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习方修圆

更新时间:2022-09-22 07:09:38

习方修圆 已完结

习方修圆

来源:创别 作者:九黎李杰 分类:玄幻 主角:李晶李 人气:

《习方修圆》是九黎李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习方修圆》精彩章节节选:坐到纸飞机上飞行,鼻尖飘过淡淡的香;骑着红蜻蜓翱翔,耳边吹着浅浅的风。我们都曾经写下一些被成年人讥笑的文字,也都冒出过一些不被理解的想法,坚信过一些荒诞的信念。在渐渐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将这些都故意的遗忘。突然一天,电视里播放《大闹天宫》竟然看得哭了,于是翻箱倒柜找出那些幼稚的文字,整理一个曾经鲜活的活在记忆里的伙伴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道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爷爷奶奶已经下地去了,李晶正在赶作业,明天就星期一,再交最后一次作业就要小升初考试了。小道士看着自己的包裹着棉布的手发了一会呆,就走到李晶面前道:“我叫詹大勇,你叫什么?”

李晶手下抄着生字,口里回答:“我叫李晶,小名小吕。”

詹大勇说道:“谢谢你救我啊,那我是叫你小吕还是李晶?”

李晶道:“你叫我小吕吧,李晶这个名字让我想到学校,挺痛苦的。”

詹大勇道:“小吕!呵呵,我们这可算朋友了?你就不对我变兔子的事情好奇么?”

李晶道:“当然算朋友了,有什么好好奇的,这些事情我爷爷说得多了,不过亲眼看见的时候还是很惊讶的。对了,我看那些电影里演的,人一醒来不是应该捂着头,昏昏迷迷的问:‘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不问啊?”

詹大勇笑起来:“我学木遁术的时候,天天在不知道的地方醒来,问得都烦了!”

李晶也笑起来,手上抄完一页生字,刚要翻页。

詹大勇问道:“小吕,你抄这干嘛?”

李晶道:“作业啊,你在哪上学?你不做作业的吗?”

詹大勇道:“我在方寸山五行书院学术,我当然做作业,不过我们的作业可不是你这样的。”詹大勇说完,又问道:“你要抄多少遍?”

李晶一摊手道:“每个字抄一页,抄得手疼死!”

詹大勇道:“我帮你!”

李晶有些感激,又无奈的指着詹大勇裹布的手。

詹大勇没所谓的一手按着李晶要抄的字,一边用裹布的手压着本子。口里念念有词,等他一松开,李晶一翻,又惊又喜,口里赞道:“你真厉害!”

詹大勇搔搔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没什么的了,就一个简单的生叶咒。”

李晶又翻了翻,苦着脸看着詹大勇,道:“你把一整本弄了就抄了一个字!我一个字只抄一页就行了。”

詹大勇摆摆手,无奈的道:“那我也没办法了。”

李晶用笔戳戳头,想了想,一下跳起来,道:“我有办法了。”

李晶拿了一个空白本,取了订书钉,拆成一页一张,然后冲詹大勇道:“你试试你那咒,要还不行,我就只能自己抄了。”

詹大勇挠挠头,开始一手按着李晶要抄的字,一边用裹布的木手打开压着一页空白页。

口里一念咒就是一页。李晶翻看了一下,相当满意的笑道:“好了!跟我抄的一模一样!”

詹大勇也一乐,高兴起来,二人忙活一会,把李晶要抄的作业全部弄完,李晶又把本子订起来,伸手摸摸,这可是要抄一天的作业啊!

两人对视一笑,詹大勇举起手来挠头,那手掌已经全部变成木头的了,詹大勇又犯愁起来,道:“小吕,我可得快回书院去,不然我可要变成一个木头人了!”

李晶摸了摸詹大勇的木头手道:“你说的什么亭驿,我爷爷都没给我说过,只能等我星期一去学校的时候问问我的老师了。”

詹大勇苦着脸:“早知道就不出来玩了,都怪运气背,遇见那几个青阶院长阻击龙兽,害我胡乱上车!”

李晶看着这个帮了自己大忙的人发愁,心下也很过意不去,就开口道:“你也别愁,我们先出去玩玩!让你散散心。”

詹大勇也只好点点头,用布将手掌裹了起来。李晶又看詹大勇一身素白的道袍,说道:“你换身衣服吧,你穿这古怪的衣服,估计没人愿意和你玩。”

詹大勇想了想,伸手抓住李晶,嘴里念念有词,刚一念完,詹大勇就换上了一身和李晶一模一样的衣服,李晶左看看右看看不禁笑起来:“你连我袖子上的那个小洞都弄过去了!”

詹大勇也是一乐。李晶从书包里小心翼翼的掏出几颗玻璃珠,道:“我们到村口找小马当他们弹弹珠去!”

詹大勇也往腰间摸去,就摸出一个精致的香包,詹大勇将那香包冲手里一倒,倒出几个乳白的圆球,道:“我没你那种漂亮透明的珠子,这有几颗我在炎海做功课杀火鱼得到的眼珠,我先用来顶顶,不知道可以吗?”

李晶从詹大勇手里拿过一颗放到地上,瞄了瞄,用手里的玻璃珠朝那珠子一弹,两个珠子一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李晶跑到墙边将两个珠子捡起来,摸了摸,道:“这眼珠和我的弹珠就一模一样嘛,可以的。”

詹大勇羡慕的道:“小吕,你弹得可真准!”

二人来到村口,三个小孩已经爬在地上弹弹珠,见李晶到了,其中一个鼻下有两道好似胡子一样鼻涕痕迹的小孩伸手抹了一把鼻涕道:“小吕,你来了,今天带弹珠了吧?我可不借你的。”

李晶一抖衣兜,哗哗一响,道:“小马当,就冲你借一次而已,小气鬼,又不是没还你,我去赶集,买了好多颗!”

小马当又一抹鼻涕道:“等我们玩完这一场,再让你们加入。”

不大一会,战局结束,小马当赢了那个穿黑衣服的小宁的一颗,最后一射失误,输给了那个穿一件短衫马裤的叫小牛钱的小孩。

李晶冲小孩介绍了詹大勇,五人便开始玩起来,当詹大勇亮出那个圆润异常的乳白色珠子时,其他三个小孩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开始玩后,由于詹大勇的右手裹着布条,只能用左手玩,就弹得相当不准,一会功夫就输了三颗给小马当。小马当将珠子在手里捏着,他脸上那两道长长的“黄龙”竟然慢慢消失。诸小孩也没注意,都关注着战局,就那么玩着,直到夕阳渐下,最后小宁和小牛钱都输光了,小马当也输得就剩下一颗詹大勇的乳白色珠子,李晶赢了十几颗,詹大勇也在使用了几次小咒语的情况下,赢回了大部分乳白色珠子和几颗玻璃球。小宁和小牛钱提出不玩,李晶见天色将暗,也玩不了了,五个小孩就收手坐到路边的一棵倒下的枯树上聊天。

小马当摸着手里的乳白色珠子道:“大勇,你说你这珠子在那买的啊,真好看,白白的,但又好像有彩虹在里面一样,一晃就有一道七色彩虹在里面流来流去的。”

詹大勇生怕被小马当看出蹊跷,也没敢开口回答。

李晶忙道:“我表哥是大城市来的,人家那买的东西当然比我们的好了。小马当,你可是占大便宜了!”

小宁和小牛钱一听这话,都满眼羡慕的看着小马当手里的珠子。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小孩们就各自回家去了。

山村的夜是这样的,各种各样的小虫嘶鸣,再加上风吹过那树叶哗哗作响,一切本都应该很喧闹,但是身处其间,你感到的却是一种从心底涌出的宁静。

星期一,李晶起床上学的时候,詹大勇还在呼呼大睡,李晶就没叫他。

这学期的最后一天,也是小学的最后一天,李晶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忧,班上都在谈论上初中的事情。

李晶正发着呆,突然手臂一疼,李晶条件反射的缩回手,就看见同桌杨艳一脸的怒色,手里拿着铅笔。李晶看着桌上那条用小刀刻的三八线,也是一脸怒色的盯着杨艳,道:“你干嘛戳我!我又没有过界!”

杨艳也怒气冲冲的道:“徐老师都叫你三遍了!你的生字本改完了!”

李晶忙起身朝讲台走去,教语文徐老师正口里叫着李晶的名字,头也不抬的改着生字本。

李晶走到讲台边道:“到!”

徐老师抬头看着李晶,用握着笔的手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道:“你聋了?看看你是怎么抄的!你现在先给我背一遍你抄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李晶有些紧张的开始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宋,杨万里;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徐老师有些欣慰的道:“你看你背得还是不错的,怎么一抄生字就把‘映’字左边的日字旁抄成了‘月’字?而且还一错到底!”

李晶一看,看着满篇的月字旁‘映’字满脸通红。

徐老师又道:“你这样子,怎么升初中啊!就是个大马虎眼!小升初考试前不要只顾玩,回去好好复习!你下去吧。”

李晶拿着生字本回到座位上,杨艳一脸幸灾乐祸。正在这时候,詹大勇从门外走了进来,李晶吓了一跳。

詹大勇走到李晶旁边,道:“小马当不见了,你们村里人正在找嘞。”

令李晶感到惊讶的是,班上的同学还有徐老师对詹大勇走进来竟然一点也不惊讶。都好似没有看见一般。

李晶忙小声的答道:“知道了,你快出去,等下徐老师看见你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詹大勇淡淡的道:“我进来的时候用了一张隐身符,你们的女先生和你的同学是看不见我的。”

李晶轻轻的摆摆手:“我都清清楚楚的看见你,他们会看不见你?”

李晶很不信的将詹大勇的手抓住,狠狠的放在桌子上那道三八线之后杨艳的“疆土”上,李晶等待着杨艳铅笔戳到詹大勇手上那一刻。等了一会,杨艳还是在那里若无其事的抄写生字,李晶脑海里面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抓着詹大勇的手就一把向杨艳脸上抓去,杨艳大叫一声,顿时整个班和徐老师都看着杨艳。杨艳看着李晶,李晶也假装被吓一跳一般看着杨艳,徐老师走了下来,詹大勇忙站到一旁。徐老师问道:“杨艳,怎么了?”

杨艳带着哭声道:“徐老师,李晶用手抓我脸!”

李晶忙一脸无辜的道:“徐老师,我的手离她脸远远的,可抓不到她。”

徐老师看着快要哭的杨艳问道:“他那只手抓你的?”

杨艳想想道:“我没看见啊。”

徐老师看着泪眼婆娑的杨艳也没办法,只好冲李晶道:“你站到门外去!小学最后一天了还这样瞎胡闹。”

李晶拿起语文书,磨磨唧唧的走到教室外,靠墙站了。一会,詹大勇也开门出来,随手又带上了门,教室里就响起徐老师的声音:“这风也太大了吧,把门吹开又吹上。”

詹大勇道:“你怎么欺负女孩啊。”

李晶将语文书顶到头上,一把撸开袖子,道:“你看看。”

詹大勇一看,全是一个一个的小黑点。

李晶恨恨的道:“全是杨艳用铅笔戳的,你今天可算是把我解气了。”

詹大勇摊摊手道:“既然你出来了,我们就去找小马当吧,我来找你的时候,爷爷奶奶和村里的人已经去找人去了,小马当是从昨晚就没回家的。我也跟爷爷他们到小马当家看了一下,竟然看见了这个。”詹大勇举着手里一根筷子般粗细的毛。

李晶有些不理解的道:“这是什么东西的毛吧?”

詹大勇看一眼李晶道:“这是天国鼠的毛,林先生说过,天国鼠只生活在瀛洲的南美山附近,在你们这竟然出现天国鼠的毛,可有些古怪,你和我去看看吧。”

李晶指指头上的书道:“我现在在上课,可不敢逃学。”

詹大勇想了想道:“有办法了。”说着话从腰间掏出一张银白的符,又从李晶头上拔了一根头发粘到那张银白符上,有些舍不得的道:“这张‘化形符’可是我老爹给我的生日礼物,用四钱紫香晶买的。”说完口里又叽里咕噜的一念,詹大勇刚一念完,随着那张银白符一下消失一个和李晶一模一样的人便出现在二人面前,詹大勇再将李晶手里的语文书放到那个人手里。李晶十分惊讶的用手捅捅那张符变的人,口里道:“真的一模一样,还肉乎乎的。”

那个符变的李晶也捅捅李晶道:“真的一模一样,还肉乎乎的。”

詹大勇道:“这个化形符变化的符人可维持十二个时辰,我们赶紧去找小马当吧,再查查这根天国鼠毛的来历。”

李晶又想了想道:“还是不行,等下徐老师要是叫我进去,这符人能应付么?”

詹大勇翻白眼看了李晶一眼道:“这符人现在的智力和你一样高!走吧。”

李晶这才应了一声,跟着詹大勇往外走,刚走几步,詹大勇又回头道:“我们现在这样赶过去可来不及。”

二人站在那正苦恼,一个纸飞机就晃晃悠悠的从楼上飞到操场里。

詹大勇跑过去,捡了起来,高兴的道:“走吧!”

李晶茫然的道:“一个纸飞机就把你高兴成这样。”

詹大勇笑道:“我们就坐这飞机去!”

李晶张大了嘴,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詹大勇,詹大勇又从腰间摸出一张青色纸符,口里叽里咕噜一念,那飞机就慢悠悠的悬浮在詹大勇胸前,詹大勇一把抓过李晶,“呼”一下跳到了那纸飞机上!

李晶惊讶得眼都要掉出来了,情不自禁的在那纸飞机上走了一圈,发现那纸飞机上甚是宽阔,李晶跑了一圈,詹大勇已经在纸飞机的尾部弄出两个坑来,詹大勇将李晶抓了坐到那坑里,口里道:“坐好了!我们马上出发!”

“嗖”那纸飞机绕了操场一周,一下冲入天际。

李晶在纸飞机上哇哇啦啦的大叫起来!

风猛烈的从身边吹过,李晶闭着眼睛,眼泪被风吹得不停从眼内盈出。过了好半天,纸飞机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耳边也响起詹大勇的声音:“小吕,我们已经到你们村里了,我们慢慢的一路寻找,我看左边,你看右边。”

李晶这才睁开被吹得酸疼干涩的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詹大勇,詹大勇的眼睛前悬浮着一块透明的玻璃一样东西将詹大勇整个护住。李晶吼道:“我眼睛都快被吹瞎了!”

詹大勇这才反映过来,很不好意思的道:“实在不好意思,我都忘了你不是瀛洲的方士,忘了给你用防风屏了。”詹大勇边说着边叽里咕噜一念,李晶面前也出现一块玻璃一样的防风屏,那防风屏好似有灵性一般随着李晶的身体动来动去,李晶面前顿时一点风也没有了。

二人缓缓飞行在蒗蔴蒿的上空,村里的人正三三两两的各处寻找小马当,纸飞机先飞到小马当家转了一圈,二人正在毫无线索的时候,李晶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土腥味。李晶忙和詹大勇说了,詹大勇这时正为没线索而苦恼,一听有土腥味,顿时身体一震,口里道:“真的有土腥味?是不是那种像泥土刚挖出来混上水的味道?”

李晶又伸鼻闻了闻道:“就是!”

詹大勇一脸茫然的道:“看来你们这真的有天国鼠!”詹大勇掏出一块绿绿的东西,放到李晶鼻子上粘了一下,然后取下将那绿绿的东西粘到纸飞机的飞机头上。那飞机转了转记住了那股味道,二人坐着纸飞机顺着那股土腥味一路寻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