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欲尘仙

更新时间:2020-05-20 17:35:55

欲尘仙 连载中

欲尘仙

来源:落初 作者:凌一尘 分类:仙侠 主角:沈凡赵哥 人气:

主角叫沈凡赵哥的小说是《欲尘仙》,它的作者是凌一尘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痴迷于星座命相风水八卦的女大学生沈凡汐,毕业后开了一家名为"晶石尘缘"的水晶店,因为一块灵异的水晶石走上了修仙之路,开启了一段尘世奇缘: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  欲海情天修仙路,晶石尘缘伴我行。  ※  一句话介绍:跟着十二星座男修真!  PS:本文结局一VS一,非NP!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衣男子看上去二十多岁年纪,五官俊朗、气质独特,浑身上下充满一种非常强烈的阳刚之美,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存在感。

刚毅的线条,浓黑的眉宇之下是一双幽暗的眼眸,冷冰冰的,深不见底,让人不敢直视。

黄色衣服的样式和颜色都有点奇怪,但是配上他深邃的五官,微黑的肤色,却奇迹般地达到一种平衡:好像这黄衣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再也没有什么衣服比它更适合他了。

只是这衣服的料子似布非布,似绸非绸,沈凡汐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黄衣男子冷冰冰的眼神扫了沈凡汐一眼,仍旧用冰冰冷的口气地对老板说道:“我说的是有些人,没说就是你。”

说来也很奇怪,壮得象座小山一样的老板生生地好像在他面前生生地矮了一个头。

沈凡汐摇了摇头,好像要把这种奇怪的感觉甩掉。

刚才黄衣男子若有若无地看了她一眼,她居然心里砰砰直跳起来。

“不行,我要赶快离开这里。”沈凡汐暗暗盘算着。

要不她先走,让凌枫等着拿零钱?

不行不行,如果黄衣人有问题,凌枫一个人待着不是更危险,她好歹还有轻身术,打不过就跑好了,可不能连累凌枫。

可是如果不要找钱现在就拉着凌枫走会不会太奇怪了,会不会反而引起黄衣人的注意呢?

沈凡汐左思右想,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坐立难安。

老板好像对黄衣男子心有顾忌。得到答复后他明显松了口气,转而开始对着帽子男一桌发问。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其实就是帽子男一桌想把事情闹大,吃白食。

帽子男仗着人多气壮,已经跟老板又交锋了几次,两边越说越激动,就快要打起来了。沈凡汐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她站了起来,正要叫上凌枫一起走的时候,黄衣男子说话了。

他的声音好像有一种奇特的安抚作用,一开口,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

“这个鱼是新鲜的。”

黄衣人一如既往地冷冰冰地说着,语气中带着一种不容置否的气势。

老板松了口气,又恶狠狠地朝帽子男他们瞪了一眼。

帽子男撇了撇嘴,欲言又止。

“但是这个鱼是有问题。”黄衣男子又冰冷冷地补充道。

老板傻眼了:“兄弟,我看你蛮顺眼的。你可不能冤枉我啊,这些鱼都是我昨天才进的货,鲜活着呢!”

帽子男得意起来:“看吧,我就说这鱼有问题,我可是有名的皇帝舌,这鱼有问题,我一吃就吃出来了。”

沈凡汐白了帽子男一眼,心里暗暗嘀咕:“什么皇帝舌啊,要不是她先说鱼有问题,他还不是照样吃得津津有味。不过这个鱼是有问题的吗?之前她还以为是‘易筋洗髓’后她感觉变掉了,所以不敢确定。黄衣男子说鱼是新鲜的但是鱼是有问题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时,饭店里所有的人都一脸期盼地看着黄衣男子,希望他能够揭晓谜底。

“这些鱼是病鱼!”

黄衣男子环顾四周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带着丝丝寒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凡汐觉得他在看她的时候好像比别人多停留了一两秒。

老板跳了起来,黑黝黝的脸上涨得通红。

“兄弟,可不带这么冤枉人的!你们来看,这些鱼活蹦乱跳,鱼的身上也很光滑,哪里有病了?”

大家看向门口的大鱼缸,正如老板所说,这些鱼生气勃勃,卖相很好,实在看不出来哪里有病。

不过沈凡汐看到的却和他们不一样,她听了黄衣男子的话,集中精神朝那些鱼看去,只见那些鱼的体内都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黑气,她不知道这些黑气是什么,但是却能感觉得出来这股黑气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她心中一惊,忍不住又看了黄衣男子一眼,心中暗暗想道:

“难道他也能看的出来黑气?他也有功力在身?”

黄衣男子好像感觉到了沈凡汐的目光,锋利的眼神朝她看了过来。

沈凡汐飞快地转移了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我的秘密?”

沈凡汐忐忑不安地想着。

沈凡汐在黄衣人犀利的注视下心慌意乱,焦躁不安。

最后,她索Xing把心一横回瞪了他一眼,心中反而安定下来。

“发现又怎么样?他有超能力,我也有啊,难道就一定会怕了他?难道我有了超能力反而还活得不如以前自在。”

沈凡汐自我安慰着,即来之则安之,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凌枫察觉到她的不安,温和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她。

沈凡汐放下心中的包袱,朝他微微一笑。

昏暗油腻的小饭馆里,沈凡汐释怀后的嫣然一笑,真如异花初胎,清丽脱俗。

凌枫不由得看呆了。

黄衣男子似乎也被这笑容感染,冰冷的眼神停顿了一下。

众人都在巴巴地等着他的答案,见他一直都没有回应,都有些着急了。

帽子男干咳了几下,壮着胆子问道:“兄弟,你说这个鱼有病,有什么病啊?我们刚才可吃了不少,有没有什么问题啊?”

这个黄衣男子话不多,态度虽然冷淡但是明显是站在自己这一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对方给自己很大的压力。

黄衣男子朝四周看了看,好像是在掩饰刚才片刻的失神,语气已不如刚才那样冰冷了。

“这些鱼被污染了,你们可以看下它的内脏,是发黑的。”

老板在大家的起哄声中,拿出一把刀,现场剖开了一条鱼。果然,这条鱼的内脏是发黑的,黄衣人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老板也傻眼了:他平时不进厨房,今天是厨师请假他临时进去帮忙的,负责杀鱼的也是另外一个伙计。

“这种鱼偶尔吃个一两次是没有关系的,不过最好以后不要吃了!”

黄衣男子对着老板一字一句地说道。

老板低下像小山一样的身躯,连连作揖。

他擦了擦脸上的汗,大声说道:“各位顾客,对不住了!今天在这里吃饭的顾客一律免单!下次我一定好好看清楚,绝对不会再进这种鱼了。请各位多多包涵!”

帽子男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被黄衣男子眼风一扫,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冷颤。

他想了一下,拉着其他人不甘不愿地走了。走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多看了沈凡汐一眼。

沈凡汐自从想通以后就泰然自若地坐着,像普通客人一样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现在曲终人散,她示意凌枫可以走了。

“老板,我们可是付了两百大洋的哦。”沈凡汐笑嘻嘻地朝老板伸出两个手指。

“啊!对不起啊,我马上叫人退给你!小菜……小蔡,快把这个顾客的钱退回去。”

老板憨厚地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没事!不知者不为罪,以后我们还会常来的,老板生意兴隆啊!”

沈凡汐大度地摆了摆手,跟着凌枫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临走之时,她感到黄衣男子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

“哼,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种就放马过来,看看是到底是谁更厉害!”

沈凡汐心里暗暗想着,脸上却摆出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