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武绝九重天

更新时间:2020-04-04 03:55:32

武绝九重天 连载中

武绝九重天

来源:落初 作者:喇咔咔 分类:玄幻 主角:秦恒连珠 人气:

火爆新书《武绝九重天》是喇咔咔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恒连珠,书中主要讲述了:周历元年,周天子分封诸侯。三百年后,列强争霸。楚国势大,傲视群雄用尽阴谋诡计妄图一统天下。秦国崛起,举国修炼试图扭转乾坤。蛮国羸弱,却出了世间唯一的仙子。......................少年为报国仇家恨,被迫踏入无尽修行路。且看他如何逆天而行,最终登帝为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姐姐的手缓缓垂下,眼眸看着面前的夏成淡淡地解释道:“我家弟弟还小,还望长老原谅。”尽管姐姐说的是求情的话语,但是语气中却没有半点恳求的味道,反倒让人觉得这是在吩咐。

夏成怒不可遏,他是修士是凡人世界中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竟在这个秦国中不起眼的望月城中,被两名永世不能修炼的孩童多次顶撞。

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天地间飘渺的灵气仿佛被扯动起来,狂风刮向高台。

此时此刻夏成正要运用自己的修为,他要让面前的这两姐弟明白,他们在自己的面前只是蝼蚁般的存在。

“夏成!难道你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吗?”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入夏成的脑海中。

“可是,他们竟敢大不敬~~~”夏成颤颤巍巍地传音回答道,在那到威严的声音面前,他拿不起半点架子。

“他想要修炼法门,你给他便是,呵呵~~”那威严的声音异常狡诈地说道。

夏成会意从指中纳戒里唤出一本经书递到秦云面前冷哼道:“你要的经书!”

秦云蹙眉,对眼前这位高高在上演武堂长老夏成生出厌恶之意。

“这经书不要也罢!”秦云冷言道。

他的话语让周围围观的人发出一阵阵议论,修炼法门对于他们来说可遇而不可求,可如今秦云竟然将这本经书拒之门外。

“我看他肯定天赋极差,你没听到刚才长老所言他根本不能修炼吗?”

“这小孩真是缺乏管教,长老给他经书居然不接”

“我看他是拉不下脸,现在装作有骨气,过后肯定到处求人借阅经书。”

冷嘲热讽不断地传入秦云的耳中。

“我们走吧。”此时姐姐开口轻声道,她面色微怒像是容不得别人说自家弟弟坏话。

秦云闻言直接和姐姐扭头边走,完全没有理会夏成。

眼前秦云两姐弟竟然如此无礼,夏成正想下手给其教训,且料那道威严的声音再度传话至他的脑海中。

“别忘了这次我们的任务。”

在那道声音前夏成不敢发作,只能任由秦云两姐弟平安离去。他用力握紧拳头,看着四周那些依旧期待成为修士的望月城百姓,双眸中漏出一丝难以被人察觉的Jian邪之色。

“愚蠢的凡人,就让你们好好地领教演武堂修炼经书的厉害!”

不久后,秦云与姐姐便已经离开了望月城,行走在回到猎户村的山路之上。秦云眉头微蹙,心情低落。

“怎么?后悔刚才没有接过那本经书吗?”姐姐忽然开口问道。

秦云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夏成拿着修炼经书递到自己的面前,当然除了那本经书还有夏成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秦云沉默,直到两姐弟又在山路上前进了十来步的距离后,他才轻轻地摇摇头,口中不屑地说道:“不要也罢。”

“就算做不成修士,也可以天天在这山岭中狩猎,想来也是极其快活的。”姐姐温柔道,美目神色流转格外恬静。

“姐姐为什么对修士这么反感?”秦云好奇道,每逢与姐姐谈起修士这个问题的时候,姐姐总是表现得对修士抗拒。

“姐实在不喜欢修士,也不知道为什么。”姐姐坦白道,没有丝毫的矫情与掩饰,就是单纯地不喜欢。

秦云没有在继续问下去,因为他了解自家姐姐的Xing子,说不喜欢那自然就是不喜欢的。

演武堂的导师在招新结束后便没有继续在望月城中停留,按照他们的话是要将这些天赋异禀的仙苗送回演武堂进行深造。

望月城以及附近几个村落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人们一如既往地辛勤劳动。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在演武堂的导师离开后,城内以及附近村落人烟稀少的地方,多出了许多自行修炼的人们。

有的是刚识字的孩童,有的是两鬓斑白的老翁,有的是孔武有力是大汉,有的是雍容华贵的妇人。

对于成为修士,成为仙人,没有哪个人会拒绝。

修仙热潮遍布望月城。

这一切的一切全赖于当初夏成传授下来的修炼法门,那本淡蓝色的小册子现在在望月城中几乎是人手一本。

就算当初没有请求夏成传授法门,现在也能够向四周的邻居借阅。那小册子的内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望月城中所有的人都摸过看过那些小册子。

就在演武堂修士导师离开的第二天,秦云一如往日坐在茅屋的门槛上发呆,忽然秦云的父亲开口说道:“这是王博拿来的修行法门。”

秦云看着父亲递来的那本淡蓝色小册子,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演武堂传授下来的东西。秦云笑了笑,真想不到王博如此有心,竟然将修炼法门主动送来。

他正想伸手去接过那小册子,可当那夏成高高在上的模样再度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时,他停住了动作。

秦云笑道:“爹,我不做修士了,我想跟着爹去做一名出色的猎人!”

秦云的父亲听到秦云的话后先是一愣,然后满脸慈祥地看着秦云。

“好~~~好~~~~”秦云的父亲小声道,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与沙哑。

演武堂导师离开的第三天。

清晨,秦云被一阵浓烈的硝烟味熏醒,他缓缓醒来望着天边仍没有完全升起的太阳,一心想着待那股刺鼻的硝烟味飘散后重新进入梦乡。且料那硝烟味并没有变淡,反而更加浓烈,最后更多出数道杂乱的哭泣声传入他的耳中。

秦云心头生出一丝不安,唯有走出家门探个明白。

“这是怎么回事?”秦云站在自家家门前左右回望,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村头村尾因为燃烧祭品所产生的烟尘浓郁得足以遮盖人的视线,根本就不能看见尽头。各家茅屋前摆满木棺,伤心痛哭之身不绝于耳。

秦云见状来回观察,整个猎户村足足有百户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有的甚至一家数口同时离世。

骇人听闻!

“瘟疫?!”秦云疑惑道,这是唯一他能够想到的答案。除了瘟疫可以同时将人如此之多的人致死外他再也想不到其他答案。

“啊~~”就在秦云思索时,一道惨叫忽然在他耳边响起,惊得秦云瞬间回过神来。他转身望去,只见一大汉突然发狂。大汉狰狞无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就像见了鬼似的,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双手,仿佛非要撕裂才肯罢休。周围的人纷纷上前制止,但还是按不住那大汉。他不断发出癫狂的惨叫,让秦云也听得有些心寒。

秦云脚步不自禁地往后挪,然后他头也不回地往自家茅屋中奔去,那个大汉绝对不是疯子,秦云见过他前几天还满心欢喜地捧着那本淡蓝色的小册子在修炼。

这天秦云一家谁都没有走出茅屋,猎户村全村上下此刻发生的怪异让他们根本不敢打开茅屋的大门。

“难道是我们的心不够虔诚,上天怪罪我们猎户村?”秦云的父亲惶恐道。

“爹,没事的,上天绝对不会怪罪我们。这肯定是病,是瘟疫。”

“瘟疫?”

“是的,瘟疫!”秦云莫名其妙地提高自己的音量,不知道是否声音大了就更可以让自己相信。

“那怎么办?”

“我这就去望月城里请大夫进村,我们猎户村肯定会没事的。”秦云边说边走近紧闭的茅屋大门,此时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嘎吱声响,茅屋大门被推开发出了渗人的声响。秦云从没觉得自家的大门会变得如此厚重与恐怖。

正当秦云踏出茅屋时,姐姐突然开口道:“姐陪你一块进城!”

秦云回过头来,只见姐姐神情担忧。他故作轻松道:“不用,我一个人便能将大夫请来,姐姐就留下照顾好爹娘。”

说罢,秦云利索地关上茅屋大门,独自一人踏上望月城的道路。

望月城官道之上,树叶婆娑,让本该炎热的官道竟有了丝丝凉意。可是秦云此刻却无心去关心这些。

此时他的脑海中不断在寻找理由,去说服自己所推测的村子只是瘟疫肆虐。

“十四世纪,西欧黑死病。明朝末年,鼠疫盛行..................”

“一定是瘟疫”

“这只是瘟疫罢了。”秦云在奔跑中自言自语道,在他的理解和认知中,瘟疫就是目前最好的情况。

良久之后,秦云气喘吁吁地来到一座小山坡前,只要翻过去便可以去到望月城。他本想箭步飞奔到达小山坡顶后,先休息一会儿再奔向望月城。

可当他站立在小山坡顶,看着下方的望月城一角时,秦云的神色一脸凝重,不再休息便死命奔下山坡,赶向望月城。

“一定是我看错了。”

“望月城肯定不会变成这样的。”秦云根本不情愿承认自己方才看到的景象是真实的。

片刻后,秦云站在望月城的城门前。城门是敞开的,可是根本就没有士兵在把守。秦云的目光呆呆地看着望月城内,脸上一片煞白背脊生出丝丝寒意,双眸间尽是绝望。

望月城内一片混乱,火光硝烟弥漫着城中每一个角落,每家每户前皆是木棺,有人痛哭流泪,有人突然癫狂,有人趁机抢夺。哭泣声,惨叫声,喊杀声不绝于耳。

此时秦云透过城门看见的望月城犹如人间炼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