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更新时间:2020-03-26 20:19:43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连载中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过路人与稻草人 分类:玄幻 主角:楚瑾瑜清河 人气: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为过路人与稻草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死在渣男和小三的手中,她清河郡主重生为懿礼公主,复仇的烈焰时刻在心头焚烧。只是这深宫处处都是敌人,处处都是阴谋陷阱,一个即将和亲的公主如何扳倒后宫中的豺狼虎豹?且看她如何一步步攀登至顶峰,回身找渣男和小三复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尚贵嫔因着李懿儿自尽一事遭受了皇上的责骂,心中正窝火,她看准了李懿儿势必会闹下去,所以她也正好借机惩处她一下,可没想到李懿儿却是这般淡然的态度,倒是让她一肚子的气发不出去,只得站起来冷冷地道:“你谨记就好,别回头又给本宫生事,否则龙颜大怒,你们母女都承担不起。” “是!”苏贵人惶恐地应道。 “走吧!”尚贵嫔也不想看到苏贵人那张比自己漂亮许多的脸,对孝如公主道。 孝如公主本是来看热闹的,不曾想没看到,不由得走到床前,伸出手狠狠地在清河的手臂上掐下去,恶意地笑着道:“瞧你这身子骨这般虚弱,嫁到北漠去哪里受得住北漠的风沙?大概也和金凤公主一样,一年便死在北漠的皇宫里了。” 这孝如公主手劲很大,这一掐下去,清河疼得蹙起了眉头,但是她不叫也不躲,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孝如公主,眸色清冷。 孝如公主见吓不到她,也觉得无味,遂哼了一声,“一点都不好玩,走了!” 苏贵人见她们领着宫人离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是想起自己女儿以后的命运,又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愁苦地看着李懿儿,泪水蓄在眼眶,眼看就要滑下来了。 清河却没有时间去伤春悲秋,无论是前世今生,她都是一个行动派,只不过嫁给元肃之后,她太过相信他,甘愿躲在他身后为他出谋献策,张罗周旋。 她让小绺扶起她坐在妆台前,道:“帮我梳妆,我要去见父皇。” 苏贵人吓了一跳,“懿儿,你去见你父皇做什么?你可别再闹了,你父皇金口已开,是绝不会收回旨意的,你若再闹下去,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反而会惹得你父皇生厌,那日你被解下来的时候刚好你父皇就来到,没看到你父皇震怒的脸色,可真是吓人了。” 清河淡淡一笑,回头安慰苏贵人,“贵人不用担心,我去见父皇只是请罪,我会听他的话,乖乖地嫁到北漠的。” 她心底冷笑,嫁到北漠?是绝无可能的。但是,如今她因自尽一事,闹得后宫沸沸扬扬的,皇上也定必龙颜大怒,她必须要先平息皇上的怒气,再图谋其他。 苏贵人听了她的话,不由得一怔,连忙止住泪水问道:“你真同意了?” 清河冷峻一笑,并不回答。如果她还是李懿儿,不同意又能如何?身为皇家公主,还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她的命运并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陪你去!”苏贵人站起来,毅然道。 清河摇摇头,她必须一个人去。 看着镜子中苍白而陌生的容颜,这李懿儿倒是长得绝色,若稍作打扮,不知道会怎样的倾国倾城。 小绺取来桃花粉,道:“公主脸色苍白,奴婢帮公主上点胭脂色,看起来也精神点。” 清河握住小绺的手腕,轻声道:“不,不用桃花粉,改用珍珠末加蜂蜜,再混点石墨进去。” “啊?” “听我的话去做,马上去!”清河道。 小绺不知道她意欲何为,但是既然她吩咐了,便遵照她的话去做。 一番打扮下来,清河的脸竟比原先还苍白了几分,而且苍白之中,透着隐隐的黑气,嘴唇上了唇蜜,却也涂抹了石墨,看上去,竟有说不出的颓败病气。 “你这副模样去见你父皇,只怕他会更加生气。”苏贵人担忧地道。 清河凑过去,在苏贵人耳边说了几句话,苏贵人脸色陡变,“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这可是会要命的。” “贵人只管去弄,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清河道。 “你……”苏贵人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清河忽然觉得脑子一阵眩晕,她耳边忽然响起一句话来,“公主,您若是嫁到北漠去,还不如死了算了,听说北漠的后妃,都是皇帝与大臣们共享,比青楼女子还不堪。” 清河伸手扶住额头,这句话不断地在脑子里回响,她记得没有听过这句话,莫非,是李懿儿脑子里残留的记忆? 但是,这句话是谁跟她说的?谁要劝说她自尽? “公主,您怎么了?”小绺伸手扶着她,担忧地问道。 清河站定身子,眸子如电般在所有宫女太监脸上扫过,她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但是,这道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她如果再听到这把声音,必定会认得。 清河站起来,回头看着苏贵人,忽然问道:“那日我自尽,被解救下来,父皇就即刻来到了?” “可不是,那日刚好你父皇在尚贵嫔那边,也不知道怎地那边就得到了消息,即刻赶过来了。”苏贵人道。 她沉思了一下,坐下来让小绺去殿外把所有伺候的宫人都叫了进来,然后对他们道,“你们说说,我去见了父皇,该怎么说话?” 众人面面相窥,不知道如何作答。 “没事,你们都说说自己的意见。”清河含笑看着众人。 其中一名身穿绿色衣裳的宫女走出来,道:“公主,桃儿斗胆献计,听闻皇上这两日在御书房与大臣们商议事情,您可以去御书房门口跪着,求皇上收回成命,有大臣们在场,皇上总不好太过迁怒于您。” 清河听她说话的时候,缓缓地闭上眼睛,许久没言语。 这把声音,与她脑海中回荡的声音是一样的。 桃儿,真好!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唇瓣微微扬起,勾勒出一丝浅淡的笑意,“桃儿好计策。” 苏贵人呵斥桃儿,“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不是让公主再惹恼皇上吗?” 桃儿脸色一变,急忙跪下请罪,“公主恕罪,奴婢只是不忍心看到公主远嫁北漠。” 清河看着她头顶晃动的碧玉簪子,忽然若有所思地道:“桃儿,你这簪子成色不错,是谁送给你的?” 她还是清河郡主的时候,便见了无数珍宝,她也尤其喜欢翡翠,对翡翠下过一番心思,桃儿头上所带的簪子,绝非一个宫女有能力买得起的。 桃儿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她伸手摸了一下发上的簪子,嗫嚅地道:“回公主的话,奴婢这簪子不过是粗货,奴婢先几日出宫的时候买的,就几文钱,不值什么银子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