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谪仙怨

更新时间:2020-05-22 10:02:00

谪仙怨 连载中

谪仙怨

来源:落初 作者:醉枕书 分类:仙侠 主角:道贺朱红 人气:

新书《谪仙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醉枕书,主角道贺朱红,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本是冥司浣阴池旁一届小冥灵,不想一朝替嫁,一台花轿就将小冥灵霁雾送进了那极北苦寒之地。作为天帝打进北渊止境的一步棋,霁雾虽是战战兢兢却仍将事业做的尽职尽责,只为天帝事成早早归家,却是不知······北渊帝君:“那笨女人可真是天真,日日消息被截,日日还递的殷勤。”魔域魔尊凉凉的看了霁雾一眼:”我魔域的消魂涯滋味不错,你若是再敢勾引觞儿,我便让你领略领略。”荼蘼皱眉头痛道:“阿雾你如此胆小愚笨,只能、自求多福罢!”“······”霁雾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弱弱的问道:“前路艰辛,若龙潭虎穴,敢问冥君大人,现在还能、再换人来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花纷纷扬扬、断断续续的下了一个多月,一连好几日天空都是阴沉的,直待得这日天才放了晴。

九天揽月宫建在北渊止境西面最高陡悬峭的主峰弧月峰上,据说是这里最靠近月宫的地方。

其下大大小小副峰五六座,成不规则的形状将主峰环绕,未下雪时从主峰上望去,高高矮矮耐寒的绿色挥洒成荫,风一吹动,如同绿色海洋,涟漪波荡,煞是漂亮。

此时,其中一座副峰莨瑛峰内,雪园梅开,风景正好。

整座莨瑛峰内只在峰顶有这么一个园子,是北渊帝君特意为他的小宠小雪开窍庆祝所建的园子,名字就叫做雪园。

雪园虽小,却处处显出用心。

徘徊的连廊,如画般小而精致的宫殿,飞檐的八宝亭,如眉弯弯而建的小巧拱桥,暗香浮动的梅林,峰尖曲折流淌至梅林止成一泊幽蓝镜面的曜月湖······处处皆入画,处处皆风景,是真真正正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最重要的是,这里时时处处都有着九天揽月宫那巨大的、冰凉的宫殿、所没有的暖心和温暖。

雪园主殿玲珑殿内室雕花窗棂处,一女子凭窗而立,素手纤纤,容颜轻点着墨,眸子清澈,如同一副上好的水墨画,却如此时轻蹙眉,微凝思,更平添一副点点清愁,白玉做骨,冰雪为肌,更惹了几分爱怜与轻柔。

忽一高大男子从背后拥住了这雪魄般的水墨女子,低头缱绻的与她耳语厮缠,却正是北渊帝君。

“雪儿,怎么了?”从没有过这般轻柔的低低嗓音。

如果揽月宫内众宫人此时看到他们帝君这般温柔的语气和姿态,从来只见过杀伐决断帝君的他们定会惊掉下巴。

“阿渊,我不明白。”似雪魄化成的小雪微转头望向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的男子一眼,语气迷惑不解。

“嗯?”男子慵懒舒服的哼了一声表示在听。

小雪语气低低,有点撒娇的道,“我不喜欢那个霁雾!”似是没忍住,继续道,“阿渊把她赶走好不好?”

渊止正色直身,将小雪转过身来正对着他,看向小雪低垂微颤的长长睫毛,渊止心头微动,语气便更加轻软了起来,“雪儿怎么如此说?”

小雪抬起一双水漉漉般清澈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道,“阿渊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她,而且——”她咬唇想了一会儿,“开窍化形前的事情虽然我都记不太清楚了,可是我一直模模糊糊的记得,阿渊你那时候日日抱着我、陪着我和我在一起,从没对旁的事情关注过,可是、可是那个霁雾来了后就有点不一样了。”

北渊帝君明显一怔,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不一样了?”

小雪一副都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你现在和我在一起却经常会一副兴味的想要知道那个霁雾在做什么,没有以前对我专心了,听到她的事情有时会哈哈大笑,有时就会沉思,方方面面都有一些。”

“嗯、比如说触犯宫规这件事,之前那个叫阿琥的明明就被你送到消魂涯去了,她为什么笃定似的你现在不会将宫人怎样?而且你为什么就真的没有对这件事做处罚?”小雪低声嘟哝,“明明我都不能确定你是什么态度的······”

北渊帝君皱了眉头,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疏朗的五官渐渐变的严肃起来。

他已经活到了五千多岁的年纪上,基本能想到的他也感兴趣的事他早都做遍了,就像几百年前自己实在是无聊透顶去闷头大睡一样,他向来随Xing惯了,也早忘记了自己曾定过的各种各样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宫规。

就如同最近这件闹得沸沸扬扬的“高声喧哗”的事,若不是无意中听到而且宫人们都很在意,他压根就不会注意到,然后再恍惚记起来曾经、似乎是有那么一回事。

所以,他现在不觉得有什么,更别提什么处置。

至于那个女人如何会那么笃定的知道,倒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然后他竟想迫切的了解她对于各种不同的事会有如何不同的有趣反应。

诚如雪儿所说,自己现在竟被那个女人影响的如此之大么?想及此,渊止表情骤然转为凛冽。

他向来喜欢将万事万物掌控在自己手中,诚如他喜欢猫戏老鼠的快感和愉悦,但那可不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任何的不确定Xing的负担。

渊止直觉——那个女人,将会是个大大的麻烦!

深邃瞳孔猛地一缩,渊止心中主意已定。

他将会找个恰当的时机亲手葬送她连同她那棘手的身份。

渊止想了这么多其实也只是用了一瞬间,他捏捏小雪挺翘的小鼻梁,逗道,“这么着就吃醋啦?小家伙,放心啦,从我两千多岁的时候心里就只有你啦!”说着轻轻吻了吻小雪的额头,“本来我打算在你开窍的时候让你做我的妻子,却没想到天帝那老头子来了这么一出,”说到这里他低头认真看着小雪的眼睛承诺道,“等时机到了,我就把她赶出去,正正经经热热闹闹的娶你为妻好不好!”

“真的吗?”小雪充满期待的眼神晶亮。

渊止有些好笑的道“我骗你作甚?”

两人温言蜜语了一阵,正待要出玲珑殿,窗外梅枝忽的凌空轻动,渊止在梅枝动之前就早已察觉,待到此时只嗤笑一声,眯眼凉凉的对那虚空之处道,“法力如此浅薄还敢出窍,偷听了这么一会子,可够了?”

渊止说完随即似是随意般袍袖一挥,发出之时轻柔无声只道还未如何,快到得那梅树近前时却早已是劲风呼啸,成摧枯拉朽之势,下一瞬,只听喀拉拉几声,梅树匍匐于地,多半截梅根粘土带雪露于地表,原梅枝凌空轻动的虚空之处在晴好的日光下蓦地溃散出一层细耀光点,消失不见。

······

今日一早薄稀初透霁雾就睁开了眼睛,醒来了。

她还处于三四天前斑斑带来流言消息的冲击中,想起斑斑眨巴着大眼睛一副你都没出过殿门、竟然不知啥时候还勾搭上我家帝君了、手段还真是厉害的诡异表情后,她瞬间就觉得太阳Xue突突的疼。

更让她头痛的是,从得了消息的那天到昨天止的三四天里,馨儿那个美得不正经儿的大山蟒天天扭动着腰肢来她这里找茬撒泼,还一天至少五次的来,斑斑竟然也不管她。

每次只要她一来,霁雾偏殿里不是不小心砸了杯子、茶壶,掀了桌子、暖炉;就是没注意破了屏风、花斛,脏了棉被、碎了字画,总的来说就是乌泱泱乱糟糟的一大坨,端得是没有最狼藉只有更狼藉。

今天肯定还是要来,再这么下去,恐怕整个大殿都要被她掀了去。

愁眉苦脸的霁雾深深地表示,姑NaiNai的、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昨晚上那条大山蟒闹过之后霁雾就没收拾,此时她在床上坐起身,抱了仅剩的一个暖炉暖手后就唤了斑斑进来。

语重心长的:“下次再不要让那什么馨儿进来了罢!你看看这殿里都成什么样了?”

少女斑斑眼睛眨巴眨巴,无辜的:“可是、可是阿馨姐姐是这揽月宫的总管掌事,她想到哪儿就要到哪儿的。”

痛心疾首的:“那我还是你们帝君正儿八经娶进来的夫人呐!你为嘛不听我的话?!”

一根筋的少女斑斑:“没有啊,因为阿馨姐姐是管我们所有宫人的啊,夫人你可以直接管阿馨姐姐的呀!”

“······”霁雾无语。

那条大山蟒要是听她的话,还至于闹到这种地步吗?!

没关系,再来:“可是那馨儿不听我的呀!”

不明白的缺根弦少女:“那关我什么事?!”

霁雾黑线,再接再厉:“怎么不关你的事,你看我是你的夫人吧?”

不明所以:“对呀。”

循循善诱:“你也说我能管那个馨儿,而那个馨儿是管你的,这不错吧?”

“没错啊。”

握拳,得出结论:“对呀,你看这不就对了,那我不是就能直接管你的嘛!”

刚说完,少女竟皱着眉头一脸的不可思议、像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向霁雾。

霁雾被她盯得有些发毛,不禁咽了咽口水,问道,“怎么了?”

好一会儿,少女才用教导常识一般的诡异眼神诧异的对霁雾说:“夫人你没病吧?!你本来就可以管我的嘛!”

“······”

终于,霁雾怒:“那我不是让你别再让那什么馨儿进殿了嘛!!”

少女不解为难委屈:“可是阿馨姐姐是管我们所有宫人的啊······!”

霁雾白眼,得,又绕回来了!

最后的最后,霁雾只好扶额,甚感无力地让早已扁了嘴、包了满满一包眼泪的斑斑下去了。

罢了、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

霁雾一人恹恹的吃罢了早饭,平日里收拾碗筷的斑斑却突然一脸兴高采烈的奔了进来,嘴中不断压低声嚷道,“夫人、夫人,今天阿馨姐姐不会来了!不会来了!”

霁雾眼神一亮,“为啥?”

“阿馨姐姐下山采买东西去了······!”

······

然后的然后,内室只余她一人的霁雾都快要哭出来了,这幸福的感觉来的是如此的突然,她要是不干点啥都对不起那条大山蟒给她挪出来的空······

霁雾想到自从上次给双双和荼蘼报平安后,再没写过一封信,一直没出殿门的她作为一个打进内部的细作而言简直是太失败了,她认真的思考了一番,突然灵机一动,不让她出殿门,她灵魂出窍探查下揽月宫及附近的地形总可以的吧!

又认真的考虑了考虑后,霁雾觉得可行,吩咐了斑斑不许任何人打扰、反复叮嘱了有事没事今天一律不许任何人入内后,这才放心的盘腿坐到了床上。

屏息凝神,精神放空,开始了出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