭火狐云肩将其映称的高贵之中更多了几许冷然,与那绣于裙上的高山雪莲融为一体,好似她就是那雪莲仙子降临凡尘。乌墨青丝倾泻而下,但见那额间发丝均盘梳成极其简单的莲花发髻,以一枚以其罕见的金饰莲花珠簪环将其固定,那粒粒圆润饱满的珍珠以百花俯首下拜称托那中央的罕见东珠更加光彩夺目,更映称着那张粉颊白里透红,格外动人。

黛青柳眉细绘,映得俏眸盈盈动人,在娇弱之中又多了几许淡定从容,琼鼻玉齿配以那略染粉脂的粉唇显的艳丽脱俗。配以包裹于长裙之中的窈窕身姿则是更加相得益彰,高贵的气度让其在娴静之中又多了几许皇家千金的大家风范。

非但是岸边的众人紧盯着她望,就是立于其身后俩个见多识广的当朝显贵也不由自主的为她所彻目。而他们不同的仪表气度更令人心惊,但只见身着一袭月牙白真丝长袍配以那淡蓝色的坎肩着于他那俊逸挺拨的男性身材显的更外耀人眼目,那宛如潘安的俊容之上此时无有了平日的冷漠,但见他剑眸紧盯着那玫瑰红色的身影,尽是温柔宠溺之情。

而那身着一袭淡蓝色云丝锦缎长袍的年轻公子,与其相比则少了几许阴洌之色多了几许温文儒雅的贵气,但见他时时均立在那年轻女子的身边,随着船儿在水里起伏他总是小心翼翼的陪侍着,时而与其言上两三句;时而为其轻抚那头上的柳枝,就怕弄乱了其妆容,可谓是脉脉含情让立于其下首的年轻女子望之可谓是心绪大乱。

这到并不是她生性拈酸吃醋,而是因为她心怀怜惜之情为自家姐姐担心,也为这俩位胸怀天下的当朝显贵公子多了种叹息。却不知身着一袭素色长裙的她显的格外媚丽,极其简单的装束却将其点缀的分外脱俗洁净,尤如那白雪不染一丝尘埃。

琼莲俏眸望向周遭那显得过于萧条的街市,心里如同压上了块沉重的石头难以透过气来。想她早年间也曾在江南行医,苏州城内那时是富饶热闹,可此时那里却静寂的让她只得皱紧秀眉,易祈见她粉面含愁心里顿觉怜惜不已,轻言安慰道:“事已如此,我们只得耐下心查清此事的内情,你言可是……”

恰在此时,船儿已到了岸边。琼莲见那河岸码头之上最为显目的是上面挂着盐运衙门旗帜的一座标杆,一道闸门高耸入云,两旁皆是兵士,虽说身着清兵服仕,但是极其懒散一些军容也无用,她脸色微沉但还是强忍怒火于心头轻声道:“云妹,已到苏州码头了,你告诉奴才们整理行李准备上岸。”

“是。”云萝恭敬领命刚要向后行,但只见那年约五十多岁发辫略显花白,满面皱纹的古铜色脸上尽是汗水,急匆匆奔至船头,连连陪笑打恭作揖道:“几位贵客,都怪小老儿年老忘兴大,由于朝廷派了上差来巡查江南,因此为了安全这苏州码头之上就设了这道关卡,各位如想快些进城就打赏几两碎银子给那些兵士们,免得遭惹麻烦。”

君钨见琼莲粉面寒霜,敢紧道:“船家,你将船儿靠岸就得了,其它之事用不着多开口了。”

船老大见他锦袍华服气宇轩昂满身贵气自是不敢再多言,接了宣临命侍卫赏给他的两锭金元宝心里自是惊喜莫名,自行到了船头。易祈见她心情沉重,只得开口道:“小姐,你也知我这些年出入的均是北方的庭楼朱阁,常听人说这江南山水尤以苏州的园林为最,我们可要好好赏析才是。”

琼莲知他并无多少游兴在那游山玩水之中,但为了劝慰自已却另愿当个寄情于山水的闲散浪子,心里自是领情不已,微抬玉首那双俏眸是万千柔情尽显其中,释去了那无限愁烦望着俊逸非凡的情郎露出了一抹浅笑,轻轻应声道:“这苏州的确是以山水名闻于天下,我们自是要抽空去游玩了,到时,我会充当向导为你们领路可好。”俩位贵公子平时里出入宫院,见过的美人可谓是不知其数,却唯有琼莲的笑容尤如高山雪莲盛放,在淡然之中将俏丽傲然的风姿尽现了,宛如耀人眼目的晨霞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她献出生命。

船儿停妥,富清先自行踩了跳板下了船,才命侍卫将那数十只红木大箱一一搬放上已然事先叫妥的马车之上,绑妥之后他一一均检查妥当之后才交代长年随侍于其的小内侍德子道:“你先领着婢女们带着这些行李车辆去那静园,一切均要合排好。我在这侍候小姐下船用了餐再去走访一番,傍晚时分就能回来,要是她稍有不悦,我就亲手将你给打死,多用点心,可知吗?”

“是。”恭敬领命向外行去,富清又自行上了跳板来至舱门外打千道:“小姐,已到苏州码头了,请下船。”

琼莲闻言就在云萝的搀扶之下行至舱外,易祈与君钨则紧跟其后,见她微低玉首将裙摆微微向上拉,露出那淡粉绣鞋轻轻将那跳板过,一步步尤如盛放的鲜花开在俩个俊秀出色的年轻公子心中,只觉心魂飘荡。不由自住的均伸出手掌,而相似的动作却让原本融洽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俩人的明眸之中均隐藏了怒火,可谓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恰在此时,两个男人皆觉自已掌心多了一只玉肌滑嫩的纤纤玉手,凝脂玉肤让俩人心里得怒火皆消散不见了,两人依依不舍的紧握那只小手,见她俏眸微转道:“我这环佩叮铛虽说是好看可也太不方便了些,看这跳板又窄又尽是水渍,真要当心了。”

言语出唇俏眸微转逗的俩位贵公子均是怜惜万分,易祈用自已的另一只手掌覆在佳人的玉手之上温柔道:“无论我身处何地皆是会护着你,当心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