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逆刀魔尊

更新时间:2021-09-13 04:18:49

逆刀魔尊 连载中

逆刀魔尊

来源:落初 作者:君莫往 分类:仙侠 主角:雪无痕雪成 人气:

新书《逆刀魔尊》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君莫往,主角雪无痕雪成,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自尸体上醒来!携天下至宝‘起源珠’!在动荡中逆天而行,重生后能否武破苍穹。万年的一次机缘,一个又一个局。仙如何,魔又怎样,我便扬刀!一路逆行而上,开创万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才趁众人大乱,他早已经将雪成挡在身后。只是那两个黑衣人一直盯着自己,他也无法帮助雪成逃脱。

虽然和雪成有芥蒂,但他如何能够看着雪成死在自己面前。

“狡辩,无论如何,得罪我血魔族。只有,死。”

死字出口,一名黑衣人单手一抓。

雪无痕只觉的自己全身源气封闭,身体不由自主就向那名黑衣人飞去。

“无痕......”

雪无痕父母呼喊,伸手就要抓雪无痕,却探了一个空。

一名血魔族黑衣人手上抓着雪无痕,对着另一人点了点头。

嗖!

另一名黑衣人瞬间消失在原地,紧接着,院中此起彼伏的叫喊声。

噗噗噗!

院中五个雪家下人还没来及反应,就爆做一团血雾,那黑衣人将那些血雾深深吸了一口,满足的巴喳了下嘴巴。

雪思文和雪成的三弟雪文已经完全吓呆,看到两名黑衣人的手段居然连逃的念头都没有。

噗!

“三弟,思文。”

雪成哭成了一个泪人,咚的一声跪在地上。

雪无痕体内源气动荡,心中莫名的一痛。

此时雪无痕原本身体前世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让雪无痕也不由两眼湿润。

曾经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欺负他的雪思文,和他二叔四叔不同对待他如自己的儿子一般的三叔雪文。

一件件事情浮现在脑海中,雪无痕感觉自己的源气已经在经脉里乱撞,时刻都要冲出体外。

咦?

住着雪无痕的那名黑衣人惊疑出声,心中愈加肯定起源珠必定就在雪无痕身上。

“喔!真是美味啊!”

将雪思文和雪文的血雾也吸在口中,另一名黑衣人走到雪成面前站定。

此时的雪成已经瘫坐在地,双眼呆滞,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

啪!

雪成也被另一名黑衣人抓在手中。

雪无痕体内的源气动荡,手中用力,看到雪成逐渐流失的生命气息,情急之下出拳。

砰!

一拳轰击在黑衣人胸膛之上,那黑衣人倒退一步,只可惜那一拳依旧没有破开黑衣人的防御。

“一介凡人就能发出如此力道,看来起源珠必然在你身上无疑了。”

黑衣人略作惊疑,就笃定一切,两眼放光。雪无痕都能从他漆黑的披风里看出光亮,可他依旧无计可施。

“不要,你停手啊。”

噗,雪无痕气血攻心,喷出一口鲜血。

雪成生命在急速的流逝着,也许自知反抗无用,反而微笑着看着苍楚。

咫尺之隔,却无计可施。

雪无痕的眼睛都要爆裂开来,只是黑衣人早有了准备,手下用力,雪无痕源气停滞在体内,浑身不能动弹。

终于,扑通。

雪成从另一名黑衣人的手中滑落,倒地不起,显然是已经死去。

“不,爹。”

雪无痕哀嚎,直到现在,雪成甚至都没来及和他说一句话,就被杀死。

整个雪家一片荒凉,有风吹过,也发出呜呜的声响。

“嗯?”

忽然,抓着雪无痕的那名黑衣人一顿。身形飘动,快速离开原先的站立之地,和另一名黑衣人站在一起,凝重的望着虚空。

嗖!

只是瞬间,院中凭空出现一道身影,苍鼎。

看着雪无痕的情形,地上躺着的雪无痕父母,苍鼎眉头一皱,心中大呼不好。

“放开他。”

苍鼎出声,因为两个黑衣人抓着雪无痕挡在雪成面前,苍鼎无法上前查看。

不过他神识扫过,已然没有了气息。

“看来你就是这小子背后的高人了,只是他在我们手中,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抓着雪无痕的那个黑衣人开口,他之前就疑惑雪无痕得到起源珠也不一定能够炼化,背后必然是有高手。现在看来,这个人的修为显然在他两之上,还好他们有雪无痕做人质。

“爹。”

雪无痕的嗓子已经沙哑,眼泪一直在脸上流淌。

气血攻心,他已经丝毫体不起力气,就那么如若个死人一样呆滞的喊着。

“你俩能修行到这等境界,不知道残害多少无辜的人。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你们不该动我的弟子。”

苍鼎看见雪无痕的那个神情,心痛如斯。

嗖!

苍鼎瞬间消失在原地,整个院子忽然嗡的一声如果被一层大阵笼罩。

“老二,小心。”

抓着雪无痕的那名黑衣人大惊,向旁边的黑衣人提醒。

“呃......”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那另一名血魔族的黑衣人嘴角就躺出鲜血,张大嘴巴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

一柄细剑从他的腹部贯穿而过,唰!细剑抽出,黑衣人应声倒地。

苍鼎的身形出现在倒地的黑衣人身边,转头看向抓着雪无痕的血魔族人。

“放开他,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这剑,你,你是......”

噗噗噗!

雪无痕只觉的耳边一阵凉风,被抓着的身体忽然一松,他跌倒在地上。

没有理会身后的黑衣人如何,雪无痕奋力的爬向雪成的尸体。

“爹。”

雪无痕哭喊着,终于翻转父亲的身体。

一片冰凉。

“不......”

雪无痕沙哑的声音盘旋在雪家上空,久久没有散去。

“唉!”

苍鼎心中一痛,他还是来晚一步。

转头看了看之前抓着雪无痕的那名黑衣人,那人已经只剩一口薄气,漆黑的手指指着苍鼎,惊恐的看着。

“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动我苍鼎的弟子家人,本来想一剑杀了你,不过还是将你交给我徒弟比较好。”

“唔!唔!唔!”

那黑衣人惊恐的在地上扑腾,不知道是惧怕雪无痕如何报仇,还是惧怕苍鼎。

“雪无痕,你......嗯?”

苍鼎本打算安慰雪无痕,让雪无痕节哀顺变。刚走进雪无痕,苍鼎眉头舒展,惊喜出声。

“三魂七魄,已然散去,居然尚有胎光一魂。”

苍鼎欣喜,也忘记了理会雪无痕,双手飞速结起手印,天地阴风瞬间大起。

“聚魂引,起。”

一个法阵飞速的在苍鼎周围成型,一时间古家阴风阵阵,鬼哭惨叫。

雪无痕呆了一下,居然也忘记哭泣,扭头观看苍鼎施法。

“三魂七魄,已失两魂七魄,尚有胎光一魂。吾以阵引,愿鬼神不渡,天地清明。”

苍鼎手中不断结着印记,天地间的呼号愈加清亮起来。

雪无痕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就算再傻,他也看出来师傅是在救他父母。

三魂七魄,是人的灵魂。三魂者:胎光、爽灵、幽精。七魄者: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一个人三魂七魄全部消失不见,就是彻底死去了,神仙也没有办法,而如果尚有残存,则有异术大能者亦可以救回。

一个时辰,天地间的阴风逐渐停了下来。

“师傅?”

见苍鼎迟迟没有动静,而地上的父母也不见起色,雪无痕心脏扑通直跳,试探着问道。

“唉,为师在异术一道不是精通,已经尽力了。”

苍鼎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愧疚。

咚!

雪无痕瘫软在地,双手一阵颤抖。

“不过也不是没有效果。”

苍鼎再次出声,雪无痕瞬间欣喜,期待着泪眼望着苍鼎。

“你父母被血魔族吸**血而亡,好在尚存胎光一魂。只可惜我在异术这一道不甚精通,只能短暂让你父亲回光返照,如果你有什么话,就抓紧说吧。”

“咳!咳!”

果然,此时地上的雪成忽然咳嗽起来,眼睛缓缓睁开一道缝隙。

“爹,爹。”

雪无痕急忙抱起雪成,前世他本就是孤儿,此时被这副身体前世一带,已然心痛如斯。

“你终于……肯叫我爹了。”

雪成最终伴随着血液,出奇的微笑着。

“爹,爹,是我无能,没有保护好你。”

雪无痕恨,恨自己重生的太迟,恨自己还是让雪成死在了自己面前。

“不,无痕,你能叫我一声爹,我已经很欣慰了。”

雪成依旧在微笑,苍鼎的这个阵法倒是出奇的有效。雪成看起来像个没事人样,除了虚弱的身体,居然语气连贯。

“无痕,我自知躲不过劫数,而且,这样我也能陪你娘去了。只是你……”

雪成看着雪无痕有许多不舍,但看了苍鼎一眼,眼角有泪划过,他知道雪无痕必然是遇到高人栽培了。

“这些年来,我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你怪爹,爹也怪自己。”

雪成一直在自责,雪无痕痛不欲绝,脑海中泛出关于母亲的记忆。

原来雪无痕身体原主人的母亲在雪无痕出声后就死了,原因是难产只能保住一个,当时雪家上下都要保住雪无痕。

就这样,雪无痕的母亲因为难产死去。

多少年来,雪成一直自责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倒让雪无痕身体原本主人本就落寞的心一直记恨雪成。

“无痕……你能够在我去见你娘之前叫我一声爹,我就心满意足了,记住,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雪成的语气逐渐的弱了下去,苍鼎在一旁暗自摇头,他那异术终归是要失去效力了。

“爹,你不要死,我早就不怪你了,爹。”

雪无痕哭喊着,他前世连个亲人都没有,重生而来,居然再次让他失去一个亲人。

现在想想很后悔,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多陪陪他。多叫他几声爹,从此往后,又只剩他一个人了。

咚!

雪成的手臂垂在地上,面容上依旧保持着微笑。

“爹……”

雪无痕的叫喊回荡在雪府中,偌大的雪府一时间若森罗地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